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351 借刀殺人

陳天明被苗茵這樣看著,他不好意思起來。“苗茵,你也知道的,我當時是一個窮小子,我哪敢接受你的愛。當時我們如果在一起,你爸媽也會棒打我們這對鴛鴦的。“
  “哎,當時我天天想著你,還好我的定力強,把思念化為學習的動力,才能留校任教,當了研究所的研究員。”苗茵想起以前的往事,眼睛不由紅了。世上的事情真是難以預料,如果當時陳天明跟她在一起
  她可能也不去清華大學讀研究生了。沒有想到若干年后,他們又能再見面。而且陳天明還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優秀得自己要跟多個女人分享他。想到這里,苗茵又有點心痛。
  “苗茵,我知道苦了你,我以后一定補償你,好好愛你一輩子,不,是一百輩子。”陳天明癡癡的看著苗茵說道。
  “你騙人,哪有一百輩子的?”苗茵聽著陳天明這不真實的話,雖然知道是假的,但心里還是甜滋滋的。女人就是如此,明知道自覺地男人說假話騙自己,但她還是非常再加非常喜歡聽。
  “誰說沒有一百輩子,我們一輩子一輩子的相愛,這一百輩子也很容易過的。”陳天明把苗茵抱起來,向她的房間走去。
  苗茵紅著臉小聲說道:“天明,你放我下來,我們就在這里聊天。”
  陳天明說道:“在這里聊天不舒服,我們去床上聊天!”陳天明就把她的上衣給脫了,露出她里面紅色的罩罩。
  “說,說好了,你只能摸我的上面。苗茵低著頭說道。她不想在自己的心結沒有開之前,把自己給了陳天明。不過,她看著陳天明渴望的眼神,又不想完全拒絕他。所以,她想到了一個折衷的方法,只給上面不給下面。”
  “哎,你說怎樣就怎樣了?”陳天明無奈的說道。苗茵不肯從了自己,他能有什么辦法?又不能硬來。像苗茵這樣的情況,自己硬來一點的話,她可能會給自己,但這樣就沒有什么意思了。
  “天明,等我想通了,我,我會給你的。”苗茵看著陳天明難受的表情,不好意思的說道。
  陳天明不管了,反正自己也不是欠女人的主,現在先好好地摸苗茵的上面再說。想到這里,他伸手到后面解開她的罩扣,一對大白兔掙開束縛跳了出來,讓他的眼睛不由一亮。
  苗茵的酥峰雖然豐滿,但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她的稍微堅挺一些。其實女人豐滿的酥峰大同小異,但仔細看起來還是有區別的。
  就算是雪白中一點紅,也是有點點區別。每個女人的敏感程度不一樣,興奮的時間也是不一樣。
  陳天明俯下自己的身子,左手抓住左邊的酥峰,嘴里含著苗茵右邊的小紅豆,輕輕地吞起來。
  “嗯,不要,”苗茵柔軟無力地說道。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每當陳天明親到自己的酥峰,特別是那小紅豆的時候,她就感覺特別興奮,兩腿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那種感覺太好了。
  “恩,沒,沒事的。”因為陳天明的嘴里還含著小紅豆,說話有點斷斷續續。
  慢慢地,苗茵的頭腦越來越暈,她軟在床上任陳天明“胡作非為”。
  陳天明見是時候了,他把右手悄悄地往下伸,想趁苗茵模糊的時候多占點便宜。可當他的手才伸到苗茵的下面,輕輕按了一下時,苗茵好像觸電似的跳了一下,接著兩腿緊夾不讓陳天明的手動。
  “天明,你騙人,你不是說摸我的下面嗎?”苗茵嬌叱著。
  “呵呵,我是說過,但不知道為什么,剛才我的腦袋一片空白,自己干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啊?不好意思,我下次注意一點。”陳天明
  打著哈哈說道。哎,苗茵不愧是高材生,在這個時候還能保持一點點的清醒。看來自己是低估她了,在她心結未開時,自己要得手是很困難的啊!
