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345 襲擊小紅

于是,神醫把自己的40多萬全分給了親戚朋友和鄰居,以致那些貝家手下看了心里感動。這才是世外高人啊,視金錢如糞土,不像他們這樣為了一百萬個個跑得都快斷了腿。因此,貝家手下更加佩服神醫了。
  其實貝家手下不知道神醫心里的小九九,反正神醫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還是把錢分給別人,且去到那有錢人家那里,要錢不是也容易嗎?
  因此,神醫跟著貝家下手來到了貝家,在路上,神醫也向那些手下打聽了一些貝文富的情況,為保障自己的性命做一些準備工作。
  貝文富一聽找到那個神醫了,他馬上叫道:“快,快把神醫給我叫過來。”
  神醫來了,貝文富一看,果然是那個給自己開藥的神醫,他激動地撲過去緊緊地摟著神醫,“神醫,你終于來了,我好想你啊!”
  神醫有點害怕了,他心想,不會,這個貝文富由于常年那里不舉,他現在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了?要不然他怎么會摟得自己這么緊,而且還用他的那東西壓著自己的下面,還好,他那里還是軟綿綿的,沒有頂著自己,要不然真的是窘死了。
  “同志,你先放開我。”神醫掙扎著自己的身體,自己再這樣被貝文富摟著,那自己真的是一會吃不下飯了。不過,當神醫叫貝文富“同志”的時候,旁邊的那些貝家手下感覺自己想吐了,貝文富跟神醫的動作太曖昧了,非常像“同志”啊!
  聽到神醫的叫聲,貝文富也感覺到自己對神醫太親熱了,好象不大好。他馬上放開神醫不好意思地說道:“神醫,不好意思啊,我太想你了,看到你控制不了自己。”
  我靠,我一個大男人你想我干什么?難道貝文富真的是喜歡男人了?想到這里,神醫有點害怕了。自己是一個有原則的男人,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但絕對不能對男人有意思,除非是把自己殺了。
  “呵呵,我乃世外之人,想我的人不少,讓同志你見外了。”神醫不卑不亢地躬躬身,非常有風度,有點道貌仙骨。
  “我知道,神醫,你怎么第二天不見人了?我后來吃完藥后,去找你卻不見你了。”貝文富有點奇怪當時神醫怎么不見人了,他明明是有本事的人,自己吃了他的藥后,下面是有點感覺了,現在反而吃別人的藥是沒有什么感覺。
  其實這個是心理的問題,男人那東西,有時你覺得自己那里不行,它可能就是不行了,這就是心理障礙。因為是這樣,貝文富一直以為只有吃了神醫的藥自己那里才有感覺的,所以他吃了別人的藥,還是覺得不行。
  神醫聽了心里一驚,不過他跑了二十年的江湖,哪會因為這個被貝文富問倒呢?“唉,同志啊,你有所不知,我這個人以前就是救死扶傷太多了,得罪了一些仇家。那天剛幫你看完病后,我就發現有一個仇家找上門,我只有不辭而別了。”說完,神醫還搖了搖頭。
  貝文富也不想跟神醫說得太多其它事情,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讓神醫幫自己看病。“神醫,其它的不要多說了,你先幫我看病。上次我吃了你開的藥,感覺好了一些,現在你再幫我開一些!”
  “那好,你把你的手伸過來向我看看。”神醫不由分說地抓過貝文富的右手,就要把脈了。
  旁邊的一個貝家手下奇怪地說道:“不是男左女右嗎?神醫怎么把右手的?”
