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296 跟蹤賈道才

陳天明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不知道是誰的。“你好。”陳天明按了按聽鍵說道。
  “你是陳天明嗎?”一個很沒有禮貌但聲音很甜美的女聲響了起來。
  “我是,你是哪位?”陳天明有點疑感地問道。這聲音有點熟悉,但他一時想不起是哪位了。
  “陳天明,你好沒良心,你忘了我嗎?我是水風飄。”那甜美的女聲有點生氣了。
  陳天明一聽頭就有點大了、這個水飄可不是一般的麻煩.她天天記著以前自己流氓過她,不就是“不小心”看了看她、摸了摸她嘛、她至于天天記得嗎?
  “噢,是你啊,水風飄,你有什么事?”陳天明警惕地問道。水飄可是小寧的同學.如果她告訴小寧說他流氓過她,小寧不跟自己急嗎?
  “我也沒有什么事.你現在哪啊?在西部嗎?”水風飄問道。
  “不好意思.我不在西部。”陳天明聽了暗暗放下心.我知道你水風飄是西部航空的.可惜我不在西部。
  “那你在m市嗎?”水風飄又問道。“我好想見見你啊.我昨天到了m市。”
  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真的是不好意思.我現在京城,不在m市。”哼,我就知道你會去找我麻煩,不過讓你失望了,我現在京城。
  “唉,真是可惜,我想見你又見不了。”水風飄嘆了一口氣說道。
  “是啊,真是可惜,如果你在京城、我就請你吃頓飯、”陳天明得意洋洋地說道。如果他知道水風飄在京城的話,肯定馬上跑掉了鞋。他見過不少蠻不講理的女人、但沒有見過這么不講理的。
  “陳天明,你真的想請我吃啊?”水風飄的聲音好象有點高興。
  陳天明急忙點著頭,“是啊,我一向說話算話的,再說了,我騙誰也不騙你啊,你是小寧的同學。”
  “好,本來我不想見你的,但你都這么熱情地約我了,我就讓你請我吃飯!”水飄笑著說道。而且是笑得非常奸的那種。“你現在過來接我。”
  “唉,小姐,我也想接你啊、但是你在m市.我在京城.我哪能接得了你啊?”陳天明也故意嘆著氣。呵呵、誰想接你啊,不過我還是要故意說說、氣死你。
  “誰說讓你來m市按我、我現在京城,你過來接我!”水風飄說道。
  陳天明吃驚地叫道:“什么?你說你在京城?你剛才不是說你在m市嗎?”完了.這次被人算計了。
  “我說的是昨天在m市、我現在京城,你快點過來.我在京城機場。如果你不過來接我請我吃飯、我馬上給小寧打電話,爆你以前流氓我的事情。”水風飄的聲音帶著恐嚇。
  “好,我現在就過去。”陳天明無言了.唉,這個水風飄也太奸了。如果剛才她說她在京城的話、他可能馬上說他在外地了,沒有想到著了她的道。
  “你快點,到了機場就給我打電括。”水風飄愉快地掛了電話。
  陳天明無奈地對那邊的陸宇鵬招了招手,讓他把車開過來。
  “老板,我們去哪啊?”陸宇鵬問道。
  陳天明上了車,沒好氣地說道:“我們去京城機場。”
  “你要出遠門嗎?”陸宇鵬奇怪地問道。一般陳天明要出遠門的時候、會提前告訴他的,這次怎么這么匆忙。
  “不是,是接一個人。”陳天明說道。
  車到了機場,陳天明給水風飄打了電話問她在哪里、哪知道水風飄問他在哪個位置、她自己過來。
  沒有過多久,一個穿著空姐制服的美女便向他們的小車走了過來,正是水風明告訴他所在的位置還有小車的號碼。
  水風飄披著頭發、空姐制服緊裹著她凹凸有致的身子,前面的領口處顯露出白色的村衫花邊,一截白嫩的胸脯顯示著這個女人身上皮膚的白皙嬌嫩,制服裙下露出穿著淺肉色絲襪的一對筆直渾圓小腿,黑色皮質涼鞋帶著半高的鞋跟。
  陳天明看到這里,眼睛不由一亮,m的,這就是制服誘惑啊!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看到水風飄穿著這樣的制服、他就感覺到自己心里有股沖動,好象想跟穿著空姐制服的水風飄xxoo一下。
  不過、陳天明知道這是一朵帶刺的玫瑰.雖然漂亮、但不好摘啊!可能摘了會有很大的后果,他已經有不少女人了.他不想再惹上別的麻煩。
  陳天明把車門打開走了出去.然后對著走過來的水風飄叫道:“水風飄,我在這里。”
  “我看到了,”水風飄走到小車后座拉開車門,然后坐了進去。
  陳天明也跟著坐了進去,“水風飄,難道你怕人家不知道你是空姐嗎?還穿著空姐衣服到處逛。”
  “陳天明,我是剛剛下班啊!”水風飄生氣地說道。這個沒有良心的家伙,自己一下班就找他、他還給自己臉色看。哼,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水風飄暗道。
  “你剛下班?”陳天明愣了一下。
  “是啊,我昨天剛好飛到m市.找了小寧一起吃飯、今天一早就從m市飛到京城了。”水風飄說道。
  陳天明問道:“那你下午是不是還要飛啊?”陳天明巴不得水風飄現在就要飛,不要老纏著自己,好象自己久了她什么似的。
  水風飄得意地笑了笑,“陳天明,你是不是想趕我走啊?你剛才不是說很想請我吃飯嗎?難道你想反悔?”
