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343 阿干行動4

程如調看著安安保全公司的人個個好象很累的樣子,他以為人家找不到小紅,個個垂頭喪氣地回來。因此,他當然是要打落水狗了。而且他也接到上級的命令,該笑虎堂的時候,就是要笑的,要不然有些人還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現在是在嘲笑我們弄丟小紅了?”陳天明瞪著程如調說道。上次自己跟龍組發生的矛盾,那是誤會,怎么程如調這么小氣啊?自己不是跟他解釋了嗎?
  “我哪敢嘲笑你們啊?你們可是虎堂的人,你又是虎堂總教練,呵呵,你們真的好厲害,好好的一個人都讓你們給弄丟了,不知道你們以后怎么向上級匯報?”程如調陰陰地笑著。“對了,如果你們虎堂不行的話,可以請我們龍組的人幫忙。”
  陳天明聽程如調這樣說,不由心里一笑,這些小丑,他們還以為自己弄丟了小紅還沒有找回來,現在故意這里奚落自己。竟然這樣,自己當然是要配合他們一下了。“唉,程如調,你不要這樣說了,小紅不見了,我們也在著急啊!不知道上級會怎么處分我們?”
  聽到陳天明說這樣的話,程如調更加高興了,他哈哈大笑,“陳天明,你現在也知道急了嗎?其實以你們虎堂和什么保全公司的力量是不行的,當時如果你們虎堂請求我們龍組幫忙,我們一定會幫你們看好鄭小紅的。現在出事了,能怪誰,你們還是乖乖等處分,然后讓我們龍組來幫你們解決!”
  “是啊,是要靠你們解決了,”陳天明也不想跟程如調多說了,他把車門拉開,對里面說道:“小紅,你坐進一點,讓我坐進去。”說完,陳天明進了車里面。
  “呵呵,你不要太擔心了,”程如調高興地說道。突然,他好象聽到陳天明叫里面的人小紅,他驚訝地說道:“小,小紅?”
  陳天明把車門關上,然后把車窗的玻璃按下,露出他和小紅的臉。“是啊,里面的人是小紅啊?你沒有看到嗎?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程如調一看里面的人果然是小紅,他大吃一驚,小紅不是被敵人抓走了嗎?怎么會在車里面?難道陳天明又帶人把她給救回來了?“陳天明,你剛才不是說小紅不見了嗎?怎么會在這里?”
  “呵呵,傻逼,那是我騙你的,我看你笑得那么開心,不騙你一下你怎么會高興呢?”陳天明笑道。“你繼續笑,我們回去吃飯了。”說完,陳天明讓車開進里面了。現在發現外面是龍組的人,陳天明也不擔心。最好龍組的人一直在門口幫自己看著,他們還可以當看門狗呢!
  “陳天明,你媽的,你敢說我傻逼?”程如調氣得直跺腳。本來他想看陳天明的好戲,沒有想到被陳天明給耍了。
  “老大,我們現在怎樣?”小高走到程如調的身邊小聲問道。
  程如調生氣地說道:“還能怎樣?我們先回去,跟上級匯報一下,說鄭小紅被陳天明找到了。媽的,陳天明居然敢耍我?陳天明,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要你好看。”程如調帶著自己的人灰溜溜地走了。
  由于陳天明他們這次把四大外國間諜組織一起干掉,那些小組織也有自知之明,他們不敢動手了。而許柏也得意地把這次成績向上級匯報,上級也作了指示,馬上收網,把那些還不肯離去的間諜全部監控起來。
  一些偷渡過來的外國人被z國政府派出的人抓的抓,殺的殺,弄得那些外國人雞飛狗跳,紛紛逃回自己的國家。而一些用正常渠道過來的外國人,也被國安的人排查,如果發現什么電臺、槍支或者違禁品,也是要全抓起來。
  那些過來的間諜,當然是有這些東西了。所以,他們也逃不脫被抓的厄運。只有一些大國的間諜躲在其大使館里不敢露面了,如果不是因為外交的特權,他們一樣也完蛋。
  那些本來滿懷希望的外國間諜哪敢在z國逗留了,沒有被抓的也馬上逃走,比兔子還跑得快。這次的事情可以說又是虎堂大勝,許柏又是笑得見牙不見眼。這不,他們又在虎堂總部開了一個表彰會議。
  許柏坐在圓形會議桌的前面,得意地用手上的筆輕輕地敲著桌子。“各位,你們辛苦了,國家和人民是不會忘記你們的。”
  “我們不辛苦,是安安保全公司的那些兄弟辛苦。”任候濤不好意思地說道。這次如果不是有安安保全公司的兄弟,他們不會這么好過的。
  陳天明也嘆了一口氣,這次保護小紅的任務很艱巨,受傷的不說,死掉的兄弟是由公司給他們賠撫恤金,每人一百萬,直接拔給他們的受益家屬。當時他們加入保全公司的時候,也是簽了一份合同,寫上一些同意事項和受益家屬。
  干這種保全工作,是一種很危險的工作,特別是接國家這種任務。雖然這樣,陳天明也不想多說,個人的利益是不能在國家和集體的利益之上,沒有國家哪有小家,所以,作為一個z國男人一定要保家為國,不會害怕犧牲。這些死去的兄弟,因為是執行國家的任務而犧牲,許柏也向上級申報他們成為烈士,以后他們的家屬會享受到國家的一些優惠政策。
  “天明,你知道國家也不是很有錢,對傷亡的保鏢,還是由你們公司來處理,我們會記在心上的。”許柏不好意思地說道。他也知道國家賠償給那些保鏢不會有很多錢,這些只能是讓陳天明負責了。這也是許勝利讓陳天明在合法的情況下多賺錢的原因,這個世界,雖然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啊!
