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2)      第1943章(09-22)      第1944章(09-22)     

流氓老師1336 (給我幾億)過節了

聽到野田的叫喚,那些忍者馬上又是一變身形,現在,他們的身體變得有點輕飄飄,好象非常輕,一陣風就能把他們吹起來似的。另外,忍者好象多出兩、三道幻影,讓人看不出哪個才是真人,哪個是假幻影。
  “我草,這些神社忍者真麻煩,他們的忍術好象跟以前我們見過的忍者不一樣。”張彥青吃驚地叫道。他以前跟陳天明去過木日國,也殺了不少木日忍者,但像今天見到這么奇怪的忍術,他還是沒有見過。
  這些忍者的武功非常特別,又非常有殺傷力,如果不是大家用三人合擊防守得很好,可能他們已經被那些忍者殺死了。剛才他們還可以對付兩個忍者,現在對付一個好象都有點困難。
  野田知道陳天明的厲害,于是他馬上另外叫上了三個忍者,六個人對付陳天明。他就不信憑著他們六個人的神社忍術,還不能干掉陳天明。唉,這次他們施展出這種忍術,一定會讓木日國其它家族忍者大吃一驚,至于后面會發生什么事情,還是以后再說了。現在主要的任務就是把這些人殺了,另外抓走鄭小紅。估計對方的增援很快就來了,他們得下手快一點。
  他們看到又有六個人一起圍攻他,他氣就不打一處出了。m的,他們怎么老是派這么多人圍著自己,自己好不容易才打散剛才的陣法,可現在又出現幾個忍者來圍攻自己,自己才殺了幾個人,都沒有怎么爽一下,自己容易嗎?
  “圍殺,不能放過他。”野田冷冷地看著陳天明,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一把忍刀,另外五個忍者也是如此。
  “來,我還怕你們嗎?”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自己的飛劍厲害,他就不信那些忍刀會擋得住自己的飛劍?
  “幻,”野田又是叫了一聲,他跟另外幾個忍者的身形一變,就好象那邊的忍者一樣,全出現了幻影。這些忍者的幻影跟瑟雅的那種幻影不一樣的,他們一乍一現,突然出現幾個幻影,突然又合起來,就好象忍者多了幾個分身似的。
  而且當他們攻擊的時候,他們所有的幻影都是合在一起再攻擊,這樣的威力非常大。而陳天明他們攻擊他們的時候,他們的身形馬上變出幻影,讓人看不清哪個是真人。所以,當你打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那只是幻影,浪費自己的真氣和表情。
  陳天明的內力強悍還沒有覺得什么,但是其它保鏢卻不一樣了。有時他們的攻擊是無用功時,他們的內力就會慢慢地消耗少了,再這樣下去,他們不被人家打死,自己也會累死的。
  不可能,他們一定有弱點之處。陳天明暗暗地在想著。又有幾個保鏢被忍者打傷了,這樣下去的話,那些保鏢根本是不可能撐得下去了。奇怪了,阿國他們怎么還沒有來啊?陳天明不知道,野田就是怕陳天明他們的增援,所以在前面的路上設下障礙,林國他們趕過來就沒有那么快了。
  “m的,我殺死你們這些。”陳天明揮劍沖上去,他就不信自己不能干掉這幾個忍者。
  那些忍者看到陳天明沖上來,他們身形一變,如鬼魅般扭過身子避過陳天明的飛劍。而當他們閃過陳天明的攻擊后,他們居然馬上向陳天明反攻,那飛快砍過來的忍刀,好象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似要把陳天明活生生地劈開。
  我靠,這些忍者最大的特點就是身形快,變化得非常詭異,時不時變出幾個幻影,聽剛才野田說,他們用的好象是幻忍術,幻術,那就是假的。那么說多出的幻影就是假的,并沒有攻擊的力量,但怎么才能找出哪個是假的呢?