  “我哪會是想反悔呢?我是怕影響到你的工作就不好了,你也知道你們空姐的工資高.如果讓你失掉這份好工作就太可惜了。”陳天明故意非常關心地對水風飄說道。
  前面的陸宇鵬搖了搖頭.在心里暗道.自己的老板太花心了,家里都有這么多女人了.他還在這里甜言蜜語地哄女孩子。
  “這個你就不要擔心了.昨天小寧說了,她說她是某公司的總經理,讓我如果有興趣就過去幫她,她給我一個經理位置當當。”水風飄把頭靠在椅后說道。
  昨天水飄跟小寧聊了很多事情、從小寧的嘴里,水風飄得知小寧是陳天明的女人,而且聽小寧的話里意思.陳天明不止有一個女人。難道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水風飄不由想起了以前曾經聽過別人說的一句話。
  開始小寧是不說的,后來水風飄說她在姜市看到陳天明,陳天明跟她說了。特別是水風飄責怪小寧為什么說不知道陳天明的事,這讓小寧不好意思,把陳天明很多事情告訴了水風飄。因此,水飄才有這次的找陳天明吃飯。
  “什么?”陳天明大吃一驚.如果讓水風飄到了他的公司那還得了.特別是讓她跟小寧在一起.更不得了。
  “不過.我還是喜歡空姐這份工作,等我干厭了我再去找小寧。”水風飄說道。
  陳天明急忙說道:“水風飄,你不知道啊.小寧在外面打工也很辛苦的,拿的錢又不多,還是你們當空姐好、高高在上,在飛機上又有免費餐飲。”
  水風明一眼.哼、陳天明.你就裝,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有錢人,小寧已經告訴我很多事情了。“陳天明,你現在蠻有錢嘛,這車是你的嗎?還配有司機啊?”水風飄故意說道。
  “不是,我哪有錢啊、我只是開間小小的公司.只能夠養家糊口,還欠了不少錢、我可是窮得要命。這車是問朋友借的,這司機也是借的。宇鵬,你說對嗎?”陳天明邊說邊向用手拍著陸宇鵬的肩膀。
  陸宇鵬不解了,今天老板怎么了?難道是腦袋進水了?人家泡妞都是夸夸其談,說得天花亂墜的,能把自己說得多厲害就多厲害、可老板為什么說自己窮光蛋呢?還說欠人家很多錢?
  哼,陳天明,你這個混蛋,你是想嚇我走嗎?幸好我問了小寧,知道你的情況。“陳天明,我們去哪吃飯啊?反正我今天是有假的.明天才走。”水風明。
  “去輝煌酒店!”陳天明說道。其它酒店他不熟悉,還是去輝煌酒店,如果讓小寧知道自己不好好待水風飄、肯定跟自己急。
  水風飄故意不解地說道:“你不是很窮嗎?為什么帶我去輝煌酒店?那可是五星級的酒店.很貴的,而且我今天晚上還要住在那里呢!”
  這時、陸宇鵬看不過眼了,他對后面的水風飄說道:“小姐,你有所不知,我們老板很有錢的,你去輝煌酒店吃住一個月他都付得起。”作為司機兼保鏢.就要提醒自己的老板一些錯誤的事情。
  “是嗎?真看不出啊?陳天明還是你的老板啊,大哥。”水風飄覺得前面的陸宇鵬不錯,蠻老實的.看不慣陳天明說假話。“陳天明、你這個混蛋,你為什么要騙我?”水風飄馬上黑著臉罵道。
  陳天明現在恨不得一掌拍死陸宇鵬.m的、他還準備騙水風飄說自己借錢請她去輝煌酒店吃飯的.沒有想到給陸宇鵬這個笨腦筋給揭穿了。
  “呵呵,我,我是跟你開開玩笑嘛!”陳天明支支吾吾地說道。我當然是要騙你了,難道我跟你說我很有錢、讓你天天纏著我,那我豈不是快要完蛋了?
  “哼,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小寧都告訴我了。你這個花心蘿卜,你都有小寧了,你怎么還去招惹其它女人?”水風飄生氣地說道。如果不是昨天小寧跟她說她現在生活得很好,跟其它姐妹相處得非常融洽.她真想跟這個陳世美拼命了。
  唉,這個專門害女人的男人,就像女人的毒藥似的,讓女人不知不覺地愛上了他。水風明暗暗地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