  “我知道了,這事情我們會處理的。”陳天明點點頭,為國家辦事,沒有必要計較得太多。“小紅的事情現在解決了沒有?”
  許柏頓了頓說道:“據我們的情報,那些在各大使館的間諜也紛紛回國了,而在外面的那些小間諜,也被我們打擊得差不多,沒有被我們打擊的,也在想辦法要逃了。”
  “為什么不讓我們一起聯手,把他們一起干掉?”陳天明生氣地說道。他想著這些間諜組織明目張膽地過來z國抓小紅,他氣就不打一處出了。這些外國人這么恣無忌憚,不就是認為z國是好欺負的嗎?如果z國強大,哪會由得這些人亂來?
  不過,陳天明又想到了前天程如調的嘴臉,其實z國現在有三大組織,龍組、國安和虎堂,只要他們這三大組織能真正為國家辦事,不出現賈道才、程如調那些人,這些外國間諜敢這么無忌憚地過來嗎?
  看來,z國的上頭是要好好地整頓一下才行,不把一些害蟲或者沒有用的人去掉,是很難繼續發展下去。
  “天明,我們也有我們的困難,現在我們國家的原則就是能不打仗就不打仗,我們還是發展中啊!”許柏嘆了一口氣,他是軍人,他的天職就是保家衛國,他一點也不害怕打仗。但是,兩國交戰,經濟一定會后退很多的。z國不敢打,其它國家也是如此。
  “那如果人家踩在我們頭上拉屎呢?”陳天明握緊拳頭說道。
  “那我們也不怕他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許柏也握著拳頭,眼睛露出堅定。
  陳天明說道:“雖然我們不跟他們光明正大地動手,但我們可以去動他們那些組織啊?是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許柏苦笑了,“不是我們不想給,而是要有機會。天明,如果到時有這樣的機會,我會通知你的,只要你肯去。”
  “我一定去,”陳天明點點頭。國家的強大,也要靠他們這些武功高強的人,如果能把其它國家的組織端了,那他們就不會這么囂張。“對了,首長,我們抓到的一些外國間諜,有用嗎?可以讓那些國家低頭嗎?”
  “那些間諜也是硬骨頭,他們一般也不會向我們泄露他們間諜的情報。而且他們在來之前已經做過身份變換,他們現在只是他們國家的一個普通人而已,我們抓到他們是沒有辦法要挾他們的國家。”許柏搖搖頭。
  “那我們把他們干掉算了,免得以后有禍害。”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許柏擺擺手,“先不干掉,我們會通過一些非官方的接觸,跟他們進行私下談判,看能不能換點什么?”
  陳天明奇怪了,“這是什么意思?”
  “我們也有間諜或者特工在他們的手下,而且如果他們國家在為我們國家一些方面大開特權的話,只要條件談得來,我們會跟他們進行交換。”許柏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狡猾。
  “呵呵,看來當官的都是老狐貍啊,能賺便宜就賺便宜。”陳天明笑著說道。這些人殺了也是沒有用,不如換一些有用的東西,在這點上陳天明是理解的。反正那些人的武功被他們廢掉了,以后也起不了很大的風浪。
  在這點上陳天明非常贊同,他以前也是抓了不少殺手弄錢,有便宜不賺是傻子,像這次他們抓了不少間諜,應該可以換回一些在外國工作的特工和間諜。這時,陳天明又想到了在阿干國的克米,他在那里當間諜有20年了,如果他出事,國家是要千方百計地營救他。
  這也是國家對他的一種負責,對為國家無私貢獻的這些默默無聞的人負責。想到這里,陳天明有點后悔了,早知道這樣,自己少殺一些外國間諜,好讓國家多換一點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