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263 再殺貝文富

正文第1324章
  “天明,”愷桑達杰見陳天明在想著事情,已經想了好一會兒,他不由叫了陳天明一聲。現在已經是傍晚,他一會還要請陳天明吃飯呢!
  “噢,”陳天明馬上醒過來,他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剛好想起我來之前要辦的事情,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沒有什么,你,需要我們做什么嗎?”愷桑達杰問道。陳天明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找圣女,但他又不好意思問。
  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我不需要你們做什么,我只是有件事情想找圣女問一下而已。”陳天明哪會告訴愷桑達杰自己要找益西嘎瑪xxoo,益西嘎瑪是他們喇嘛教的圣女,如果讓他知道估計他會跟自己拼命。
  “那好,我們先吃飯,到時讓胡明帶你去,明天我們再好好聊聊。”愷桑達杰說道。“那木尸殺手的訓練方法我已經讓人燒掉了,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
  “燒了就好,那種訓練方法太不人道了。”陳天明恨聲說道。被訓練的人其實已經是一個沒有思想的人,只會聽命令殺人,陳天明不想木尸殺手還出現在這個世界。
  在吃飯的時候,陳天明又與愷桑達杰他們聊了一會,反正陳天明也不急,益西嘎瑪的身體不是很好,跟她xxoo一、兩個小時就行了。
  吃完飯,愷桑達杰就讓胡明帶著陳天明去神堂找圣女。本來他想著現在是晚上,最好是明天再找圣女,但他看到陳天明很著急的樣子,只好讓胡明帶陳天明去。
  出了喇嘛教,陳天明與胡明往神堂那邊走去。由于是晚上,路上有一些巡邏的喇嘛教弟子,他們看了胡明紛紛行禮。看來,胡明現在喇嘛教的地位蠻高的,應該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陳先生,前面就是神堂了,”胡明指著前面的神堂說道。
  陳天明也認識神堂,他點點頭說道:“還是跟以前沒有什么變化,只是好象多派了一些人手守衛。”
  “是啊,神堂是我們喇嘛教的圣地,我們一定要保護好它。”胡明向前面的在神堂附近巡邏的喇嘛弟子招了招手。
  “胡明大師有什么吩咐?”有一個喇嘛飛了過來,可能是那群巡邏喇嘛的頭領,輕功不錯。
  “這是活佛的朋友陳天明先生,他有事去神堂,你帶他去,”胡明也不想探聽陳天明的事情。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我以前也進過神堂,你們通報一下,我自己過去就行。”
  胡明點點頭,讓人過去通報。因為神堂里面全是女的,所以他們一般也不靠得太近,只是在附近巡邏。
  過了一會,那個喇嘛回來報告,“陳先生,神堂有請,只是讓你一個人過去。”
  “好,我一個人過去就行了,胡明,你回去忙你的事!”陳天明興奮地說道。這正中他的下懷,如果胡明他們跟著自己,自己還怎么跟益西嘎瑪xxoo啊?估計益西嘎瑪聽到自己來了,馬上想讓自己“播種”。
  胡明說道:“那好,陳先生,你如果要回去便讓他們派一個人領你回到活佛那里,我先回去了。”
  陳天明跟胡明他們道別,便興高采烈地往前面的神堂走去。神堂里面的機關多,而且又有陣法,陳天明是知道的,如果不小心陷進陣中可能會有性命的危險。
  “咚咚咚,”陳天明敲著神堂的門。
  不一會兒,神堂的門開了,那是黑神婆。“陳先生,深夜來訪,不知道有何貴干?”黑神婆的臉色有點不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黑神婆,你好啊,我能進去再說嗎?”陳天明邊說邊看了看里面,可惜他沒有看到益西嘎瑪。m的,黑神婆,你不要對我這么臭臉嘛,對不起你的是大伯又不是我,你怎么能黑白不分呢?
  黑神婆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轉過身住里面走,陳天明馬上跟著走進去。黑神婆指著旁邊的椅子說道:“陳先生,你請坐,上茶。”黑神婆對著那邊揚揚手,有一個女侍者端過來一杯茶。
  茶?陳天明看了一眼心里一動,不會益西嘎瑪又想玩那招?怎么她老是喜歡控制別人玩呢?這好象有點不道德啊?“黑神婆,謝謝你了,你們的圣女呢?我有一點事想找她?”陳天明問道。
  “是什么事?請陳先生,圣女不在。”黑神婆說道。
  “不在?”陳天明不由愣了一下,益西嘎瑪不會武功,這么晚了她怎么會不在呢?“她去哪了?有人保護她嗎?”陳天明一臉的擔心。
  “這個就不需要陳先生擔心,我們自有我們的安排,你有什么事情請告訴我,我會轉告圣女。”黑神婆說道。
  陳天明哪敢跟黑神婆說他找益西嘎瑪是看還要不要再xxoo啊?如果讓黑神婆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念頭,估計她會一掌劈死自己。“這,這沒有什么大事的,我來喇嘛教看看活佛,順便來看看圣女,大家都是老交情了。”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不好意思了,圣女不在,請陳先生回去!”黑神婆下了逐客令。
  “那圣女什么時候回來?”陳天明問道。如果益西嘎瑪今晚回來,他是等她的。如果明天回來,那自己明天再過來。
  “不知道,可能很久。”黑神婆搖搖頭說道。
  陳天明說道:“那你說一個大概時間,我到時再來西部看圣女。”當陳天明知道益西嘎瑪還沒有懷孕的時候,他就想著再跟她xxoo一次了,因此,他哪會放棄跟她在一起的機會呢?
