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352 學點穴

陳天明接到許拍的電話,說他們去拉斯維加斯的證件全部做好,讓他們準備一下
  就可以去了。
  這次去拉斯維加斯的虎堂人員有陳天明、楊桂月、馮一行、任侯濤、尤成實、
  施運文、華亭、林廣熾、魯偉強和另外一個虎堂隊員。他們剛好是是個人,陳天
  明與楊桂月扮成夫妻,馮一行他們八個虎堂隊員扮成保鏢。現在成天明是國內一
  個有錢的老板,帶著老婆和保鏢去拉斯維加斯賭錢。
  因為基門現在是屬于z國管,而且那里資金的回籠不大。如果把基門的錢贏完
  了,那會印象基門的穩定以及和諧發展。因此,許勝利聽天明去拉斯維加斯賭錢
  ,而且一定可以贏,他當然是舉雙腳贊成。
  不過許勝利說好了,起碼要陳天明給烈士撫恤基金1億m元,當他聽到陳天明那
  么爽快就答應了,他又覺得自己說的太少了。不過沒有辦法,只有等陳天明回來
  再作打算了。
  在飛機上,陳天明他們訂的都是頭等艙,他們在一起小聲地議論者。不過,由
  于大家知道陳天明跟楊桂月的關系,也就不打擾他們,讓他們一起坐著。
  “陳天明,你是不是故意這樣安排的?”楊桂月不滿地看著陳天明,好象恨不
  得把陳天明扔下飛機似的。
  “胸女,你這是什么意思?”陳天明發現自己跟楊桂月斗嘴其實是蠻有趣的。
  “什么意思?你把我們的關系弄成夫妻,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楊桂月瞪了
  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冤枉地說道:“什么是我弄的,是你外公弄得好不好?而且,我要占誰
  的便宜也不占你的啊?你以為你是誰?”陳天明特別喜歡看楊桂月氣得蹦蹦跳跳
  的樣子。
  “陳天明,我恨你。”楊桂月生氣地說道。
  “沒事,沒有愛,哪有恨啊!”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對了,我在上飛機
  的時候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你如果覺得我們之間這樣的關系不好,你可以不用上
  飛機,不跟我們去拉斯維加斯啊!”
  “哼,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去,我就要去,你管得著嗎?”楊桂月氣得胸前那
  對圓球在跳躍。
  陳天明嚴肅地說道:“我是管不著,但是我也要警告你,既然你要過來,就要
  服從我的安排,不要讓別人看出我們是假扮的。我們這次來不是贏一般的小錢,
  而是贏大錢。如果不贏到十億m元我是不會回去的。”
  “十,十億m元?”楊桂月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陳天明說的口氣很大,這個
  十億m元折合z國幣那可是要乘以幾啊。如果這次陳天明能贏這么多錢回去,你還
  要干活嗎?天天摟著錢睡覺就行了。
  “唉,鄉下女人就是鄉下女人,沒有見過世面,好像沒有見過錢似的。”陳天
  明沒好氣地白了楊桂月一眼。
  “誰沒有見過世面,不,不就是十億m元嘛,我連一百億m元也見過。”楊桂月
  聽陳天明瞧不起自己,她不甘示弱地說道。反正說大話是不用本錢的,自己閉一
  下眼就可以說出來。
  陳天明說道:“我不管你有沒有見過面,你一定要配合我,不要到時露餡影響
  我們的工作。這次我們從拉斯維加斯帶走十億m元,估計當地的政府也會注意上
  我們,賭場的老板也不會放過我們。所以,開始不能讓他們看出我們的真實身份
  。我們隱藏得越好,越容易脫身。”
  楊桂月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不就是演戲嘛,我會演。”其實楊桂月對自
  己假扮陳天明的妻子是沒有多大意見的,反正自己也被這個流氓摸過了,不就是
  演戲嘛。不過,她是女孩子,當然是要辦了一下矜持的。
  “那好,我們休息一下!到了拉斯維加斯,夠我們忙的了。”說完,陳天
  明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麥卡倫國際機場,這是世界上最繁華的國際機場之一,一切都因為它的背后
  是世界最大的賭城:拉斯維加斯。此時正是早上,一架架巨大的客機轟鳴著在機
  場上空起降,吞吐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一架隸屬于z國航空公司的波音客機緩緩地停在停機坪上,將來自中國的游客
  帶到了這個這個瘋狂和墮落的地方。陳天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興奮地看著巨大
  的機場。
  這飛機明天一早就要回z國,他們也買好了明天回去的機票,所以,他們的時
  間只有今天,明天就要回去,而晚上將是他大展身手的時候。
  “陳天明,你快看,好漂亮的城市噢!”楊桂月看著美麗的麥卡倫機場,掩不
  住自己心中的雀躍。看來這次自己是來對了,這里真的很漂亮,既可以執行任務
  ,又可以去玩一下。
  “老婆,這里漂亮嗎?”陳天明大聲地說道。然后他小聲地說道:“胸女,從
  現在開始,在有人的時候,你要叫我老公,要不然我們的身份就會泄漏。”
  楊桂月聽陳天明這樣說,小臉蛋都紅了。這個流氓陳天明,就會占自己的便宜
  。哼,叫就叫,有什么了不起,就當是演戲就行了。而且,以后她不會不叫少跟
  他說話嘛!“我知道了。”楊桂月點點頭。
  陳天明故意小聲對楊桂月說道:“為了看你合不合格,我現在檢查一下你會
  不會叫我老公,你現在叫我一聲。”
  “我,我會叫,”楊桂月臉紅了。
  “快叫,我們要下飛機了。”陳天明盯著楊桂月,“你不會是害怕?唉,早
  知道你這么沒有用,就不讓你來了。”
  “我會怕你?”楊桂月唄陳天明一激,氣就來了。“老公,我們一會去哪?”
