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293 十點行動

汪俊巖也馬上說道:“好,我們跟她們喝,我就不信喝不過她們。”
  “鈴鈴鈴”,葉大偉的手機響了。葉大偉拿起手聽了起來,“什么?現在要我過去?……我現在跟朋友在吃飯……什么,一定要過去?……那好,我現在過去。”
  葉大偉在旁邊接電話的時候,大家也聽得十分清楚,知道有急事找他,讓他現在馬上過去。葉大偉放下手機,不好意思地對汪俊巖和曹健良說道:“俊巖,健良,不好意思了,我臨時有個急事,現在得馬上過去。”
  曹健良聽了眼睛一亮,如果葉大偉走后,只有他們四個人在這里的話,那事情就好辦了。把白冬梅和江媛媛灌醉,那豈不是可以干那種事情?他看著白冬梅豐滿的酥峰,不由暗暗流著口水。這酒店上面可以開房間,到時白冬梅醉了,他馬上去開一間房xxoo她。
  所以,曹健良現在巴不得葉大偉馬上離開,他好實施上美女的計劃。而汪俊巖也是如此,笑得心花怒放。“忠哥,你的事要緊,你去忙!有你們公司的經理陪我們就行了。”
  “那好,你們慢慢吃慢慢喝,這房間是我們公司的長期包間,不用你們買單,到時我們公司會付帳的。另外我已經跟總臺說了,你們盡情地喝,就是想喝到明天也不會有人打擾你們的。”葉大偉笑著說道。媽的,一會你們兩個兔崽子就知道厲害。
  “忠哥,你怎么這么客氣,我們跟著你也賺了不少錢,這頓我們出。”曹健良豪爽地說道。
  “對啊,忠哥,我們請你。”汪俊巖也急忙說道。
  葉大偉故意瞪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怎么跟我說這么客氣的話?是不是不想拿我當兄弟啊?你們再這樣說我可是生氣了。”葉大偉又轉過身對白冬梅和江媛媛說道:“你們兩個給我聽好了,一定陪好汪少和曹少,讓他們吃好喝好,不要怠慢他們。好了,各位,我真的要走了。”
  葉大偉向大家拱拱手,便向外面走去了。他的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好象一切他的掌握之中。他又叫服務員上了三瓶酒。
  曹健良一見葉大偉走了,馬上走起來給白冬梅倒了一杯酒,高興地說道:“冬梅,來,我陪你喝。你們陳董可是說了,你要陪好我。”說完,曹健良向汪俊巖使了一個眼色,汪俊巖馬上會意地走到江媛媛的身邊,跟她喝起酒來。
  白冬梅把杯里的酒喝完后,慢慢地說道:“曹少,雖然我們陳董讓我們陪你們喝酒,但是我們可是丑話說在前面,我們姐妹的酒量不好,如果我們喝醉了,你們可要送我們回家,或者打電話讓我們公司的同事送我們回家。”
  “呵呵,這沒有問題,我們一定送你們回家。”曹健良笑著說道。他才不會通知她們公司的色狼,到手的肉哪會送給別人吃呢?他送白冬梅回家也不錯,聽說她是自己在外面和房子住.到時在她家把她上了。這個大家都喝了酒,到底是誰上了誰也沒有人說得清楚。酒后亂性,這可是經典名言啊!
  “來,我們喝酒。”汪俊巖可不管這么多,這么好的機會一定要好好地把握,不要一會葉大偉回來,那他們什么事情也干不了了。
  于是,他們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來,他們又喝了三瓶酒。曹健良見自己已經有點醉意,但白冬梅更是醉得有點糊涂,剛才她走路上衛生間的時候,身體晃得快要摔倒了。弄得曹健良心里一熱.好想在衛生間里就把她給正法了。
  “你們先喝,我到那邊的沙發上坐一會.”江媛媛也站起來向那邊的沙發走去。這房間也很大,那邊的小客廳前面有一臺大電視,左邊、方邊和后面都有真皮的長沙發,躺在那里非常的舒服。
  江媛媛走到那里,一下子就倒在真皮沙發上。她穿著一條白色連衣裙,那裙邊因為她的躺下微微向上拉了一些,露出她白嫩的大腿。汪俊巖看了眼睛都快掉下來,他好想把江媛媛的裙子全拉上去,看看她里面漂亮的身體。
  “俊巖,媛媛好象差不多醉了,”曹健良羨慕地對汪俊巖說道。白冬梅好象還差上一些.看來自己的革命還沒有成功.還要繼續努力。
  汪俊巖色迷迷地說道:“健良,一會白冬梅出來后,我們再敬她們兩三杯,估計她們也醉了.到時我們想怎樣就怎樣了?你說去哪里好?”
  “我覺得上她們的家好,在她們家干什么都行,而且沒有什么手尾。反正大家都喝醉了.干什么事情誰知啊?”曹健良興奮地說道。不就是一個公司的經理嗎?憑他們跟葉大偉的關系.還有他們曹家、汪家的勢力、還怕什么啊?
