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1)      第1943章(09-21)      第1944章(09-21)     

流氓老師1300 殺了賈道才

許勝利大笑著說道:“這樣就對了,你不要擔心,我們的小月還是留給你的、只要你努力,不要對不起小月就行。”
  楊桂月紅著臉說道:“外公,你說什么啊?你再說我就不理你了。”
  “呵呵,還是女大不中留,一說話就幫著自己的男人了。算了,不說了,你們都坐下來!”許勝利笑道。
  陳天明一聽許勝利的話,才猛地想起這次是許勝利叫他們過來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外公,你叫我們過來有什么事嗎?”陳天明問道。
  許勝利聽了陳天明的話可不高興了,“你這個小子,有你這樣說話的嗎?難道沒有事你們就不能來看我老人家了?”
  “哪會啊?”陳天明急忙說道:“我這兩天正想過來看望你的,正好,你給我打電話,我就過來了。”陳天明說假話一點也不臉紅,氣也不喘。
  “哼,算你了。”許勝利說道。“其實我這次叫你們過來,也是有事的。”
  楊桂月問道:“外公,有什么事?是不是又有任務了?”現在的楊桂月已經在虎堂里執行任務過癮了,她一聽許勝利說有事,眼睛都亮了不少。
  “許柏,你!”許勝利對許柏使了一個眼色。
  許柏聽到老頭子讓自己說,不由暗暗嘆氣。這個老頭子就是狡猾,難開口的事情就讓自己來說,而他就是充當好人。
  “天明,是這樣的,上次你不是說弄一個烈士撫恤基金會嗎?我們已經幫你弄好了,現在要的就是資金。”許柏滿臉笑容地說道。資金說白了就是要錢。
  “這樣啊,管理的人可靠嗎?”陳天明有點擔心地問道。他不是不相信許勝利他們,只是z國的國情是如此,世界都公認z國干部最好當,因為可以撈油水。像這樣的基金會如果沒有可靠的人去管,一定會出現很大的漏洞。
  許柏說道:“這個你放心,管理的人是老頭子以前的手下,絕對沒有問題。”
  許勝利也說道:“天明,如果那些管理員敢亂來的括,我個就把他們抓起來槍斃他們。”許勝利的神色嚴肅,一股殺氣從他的身上冒出,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那好,我相信你們。”陳天明點點頭,“你們給我一個帳號,我明天讓人先給你們轉一億。”
  “才一億啊?”許勝利的表情有點失望,“你至少給個十億八億嘛!”
  “外公,我的生意也不容易,而且現在我還要資金周轉。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先給一億,遲點等我忙完了,我去拉斯維加斯賭一下,多贏一點錢回來,到時再給你們。”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他一直想去拉斯維加斯的,但這段時間太忙,而且要過去也要準備充分才行,去那里可不比去基門賭錢,那畢竟是國外,一樣也有很多高手。在人家的地盤贏一、兩千萬可能沒事,如果贏多的話,那可能就會有事了。所以,他過去的話,一定要帶一些武功高強的手下過去才行。
  “什么?你要去賭博?”許勝利愣了一下,“陳天明,我警告你,那可是資本主義的行為,你這是違法的事情,你知道嗎?”
  陳天明聳聳肩膀不以為然地說道:“切,我又不是在z國賭博,我在外國,你管得著嗎?再說了,我贏人家外國人的錢過來幫我們z國,這是一件大好的事情啊!”
  許柏哪不知道老頭子的心理,他是不會阻擋陳天明去外國賭錢的,他這樣說是擔心陳天明,故意作作樣子而已。“老爸,天明說得也對,不過,天明你對賭錢的這玩意擅長嗎?你千萬不要拿錢去拉斯維加斯賭,反而自己輸了不少錢,這可不劃算啊!”
  “沒事的,別的我不敢說,我在賭錢這方面很有一手,我開始就是靠賭錢發起來的,”陳天明奸笑著。賭錢這個東西靠的就是內力,現在他的內力這么強,就算是遇到賭場高手也不怕。
  “原來你這小子的錢是從賭場上來的,怪不得你這么年輕,沒有關系也能把生意做得這么大呢?”許勝利笑道。
  “他就是這樣的人,吃喝什么賭的,他哪樣都會。()”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許柏想了一下說道:“天明,去國外可不比在國內,你還是要帶多點人去。雖然表面上說賭場上輸贏是公平的,賭場是不會干涉。但你如果贏太多的錢,賭場一定會注意你的。”
  陳天明點點頭,“這個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是一下子去,我要多做準備,帶一些人去。另外為了隱藏身份,我們這些人用的都假身份。到時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也不會有人查到我們的頭上。”
  “對,天明你想得很周到,就應該這樣。你說,你準備帶多少人去,我讓人幫你們辦假身份證。”并勝利贊許地看著陳天明,雖然他挺年輕,但他處理事情還是挺不錯,看來小月跟著他是不會錯。
  “我也要去。”楊桂月馬上說道。去拉斯維加斯賭錢,怎么能少得了她呢?
