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262 貝文富有反應了

其中一個喇嘛說道:“不好意思,施主,你請回,我們這里有規定,除非是活佛想見你,要不然你是不能見到活佛的。”
  “我是活佛的朋友,我從很遠的地方來,我來一次不容易啊,麻煩你幫我傳達一下,就說我叫陳天明。”陳天明著急地說道。
  “說是活佛的朋友多的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另一個喇嘛冷笑著。喇嘛哪知道陳天明是誰呢?
  “我真是愷桑達杰活佛的朋友,你不信去跟活佛說一下他就知道了。”陳天明說道。
  這兩個喇嘛有點惱火了,他們感覺到陳天明好象是在取笑他們,以他們的身份哪可能見到活佛,能見活佛的人都是活佛的弟子或者喇嘛教的主要人物。因此,他們也不客氣了,“你走,我們活佛不想見你,如果你再不走的話,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這些喇嘛的身份雖然比軟低,但喇嘛教的弟子基本上是學武,能在門中守衛的多少是會點武功。于是,他們想著被陳天明取笑,如果陳天明不走,他們便不客氣了。
  “這樣,如果你們不肯去通知活佛.那我自己進去,我對這里很熟悉,以前也在活佛那里住過。”陳天明想自己進去了。他這么辛苦才到喇嘛教,怎么可能不見一下愷桑達杰呢?
  “不行,你不要過來,要不然我們不客氣了。”喇嘛握著拳頭準備動手了,如果陳天明敢再靠近,他們一定要讓陳天明知道厲害。現在喇嘛教跟以前不一樣,已經合并了紅、黃教,實力比以前厲害得多了。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得罪了,”說完,他就往里面走去。
  那兩個喇嘛見陳天明硬是要沖進來,他們忙走上前,對著陳天明就是一拳。雖然他們不會內力,但也有一些武功架子。
  陳天明輕輕地閃,兩手一拔,就把這兩個喇嘛的手拔開。“兩位喇嘛兄弟,你們幫我傳達一下,就說陳天明找活佛。”
  “哼,我看你是來搗亂的,如果我們讓你進去還得了?”其中一個喇嘛對著陳天明又是一拳,這拳打得非常快,也蠻有力度。
  可是,喇嘛只覺眼前一花,陳天明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拳頭,他想拉回拳頭居然是不能動分毫。另一個喇嘛也沖上打陳天明,但陳天明還是抓住了他的拳頭。
  “救命啊,有人要闖進來了。”那喇嘛大聲地叫了起來,他知道自己不是陳天明的對手,人家輕輕一抓就抓住自己動彈不得。
  不一會兒,從里面跑出了幾個喇嘛,從他們奔跑的腳步好象是會輕功。“住手,是何人敢來喇嘛教撒野。”為首的喇嘛生氣地叫道。
  “你好,我是活佛的朋友,我過來看看他,請你通傳一下。”陳天明放開那兩個喇嘛的拳頭,不卑不亢地說道。
  守門的兩個喇嘛跑到后來的喇嘛身邊添油加地說著,看來他們打不過陳天明,是想讓別人幫他們出氣。
  “活佛的朋友?”那喇嘛皺了一下眉頭,“我們活佛說了,除非他有交待,否則他不見別人。”現在要見愷桑達杰的人太多了,于是,愷桑達杰說如果不是政府的人或者一些人是不能見的。
  “我真的是活佛的朋友,我叫陳天明。”陳天明說道。看來,自己今天是要闖一下喇嘛教才能見愷桑達杰了。
  “你,你是陳天明?”那個喇嘛愣了一下,這個名字他好象是聽過胡明大師說過,好象說這人來到喇嘛教是要馬上通傳。不過,看這人很年輕,怎么可能跟喇嘛教的高層有關系呢?
  “是的,你可以去跟活佛說一下,看我是不是真的?”陳天明點點頭。
  喇嘛急忙說道:《》“陳先生,請你稍等一下,我馬上去向胡明大師匯報一下。”
  陳天明聽了不由拍了一下腦袋,“對啊,我差點忘了胡明,你快去跟他說一下。”活佛難見,可胡明不難見啊,自己為什么不先找胡明呢?