  神醫一聽心里又是一驚,不過他微微一笑,“我是一代神醫,看病跟別人當然是不一樣的了。你們少爺的病,不也是讓很多醫生看了嗎?不也一樣沒有效果,所以啊,年輕人,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
  貝文富白了那手下一眼,“你媽的,你給我滾出去,不要不懂裝懂,神醫看病能跟別人一樣嗎?神醫,你別管他,快點幫我把把脈。”
  神醫抓過貝文富的右手,然后裝模作樣地把起脈來。過了一會,神醫開始皺著眉頭,嘴里發出可惜的聲音。
  “怎么了?神醫,我的病還有得救嗎?你不要嚇我啊!”貝文富看到神醫現在的表情,嚇得滿頭是汗,如果連神醫都治不好自己的話,那自己這輩子就玩完了。
  神醫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哪懂什么治病不治病的?先嚇一下貝文富,接著再說他的病可以治,不過要一段時間。如果說貝文富的病治不好,估計自己也要被他殺了。
  神醫閉上眼睛不理貝文富,過了半響,他才睜開眼睛對貝文富說道:“同志,這病還是可以治的。”
  “太好了,”貝文富歡呼起來。
  “不過,因為時間太久了,當時我又要逃命,所以現在開藥可能要跟以前不一樣,而且治療時間也要長一點。”神醫搖頭晃腦地說道。他開始想著如何為自己保命了,唉,早知道這樣,當初自己就不騙這個錢,現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神醫,你就直,不要說一段停一段的,急死我了。”貝文富著急地說道。
  神醫頓了頓,說道:“同志,竟然你這樣說,我也直說了。這次我來的匆忙,我先給你弄一些藥,慢慢吃看效果,你這病說難不難,說不難也難,主要是看你身體對我的藥接受情況而定。少則一年半載,多剛三年五年,我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神醫也在打著哈哈,他剛才的話說得有點模棱兩可,吃他的病好不好,還要看貝文富的身體接受情況。另外快就很快,慢就很慢,所以他說這話就好象沒有說似的。神醫也在為自己打算,如果不能治好貝文富的病,自己能再活五年,也算是不錯的。而且他就不信自己在五年的時間還逃不掉。
  “那好,神醫,你快點去開藥!我讓人馬上去抓。”貝文富著急地說道。
  “同志,我這藥是祖傳秘方,是不能告訴別人的,我自己去抓就行了。”神醫笑著說道。他想趁抓藥的時候逃走。
  貝文富說道:“這樣也行,到時我派人跟你去。對了,神醫,你在外面有仇家找你不太好,你以后就住在我的別墅里,沒有人敢找你麻煩的。就算你離開這個別墅,我一定會派幾個人保護你。”
  貝文富也不傻,他不會再讓神醫自己跑了,他把神醫給關在自己這里,如果神醫能治好自己的病就好,如果治不好,那他就干掉神醫。
  神醫一聽心里直叫慘,剛才他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別墅有不少保鏢和警衛,在這里不要說有仇家,就是幾十人也攻不進來啊!唉,看來自己以后是要在這里住下了。如果自己治不好貝文富的病,自己可能就要完蛋。
  “同志,居然你這樣盛情,我就住在這里。而且,同志,我有一些小要求。”神醫咬咬牙說道。
  “你說,”貝文富說道。
  “我要一間配藥室,到時我給你們寫的藥,你們幫我全抓回來就行。”神醫準備把一間中藥店的藥全搬回來,然后自己胡亂配給貝文富吃,讓他吃上五年。
  貝文富點點頭說道:“這個沒有問題,我一會讓人去準備。”
  神醫繼續說道:“我還要50萬的治療費,當時我們可是說好的,我給你一個銀行帳號,你給我存進去。”
  “行,”貝文富又點點頭,不就是50萬嘛,這算不了什么。
  “另外,我還要一個年青漂亮的女人。”神醫的眼里露出淫光,反正五年后自己將要死了,這五年內怎么也要玩女人。像貝文富這樣有錢的人家,要找一個漂亮年輕的女人給自己是很容易的。
  貝文富奇怪了,“要一個年青漂亮的女人?是女護士嗎?”
  “不是女護士,”神醫當然不能要漂亮的女護士,雖然他非常想要。“我也老實跟你,你的病有點難治,我要不斷地配藥,然后再用那個女人來試藥。”
  “用那個女人來試藥?怎樣試?”貝文富更加奇怪了。
  神醫小聲地說道:“是這樣的,我給你開的藥,一般都是補下面的藥,我怕藥量過小,對你沒有作用,藥量過大,你又受不了。所以,我準備自己先吃一些,根據那反應再適當配藥。”
  貝文富不解了,“是用你來試藥啊,可你怎么說用那個女人來試藥?”貝文富有點感動,這個神醫就是神醫,為了治好病人的病,他自己親自試藥。對了,以前古代的時候,不是有一個叫華佗的神醫,他也是自己試藥嗎?
  “唉,同志,你還不明白,雖然是我吃了那藥,但我那里感覺是非常厲害受不了,你不給我找個女人,我是會熱血沸騰而死的。”神醫指了指自己的下面,作出一個蕩淫的動作。
  這下,貝文富終于明白了。這個神醫開的這些藥,都是相當于壯陽補那里的藥,神醫吃了,如果沒有女人讓他消氣,他一定是受不了。
  “神醫,你就放心,我明天就給你找一個妓……不,是找一個漂亮年輕的小姐過來服侍你,讓她晚晚陪著你,你想怎樣試藥都行。”貝文富決定了,明天叫手下去夜總會包一個小姐回來,讓神醫晚晚都試藥,這樣自己的病也會快一點好。反正自己的病沒有好之前,是不會讓神醫再走了。
  “同志啊,你要明白,我這樣做不是為我,而是為你啊!我一個星期幫你開一次藥,你不要太擔心,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的。”神醫說道。
  “神醫,太感謝你了。”貝文富又感激地撲上去,緊緊地抱著神醫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