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2)      第1943章(08-12)      第1944章(08-12)     

流氓老師1348 你們去抓小紅

陳天明瞪了樂華相一眼,生氣地說道:“我家的事不要你管,你現在給我馬上滾回去,要不然我要生氣了。”陳天明對苗茵聳聳肩膀,不是他想惹事,而是人家惹自己。如果自己老是忍下去,他們可能要騎在自己的頭上拉屎了。
  “你媽的,我就要管你家的事,我還要做呢!小子,我看你是不是很能?”樂華相不相信陳天明有什么本事,一個看起來好象斯斯文文的年青人,難道他能飛天?想到這里,樂華相又指著陳天明的鼻子開罵。
  我靠,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陳天明生氣地站起來,抓住樂華相指著自己的那只手,然后用力一拉,把樂華相的手指拉進火鍋里面。
  “啊!我的手指要給煮熟了。”樂華相大聲地慘叫著。火鍋里的湯是沸騰在跳著的,他的手指在下面,當然是不得了了。
  陳天明把手放開,笑著說道:“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最討厭別人用手指著我罵,我生氣可是很嚴重的。呵呵!”陳天明也不想玩得太過,他馬上把手松開。
  樂華相立刻把自己的手拉起來,他看著自己那腫得像紅蘿卜似的手,不由繼續慘叫起來。“梅圖,你給我上,把這個小子給我打得像豬頭。媽的,我今天不弄死他,我就不叫樂華相。”
  梅圖本來是一個欺軟怕弱的人,他看到陳天明這么高大強壯,自己瘦得像只猴子,如果自己跟陳天明單獨的話,一定不是他的對手。他猶豫地對樂華相說道:“樂總,我,我可能不是他的對手,要不然,我們兩個人一起上?”
  “我靠你媽,你不會打電話叫人嗎?我們是斯文人,動手要我們嗎?”樂華相生氣地跑回自己的餐桌。梅圖說得不錯,好漢不吃眼前虧,自己先逃回去,一會等幫手來了,再弄死這個小子。
  想到這里,樂華相一邊吹著自己的手指,一邊看著陳天明那邊,他現在怕的就是陳天明他們跑了,如果他們敢跑,自己馬上帶著梅圖跟去,一定要揪出這個小子,打這小子,干那兩個美女,是他現在必需要做的。
  雖然樂華相長得比較胖,但他自信自己不能打架,所以,他不敢上前跟陳天明拼命,還是叫大刀幫的混混過來幫忙。
  “梅圖,你媽的打電話給我二叔了沒有?”樂華相看到梅圖打電話的手有點發抖,他不由生氣地罵道。
  “我,我正在打。”梅圖有點害怕地說道。以前他也干過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用他們的話來說,陳天明他們三個人都不是京城本地人,外地人到京城,一般都是過來賺錢工作的,很容易欺負。
  但是,這次梅圖不知道為什么,他看到陳天明他們還沒有走,還在那里坐著,好象在等著什么似的,他就感覺有點不對了。至于是哪里不對,他也說不上。
  “你媽的快點啊,手跟腳似的。”樂華相說道。
  “樂總,我打通了。”梅圖把手機遞給樂華相。
  樂華相拿過手機,哭著說道:“二叔,你快來啊,我被人打了,就在興安路的火鍋城,嗚嗚嗚,痛死我了,你快來啊,要不然我沒命了。”
  梅圖見樂華相開始搬救兵了,他也放心不少,他湊過自己的瘦臉,幫樂華相吹著那紅腫的手指。
  “到底是怎么回事?對方有多少人?”樂華相的二叔樂二著急地說道。他大哥就是這么一個寶貝兒子,如果出事了那還得了?
  “對方可能有幾個人,你快叫多一點人來,把他們全抓回幫里慢慢折磨他們。”樂華相興奮地說道。想著抓那兩個美女回去給自己慢慢干,他就感覺手指沒有那么疼了。
  “好,我馬上帶人過去。”樂二掛了電話,馬上去召集人馬救樂華相了。
  梅圖見樂華相掛了電話,他急忙問道:“樂總,二叔帶人過來了嗎?”
  樂華相得意洋洋地說道:“那當然了,我二叔最疼我,一聽我受傷了,馬上說要帶幾十人過來,媽的,我看那小子還牛不牛?”樂華相也想弄個聲勢出來,幾十個混混拿著刀沖進火鍋城,一定能把那兩個美女嚇個半死。到時,她們一定會屈服于自己。嘿嘿,回去自己一定要好好玩這對姐妹花。
  “呵呵,他們敢得罪樂總,我看他們是死到臨頭了。”梅圖一聽樂二帶幾十個混混過來,他也不怕陳天明了。大刀幫的混混可不是一般的混混,他們打起人來可是往死里打。上次有一伙人得罪樂華相,被大刀幫的人全打成殘廢了。雖然后來有人報警,但樂家有的是錢,用錢把事情來平息了。唉,還是要跟對好主子才有用啊!
