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330 怎么會是你

刑副局長瞪了旁邊那個警察一眼罵道:“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你好好地幫我看著他們,不要讓他們給跑了。”
  “是,是、”那警察臉色一變,馬上點頭哈腰。
  “候濤,你們處理一下!”陳天明懶得管這些警察,他走到那邊陪小紅在長椅上坐著,一邊看著這邊,一邊小聲地聊天。
  “來人.把他們全給抓起來、如果他們敢亂來,你們就開槍。”刑副局長生氣地說道。他就不相信憑自己這個公安局長,還治不了這些保鏢。
  任候濤他們幾人馬上一字排開、大聲地說道:“你們誰敢亂動,我就殺了你們。”說完,他們舉起手.體內的真氣馬上把他們的衣服吹得鼓鼓作響。
  這些警察見任候濤他們才幾個人就想擋他們的子彈、他們在心里暗暗偷笑,這些人看來是腦袋進水了。他們用槍對著任候濤幾人,說道:“我們喊到三.如果你們不束手就擒,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那你們試試。”任候濤不想跟他們多說,先制服他們再說。以他們現在的內力,又是這么近的距離、只要一出手就可以把他們的槍給打掉。
  “一、二……”警察在喊著。任候濤他們也在等著、只要他們敢先開槍,那自己也就不客氣了。
  “等等,”這時,從外面的人群里跑出四個人。任候濤看了那些人一眼,他們是市刑警隊的,因為市局下命令,讓他們在暗處跟著小紅他們。可今天沒有想到區安妥局帶著警察過來找事,還要對付鄭小紅,這些警察不是在老虎頭上找蚤子嗎?
  刑副局長瞪了那些人一眼、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是不是他們的幫手?”
  其中一個刑警說道:“我們是市刑警隊的,刑副局長,剛才的事情我們在場,是那個青年故意搗亂、不關他們的事。”
  “你們是市刑警隊的?把你們的證件拿出來看看。刑副局長一聽,心里有點吃驚,如果這是真的話.那有點麻煩了。他也知道這事是那個少爺不對,但這種事情如果沒有證人的話,是任他們黑白顛倒說的。但現在跑了刑警出來作證,那問題就大了。
  首先,那少爺假報案已經有問題了,按正規程序是要追究少爺的責任。其次,如果這些刑警回到市局里亂說、說自己跟別人勾結徇私枉法的話,那自己也有麻煩了。于是.刑副局長現在是騎虎難下、他要想辦法解決這事情。
  那刑警拿出自己的證件交給了其中一個警察,警察看了看,接著對刑副局長說道:“局長、這證件是真的,他們是市刑警隊的。”
  果然是真的。刑副局長的臉色變了一下、他對那個領頭的刑警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一下。
  “刑副局長,你有什么事嗎?”這刑警是知道任候濤他們的身份,也知道鄭小紅的重要性。不過、這都是國安機密,他不敢亂說什么。而且、他也不敢幫刑副局長,杏則下場是很嚴重的。
  “兄弟,我跟你們刑警支隊的支隊長很熟,你看你們是不是先回去,這里讓我們處理就行了。”刑副局長小聲地對刑警說道。他用關系來套這刑警.我跟你們的領導是朋友,你這當小的還能不給面子嗎?
  “刑副局長,我們回不回去有我們的安排,請你不要幫我們安排。至于這件事情,我們是要管一下的。另外,請你們相信我們,是那個青年不對,你們帶他回去好好問問!”刑警向刑副局長使了一個眼色,因為任候濤他們就在身邊,他也不好跟刑副局長說這些不是你所能惹的。就憑虎堂的人.就能要你的命了。而且他們現在還在執行國家的a級任務,他們是可遇神殺神,遇鬼殺鬼。就算是現在任候濤叫他們把刑副局長殺了、他們也是不會手軟的。
  因此,刑警不敢跟刑副局長說具體的事情,只能是暗示一下,讓刑副局長趕快帶著這個青年和警察走人。刑警也猜到刑副局長跟那青年有關系,所以就算是帶回區公安局,那青年也是沒有事的。
  “不行,今天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帶這些保鏢回去、然后好好調查一下。”刑副局長把“好好”這兩個字咬得非常重,他就不信以少爺家里的錢,還不能砸出一條路子出來。如果今天不能幫這個少爺辦好這事.以后他就不能發財了。
  刑警苦著臉說道:“刑副局長,看來你是不聽我的勸,到時你自食苦果可不要怪我們。”
