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350 再接一招

“哼,就你們這兩個貨色也敢擋我老大的路,我看你是沒有死過。”羅健輕蔑
  地笑了笑。他跟陳天明學了武功之后,都沒有怎么實戰過,現在能玩玩正和他的
  心意。
  陳天明見沒有人擋著他們了,便拉著苗茵走到自己的車門前,已經有過一個
  保鏢為他們打開了車門。
  “苗茵,我們回去!”陳天明對苗茵說道。
  苗茵點點頭,坐在后面的座位上,陳天明也跟著進去。
  “等等,我也要回學校。”莊菲菲看到陳天明與苗裔上車了,她也急忙跑過去
  ,這可是跟陳天明在一起的好機會,她是不會放過的。
  “你自己不是有車嗎?”陳天明皺起了眉頭,這個莊菲菲怎么像個跟屁蟲似
  的跟著啊?她不知道老是做電燈泡是會遭到報應的嗎?
  “我是有車,但有你在身邊,我會覺得安全一點。”莊菲菲笑著說道。“姐夫
  ,你就答應我,要不然你以為姐夫這么好當啊?”
  苗茵說道:“天明,算了,你就讓菲菲上來,反正你車這么寬。”苗茵覺
  得莊菲菲是女孩子,如果陳天明太拒絕她,會讓她沒有面子的。
  陳天明見苗茵都這樣說了,自己只好作罷。“好,你上來!”陳天明讓了
  讓,坐在中間的位置。莊菲菲見陳天明同意了,她高興地坐進去,緊貼著陳天明
  。
  “走,我們回去,不要管這里的事情。”陳天明對前面的手下說道。陳天明
  還是怕小紅出事,這幾天還是讓陸宇鵬跟著小紅,所以讓另外一個兄弟過來開車
  。
  外面已經開始打起來了,雖然樂兒的人都拿著刀,但在羅健他們那些學過武功
  的人眼里,只是小玩意而已。
  之間羅健他們沖進人群里,左一腳,右一拳,不一會的時間,大刀幫的人就
  倒下一大片,哎呀唉呀地躺在地上慘叫。
  樂兒沒有想到羅健他們這么好打,看來他們飛龍幫在這么短的時間強大,也不
  是偶然的事情。想到這里,樂兒咬咬牙,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一把砍刀,向著羅健
  沖過去。將對將,兵對兵,這是一般打架的打法。
  羅健看到樂兒沖過來,他鎮靜地向樂兒走過去。從樂兒走過來的姿勢來看,他
  的身手不錯,比他的手下好很多。但是,樂兒畢竟不是學過內功,他只是會一點
  駕式武功而已。
  羅健閃過樂兒砍過來的一刀他錯開步子,伸手一揮,以掌化刀砍中樂兒的手臂
  。
  樂兒只覺自己的手像被鐵棍重重的砸中一樣,手跟本握不住刀。“咣當”一聲
  ,他的刀掉在地上。
  “去你娘的,”羅健一個飛手機快速閱讀:1n文字版腿,踢中樂兒的肚子,把他踢飛出去。
  其他的混混也被羅健帶來的手下解決了,那些手下知道陳天明是自己老大的
  老大,所以,他們也聽陳天明的話,下手比較重一點,讓那些混混有個教訓。羅
  健看著這些混混個個躺在地上慘叫,知道這樣教訓他們也行了。于是,他向著樂
  華相走去。
  樂華相看到羅健向他走過來,害怕地叫道:“你,你不要過來,我爸是大刀
  幫的幫主樂強,如果你敢動我,他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管你老爸是天王老子,我只聽我老大的,我老大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羅健撿起旁邊的一把刀,慢慢地走近樂華相。
  “不要啊,救命啊,二叔,你快點過來救我。”樂華相拼命地叫著。他終于
  知道陳天明是不好惹的了,剛才二十幾個大刀幫的人都不是他手下的對手。
  樂兒見羅健想對樂華相下手,他想沖過去救樂華相,但羅健的手下用刀架在
  他的脖子上,讓他動彈不了。“羅健,你如果敢對他下手,我大哥不會放過你們
  的。”
  “哼,有本事你們就放馬過來,我不會怕你們的。”羅健知道陳天明的厲害
  ,所以也不怕大刀幫的人。說完,羅健提起樂華相的右腳,然后對著腳跟一刀揮
  過去。
  “啊!”樂華相痛的暈了過去。
  “華相,”樂兒痛聲地叫道。雖然樂兒心痛,但他沒有想過,以前樂華相殘
  害那些女孩,還有他們幫樂華相為非作歹做了多少壞事笨呢?
  羅健見已經完成陳天明交代的任務,他把刀扔在地上,然后帶著手下揚長而
  去。
  樂兒見羅健他們走了,急忙大聲叫道:“快,快打電話叫救護車,還有給幫
  主打電話,告訴他少爺被人家廢了。”雖然樂兒是樂強的親弟弟,但因為他的本
  身不大,樂強也不怎么給他挑重擔,幫里很多事情樂兒也不知道。
  在車里,陳天明感覺有點不舒服。不舒服的原因就是莊菲菲靠著他太近了,
  一股股女人的幽香往他的鼻子鉆,這可是兩種不同的女人香。因為苗茵在旁邊,
  陳天明也不好意思叫莊菲菲坐遠一點,他只好用手臂碰莊菲菲一下,想讓她坐遠
  一點。這車挺寬的,緊緊坐可以坐四個人,她莊菲菲怎么可以坐得這么近呢?
