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265 中計

“二舅,你真的不是一般的狡猾,這樣的事情都讓你想得出來。”陳天明嘲諷著許柏,他從西部回來的時候就接到許柏的電話,許柏已經交待他該說什么不該說什么了,因此陳天明才有這番話。
  “你懂什么啊?”許柏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這也是上級的意思,虎堂成立比較遲,如果沒有多立一些功勞,怎么能跟龍組比呢?人家上級想照顧我們也照顧不了,以后我們虎堂的特權也會多一些,這對你們以后行動也方便一些。”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是,我哪比得上二舅你老奸巨滑啊?”陳天明想想也是,反正自己把事情做了,能爭取一些功勞就是一些功勞,這對虎堂有好處。
  “我這是聰明,你不要亂形容。”許柏說道。
  “這西蟲組織非常可惡,國家沒有什么對策嗎?”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許柏說道:“國家也頭疼這些恐怖分子,也想對付他們。但是他們的總部在國外,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里。不過,這些年經過我們掌握的情報,還有抓到一些西蟲分子,應該會有多少收獲的。你放心,國家不會放過他們。”
  “那就好,如果有需要,你馬上告訴我,我可以帶人去對付他們。”陳天明說道。
  “行,看到時這任務會不會交給我們,我再作安排。”許柏點點頭說道。
  “對了,二舅,我想成立一個烈士撫恤基金會,你看怎樣?”陳天明把潘大烈的事情說了一下,還有自己的想法。
  許柏眉開眼笑地說道:“好啊,你這個資本家就是要多出點錢,幫一下國家,我們國家正在發展,很多事情都顧不上。”
  陳天明為難地說道:“這個基金會到時由軍委成立,派專人去管,我沒有什么時間去弄。而且我現在也沒有什么錢了,先給一些,遲點我再去弄多點錢,把錢投進基金會。不過說好了,專款專用。”
  “這個你放心,基金會由老頭子去弄,估計沒有人敢亂來。”許柏知道老爸許勝利的脾氣,如果誰敢亂用基金會的錢,估計他會罵得另一個軍委的領導都會知道。
  “而且我想在姜市設立安安保全公司和輝煌酒店,也算是幫姜市的治安出一分力,姜省的省委書記提力已經開始為我找地了,他想我快點派人過去。”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啊陳天明,原來你比我更加狡猾,既可以多賺錢,又弄一個好名聲,一舉兩得啊!”許柏罵道。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這不是跟你學的嗎?而且這也是好事啊!”
  許柏也知道這是好事,他也不說陳天明了。說真的,陳天明為部隊和地方做了不少的好事,這點他們是知道的。賺了錢能不忘本,這是商人的最高情操了。不像一些有錢人,賺了錢不但不幫助百姓,還欺壓老百姓。唉,天理何在啊!
  “天明,你最近老是跟小月在一起,你們進展到哪步了?”許柏問陳天明,這也是他們關心的問題。根據他們平時的觀察,小月是對陳天明有好感的,要不然也不會讓他假扮她的男朋友。而且一聽她說起陳天明那咬牙切齒的樣子,誰都會在想,沒有愛哪有恨呢?
  “沒,沒有什么進展。”陳天明有點臉紅訕訕地說道。自己已經摸楊桂月了,楊桂月也摸自己了,他們的關系當然是不一般了。
  不過,這些當然不能告訴這些老古董,如果讓他們都知道的話,豈不是會逼婚?
