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303 偷襲一個

楊桂月見外婆上樓去了,她轉過頭見陳天明在那里傻笑,她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陳天明,你這個死流氓,這都是你干的好事。”
  “天啊,胸女,你講不講理啊?明明是你外婆干的好事,你怎么說我呢?”陳天明越說越生氣,這楊桂月怎么老說自己壞話?
  不過,當陳天明看到楊桂月氣呼呼的樣子,胸前的豐滿隨著她的生氣微傲一顫一抖,讓他又生不起氣來。自己是一個男人,跟自己的女人生什么氣?
  楊桂月也看到陳天明盯著自己的胸前看,她的小臉撲地一下紅了,“死流氓,你看什么看?”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呢?”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
  “走,我帶你上去睡覺。”楊桂月想著剛才外婆的交待,她只好安排陳天明今晚睡覺的問題。
  于是,陳天明跟著楊桂月上樓了,他們一直走到三樓。陳天明齷齪地問道:“胸女,你住在哪?”
  “我住三樓,”楊桂月想也沒想便回答了。
  嘿嘿,我明白了,楊桂月是想把我帶到她的睡房。她真是的,想這樣做就明說嘛,還故意說得那么堅決。不過也是,女孩子一般是害羞的,就算是她想帶自己回她的房間,她也故作女人的矜持樣。
  咦?這不是楊桂月的房間嗎?陳天明想起來了,上次他喝醉酒的時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爬到楊桂月的床上,這間房間就是她的,當時自己還從這里跑出來。你看我的記性,這都忘了。陳天明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于是,他推開楊桂月的房間門,且把房間里面的燈打開,他看到了,那床真的是女孩子的床、一看就是楊桂月的。
  “陳天明,這是我的房間。”楊桂月氣得直跺腳,這個流氓怎么搞的?跑到自己的房間干什么?噢,他可能以為這是給他的睡房,都怪自己剛才沒有跟他說清楚。想到這里,楊桂月也沒有那么生氣了。
  “呵呵,我知道這是你的房間.”陳天明蕩淫地笑著。他走到楊桂月的床邊,往下一躺.舒服地嘆了一口氣。楊桂月的床就是好,軟軟的還帶有一些香氣.不像自己跟史統的床,有股非常的“男人味”。
  楊桂月見陳天明睡在自己的床上、還說知道是自己的房間,她現在恨不得跑下一樓找把鋒利的菜刀把這個流氓給砍成一百零八塊,他是故意的,這個專門會欺負自己的陳天明是故意這樣對自己的。
  “陳天明,你給我起來.你,你信不信老娘剁了你,讓你做不了男人。”楊桂月惡狠狠地說道。她現在像極了龍門客棧的老板娘.吃人不吐骨頭。
  “天啊、胸女、你是不是剛才喝酒喝醉了?我一會還要做真男人呢?你把我剁了、我怎么跟你做那個事情啊?你也不爽啊!”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這個楊桂月怎么了?明明一會自己要跟她在床上xxoo,她居然說要把自己的那個強悍給剁了.她一定是喝暈了腦袋。
  楊桂月火了,雖然她未經人事,但怎么也能聽出陳天明話里的意思。他還想一會在床上跟自己做那個事情?陳天明,老娘不發火你當我是病貓了嗎?“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敢對我說那樣的話.我剁了你。”
  話音未落,瞪著眼睛的楊桂月就像一只可怕的小獅子向陳天明沖了過去、這次.她是用上了內力,揮舜的拳頭帶著勁風讓陳天明馬上跳起來,直接跳到另一邊喘著氣.“喂.胸女.你怎么這樣啊?不是你帶我進你的房間,想大家玉成好事的嗎?”