  “對,就這樣,一會我們配合一下、一定要拿下她們。今天是好機會.過了這村就沒有這店了。”汪俊巖蕩淫地笑著。
  “咔”的一聲,衛生間的門開了,白冬梅又搖搖晃晃地走出來。
  曹健良馬上站起來說道:“冬梅,來,我們來喝酒。”
  白冬梅有點生氣地說道:“喝就喝、我還怕你們啊!咦?媛媛呢?”
  聽到白冬梅這話、汪俊巖馬上轉過頭對那邊的江媛媛叫道:“媛媛,你快過來陪我們喝酒、要不然我向你們陳董告狀。”
  在那邊的江媛媛只是頭暈暈的、并沒有喝醉。她聽到汪俊巖叫,急忙擺著手說道:“不.我不行了,你們喝!”
  “媛媛.你不來幫我.我一個人怎么對付得了兩個人呢?”白冬梅的話好象有點一語雙關。
  “呵呵.我們兩個人對付一個人。”汪俊巖也很聰明,馬上聯想翩翩。“媛媛,你過來.要不我過去那邊跟你喝。”
  江媛媛只好慢慢地站起來說道:“好,我過去跟你們喝,不過說好了,我只能再喝一杯了.我的頭好暈。.
  汪俊巖急忙點頭說道:“好啊,你快過來喝!”喝酒這玩意,都是一杯一杯地勸,當江媛媛喝完一杯后,他還會繼續勸她再喝下一杯酒。
  江媛媛剛走兩步,好象站不穩腳、突然一個踉蹌往后面摔下去。“啊!”江媛媛慘叫一聲、摔了一個四腳朝天。她這一樣不打緊.打緊的是她向后摔的.腳正對著汪俊巖他們。江媛媛的腳不是伸直,而是兩腳撐了起來,那裙子當然是往她的肚子落,露出她雪白的大腿根部和一條米黃色的蕾絲半透明小褲、好象可以看到里面的一點黑。
  “嘩,”曹健良倒吸了一口氣.而且又吞了一口口水。雖然按分配任務他不能上江媛媛,但現在可以看看也是不錯的。這江媛媛一點也不比白冬梅差.可惜啊、自己不能一人弄兩個.只能是過過眼癮。
  汪俊巖看到江媛媛摔成這樣,他急忙往那邊跑過去。而曹健良為了看得靖楚一點,他也跑上去,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他幫忙?
  就在這時、剛才還醉得好象站不穩的白冬梅,馬上快速地往汪俊巖和曹健良的位置走去,只見她的小手一揮,在他們兩人的酒杯上掠了過去、好象在里面放了一些什么東西。
  干完這事情后、白冬梅也向那邊走過去,“媛媛、你有事嗎?”
  汪俊巖已經把江媛媛扶了起來,江媛媛搖搖頭說道:“我,我沒事,只是剛才頭有點暈站不穩而已。”江媛媛看到白冬梅向自己眨了一下眼睛,好象是說一切按原計劃進行。
  “媛媛.走,我扶你過去。”汪俊巖高興地說道。難得有一次跟江媛媛親密接觸的機會,現在她豐滿的酥峰正壓在他的手臂上,讓他興奮得都不知道要往哪里走了。
  “你沒事就好、我的頭也有點暈。”白冬梅聽江媛媛這樣說,便放下心來。喝醉沒有什么可怕、她怕的是江媛媛摔到哪里了。
  曹健良馬上說道:“冬梅,我扶你過去那邊。”話音未落,曹健良就扶著白冬梅了,他聞著她身上飄過來的清香,身體不由有點飄飄然然。
  他們又回到了剛才的位置上、江媛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們就喝這一杯了.我真的頭好暈。、
  “好,我們來喝酒。”汪俊巖馬上接著說道。他現在恨不得讓江媛媛把一瓶紅酒全喝了,然后他摟著她回去好好風流一番。
  “喝了,”曹健良馬上附和著、他們兩人都拿起了自己的酒杯.他們的另一只手還是扶著身邊的美女、好象怕她們跑了似的。
  白冬梅和江媛媛也把桌上自己的酒杯端了起來,跟汪俊巖他們干了一杯。汪俊巖他們馬上又給江媛媛兩人倒了一杯酒。
  “汪少.你說話不算話.不是說就喝那一杯嗎?怎么又讓我再喝?”江媛媛向汪俊巖嬌嗔地說道。她的樣子好象是埋怨,又好象是在撒嬌.直把汪俊巖聽得好象軟了骨頭似的。
  “媛媛、我們再喝一杯!”汪俊巖說道。“我見過這么多女孩子,就是你最漂亮。、
  “汪少.你這樣太打擊我了?”白冬梅有點生乞地說道。
  曹健良笑著說道:“他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也是覺得你最漂亮。來,我們再喝一杯。.
  白冬梅也想再讓他們喝上一杯,好讓他們剛才喝下去的藥性快點發作。剛才白冬梅在曹健良和汪俊巖兩人的杯里各放了一顆極品春藥紅頭蒼蠅,這可是葉大偉以前的最愛.只不過他現在用不了了。
  只要過一會兒.曹健良和汪俊巖就會藥力發作,下面的事情就不是他們倆人所能控制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