  “就算圣女在這里,圣女也不會見你。”黑神婆說道。
  “為什么?”陳天明急忙問道。
  “圣女說了,緣由心生,心生由緣,你不要強求,你回去!”黑神婆嘆了一氣說道。
  陳天明驚訝地說道:“圣女知道我會來找她嗎?”
  “是的,她知道,所以她讓我告訴你這句話,你回去!”黑神婆揮揮手。
  陳天明呆了,這是怎么回事啊?難道益西嘎瑪見次懷孕不成功就放棄自己了?這怎么行啊?自己很厲害很強悍的,那次只不過是意外而已,是她的錯,以為用了什么方法就可以了。這種事情哪是說行就行的,要做多幾次,而且要變換多一點姿勢才好嘛!
  “黑神婆,我要見圣女。”陳天明大聲說道。
  黑神婆把臉一板,生氣地說道:“陳先生,我們神堂見你以前救過圣女,所以才這么晚見你。不過,我們也給你千年天山雪蓮,誰也不欠誰的,如果你再無理取鬧的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
  陳天明說道:“我就是想見見圣女而已,你幫我告訴她,行嗎?”
  “沒用的,”黑神婆搖搖頭,“圣女說過不見你就是不見你,你再這樣只會成為我們喇嘛教的敵人。而且,在我讓你進來的時侯,我們神堂所有的機關都開了,你如果冒然進去,就算你不被機關的毒器射死,也會被困在里面餓死。”
  陳天明無言了,神堂是喇嘛教的圣地,自己跟喇嘛教很友好,是不能太放肆的。唉.怎么益西嘎瑪不想見自己呢?難道她一點也不喜歡自己?如果她不喜歡自己,為什么又跟自己做那種事情呢?就算是見一面也不行?陳天明好象感覺益西嘎瑪就在這神堂里面,但她不想見自己,自己是沒有辦法讓她出來。
  陳天明是知道益西嘎瑪的性格,她說不見自己就是不見自己,上次也是如此,把自己那個了就不見人影。唉,自己怎么這么命苦?想到這里,陳天明也不說什么了,他拿起旁邊的茶杯,一口把茶水倒進口里,那茶好苦,他好象從來沒有喝過這么苦的茶。
  他放下茶杯對黑神婆說道:“黑神婆,請你告訴圣女,我是不會放棄的,我因為還有我的事情,我明天就要走了。”說完,他轉身往外面走去。
  “陳先生,你師傅空無可好?他現在哪?”黑神婆突然冒出了這一句,她本來是不想問的,但自己又忍不住問。
  “大伯經常來去無蹤,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哪,不過我上次見到他還是不錯的,”陳天明頓了頓說道。他也知道大伯跟黑神婆之間的事情。
  “噢,你見到他幫我問候一下。”黑神婆好像也有點傷心。
  陳天明點點頭應了一下,便繼續走出去。
  當陳天明走出神堂,那門自動關上了,這神堂的機關真是不少,如果強攻進來不一定能得逞。陳天明出了神堂,轉過身看著前面神秘的神堂。
  現在的陳天明感覺自己的心非常痛,好象心已經掉了一大塊似的。如果不是怕益西嘎瑪難堪,他真想沖進去里面找她。她一定在里面,他能感覺到她在神堂里。可她為什么不見自己呢?難道她已經找了另外的人選?想著自己的女人跟了另一個男人,陳天明感覺心更加痛了。
  唉,可能益西嘎瑪不喜歡自己,自己又何必勉強她呢?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自己是不需要這樣。陳天明一直還記著當時自己跟她說過的話:
  “到時你來找我,行嗎?”
  “到時再!陳先生。”
  就是因為益西嘎瑪最后的到時再說,讓陳天明心里有了希望,他一直覺得益西嘎瑪會來找他,但沒有想到他卻聽到這么絕情的消息。
  陳天明痛苦地看著神堂,他知道,自己是不會再來喇嘛教了,這是一個讓他心痛的地方。他慢慢轉過身,慢慢地往前面走去。在微弱的燈光下,他的背影越拉越長,慢慢地消失在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