  現在陳天明的攻擊也有點麻煩,如果只有一個忍者的話,他是可以同時發出幾道真氣攻擊忍者的所有幻影,但是,還有幾個忍者,他也辦法兼顧得了。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出他們的真身,然后干掉他們。
  可是,怎么才能找到他們的真身呢?陳天明不變地看著前面飛來飛去的幾個忍者,他們的忍功很好,身形變化得很快,可見這些忍者用了忍術之后,輕功好了很多。
  陳天明曾經聽柳生良子說過,真正的忍者平時是不能多吃飯的,而且吃的都是以素菜為主,這樣他們的體形就會很瘦,在使用忍術和輕功上都有很大的幫助。所以,陳天明一看木日國人,哪個胖的,肯定不是忍者了。
  現在已經快中午了,太陽炙烤著大地,那猛烈的日光讓這些在空地上打斗的忍者和保鏢們都感覺很熱,也流了不少汗。但是,沒有人會說熱,因為現在是緊要關頭,如果不全力以赴的話,那自己就可能會掉腦袋了。
  突然,陳天明眼睛一亮。他發現在烈日的照耀下,每個人都有一道影子,但是由于那些忍者用上“幻忍術”,那些多出來的幻影是沒有影子的。呵呵,一個人只有一道影子,那沒有影子的就是幻影,我只要攻擊有影子的人,那一定是他們的真身。
  想到這里,陳天明大喝一聲,“殺。”接著他便往其中一個忍者攻過去,另外,他的飛劍射向另外一個忍者。
  那些忍者見陳天明又發動攻擊了,他們馬上使出“幻忍術”,每個人都多幻出幾道幻影,六個人,就是三十多道幻影,讓人看得眼花繚亂,更不要說能分出哪個是真身哪個是幻影了。
  不過,由于陳天明知道從影子處分出哪個是真身,他可不客氣了。趁著那些忍者得意的時候,他的飛劍馬上一轉,向著那邊有影子的忍者射過去。
  那個忍者沒有想到陳天明能看得出他的真身,當他想逃走時,可已經遲了,陳天明的飛劍已經射到他的身邊。
  “啊!”那忍者慘叫一聲,被飛劍當場射死。見成功地殺了一個忍者,陳天明馬不停蹄地又向前面的一個忍者飛過去。他對著那忍者的真身又是兩掌,如果陳天明只是攻擊一招的話,那個忍者還是可以抵擋。但是,陳天明已經看出那是他的真身,哪會放過他呢?一出手就是兩招殺招。
  那忍者哪會知道陳天明識破他的真身,他本想用身邊的幾個幻影來誤導陳天明,而且有一些幻影還向陳天明撲過去,好象要攻擊陳天明似的。
  如果是剛才的話,陳天明一定會馬上分出內力攻擊那幾個幻影,但是現在陳天明已經知道他們的真身了。于是,陳天明連眼也不眨一下,只是對著那個真身攻擊。不一會兒,那個忍者又去見閻羅王了。
  “他,他怎么能看到我們的真身?”野田氣急敗壞地叫道。這怎么可能呢?他們神社的忍術是世界最好的忍術,怎么可能讓陳天明一下子就識破了呢?
  “呵呵,兄弟們,你們看著他們的影子,不管他們怎樣飛,飛得多快,不斷變換位置,甚至出現幻影,但他們只有一個身體是真的,那真的身體是有影子的。”陳天明哈哈大笑起來。有了這個辦法,自己的手下不怕那什么“幻忍術”了。
  張彥青他們一聽陳天明這樣說,馬上改變攻擊的方法。果然,他們發現了只有一個幻影是有影子的,雖然那影子不是很明顯,但他們這些練過武功的人,還是能看得出來。“啪啪啪”,保鏢們開始向忍者們發起攻擊,真是大快人手,剛才他們被忍者打得太慘了。
  不一會兒,有幾個忍者被保鏢們打傷,而張彥青和陸宇鵬這兩個人武功高強,他們已經各殺了一個忍者。“呵呵,還是老板厲害啊!這樣的方法都能讓他發現。”陸宇鵬高興地笑著。剛才他被人當沙包打,現在到他打人家沙包了。
  “那當然,他是我們的老大,不厲害能當我們的老大嗎?”張彥青自豪地笑著。
  野田聽到陳天明這樣說,不由呆了。他們這些忍者一般都是在晚上行動,而這幻忍術從來沒有在白天用過,所以不知道還有這個弱點。只是一會兒的時間,他的手下就被殺掉了一些。看來,是不能用幻忍術了。
  想到這里,野田叫了一聲,“大家用分合術,我們就算是死,也不能讓那個鄭小紅離開。現在聽我的命令,盡我們一切的能力殺掉鄭小紅。”
  陳天明聽了野田歇斯底里的叫聲,心里一驚,如果這些人只是抓小紅的話,他還是不怕,他還有辦法找到小紅。可是這些人要殺小紅的話,問題就大了。抓一個人比殺一個人要難上一倍以上,現在這些忍者要殺小紅的話,小紅就危險了。
  “保護好小紅,”陳天明大叫一聲,向著小紅那邊飛過去。小紅是自己的女人,他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到她。
  這個時候,野田哪會讓陳天明過去保護小紅呢?他也對自己的三個手下說道:“我們死也要擋住陳天明,不要讓他去到鄭小紅那邊。”他們是知道陳天明武功的,如果讓陳天明過去保護鄭小紅的話,那些忍者可能就殺不了她了。
  野田這四個人馬上全飛在一起,擋住了陳天明的去路。而且他們這四個人好象是斷袖一般,身體全緊緊地貼在一起,要說多親密就有多親密。
  不會?這就是剛才野田所說的“分合術”?陳天明看了在心里說道。
  這時,從后面突然飛過來十幾個蒙面黑衣人,他們的輕功很高,身體在空中只是晃了幾晃,就飛到保鏢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