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1)      第1943章(09-21)      第1944章(09-21)     

流氓老師1299 空有飛劍

“陳天明,你不要騙自己了。我是一個執著的人,我是不會放棄你的,而且你剛才也輸了,你對我有感覺。”水風飄紅著臉說道。
  “不,不是的,我剛才把你當成是我的某一個女人了,你也累了,快休息一下,我有事先走了。”陳天明話還沒有說完,他便住外面沖去。
  “陳天明,”水風飄剛想叫住陳天明,但陳天明已經拉開門飛出去了,緊接著“啪”的一聲,門關上了。
  水風飄盯著那門生氣地想著,陳天明,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躲避了嗎?你剛才明明是對我有感覺的,我一定不會就這樣算了。
  她想著剛才陳天明抓著自己酥峰的情景,她的小臉不由紅了起來。他剛才抓得太大力了,以致自己那里還有點隱隱作痛。而且他用力地頂著自己,雖然隔著褲子,但她還是能感覺到他的強悍。如果他真的進入自己那里,也是這么大力的話,那自己能承受得了嗎?
  不過,她看到a片里的情景,那些女人好象是很舒服很期待的,這又是怎么回事呢?水風飄又不懂了,畢竟她現在是紙上談兵,沒有一點的實踐經驗。
  下午,水風飄起床后便給陳天明打電話,可陳天明已經鐵了心不想理她,就算是她告訴小寧也不怕了,再加多女人只會給他增加負擔。而且主要是水風飄在他的眼里并不是占有很大的位置,他選擇逃避了。
  因此,陳天明接到水風飄的電話時,他告訴她自己有事已經不在京城,他已經交待過了,她在輝煌酒店的一切開支都是免單的。
  聽到陳天明這樣的話,水風飄真是氣得快要說不出話來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選擇了逃避的方法對付自己,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真是氣死她了。
  其實陳天明也是有事離開,他接到許勝利的電話.讓他過來軍區司令部一下.順便先跟楊桂月會合再過來。
  接到許勝利的電話.陳天明馬上帶著兩個手下坐飛機趕到m市,在m市的兄弟馬上開車等在機場,接著往開向軍區司令部的路馳去,楊桂月已經在那邊的岔口等他。
  大約過了二十來分鐘,陳天明就看到楊桂月的車停在路邊,小車的指示燈打著往右。
  陳天明掏出手機給楊桂月打了電話,告訴自己就在她的車后面讓她往前開。
  前面的小車馬上往前開了,而且是開得很快的那種。天,這個楊桂月想飛車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到了軍區司令部的門前,陳天明走下車拿出自己虎堂的證件,他以為就這樣可以進去了。可沒有想到,那個哨兵看了之后,只是問他找誰有什么事?
  “我找許勝利司令,是他叫我過來的。”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看來虎堂的證件并不是什么地方都好用。
  “不好意思,我們要核對過才能放行。”那哨兵向陳天明敬了一個軍禮,接著示意另一個哨兵過來,讓他打電話核查陳天明的證件和向許勝利司令核對。
  這時,楊桂月下車了,她把自己的證件遞給那個哨兵。“旁邊這個人是我的朋友,我們是一起的。”
  哨兵接過楊桂月的證件看了一下,馬上向她敬了一個軍禮,把她和陳天明的證件全還了回去。“不好意思、請你們進去!”
  陳天明奇怪了,他問楊桂月、“小月.你的那個是什么證件?怎么哨兵讓你進去了?”
  楊桂月笑道:“我剛才的證件是出入證、只能在這里用。在這里是有規定的,不管是什么人.沒有這里的出入證都是要經過核查才能進去,就算國安、龍組那些人過來,也是這樣的。”
  陳天明明白了.這里是軍事重要營區,并不是誰都可以進來。就算是他們這些特殊組織的人也是不能進來,里面的司令們都是掌握一方的軍權,如果他們出事了、那可是天大的事了。
  陳天明干脆坐上楊桂月的車,坐在副駕駛座的他對她說道:“小月,這段時間你還好嗎?”
  “我好不好關你什么事?”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你怎么這樣啊?我們好歹也是假扮男女朋友.你說這樣的話太沒有職業道德了。”陳天明也沒好氣地回敬了一句。
  “哼,現在不要裝了,我外公他們已輕知道我們是假扮的了。”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小月.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陳天明是什么人啊,我可是一諾千金、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要做好.一定要善始善終。”
  楊桂月紅著臉說道:“我已經想請楚了,我不要你再扮我的男朋友,你這么花心,一定會想著方法占我的便宜。”
  我靠,胸女也太聰明了,自己本來就有這個意思,可沒有想到卻被她猜到了。不過,陳天明也不是傻瓜,他馬上惡狠狠地說道:“胸女.你不要太過分了.你已經把我那個了、你可要對我負責。”
  “我,我把你哪個了?”楊桂月紅著臉罵道。他說得太難聽了.如果被別人聽到的話,還以為自己強了他呢?