  “梅圖,你給我好好盯著他們,不要讓他們走了。”樂華相惡狠狠地說道。
  陳天明見樂華相他們終于走回自己的位置,他也笑了笑,招手對那邊的服務員說道:“小姐,你過來一下。”
  “先生,請問你有什么事嗎?”女服務員小聲地說道。
  “這火鍋你幫我們換一下,再換一個新的跟這個一樣的火鍋,我到時一起付錢。”陳天明說道。這火鍋臟了,而且剛才樂華相和梅圖那兩個人在噴著口水,他也不想吃了。
  “先生,你們還是快走,剛才那兩個人不好惹啊,他們有黑社會背景,上次他們在這里調戲一個外地女孩子,那個女孩的一些同伴看不過眼,后來被那兩個人叫來了一群大刀幫的混混,把那些男的打了一頓,還抓走那個女的。”
  陳天明一聽火了,原來那兩個男人經常在這里犯案,他們可是輕車路熟,怪不得那么囂張。“難道警察不管他們嗎?”
  “警察?”女服務員冷笑了一聲,“他們打完了,全走了,警察才過來。聽說那事情還不了了之,估計他們是認識的,要不然那兩個男人也不經常在這里,他們一看到漂亮女孩就跑過去套近乎,說要讓那些女孩當明星,你們還是快走,他們的人可能要來了。”
  “邪不能勝正,我們不怕他們。小姐,你幫我們再弄一個火鍋來,我們還沒有怎么吃呢!”陳天明感激地對服務員說道。這服務員為人不錯,可惜她不是警察或者當官的。唉,為什么好心的人大部分是平民百姓?難道要壞人才能當上官,好人當不了嗎?
  女服務員聽陳天明不聽自己的勸,只好微微搖搖頭走開了。沒有過多久,她就把新的火鍋給陳天明換上了。
  陳天明看著新換上的火鍋對苗茵和莊菲菲笑道:“來,我們來吃點!可能一會就吃不上了。”
  苗茵有點擔心地說道:“天明,我們是不是到別處吃啊?”雖然她知道陳天明很有本事,但她還是不想看到陳天明打打殺殺。
  “苗茵姐,你怕什么,姐夫這么有本事,他能應付的。”莊菲菲說道。她剛才聽到那個女服務員這么說,也是生氣了。那樂華相和梅圖這么欺負人,他們肯定經常欺負了很多女孩,這樣的人是要受到報應才行。“就算姐夫不出手,我外面還有保鏢在那里呢!”
  “我知道你們身邊有手下,但我不想你們在外面惹事。”苗茵說道。
  “苗茵,有些事情,不是我們不想惹就行了,人家要惹我們,我們能有什么辦法?來,我們吃,不要因為那些色狼而影響我們的心情。”陳天明在火鍋里給苗茵挾了一塊肉,放在她的碗里。
  “我自己會挾,你這樣挾不衛生。”苗茵紅著臉說道。剛才陳天明的動作太曖昧了,莊菲菲在旁邊看著暗暗偷笑,這讓她哪能不害羞呢?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我們之間還說什么衛不衛生啊,我們都已經……”陳天明想說他們已經接過吻了,誰的口水都吃過,還說什么衛生呢?
  “你,你不要說了,快吃。”苗茵跺著腳,氣得臉都紅了。陳天明怎么這樣,在莊菲菲面前說這些話,真的羞死她了。
  苗茵哪知道,這是陳天明故意這樣的,他就要讓莊菲菲知道,自己跟苗茵的感情,希望她不要再進來摻和了。陳天明一邊吃,一邊拿著手機發了一個短信,然后繼續跟苗茵她們邊吃邊聊天,好象剛才根本沒有發生什么事情似的。
  “姐夫,你偏心,你給苗茵姐挾,為什么不給我挾呢?”莊菲菲不依地翹起小嘴,瞪著陳天明。
  “這怎么一樣呢?我跟苗茵的關系挾是沒有問題的,而我挾給你是不衛生。”陳天明說道。
  “苗茵姐,你看看姐夫,他怎么這樣啊?我也要他挾。”莊菲菲向苗茵撒著嬌。
  苗茵對莊菲菲說道:()“你不怕不衛生啊?”
  莊菲菲搖搖頭,“我不怕,姐夫一點也不公平,給你挾不給我挾。”
  我靠,這個也要公平啊?難道我跟苗茵xx00了,你也要我跟你xx00嗎?陳天明在心里罵道。
  “好,天明,你就給菲菲挾點菜!反正我也吃不了這么多,你不要給我挾了。”苗茵看著自己滿碗的肉,這都是陳天明挾的。陳天明好象自己不要吃似的,自己吃一塊,他就挾兩塊,這碗都沒有地方放肉了。
  “吃,吃多點,長胖點。”陳天明見苗茵都這樣說了,他也給莊菲菲挾了。
  樂華相見陳天明他們還在那里有說有笑地吃著火鍋,好象剛才沒有發生什么事情似的,他不由奇怪了,“梅圖,那個男的是不是腦袋有問題?他怎么不害怕呢?難道他不怕我叫人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