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329 神秘黑衣人

第1390章游樂場風波3
  陳天明一點也不知道那個青年會想著報復,他以為這只是小兒科的人物,只要嚇嚇他,他就害怕的跑了,而且陳天明現在保護小紅,可是國家人物,那些跳梁小丑哪還用怕他們呢?
  于是,小紅和路小小玩了這個項目后,又繼續道下面的一個項目玩,陳天明他們也不霸道,專讓小紅她們去沒什么人玩的項目先玩,接著讓其他人道別的項目排隊。如果發現那些人實在沒問題的時候,陳天明再讓小紅跟他們一氣玩,不過陳天明是要在小紅身邊。
  沒多久,游樂場來了一大群警察,開著幾輛警車過來,特別是后面一輛警車是帶卡的,可以押送幾十個犯人。
  聽說經常給自己送錢的某集團的少爺被人打了,刑副局長當然是馬上帶著自己的手下過來,四十個保鏢又怎樣?自己帶著二十幾個手下,有十幾個身帶微沖槍,其他都是手槍,他就不信制服不了那些保鏢。
  等那些保鏢拷上后,刑副局長準備把人押道看守所后,然后再慢慢炮制他們,因此,他還讓人開了一輛押解犯人的大車,好把那些保鏢全押回去。
  道了游樂場,刑副局長馬上給青年打電話,青年讓刑副局長先來他這里,然后青年給你自己的一個保鏢等候電話,為了跟蹤陳天明他們,青年讓自己的一個保鏢偷偷跟著陳天明,當得知陳天明他們現在哪后,青年跟刑副局長會合,馬上帶著一大批警察浩浩蕩蕩去陳天明他們那。
  游樂場的經理可是傻了眼,他還以為自己這游樂場出現很多恐怖分子,以致來了這么多警察,于是經理對著刑副局長一邊說好話一邊遞煙,想從警察的嘴里問一個原因來。
  但是刑副局長哪會告訴經理說他們來是給少爺的報仇的?他知只是擺擺手說這是執行特殊任務,讓經理不要驚動別人。
  經理一邊抹冷汗一邊擔驚受怕,這些警察全是全副武警,如果一會開槍射擊死游客的話?哪他這個經理就不用打了,老板一定把他開除,“局長,這,這到底發生什么事?這里的人比較多,科讓我先把人群疏散嘛?”
  刑副局長擺擺手說:“不用了,如果那些人跑了,哪我就拿你是問,這樣,你跟我們來,一會我讓你疏散哪的人群你就疏散哪的人群。”刑副局長想想覺得還是讓游樂場的人配合一下疏散人群好一點,畢竟這是公眾場合,如果那些保鏢拒捕,他們要開槍,打道其他游客也不好。
  “好,局長我聽你的,明天你有空嘛?我請你吃飯。”經理小聲的說道。
  “行啊!一會你給我一張名片,對了,經理你們這里是不是有什么免費進場卡的?有的話給我一些,我們局里科當作警察發福利用。”刑副局長也不是省油的燈,經理想要拍自己的馬屁,他當然是要大撈一把。
  “這,這個,”經理猶豫了一下,“好,我明天給局長你送一些。”經理想著只要一會不影響游樂場的生意,他也豁出去了,反正警察經常進來這里,也是不用錢就進來,媽的,現在警察牛,動不動就說進來執行任務,然后就大搖大擺的進來了。
  象剛才刑副局長他們就是這樣,(會員手打上傳章節)就這陣勢,不要說游客,就是自己也嚇的要命。誒,警察象土匪土匪象警察,真是說的沒錯,其實經理這個還算好的了,試問現在有多少酒店娛樂場所不養著警察的,要不然他們也開不下去。
  刑副局長非常滿意經理的表現,他拍拍經理的肩膀,“沒事的,我們盡量不開槍,就算開槍也是把范圍縮小,不影響你們作生意。”其實只要那些保鏢看道他們舉槍后乖乖聽話,刑副局長也不想將事情鬧大,畢竟這是京城,而不是其他地方。
  “局長,多謝你啊!你真是個好警察。”經理昧著良心說道,這些警察只要不將游客給嚇跑,他就放心了。
  于是他們這些人便來道陳天命他們所在的那個項目,青年指著張彥青他們興奮的說道,“局長就是那些人打我,他們剛才還想要殺我,如果不是我的保鏢保護我,還有我跑的快,我可能已經被他們殺死了。”
  刑副局長也看道陳天明他們有不少人,他馬上叫經理可是疏散這個游玩項目的人們,那些在玩的游客看到這么多荷槍實彈的警察過來,他們也不敢在這里玩了,馬上跑開了。
  張彥青走到任侯濤身邊小聲說道:“侯濤好象剛才被我們打的那公子哥帶警察來了。”
  “我看他們是不想活了,彥青一會讓我們虎堂的任動手,你們不要管。”任侯濤不以為然的說道,如果哪個青年帶什么100個高手或者別什么人來,任侯濤還是害怕的,但是如果帶警察來他們就不怕了,現在是為國家執行任務,這些警察來了,還可以保護他們呢!