  “天啊,你怎么是那樣的人?你明明看了我摸了我,我也看了你摸了你,你不對我負責誰對我負責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他的表情像極一個被人剛剛強過之后的小怨婦,要說有多傷心就有多傷心。
  楊桂月火了.“陳天明.你怎么這么無賴?那是特殊情況,你以為我想摸你那里啊?你.你那里惡心死了。”說到這里,楊桂月的小臉又紅了,陳天明的強悍真的是“惡心”死了,讓她那幾天作夢都還夢到.而且醒來后.她發現自己的小褲濕了。
  :.:.,!“反正我不管.你一定要對我負責.要不然、我找外公評理去。”陳天明理直氣壯地說道。當一個男人真正無賴的時候,女人是拿他沒有辦法的。
  “什么?陳天明、你如果敢把那次的事情告訴我外公,老娘就跟你拼了,”楊桂月生氣地一踩腳剎,那車馬上停了下來,還好陳天明的武功高強、要不然他早就從座位上飛出去了。
  陳天明叫道:“胸女,你是不是有病啊?有你這樣開車的嗎?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然后不想對我負責啊?”
  楊桂月黑著臉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給我老實聽著.那次的事情就當過去了.如果你敢跟我外公說,我.我以后也不會見你了。”楊桂月覺得自己快要羞死了,如果讓外公知道自己摸陳天明的那里.而且還是摸了很久的那種,他一定會罵死自己的。而且,她還被陳天明摸了酥峰,這、這叫她以后怎么見人啊?
  “不跟外公說就不跟外公說,不過你以后不要欺負我。”陳天明見楊桂月真的生氣了,他也不想逼得她太緊,反正要對付楊桂月他是可以手到擒來。
  到了許勝利那里,楊桂月與陳天明下了車,陳天明讓人把自己買來的禮品拿過來,他提著兩大袋子東西跟楊桂月進去了。
  “陳天明,你買這么多東西干嘛、好象怕別人不知道你有錢似的。”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
  “呵呵,我們來看外公.不帶點好東西過來怎么行呢?”陳天明說得好象跟楊桂月已經有關系了似的。
  “哼,一會你不要亂說話,否則我殺了你。”楊桂月向陳天明拋了一個白眼,接著她走了進去,陳天明也緊跟著。
  一進屋里,陳天明就看到許勝利與許柏,許柏他們坐在沙發上聊天。
  “外公,我們來了,”楊桂月嬌聲地叫道。
  “哼,知道回來看看外公了?我還以為你整天跟天明那小子在外面風流快活、也不管我們了。如果不是打電話叫你回來、我看你還是不想回來的。”許勝利生氣地說道。
  楊桂月紅著臉跺腳說道:“外公.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我沒有跟誰風流快活。”
  陳天明馬上提著兩大袋子的東西對許勝利說道:“外公,大舅、二舅、你們好。外公.你看看、這是我從京城買回來給你們的東西、這是野人參,花旗參,紅燕窩,極品紅燕……這些東西花了我幾萬塊。”
  陳天明眉開眼笑地說著,他以為許勝利一定會高興得見牙不見眼,然后對自己說,天明啊,你不要買這么貴的東西嘛.你隨便買兩斤水果過來看我就行了。
  嘿嘿,這個時候自己當然是要裝逼一下,拼命地拍著胸膛說,孝敬長輩是應該的,這些小錢對自己來說算不了什么。這可是一個表現的好機會啊!想到這里,陳天明就有點心花怒放了。
  可沒有想到,許勝利白了陳天明一眼,有點生氣地罵道:“你這個小子、你以為買了一點東西就可以收買我們了嗎?我們把小月養這么大,你隨隨便便地買點東西就想把小月帶走.天下有這么便宜的事情嗎?”
  楊桂月氣憤地說道:“外公.你怎么說這樣的話啊?”
  “小月,你不知道啊,男人千萬不能慣、特別是開始的時候,你一定要好好地整一下天明.要不然他哪會珍惜你啊?你記得啊,不要這么快讓他得手,吊著他。另外、天明、以后還有什么好東西,多買點啊.我老人家身體不是很好、多吃一點補東西還是好的。”許勝利眉開眼笑地說道。
  “是的,我一定聽外公的,以后多買點。”陳天明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姜還是老的辣,這老狐貍還真是難對付啊!以前逼著自己追楊桂月,現在已經進了狀態,他反而倒打一耙要吊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