  許柏看到陳天明現在的樣子不由眼睛一亮,呵呵,好象他們有戲,看來他跟老頭子的奸計是要得逞了。俗括說時間長了感情也來了,他們經常在一起,一個是干柴一個是烈火,哪能不燒起來了。
  “同志啊,你一定要繼續努力,革命還沒有成功啊!”許柏拍了拍陳天明的肩膀。
  “我靠,有你這樣煽動人的嗎?”陳天明白了許柏一眼。“而且我現在還不想結婚。”這是陳天明擔心的,自己這么多女人,如果被許勝利逼著娶楊桂月的話,那自己怎么對其它的女人交待啊!所以,還是能拖就拖,秘密進行。
  “我們又不是逼你結婚,我們的意思是你們先談談,談到什么時候想結婚的話,再結婚嘛!”許柏慢條斯理地說道。
  陳天明高興地說道:“這個好,說好了,如果我跟小月好了,你們不能逼我結婚。”
  “那是那是,我們天天忙誰管你那事,”許柏奸笑著。先讓他們定下來,到時再慢慢逼他們,反正一口吃不了大胖子。
  陳天明也奸笑著說道:“那好那好,我到時看看,繼續努力。”
  “哈哈哈!”兩人同時又繼續奸笑起來了。
  陳天明回到京城后,有時陪陪小紅、苗茵,有時跟張麗她們一起應酬,現在在郊區買下的那個地已經平整完,建筑工人正在密鑼緊鼓地工作,估計半年就可以讓渡假村開張。而旁邊的一些收購工作也非常順利,有那個區長幫忙畢竟是快很多。
  不過,陳天明還是有點煩惱,那就是路小小現在好象當自己是殺父仇人似的,一看到他就沒有好臉色,而且有時他跟她說話,她也是不理不睬。m的,自己招她惹她了?陳天明暗道。
  這不,今天他去小紅的宿舍里面,看到路小小也在那里,自己叫她一聲,她居然扭過頭不理陳天明,而且還走回自己的房間。陳天明越看越生氣,恨不得沖上去摸她兩把,讓她也跟自己一樣生氣。
  “老師,你跟小小姐怎么了?”小紅見路小小回到房間去了,她馬上坐到陳天明的身邊摟著他小聲問道。“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沒有,我哪跟她吵,”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不可能啊,以前小小姐也不是這樣對你的,”小紅哪知道陳天明與路小小之間發生的事情,而且她也不知道路小小是一個殺手組織的頭頭,武功比她厲害很多。“你,你是不是占了小小姐的便宜?”小紅的臉色有點不好看。
  陳天明急忙說道:“我沒有,我占誰的便宜也不占她的啊?小紅,你怎么這樣想我啊?我是那樣的人嗎?”
  陳天明哪知道雖然路小小已經進到房間里,但她想聽陳天明在客廳里說什么,于是她運起白己的內力聽著外面的動靜,可沒有想到卻聽到陳天明這樣說。
  死陳天明,臭陳天明,本姑娘很差嗎?你居然說占誰的便宜也不占我的?可你以前為什么老是偷偷盯著我看?路小小越想越生氣,她拿旁邊的枕頭出氣了,好象那枕頭就是陳天明,她拼命生氣地打著。
  女人就是奇怪,當你討好追她的時候,她可能不理睬你。但你說她不漂亮不想追她的時候,她可能又氣你。
  “嘻嘻,別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老師你的。小小姐這么漂亮,你難道不動心?”小紅笑道。“我以前回來的時侯,就感覺你跟小小姐有點不一樣,雖然你們瞞著我,但我還是能感覺得到的。”
  陳天明無言了,這小紅也太聰明了,怪不得她能掌握那個什么黃金邏輯解題法。不過,自己是跟路小小有點事情,但也不是占便宜的那種。m的,如果自己是那種人,自己大可以要挾路小小,把她按在床上xxoo了。
  唉,不過說真的,路小小的身材很好很強大,又是那種青春美少女的類型,非常吸引自己。特別是她武功又這么高,如果跟她雙修的話,會不會讓自己的香波功達到第九層返璞歸真呢?
  想到這里,陳天明的那里開始反應了。有時候人就是有種這樣的心理,吃不到的可能感覺更好,自己的那些女人不比路小小差,就是身邊的小紅也是如此。唉,不要再想了,現在的路小小肯定恨自己入骨,陳天明的原則是不跟不喜歡自己的女人上床。
  “小紅,其實我跟小小也沒有什么,只是跟她有一點小小的誤會,我跟她解釋了,但她不聽,我也沒有辦法。”陳天明聳聳肩膀無奈地說道。自己對路小小是有苦心的,路遙見馬力,日久見人心,她路小小以后就會知道了。
  對于六大家族的實力,陳天明是知道的。特別是上次莊家的事情,如果自己不是動用虎堂的力量,一定有一場惡斗,莊家都有幾百個會武功的好手,貝家又是莊家(應該6大家族?)之首,更是不容易對付。
  可路小小他們是殺手,不能大張旗地去報復貝家,用暗殺的方法可能會慢慢殺一些貝家人。但貝家在京城的實力也不簡單,如果路小小他們做法過于偏激的話,一定會引起國家的注意,到時國家會派人對付花蝴蝶組織,花蝴蝶遲早會滅亡。而路小小身為殺手組織的頭頭,一樣也逃不了。
  至于陳天明為什么要幫路小小,他自己也不大知道,難道是當時路小小沒有殺自己,自己也對她有仁慈之心?還是自己當時看到她的身體,舍不得她死?這是陳天明想不通的。
  “老師,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你是一個好人,以后小小姐會知道的。”小紅見陳天明在想事情,不由輕輕拉了他一下。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呵呵,我不是好人,小紅你不要抬舉我了。”
  “老師,我好想你。”小紅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她站了起來慢慢地坐在陳天明的大腿上,親了他的臉一下。陳天明的身邊女人越多,她就越覺得自己沒有安全感,好想快點成為老師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