  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搖搖頭說道:“不行,賭錢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去那里干什么?”
  “我不管,我一定要去,外公,我跟你說了,如果我不能去,我就跟你沒完。”楊桂月坐在許勝利的身邊,拼她搖著他的手臂。
  許勝利苦著臉對陳天明說道:“天明,這個安全可以保證嗎?你要多少人去?”
  陳天明想了想,這段時間因為公司上的事情和小紅的事情,自己的人手抽不了很多去拉斯維加斯,而且這次去的都要是高手,人太多又不好,而太少也不好。
  “安全我不敢說百分之百,但如果我們十個八個人一起去的話,應該沒有問題,估計賭場是不敢光明正大地亂來,要不然也沒有人敢去他們的賭場賭錢了。他們只是暗中派人攔截我們的話,我們應該可以對付得了。”陳天明想帶著虎堂的人過去,現在馮一行他們的武功進步非常快,有他們跟著自己去,應該沒有問題。
  “你的意思是大概十個人,是嗎?”許勝利問道。“具體是什么人,你跟我說一下,我到時讓人幫你們辦一下證件,這些證件都是暗地里做,不能讓人知道,而且這些身份證的材料都是真的,就算是警察過來查證,也看不出是假的,除非他們上檔案里查才能查出是假的。所以要等一段時間。”
  許勝利做事非常謹慎,他怕被人知道他在后面弄了手腳。畢竟他一生都是剛正不阿,如果不是陳天明這次為烈士撫恤基金而去外國賭錢,他才不會這樣幫陳天明。
  陳天明聽許勝利幫自己辦假的證件,心里也是高興,如果他們用的全是假身份征,到時就算是出事也不怕。“外公,謝謝你們了,這樣,我就帶虎堂的那些人過去,不知道行不行?”
  “行,就帶他們過去練練也好,”許勝利點點頭,“這段時間他們越來越成熟,我已經讓許柏叫他們不要回原來的部隊,先集中不斷地練功,把自己的武功提升。可惜,我們的高手還是少,比不上上龍組。不過幸虧有你的人幫忙,要不然真的是夠嗆。”
  “嘻嘻,外公,那我也要去啊,你可不要把我的證件辦漏了。”楊桂月叮囑著許勝利。
  “知道了,你去到那里一定要聽天明的話,不要亂使性子。”許勝利還是有點擔心楊桂月,畢竟在國外不是在國內。
  楊桂月不以為然地說道:“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我會照顧自己的。”
  “問題你是四歲小孩,”陳天明嘀咕著說道。
  “陳天明,你在說什么啊?”楊桂月氣得站起來,雙手插腰一付要跟陳天明拼命的樣子。
  陳天明見楊桂月想跟自己打架,他走上前拉著楊桂月說道:“我只是說說而已,你生什么氣?來,我們坐下來慢慢談,你要去一定要聽我的話。”陳天明不由分說地把楊桂月拉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楊桂月見陳天明拉著自己不放,小臉馬上紅了起來,“陳天明,你快放開我的手,我外公他們在這里看著呢!”楊桂月用力掙脫了陳天明的手。
  許勝利他們看得眼睛都快掉下來了,現在小月跟那個小子一定有什么貓膩,難道他們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現在的年輕人,就算是生了孩子,家長也不一定知道啊!剛才小月的臉這么紅,對陳天明又嗔又罵,這跟自己婆娘罵自己的時候一樣啊!呵呵,有希望了。他們個個臉上露出了笑容。
  楊桂月看到外公他們的臉上露出暖昧的笑,馬上羞澀地說道:“外公,我跟陳天明沒有什么的,你們不要誤會,他剛才只是拉一下我而已。”楊桂月想到自己已經摸過陳天明的下面,而且還是摸了很長時間的那種,她就有點心虛了,小臉也慢慢地低下來不敢看大家。
  許勝利他們個個是老狐貍,哪能看不出楊桂月現在的害羞,她越是這樣,越是讓這些老狐貍認為一定有問題。楊桂月這樣說擺明就是說此地無銀三百兩,他們會相信嗎?不過,他們是不會揭穿楊桂月的,畢竟有時此時無聲勝有聲。
  “噢,原來是這樣啊!”許勝利他們又瞇著眼睛笑得有點不正常。
  “那當然了,要不然你們以為是怎樣呢?”陳天明也看了那些笑得非常再加非常暖昧的領導們一眼,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搭上了楊桂月的小肩膀,接著他往她的身上一靠,要說有多暖昧就有多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