  “哼,我知道你是故意的。”苗茵白了陳天明一眼,接著慢慢松開自己的腳。她見陳天明的手還在自己的那里,不由紅著臉啐道:“你拿開你的手啊!要不我生氣了。”
  陳天明點點頭,在松開的同時又摸了一把。
  “流氓,”苗茵的小臉蛋紅了。
  陳天明又在苗茵的酥峰上“大做文章”了,哎,竟然下面不行,自己只能專攻上面。
  他們倆人摟在床上,真正聊天了。“苗茵,我覺得你以后還是少叫菲菲跟我們湊合,這樣不好。”
  “你不是有不少女人嗎?怎么這么怕菲菲啊?”苗茵不解地說道。她還是有一點私心的,雖然她見過陳天明一些女人,但是大家還沒有到那種交心的地步,所以,苗茵想著如果菲菲和陳天明真的可能在一起,那自己就多一個陣盟的姐妹。
  “也不是怕,只是我太多女人了,不想再讓別的進來。”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奇怪了,你們男人不是覺得女人越多越好嗎?以前的皇帝還是后宮三千呢!”苗茵問道。
  陳天明說道:“這種東西是要講感情的,不是越多越好。”
  苗茵說道:“反正一切隨緣,菲菲是你的,她也逃不了,如果不是你的,你也強求不了。而且她也沒什么,只是跟我們吃飯而已,又不是經常在一起。”
  陳天明不說話了,他又低下頭親著苗茵胸前的柔軟。
  “啊,你還要干什么?你剛才不是親了嗎?”苗茵尖叫。
  “當然是好好親親了,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怎么能混在一起呢?”陳天明淫笑著。
  在京城某私人醫院,一群大道幫的人圍在一間病房里面焦急的看著。
  沒有過多久,一個醫生和兩個護士走出來。一個約50多歲的男人馬上迎了上去,著急的問道:“醫生,我兒子怎樣了?”這男人是樂華相的父親樂強,大道幫的幫主。這私人醫院也是他們大道幫的私下定點醫院,他們兄弟受傷也是送到這里來醫治。
  “樂幫主,少爺的性命沒有大礙,不過可能有兩處地方要廢了。”醫生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又見慣這些黑幫的打殺,不要說身體被廢,就算死亡也是經常有的。
  “哪兩處?”越強握著拳頭說道。“男人的那個東西可能被提壞了,還有右腳也廢了。”醫生說道。
  樂強急忙問道:“真的不能好了嗎?或者送到國外醫院有沒有希望?”
  醫生搖搖頭說道:“右腳是沒有辦法了,至于少爺下面的問題,你們可以去試試。不過,我看也是麻煩,對方下手很狠,想廢掉少爺的下面。”樂華相的某個東西被人踢壞了,哪還有正常功能啊?不過醫生也不想把話說死,反正樂強有點是錢,讓他到別的地方折騰去!
  “前面的事情我不大清楚,我叫梅圖說一下。”樂二把自己身邊的梅圖給拉出來,讓他把當時的情形說一下。
  梅圖也被剛才打斗的事情嚇壞了,幸好當時陳天明沒有對自己下手,要不然也跟樂華相那樣的話,那自己就完蛋了。男人的東西廢了,腳也廢了,活在這個世上還有什么用啊?他不敢把當時的事情隱瞞,一五一十地把當時的情形告訴了越強。
  當梅圖說完后,樂二接著說了,“大哥,當時我帶著二十幾個兄弟過去幫華相,準備把那個小子抓起來的時候,飛龍幫的幫主羅建過來了,他那邊好像也有二十來個人,于是,我們就打了起來。”樂二不敢說對方只有十來個人,他怕被樂強罵自己沒用。自己邊比對方多了將近一倍的人,卻是打不過人家,還把樂華相給廢了。
  飛龍幫的羅建?”樂強惡狠狠的說道:“媽的,我看他是嫌命長了,我們大道幫的事你們也管?”樂強怒氣沖天,準備帶入把飛龍幫來滅了。
  “是啊,大哥,有點奇怪的是,羅建叫那個小子作老大,好像那個小子很厲害啊!”樂二又添油加醋的把陳天明夸了一下。不過,這次樂二給說對了,其實陳天明真的很厲害,不過比他說的還要厲害很多倍。試想連警察也不敢惹陳天明,這個黑幫也惹陳天明的話,那豈不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嗎?
  “那小子是羅建的老大?”樂強這下沒有剛才那么沖動了,他不愧是一幫之主馬上鎮靜下來。羅建能夠叫那個人作老大的話,這說明那個人的實力很強。竟然這樣,自己是不能夠亂來了。
  樂二點點頭,“是啊,我親耳聽到羅建說的。”樂強對樂二說道:“你馬上回去派人打聽羅建老大的事情,還有那兩個女孩的情況,竟然這事情因為她們而起,我們也不能放過她們,先奸后殺,當是幫我兒子報仇。另外,讓我們的人緊盯著飛龍幫,尋找合適的機會,一舉把飛龍幫滅掉。”“是,我現在就去辦。”樂二點點頭跑出去了。
  樂強見樂二走了,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好像對什么人下了什么命令似的。掛了電話,樂強在心里暗暗的想著,自己辛苦了一輩子,為的就是這個兒子,現在他廢了,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幫兒子報這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