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294 西蟲基地

于是,白冬梅與江媛媛又與曹健良兩人喝了一杯,接著她們便說道:“我們頭太暈了,我們要去沙發上躺一下、一會再喝了。”說完、她們兩人掙脫開他們的手、往那邊走去、這次她們走得蠻快,好象沒有剛才那么搖晃。
  白冬梅和江媛媛各躺在一張長沙發上.她們躺著的姿勢非常撩人,胸前的高聳因為她們的仰靠而更加挺拔、裙下的大腿一條在沙發上、一條落在地上,要說有多誘人就有多誘人。
  而汪俊巖更想看的是江媛媛裙里米黃的蕾絲小褲,看她們的樣子好象醉得不輕了,而她的這個姿勢好象可以讓自己長驅直入,狠狠地動作一番。“媛媛.冬梅.你們過來喝酒啊!”汪俊巖叫了一聲。
  “不,不喝了,我的頭好暈.我要睡一會覺。”江媛媛說得有點含糊不清,這個時候.酒里的藥應該是發作了、她們等著下一幕戲的開演。
  聽著江媛媛嬌人的聲音.汪俊巖只覺自己的肚子好象有股火升上來,馬上升上自己的腦袋,他現在恨不得沖上去按著江媛媛,扯下她的蕾絲小褲.狠狠地蹂躪她。
  曹健良好象耐不住了,他向著白冬梅那邊走過去、他邊走邊說道:“冬梅,我過來陪你了。”
  汪俊巖本來想提醒曹健良不要在這里做那種事情,但是,他突然也覺得自己的身上好熱,熱得他想找個女人解解火。而這里正好有一個江媛媛,那是他一直想上可還沒有上到的女人。
  曹健良已經走到白冬梅那里.他現在的腦袋好熱,他什么也不想了、他只想要把白冬梅按在這里,好好地干上一番。自從他十四歲那天上了個女人后,他就沒有今天這么渴望、他好渴望上了白冬梅。
  他已經撲了上去,用力地捏著白冬梅豐滿的酥峰,那種柔軟的感覺讓他高興地叫了一聲,“哈哈哈,真的是好摸啊!我要摸,我要親。”曹健良邊說邊掀開白冬梅綠色的裙子.露出她紅色的蕾絲小褲.他的手在她的下面摸了起來。
  “啊!曹少,你干什么啊?”白冬梅好象突然醒了過來,她吃驚地看著曹健良對自己的行為,不由大聲叫了起來。
  “呵呵,我要干你啊,我還能干什么呢?”曹健良淫笑著。他已經吃下了紅頭蒼蠅,現在他面前的就算與一頭母豬,他也會毫不擾豫地要沖上去“干”掉她。
  汪俊巖本來身體就發熱很難控制得了自己.當他看到曹健良對白冬梅的動作、他也馬上向江媛媛跑過去,雙龍出海,直抓江媛媛胸前的兩團柔軟。
  “啊,汪少,你、你放開我。”正在暈暈迷迷的江媛媛感覺到自己的胸前被人偷襲、她不由睜開眼睛、看到汪俊巖這樣對自己,她馬上尖叫起來。“你不能這樣啊!”
  白冬梅也用手擋著曹健良,不讓他脫自己的衣服。“你們這樣是qj啊,這是犯法的。來人啊,快來救我們啊,有人要qj我們。”
  現在的曹健良已經被熱火沖昏了頭腦,如果他現在不找個女人發泄的話,他會因為體內的火熱而暴血管死亡的。
  “嘶,”曹健良一不做二不休,他干脆把白冬梅的裙子給撕破,接著他又用力扯斷她的罩罩和撕破小褲。
  “不要啊,嗚嗚嗚,曹健良,你不能這樣對我,救命啊!”現在的白冬梅正如一只要被人宰割的小羔羊,那潔白的肌膚、胸前的豐滿隨著她拼命的阻擋而不斷晃動著,如兩只可愛的小白兔惹人喜歡。要命的是兩腿間的芳草地、散發著靡香,好象是歡迎曹健良進入。
  白冬梅站起來想跑,但曹健良用力一推、白冬梅就被他推倒在沙發上,她那張開的大腿露出的地帶讓他看得更清了。
  曹健良看到這種情景,他快速地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接著馬上又向白冬梅壓了過去。
  “不要,救啊,qj啊!”白勞梅繼續叫著和哭著,但她哪是身強力壯還會武功曹健良的對手。
  “媽的,你再吵我弄死你。”曹健良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快點進去白冬梅的那里,快點釋放他體內的熱火。
  “啊!”白冬梅痛苦地叫了一聲、好象曹健良已經進入到她的那里。
  果然不出所料.曹健良已經在白冬梅的身上動作了起來.一上一下,非常用力。
  汪俊巖也不甘示弱地沖上去把江媛媛的衣服給撕掉,他的動作比曹健良破壞力更大。
  江媛媛也哭著.“不要,救命啊,快來人救我,有人要qj我們。”她邊說邊站起來想住門口跑去。
  “啪,”汪俊巖揚手就給了江媛媛兩巴掌.直把她打得撲倒在地上。“呵呵,這個姿勢弄起來爽啊!”汪俊巖把衣服脫了,馬上按著江媛媛的后背.強悍地從后面進去江媛媛的那里,然后用力地“干”了起來。
  “嗚嗚嗚,你們這些混蛋、你們怎么能這樣對我們,我們要告你。”江媛媛被汪俊巖扶在沙發上非常辛苦,她就沒有白冬梅那樣好命,“做”得不是很辛苦。特別是她現在的位置特殊,被汪俊巖用力地頂著,那里好痛。因此,現在江媛媛的戲演得最真最實在。
  就這樣.曹健良和汪俊巖兩人在房間的小客廳里“干”著白冬梅和江緩緩。
  在隔壁的房間里,葉大偉帶著幾個手下在看著桌面上的一臺手提電腦.而電腦上放著的正是曹健良他們“qj”白冬梅的現場直播.連聲音也非常得清楚。
  “媽的,這次便宜那兩個混帳的少爺了.”一個手下看著白冬梅和江媛媛不斷慘叫.還有她們白花花的身體,不由吞了一口口水,氣憤地說道。
  葉大偉笑了笑.說道:“這有什么辦法.男人嘛.要成大事就牲犧一些東西。只要我們控制了汪家和曹家.冬梅和媛媛也就值得了。”其實葉大偉的心里有點不以為然、身為組織里的人,就是隨時為組織獻身,像白冬梅她這樣的“獻身”算得了什么?老a的手下為了陳天明已經死了不少.那才叫獻身呢!