  “你媽的滾開,”青年對著刑警罵道。“你一個刑警有什么了不起,我告訴你,我爸認識你們市公安局的局長,小心我爸給你們領導打個電話,你這刑警就當不成了。”
  “呵呵.看來這位公子哥比市公安局的局長還要厲害啊,怪不得區副局長還要在他面前像條狗似的。”陳天明在那邊罵道。這些人真是煩,如果再這樣耗下去,小紅她們也不用玩了。
  “你媽的罵誰啊?”青年見現在有警察保護自己,他也不怕陳天明他們了。
  陳天明大聲說道:“我就罵你這個小癟三,你怎么樣了?我告訴你,本來我是想放你一馬的、可你現在卻又想著報復我們,現在可別怪我們了,要怪就怪你的命太好了。”
  “媽的.大家給我開槍、打死算我的、沒事,我家有的是錢,打死他們。”青年歇斯底里地叫著。
  刑副局長的臉色變了一下.這個少爺真會惹事、要叫開槍也是自己叫,他只是一個外人,怎么能叫警察開槍呢?不過刑副局長也是機靈人.他馬上叫道:“你們這些保鏢不要不識好歹,如果你們敢跟我們警察對抗,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刑副局長,你不要怕,有事我們家在頂著呢,你弄死他們,反正剛才他們打了我.又勒索我。現在又罵你們警察,想對你們不利。他們會武功,是恐飾分子,你們一定要先下手為強。如果那幾個刑警敢幫忙.也把他們做了,然后栽贓給這些保鏢。”青年小聲地對刑副局長說道。這青年可不是一般的狠,連刑警也想干掉。
  陳天明在那邊聽得一清二楚,看來這青年不給他一點厲害,他是不長記性的,連旁邊的刑警都想干掉,這人太歹毒了。
  “候濤,你們動手,不要讓他們在旁邊亂吠。”陳天明說道。
  “刑警,你們還不動手?”任候濤聽到陳天明的命令,他馬上命令著刑警。
  那四個刑警聽到任候濤這樣說,馬上拔出自己的槍對著那些警察。不過這場面有點好笑,人家二十多個警察,連沖鋒槍也有。可自己只是四個人拿著槍,只要對方一開槍,他們就會被打成蜂窩似的。
  想到這里,刑警們有點害怕、他們的兩腿有條發抖。不過命令如此,他們也不得不這樣。他們知道后面的保鏢厲害,他們會武功,子彈傷不了他們。可自己不會啊?如果開槍他們就死定了。
  刑警想告訴警察們面前的人是虎堂的人,他們在執行國家的秘密任務,如果警察敢對那些保鏢開槍、那警察可能就會被判叛國罪,雖然不是誅連九族,但槍斃一定會有的。
  “我草,這些刑警真的是跟他們一伙的,還用槍對著我們。”青年生氣地罵道。他有點不以為然,就四枝小手槍也敢跟警察比,這些人腦袋有問題了。
  任候濤說話了,“我們在執行任務,我數到三聲,如果你們還不放下槍,后果自負,特別是刑副局長,可能你以后當不了警察,還會有事。”
  “刑副局長.你不要怕,他們是害怕了,見我們人多槍多,所以故意騙你的。”青年大笑著。那些保鏢終于害怕了,不過也不是沒有變通的余地,只要他們讓白己上了那兩個美女,以前的事情就一筆勾銷。
  “我不管你們執行什么任務.現在你們全跟我們回去.到了我們公安局再說。”刑副局長心里還是有點害怕,刑警站出來幫這些保鏢,還用槍對著他們.這事情有點蹊蹺。不過箭在弦上了.不得不發。所以,他準備把保鏢們先押回公安局,不去拘留所了。
  任候濤見刑副局長不識時務,還想對他們不利,他大叫一聲,“上,”接著他的身形一乍,就往那個刑副局長飛過去。
  任候濤飛得太快了,那些警察剛想對他開槍,可任候濤已經飛到刑副局長的身邊,只見他右手一伸.趁著刑副局長掏槍的時候卡住了刑副局長的喉嚨。而其它虎堂隊員也往前面飛去.把那個青年擒住,另外兩個點中幾個警察的穴道.有幾個警察樣摔在地上不能動彈。
  “刑副局長,叫你們的人把槍放下,要不然你就得死了。”任候濤陰陰地說道。本來任候濤想對這個刑副局長說出他們的身份,但是這個刑副局長太徇私枉法了。這個青年明明想鬧事,把他打跑了,他還叫警察過來幫忙抓他們。
  讓任候濤他們氣憤的是,這刑副局長居然不聽刑警的勸、連刑警作證不是那么一回事,刑副局長還想著抓他們回去。這讓任候濤心里氣憤了、幸好這次遇到的是他們,如果是別人,或者是一些平民百姓,那他們可能就會被那個公子哥和刑副局長給害死了。
  因此,任候濤今天要替天行道了、他是京城虎堂的負責人,沒有想到在天子腳下、還出現這么徇私枉法的事情.他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