  咦?好像有點軟軟的,自己碰到莊菲菲哪里了?陳天明偷偷轉頭一看,心里
  一驚。媽呀,他碰到人家莊菲菲的酥峰了,怪不得這么軟。
  現在的莊菲菲紅著臉低著頭,一副羞答答的樣子。過了一會,她勇敢的抬頭看
  著陳天明,而且繼續緊緊地靠著陳天明。這次,她可不是一般的靠了,她把自己
  柔軟的酥峰頂著陳天明的手臂,讓陳天明欲生欲死。
  陳天明暗暗叫糟,他本來是沒有什么事的,可現在莊菲菲用她那胸前的柔軟
  這樣壓著他的手臂,他沒事都變有事了。他的下面開始反應了,陳天明害怕了,
  因為苗茵就是自己身邊,如果讓她看到自己那里有反應了,一定罵自己是大色狼
  。
  可兄弟不聽話,陳天明也沒有辦法啊!他是拼命地叫他軟下來的,最好像莊菲
  菲的酥峰那么軟,但是,它哪會聽自己的話。現在的陳天明想推開莊菲菲,又不
  敢推,他怕自己又推錯地方惹事。
  更要命的是,前面的兄弟微微剎一下車,莊菲菲的柔軟就又用力地碰他一下
  ,惹得他那里好象又跳動了一下。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特意的,反正就是
  那樣撞自己。
  “天明,”苗茵突然叫了陳天明一聲,把陳天明嚇得差點暈了過去。
  “什么事?”陳天明心虛地說道。
  “你剛才叫人對付那些人,會不會過分了一點?”苗茵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遙遙頭說道:“苗茵,你沒有看到那些人是怎么為非作歹的嗎他們仗
  著自己是黑社會,干盡壞事。還好今天是讓我們遇到,如果是別的女孩子,她們
  不跟那個胖子走的話,估計也會被他們硬抓回去侮辱了。”
  苗茵吃驚地說道:“這么可怕啊?”
  “那當然了,你一般在學校里面,不知道社會上的險惡,如果女孩子跟他們
  去到什么演藝公司里面,肯定是要被他們欺負的。你剛才沒有看到嗎?明明看到
  我是你男朋友,他們還敢明目張膽地招惹你,你這些人都不知道干了多少壞事。
  ”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是啊,苗茵姐,這些人很壞的。”畢竟莊菲菲是在家族里面長大的,知道有
  些事情的黑暗,不像苗茵那樣只在學校里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這也是他們自找的,我一直不想理他們,但他們卻要找事。”陳天明聳聳
  肩膀,他發現自己又碰了一下莊菲菲的酥峰,他不敢再動了。
  苗茵點點頭,說道:“是的,對那些壞人是不該手軟。”苗茵看到車已經進
  了學校,她微微動了一下身子。
  大家下了車,陳天明才松了一口氣,不過,他不敢走的太快,因為他的“帳
  篷”還沒有降下來。為了不再讓莊菲菲更過來,陳天明對莊菲菲說道:“菲菲,
  你回你的宿舍,我有事要跟苗茵說一下。”說完,他跟菲菲道別就拉著苗茵往
  她的宿舍走去。
  莊菲菲見自己今天已經賺了不少,也沒有必要再跟去打擾人家了。她得意地
  轉過身,往自己的小車走去。她雖然說是回學校,但現在學校宿舍沒有什么人,
  她還是去自己在京城的住處好一點。
  “苗茵,你怎么老讓菲菲來做我們的電燈泡啊?”一進宿舍,陳天明就埋怨著
  苗裔。
  “反正大家一起吃飯,多一個人又沒有什么。”苗苗茵不以為然地說道。
  “他知道她喜歡我的,這樣下去只是讓她又多一點希望,”陳天明有點惱火
  地說道。在車里,莊菲菲就是變本加厲了,她是故意那樣誘惑自己的。m的,她
  不知道她的酥峰有多柔軟嗎?真是誘惑死人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一把抱過苗茵,用手在她的柔軟的酥峰上摸了起來。這事情
  竟然是苗茵引出來的,當然是要拿她來消火。
  “天明,不要,你放開我。”苗茵嬌羞地說道。
  “苗茵,這段時間我們都沒有怎么親熱,我們到床上好好聊聊。”陳天明淫笑
  著。
  “哼,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你說是聊天,其實是對我動手動腳。”苗茵
  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天明,我是女人,當然能感覺到菲菲對你的喜歡。但是
  ,是我的就是我的,我太強求也是沒有什么呢意思。”
  陳天明沒有想到苗茵會說出這樣的話,他以為苗茵一直蒙在鼓里,被莊菲
  菲利用還不知道。“可是莊菲菲這樣利用你接近我不好。”
  “在感情上,哪有什么好與不好,對與不對的?”苗茵幽幽地說道。“我也曾
  經相思過,知道那種相思的痛苦。”說道這里,苗茵幽怨地看著陳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