  說完,楊桂月羞得急忙低下頭。
  “呵呵,這是機場,待會到了市區,我們找一個酒店住下來,今晚好好去玩玩
  。”陳天明笑得有些得意。哼,胸女,你想跟我斗還是嫩了一點。今天我可是吃
  定你,一會回到房間你就知道了。
  楊桂月看到陳天明促狹的眼神,她心里更氣了。“是嗎?老公,那我就看你
  的表現了。”楊桂月邊說邊偷偷地把手伸到陳天明的腰軟肉上,狠狠地掐著。特
  別是她叫“老公”那一聲的時候,掐得特別的大力,把陳天明掐得冷汗都快流出
  來了。
  陳天明汗顏了,m的,果然是女人和小人不能得罪啊!楊桂月這樣不是要自己
  的小命嗎?不行,此仇不報非君子。“老婆,我一定會表現的很好的。”陳天明
  一把抱過楊桂月,而且是緊緊抱著的那種。
  “各位旅客朋友,本次航班已經順利抵達目的地,請拿好您的行李,依次出艙
  ,謝謝您的合作。”喇叭中,空中小姐那甜美的聲音響徹整個機艙,一邊又一遍
  的用中英文輪流播出。
  因為、馮一行他們是保鏢,所以他們負責幫陳天明和楊桂月拿行李,然后他們
  便順著人流從舷梯上走下飛機。
  剛站到平地,馬上有一陣熱風吹了過來,讓人感覺全身熱乎乎的,拉斯維加斯
  是一座沙漠之城,現在的天氣更是熱的要命。
  大家出了候機大廳,來到了空曠的機場前路。無數黃色的的士和綠色的大巴
  在路邊排成了長龍,等待著客人的召喚。
  馮一行剛把手一伸。“噌”的一下,一輛的士從斜刺里殺出,以急剎車之勢
  在他們身前停住。
  “i,各位先生女士,我叫爾特,我可以為您們服務嗎?”一個厚嘴唇的黑人
  小伙子從車廂里探出頭,沖著陳天明他們樂呵呵地打了個招呼。他說的是英語,
  但陳天明他們都會聽。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我們有十個人,你的車坐不下。”
  爾特笑道:“沒事的,我會另外幫你們再叫兩輛的士,我們公司有大把的士,
  不要說你們是個人,就算你有一百個人,我們也可以載你。”
  說完,爾特用自己車里的內部對講機叫了幾聲。不一會兒,爾特的士后面又開來
  兩輛的士,看他們的車聲廣告,好象是同一個出租車公司的。
  “好,我們上去。”陳天明揮揮手,然后拉著楊桂月上了爾特的車,馮一行
  上了副駕駛座,其他的七個人上了其他兩輛的士。
  出租車馬上啟動,駛入喘息的車流。黑人爾特吹了一個口哨,笑嘻嘻地說道
  :“朋友們,歡迎你們來到拉斯維加斯,這是男人的樂園,賭徒的天堂。”
  陳天明對這個爽快的黑人小伙子挺有好感,他笑著說道:“呵呵,謝謝你,爾
  特,我們來自z國,請問,這里哪個酒店最舒服?”
  “伙計,在拉斯維加斯,你有多少錢,就能享受過尊貴的服務。如果你兜里的
  錢足夠,我建議你去高梅國際大酒店,那里極近奢華,美女如云,還可以讓你一
  盡賭興,盡情享受資本主義的墮落。”黑人爾特說的流利而富有,看來他除
  了載客,還幫酒店和賭場拉客,他是有回扣的。
  “好的,就去那里。”陳天明彈了一個響指。雖然說這次是來贏錢的,但自
  己不花一點錢,怎么對得起人家拉斯維加斯啊!小錢不出,大錢不入這個道理他
  還是懂得。羊毛出在羊身上,今天他要帶著兄弟們好好享受一下,然后再多贏錢
  。
  “那請你們坐好,飚車時刻到了。”黑人爾特又吹了一個口哨,他的出租車瞬
  間加速,像脫韁的野馬在機場高速路上一陣狂奔。一時間,爾特的車真是見車超
  車,如入無人之境。
  陳天明意見爾特把車開的這么快,有點害怕了,不要錢都沒有賭,他們就出
  車禍那就麻煩了。于是,他急忙說道:“喂,伙計,太快了,我們不趕時間,你
  慢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