  張彥青點點頭,對于警察,龍虎堂的任比較好出手,他夜勞動清閑在旁邊看戲。
  在經理的授意下,這個游玩項目馬上讓工作人員停止了,陳天明和小紅她們見游玩項目被停止,而且那邊來了不少持槍的警察,他知道有事了。
  “走,我們去看看。”陳天明拉著小紅的手說道,不知道這些人是真警察還是假警察,陳天明當然是要小心一點,如果一會那些人對著小紅開槍,他還可以抱著小紅閃避子彈,
  “對,就是那2個女孩身邊那人指使的,他們打我還要殺我,另外見我有錢,還想勒索我的錢。”青年為了讓陳天明的罪名大一點,所以為陳天明設立了不少罪名。這一些都是剛才刑副局長位青年想的,反正這東西只是一面之詞,陳天明他們打了人家是真的,后面他們想要干什么,可以假設,反正少爺是說他們想而已,并沒說他們已經做了。
  這就是土匪警察的一些專用手段,反正這種事情說也說的不是很清楚,陳天明他們想解釋也解釋不清楚,不把罪名弄大一點,他們這些警察也不好下手,陳天明他們勒索打人,這罪名夠他們吃上一壺的了。
  陳天明聽了這青年的話,不由笑了起來,看來有人當他們是菜鳥,而且這些警察一定和這青年有關系,要不然一下子來了這么多,且個個拿著槍,看拿樣子槍已經上膛了。
  “這個世道難道沒王法了嘛?”刑副局長裝模做樣的大叫一聲,接著他對自己身邊的手下說:“來人啊,把他們全抓回去,好好審問。”
  雖然這2個女孩有不少報表,但這少爺家里也不是蓋的,而且少爺說先抓那些保鏢,不要抓那2個女孩,這讓刑副局長也放心。就算這2個女孩有后臺,但他們沒有抓女孩,只是抓他們的手下。而且剛才他也說道了,只是抓回去審問調查也不一定是他們的罪。
  如果這些保鏢去道拘留所侯,沒什么有后臺的人來贖他們,或者沒有比這少爺家有后臺的人過來,那這些保鏢就燈著吃官司!反正少爺家有錢,有他們撐著還怕什么,他還怕什么?刑副局長在打自己的小算盤,這次幫了少爺家的忙,他到底能拿多少錢?
  這時,聽道這些警察動手,任侯濤幾個虎堂隊員馬上站了出來,然后大聲叫道:“你們是哪個局的?將你們證件全拿出來,負責后果自負。”
  天啊!這些人是不是腦袋有問題?聽他們的話好象他們是警察,自己反而是土匪了,刑副局長哭笑不得,這些人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他們不就是保鏢嘛!也不知道他們是哪個保全公司的,他們的老板見了自己這個局長還要點頭哈腰的呢!
  “我們是區公安局的,有人報警說你們勒索錢財,還把人打了,請你們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一下。”刑副局長能夠坐上局長這位置雖然是副的,但他的頭腦也不簡單,按這樣的做法,就算是公安部的人在,他也沒坐錯,有人報警,他們負責過來抓人回去調查。
  “噢,原來是區公安局的。”任侯濤聽刑副局長說得蠻有這事,知道他們不是假警察,他們不是假警察事情就好辦了。“剛才是我們打任,不過是那些人想搗亂,被我們趕走了,至于勒索,拿是一派胡言。”
  “不管怎樣,你們先跟我們回去一趟。”刑副局長見陳天明他們一點也不害怕,好象還在看戲似的。他心里不由怒了,不過他還不敢發火!
  陳天明看了刑副局長:“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回去!不要和拿壞蛋混一起,他明明是自己想惹事,現在反而誣陷我們,我看你在公安局也是當領導的,要小心交人,否則會害了你們!”
  刑副局長一聽火了,這是自己的地盤,在自己的地盤上,平時都是自己教訓別人哪有別人教訓自己呢?而且這個人還說自己跟少爺混一起,他這是含沙射影說自己為官不正。
  旁邊有一個警察說得意說:“這是我們公安局的刑副局長,你們乖乖的聽話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如果你們敢亂來,可別乖我們手上的家伙對你們不客氣。”
  這警察當然是想拍自己領導馬屁,可沒想道拍馬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