  “對,老板說得對。”那個手下馬上拍著葉大偉的馬屁。
  另一個手下奇怪地說道:“想不到曹健良和汪俊巖做得時間挺長的,已經有半個小時以上了。.
  葉大偉笑道:“你們不了解這種春藥、它還有偉哥的作用,不過、我以前陪過他們去溫柔鄉,以他們的能耐也不了多久,一會就到我們干活了。媽的,蠻不錯的酒店門啊,如果發在網上的話,點擊率一定非常高。”
  大家聽了,都哈哈大笑起來。同時,一些手下恨不得他們換成曹健良或者汪俊巖,好好地跟那兩個美女大干幾百回合,他們可是還沒有嘗過鮮呢!
  果然不出葉大偉所料,只是過了幾分鐘,曹健良和汪俊巖先后“繳了槍”,他們伏在女人的身上不斷地顫抖和喘著氣。
  “嗚嗚嗚,”你們這些混蛋。”白冬梅哭著罵道。
  葉大偉站了起來對那幾個手下說道:“好了,我們開始干活!”那些手下便開始忙了起來。
  汪俊巖發泄完自己的熱火后,感覺大腦清醒了不少,他看到身下的江媛媛,還有旁邊的情景不由大吃一驚。自己怎么在酒店里就把江媛媛給“干”了?而且自己好象沒有喝醉啊,那時好象感覺體內好熱,接著后面的事情他就不大記得了。
  想到這里,汪俊巖馬上站起來、去找自己的衣服。地上散了不少被撕破的女人衣服,看撕破的程度非常厲害,估計是他們撕的,而且是非常瘋狂的那種。
  而那邊的曹健良也清醒過來,他大聲地叫道:“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們自己做的好事,你們不知道嗎?”白冬梅咬著牙恨聲地罵道。
  “我記不清楚了,”曹健良看著身下光溜溜的白冬梅,是那么的誘人,不過,現在已經吸引不了他、他發現自己居然在酒店里把白冬梅那個了、這怎么可能呢?按原計劃不是這樣的?
  “啪”、門被打開了、葉大偉帶著幾個人沖進來。
  “忠哥、”汪俊巖和曹健良看到葉大偉他們進來、馬上叫了起來。這個時候,他們越不想見誰便見到誰了.這讓他們驚惶失措。
  “曹健良.汪俊巖,你們干的好事,你們怎么能這樣對我們公司的員工?”葉大偉生氣地說道。
  “陳董、”白冬梅和江媛媛兩人見到葉大偉好象見到親爹似的,她們不顧光著身子便跑到葉大偉的身邊哭著。“那兩個畜生qj了我們。”
  葉大偉憤怒地點點頭、“這個我看到了、你們先穿上衣服!”旁邊已經有一個手下打開一個袋子.遞給她們.里面有她們新買的衣服。
  白冬梅和江媛媛她們也不避嫌、馬上當著眾人穿起了衣服來。
  葉大偉的另外兩個手下也立刻拿著相機對著曹健良和汪俊巖拍起照來,全身照、某個部位照,都拍了很多張,角度把握得非常好,比那個什么艷什么照門的還要好。
  本來曹健良兩人想用衣服遮擋的,但已經有人沖過來點住他們的穴道,讓他們動不了。
  “衣服?”汪俊巖不是傻子,他馬上恍然大悟.他跟曹健良已經中了人家的圈套。哪有他們把人家的衣服撕破后,葉大偉他們就準備了其它衣服,就算是她們剛剛買的,這也太巧了?
  另外.他們一點也不記得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估計他們是被人下了藥.有可能就是那種迷失人性的春藥。想到這里,汪俊巖害怕了、葉大偉一聽他們不肯走私,就開始給他們下套,現在他們已經鉆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