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321 是她先流氓

“是的,”婷姐點點頭說道,“我和小芳這次來京城是為了自己的私事,我們來見我們道門的人,,至于是什么事,我們不方便告訴你。”
  “你見你的同門啊?”陳天明問道。他也知道每個門派的門規不一樣,所以他也不想讓婷姐為難。
  “準確地來說,是見我們的掌門。“薛芳插了一句。
  婷姐馬上白了薛芳一眼,不她說道:“小芳,你怎么說出來了?”
  薛芳沒好氣地說道:“婷姐,反正他是我們的男人,告訴他一點也不是什么大事,要不然他還以為我們去偷人呢!”
  “呵呵,那是那是,告訴我一點沒什么的。我就是擔心你們,怕你們出事。不過在京城還好,你們有什么事可以馬上給我的人打電話。”陳天明給了自己所有女人一些緊急聯系電話,這樣自己的人可以在時間增援。
  “既然小芳都說了,我也告訴你吧,我們這次來京城,是接到我們掌門的通知,辦一件我們師門的事情。”婷姐小聲地說道。
  “危險嗎?你們要小心一點。”陳天明擔心地說道。道門是一個神秘的門派,比玄門還要神秘,當時三門比武的時候,他們只是派了婷姐和薛芳兩個人參加,但她們倆卻是勝了兩場,可見道門門人武功的厲害。
  不過,同時也讓人奇怪,道門派在哪里,他們門下到底有多少人?還好婷姐和薛芳都是自己的人,陳天明也沒有什么危機,虎毒不食公,估計她們也不會對付自己的。陳天明在心里想著。
  薛芳搖搖頭,“沒事的.我們會小心。現在我們的武功比以前強了這么多,連我們掌門都很奇怪。”薛芳想到陳天明跟自己雙修的情景,她的小臉就紅了。如果不是當時情況危急,她才不會跟這個男人干那種事情,而且還是在愛蓮家的地窯里,婷姐在旁邊看著,真的是羞死人。
  陳天明問道:“你們掌門是怎樣的?可以為我介紹介紹嗎?”陳天明說得有點道理,因為他是玄門的掌門,兩派掌門互相拜訪一下是正常的事情。
  婷姐搖搖頭,“不行,我們的掌門不想見其它人。就算是我們要見他也很難,一般都是他的親信見我們,而且還是蒙面的那種。”
  “什么?你們也沒有見過你們的掌門?”陳天明大吃一驚,這事情好奇怪。
  “是啊,現在的是新掌門,以前的老掌門說會找一個新掌門來接任,找到新掌門后,新掌門就沒有跟我們見面、只是在新掌門就位的時候見過一次,當時他是蒙著面,看不出他的身高、性別和年齡。以后他找我們辦事的時候,都是用掌門令牌而已。而派里的事情一般是有一個長老負責,掌門一般是不管的。”婷姐說道。
  “好奇怪的一個掌門。”陳天明暗道。怪不得道門也是這么奇怪,原來是受他的影響。“對了,婷姐,你們參加國安的外圍工作也是師門讓你們參加的嗎?”
  薛芳點點頭,“是的,這是我們道門的歷練。每個弟子的武功大成之后,就要出來歷練,歷練的時間和工作不一樣。因為我和婷姐從小一起長大,大家感情好,所以我們經常有聯系。”
  婷姐打住了薛芳的話,“好了,小芳,你不能再說了,再說我們要觸犯門規受到處罰的。天明,你不要怪我們,我們也沒有辦法。不過,我們道門的人雖然聽師門的命令,但很多時候有自己的支配權,而且我們辦的事情都是為國為民的好事,你就不要擔心。”
  “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陳天明拍拍薛芳的胸膛,道門是很神秘,但只要不是干壞事就行了。
  “天明,你.你拍我的那里干什么?”薛芳見陳天明拍自己的酥峰,不由紅著臉啐道。
  “呵呵,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分彼此,你的不就是我的嗎?”陳天明淫笑著。誰叫薛芳就坐在自己的旁邊,胸前的那對東西又這么高,自己不拍一下就太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自己了。
  婷姐笑道:“天明,我們師門的事情就說到這里了,其它的實在不能再說。反正我們道門是一個非常特別的門派,不過我們里面的弟子個個武功高強,能以一擋十。”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你們的武功真的很厲害,可惜不能把自己的武功揚光大,要不然我們z國會更加強大。”像現在玄門這樣,他們收了不少的弟子,以致安安保全公司才這么強大。
  “好了,不說這個了,今天我們都有空,明天我們就去m市了。鐘局向省國安廳爭取了,以后我和小芳就會回到m市工作,大家見面的機會更多了。”婷姐高興地說道。
  “好啊,如果你們兩人在m市的話,我們的家就更加安全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你還是那個夜獨醉酒吧的老板嗎?”