  他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女人,明明是她想的,現在卻要跟自己拼命、搞得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放屁,誰說要帶你進我的房間?誰跟你玉成好事了?”楊桂月氣得滿臉通紅。這個臭流氓就會想一些流氓的事情、好象哪天他不想他就會死了似的。
  “不是?不是你帶我到三樓干什么?”陳天明也氣不打一處出了。
  楊桂月指著那邊的方向說道:“我帶你去客人睡房啊,客人的睡房也在三樓,就在我房間的隔壁。”
  “噢,原來是這樣啊,不好意思.我誤會了、呵呵。”陳天明不好意思地笑道。不過他臉不紅氣不喘,男人嘛,就要膽大心細加臉皮厚.要不然哪泡得了妞啊?因此,陳天明不躲避了,他又坐回楊桂月的床上,而且還用力地坐了幾下.一付非常享受的樣子。
  “陳天明,你還敢坐我的床?你是不是想死啊?”楊桂月見陳天明又坐回自己的床上.她怒了.她四處查看.看看自己的房間還有沒有非常再加非常厲害的攻擊武器。
  陳天明嘻皮笑臉地拍拍旁邊說道:“胸女.來.過來這里坐坐.你不要客氣嘛.大家都是自己人。”陳天明想著反正自己和楊桂月還沒有xxoo,擇日不如今日.今天晚上大家快快樂樂地洞房算了。
  “誰跟你是自己人?”楊桂月罵道。
  “喂,你怎么這樣說話?你都把我那個了,你想不負責任啊?”陳天明白了楊桂月一眼,沒有想到楊桂月是那樣的人,良心都被狗吃了。
  “走,你給我出去,你的房間在隔壁。”楊桂月走過來拉著陳天明。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小月,我們都那個了,要不我們今天晚上把沒有的那個完成,好不好?反正是遲早的事情,沒必要拖得太遲。”
  “你混蛋、走,給我出去、你再不出去我可生氣了。”楊桂月怒得不能再怒了,她有點擔心自己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要去找警衛員拿槍來打死陳天明。
  “唉,好,我尊重你的決定,不過我今天晚上會一直等你,,二十四小時為你開放。”陳天明嘆了一口氣站起來,他跟著楊桂月到了隔壁的房間。
  那房間也是不錯的,大概有十幾平方,里面有一張一米五的大床.右邊是一張辦公桌,左邊是低臺柜,臺柜上有一臺25寸的電視,墻上是空調、里面的還有一個小衛生間,挺不錯的客房。不過人家是司令,里面的擺設能差嗎?自己的別墅比這個還好呢!
  “你今晚就在這里睡,不要胡思亂想、否則我切了你的jj數年輪。”楊桂月惡著臉恐嚇著陳天明。
  “小月,我們再聊聊嘛,天色還這么早,”陳天明涎著臉對楊桂月說道。
  “不了,你自己跟自己聊!”說完,楊桂月轉身離去了。
  可過了一會兒.楊桂月又走了回來,她小聲地說道:“陳天明。”
  “到,”陳天明興地叫道。難道楊桂月已徑想通了,她想跟自己做那個事情了?對了,可能楊桂月害羞,不敢在自己的房間做,她想在這個客房里做。唉,自己怎么沒有想到呢?不過女孩子的心思也真是讓人難懂。
  “我外公叫你去書房說什么?”楊桂月小聲地問道。她知道這個是機密,但她非常好奇,只好偷偷地問陳天明了。
  “噢,剛才外公說我們什么時候玉成好事,給他弄個曾外孫玩玩。”陳天明蕩淫地笑著。
  “陳天明,你流氓。”楊桂月氣得轉身離去了,而且還是摔門而去的那種。
  在輝煌酒店的包間里,陳天明、苗茵與兩個男人坐在那里。他們的桌上沒有上菜、只是四杯淡茶,看他們的樣子好象要談什么事情。左邊的男人年約50歲,戴著一付金絲眼鏡,一付儒博學者的氣質。右邊的男人約四十歲,兩眼炯炯有神,時不時地露出絲絲光芒,讓人覺得這人不筒單。
  “這位是我大學的同學,陳天明,這是我們的研究所的徐所長,這位是……()”苗茵剛介紹完自己的所長(那個戴眼鏡的學者)后,她不知道如何介紹所長旁邊的那個看起來有點威嚴的男人。因為徐所長說想見一下保護小紅安安保全公司的人,可沒有說明他帶來的這個人是什么身份,所以她也不知道如何介紹。
  “噢,苗茵,還是我來介紹.”徐所長笑了笑,指著旁邊那個兩眼有神的男人說道:“這位是京城市國安局的局長.白剛。”
  陳天明一聽這個男人是京城市國安局的局長、不由暗暗驚訝。國安局的局長要跟自己見面干什么?不是說好小紅的安全由自己的人來保護嗎?陳天明暗道。今天他接到苗茵的電話,說她研究所的所長要見他一面.跟他談談保護小紅的事情。因此,陳天明便跟他們約在這里見面了。可沒有想到現在卻出現了一個國安的局長、這里面不簡單。
  “你好、白局長、”陳天明向那個看起來不簡單的國安局長白剛微微點了點頭。按照現在國家的安排、國安里的人武功都是不錯的,更不要說當局長的人了。
  “陳先生.你好。”白剛也向陳天明點了點頭。“我們一直佩服安安保全公司里面的精英厲害,可沒有想到今天會遇到這公司的幕后老板。”
  其實白剛的心里是驚訝的,他曾經派人去查探過京城安安保全公司的底,但卻查不了多少有用的東西。只是知道這是玄門開的保全公司,里面高手如云、那個經理他也認識,但沒有想到今天來的人卻不是那個經理.叫陳天明、剛才聽那個苗茵說他才是安安保全公司的真正老板,這怎么不讓他吃驚呢?
  因此,白剛對陳天明更是好奇,他想知道多一些陳天明的資料,畢競安安保全公司也在京城落腳,查探所有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資料,是他們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