  “是啊,我以后還回那里的。你可要叫多一點人來照顧我的生意。”婷姐嬌聲說道。
  陳天明說道:“沒有問題的,反正m市的黑道已經是我們管了,我讓人保證你們酒吧不受別人的搗亂。”
  面前有兩個美女在身邊,陳天明哪會放啊!雖然昨天晚上他跟張麗她們大戰了幾千回合,但是他是誰啊?他可是強悍無敵小霸龍,在女人這欲海里可是如龍得水.非常厲害啊!
  “天明,你要干什么?”薛芳驚叫起來。陳天明的手已經伸進她的衣服里面摸了起來。
  “呵呵,當然是干我們愛干的事情了。”陳天明淫笑著。薛芳的臉皮比婷姐的薄一點,還是先讓薛芳來吧,一會再好好品嘗婷姐。想到這里,他干脆把薛芳撲倒在床上.那手開始為薛芳的酥峰“按摩”。
  “婷、婷姐,你快來幫我,他,他欺負我。”薛芳喘著氣說道。雖然她們倆人找陳天明,也是因為好久沒有跟他在一起,有點想他。可她是女孩,當然是要裝矜持一下.裝不好意思一下。
  婷姐捂著嘴說道:“你不是很想他嗎?現在正好讓他安慰你一下。”
  薛芳紅著臉說道:“我才不想他呢!陳天明,你不要摸我了,啊!我受不了了。”陳天明己經推開她的罩罩,三個手指來回地捏著她的小紅櫻桃,她能受得了嗎?
  “婷姐.我們一起來吧!”陳天明越來越喜歡三個人以上玩的游戲,男人就是這樣,喜歡這種床上游戲。越多女人就越證明自己有能力和本事,而且,像陳天明這樣強悍的人,一個女人哪能滿足得了他啊!
  當然,也是要有能力的男人才有這樣的想法,那些銀槍蠟頭肯定是不行的。才弄了幾下就要交槍的話,怎么可能敢玩兩個以上的女人呢?估計是被女人玩死了。因此,實踐證明,玩三個人的游戲,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敢玩的。
  “恩,”婷姐紅著臉說道。反正這也不是次了,而且陳天明太厲害了,小芳一個人肯定是“斗”不過他,自己也是如此。有時婷姐還在想,幸好有這么多姐妹幫忙,要不然她們肯定是吃不消的。
  想著陳天明以前一晚御十個八個女人,這份能耐可不是一般男人所能有的。而且他還會使壞,用內力把她們突然就弄上天堂了。他就不會學些好的東西,老是學這些“害人”的東西,害得她們第二天下不了床。
  果然不出婷姐所料,在陳天明兇猛的“攻擊”下,薛芳沒有多久就到達了顛峰。接著就要輪到她上陣了。
  陳天明摸著婷姐胸前的巨峰,心里一陣興奮。人家說人比人,比死人,這一點也不假。自己的女人里面,沒有誰的酥峰比婷姐的大。可惜黃娜還不是自己的女人,要不然把她們的比比,看看誰是。
  在陳天明的猛烈攻勢下,婷姐也丟盔棄甲了。“小芳,你來幫一下姐、姐沒有力氣了,姐要休息一下。”婷姐有氣無力地對薛芳說道。剛才她換下薛芳了,現在該到薛芳換一下她.要不然真的會要了她的小命。
  這個陳天明,每一次的沖撞都是非常大力,非常深,好象要把自己捅穿似的。不過,也是這樣才讓她感覺到舒服和喜歡。陳天明每次的,都讓她出生命的納喊。她太喜歡陳天明了,這一輩子,她都不會離開他。
  “天明,你害死姐了。”婷姐見陳天明從白己身上起來.小心臟才恢復一點正常。光著身子的她全身是汗、那汗珠因為她身體的顫抖,微微在她豐滿雪白的酥峰上滾動。而那小紅豆因為被陳天明用力地捻捏,好象比剛才更加紅了.紅得可愛,紅得誘人。
  “唉,我也沒有辦法啊,誰叫我還不行呢!”陳天明故意苦著臉說道。這可是男人的驕傲啊,一男御兩個極品美女,不但讓她們滿足,而且還讓她們有氣無力地求饒。有什么事情能比這樣的事情還自豪呢?
  陳天明邊說邊向旁邊的薛芳壓了下去.薛芳才剛剛恢復一點元氣后,她就被陳天明的挑逗又感覺自己有點想了。“啊,”薛芳不由了一聲,身體輕輕扭動.她想陳天明進入自己的柔軟了。
  唉,怎樣就怎樣了?誰叫這個流氓太厲害了,不但害得自己手腳無力,而且又讓累得要命的自己又想了。反正他經常不在自己的身邊,就做多幾次,當是夠本吧!薛芳在心里暗暗想著。
  就在她暗想的時候,陳天明開始在她的身上動作起來了,不一會兒,這房間里又彌漫著那春色無邊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