  先前的兩個喇嘛見陳天明認識胡明大師,還直接叫他胡明,暗叫慘了,原來這個年輕人真是活佛的朋友。
  那個后來的喇嘛馬上跑進去匯報,其它人也不敢怠慢陳天明,馬上從旁邊的寺院檄出一張椅子讓陳天明坐。守門的兩個喇嘛忐忑不安的站在陳天明的身邊,想說話認錯又不敢。
  沒有過多久,去匯報的喇嘛帶著胡明過來了。“陳先生,真的是你啊?快跟我去見活佛,活佛知道你來的話,一定非常高興。”胡明一看到陳天明,不由高興地叫了起來。
  那兩個守門的喇嘛臉色變了,這下完了,他們要受處罰了。
  “胡明,你好啊,我好久沒有見你們了,于是過來看看你們。”陳天明笑道。
  胡明看到那兩個喇嘛的臉色不對,不由生氣地罵道:“你們是不是得罪貴客了?”
  “我,我……”那兩個喇嘛的臉色更是慘白。
  陳天明說道:“沒事,他們也是職責所在,胡明,你帶我去見活佛!”
  “好,我們馬上就去。”胡明急忙說道。陳天明也是一個很忙的人,他現在來喇嘛教,一定是為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來。因此,胡明哪敢怠慢,忙帶著陳天明去見活佛。其實胡明哪知道陳天明是為了圣女而來。
  這路上的寺院沒有什么變,還是以前的樣子。看來愷桑達杰喜歡這里,把這里定為他的居住地方。
  到了后面愷桑達杰住的寺院,陳天明看著這些古老的寺院笑著說道:“胡明,活佛還是住原來的地方啊?”
  “是的,”胡明點點頭,“基本上是沒有什么變化,只不過有一些活佛弟子過以前紅教的那邊住,管理一些教中事務而已。現在兩教合一,對喇嘛教的發展很好,也沒有以前的勾心斗角,大家也高興。”
  “我現在有沒有打擾活佛?”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問道。
  “沒事,你是我們喇嘛教的大恩人,活佛見你來了高興還來不及呢?你先在這里等一下,我進去跟活佛說一聲。”胡明雙手合十向陳天明躬躬身,然后往里面走去。
  不一會兒,寺院的門開了,愷桑達杰走了出來,“天明,真的是你來了?呵呵,剛才我聽胡明說,還有點不敢相信呢?”
  “呵呵,好久沒有見你們了,所以過來看看你們,”陳天明心虛地說道。
  “快,我們進去里面聊。”愷桑達杰拉著陳天明走進去去。
  進了里面,已經有喇嘛弟子給陳天明奉上香茶,陳天明一邊喝著一邊暗暗贊嘆,這茶不錯,雖然說不上什么名字,估計也不便宜。
  “這茶可以,是我們的喇嘛弟子親自去雪山上面采摘的,非常不錯,我一般都舍不得喝,只有貴客來了我才喝。”愷桑達杰說道。
  “不錯,很好喝,我還以為你有錢**了呢!”陳天明調侃著。
  “錢是有一些的,不要說國家的撥給,就算是旅游業也可以賺一些錢,但這些錢都是用在喇叭教的發展,我們也不容易。”愷桑達杰說道。“咦?你的其它手下呢?你不要說是你一個人來?”愷桑達杰想著當時是林國他們貼身保護自己,他還沒有怎么感謝他們呢?陳天明他們來去都很快,把事情解決完了就馬上走。
  陳天明訕訕地說道:“是的,我是一個人偷偷過來,到了西部才叫兩個軍人開車送我過來的。”
  “噢,原來是這樣,你,是什么事情讓你親自過來?”愷桑達杰也心直嘴快,陳天明這么急趕過來喇嘛教,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他不想耽誤了陳天明的事情。
  “也,也沒有什么事情,”陳天明的臉有點紅了,“就,就是有點事情想找益西嘎瑪圣女,不知道她在不在神堂?”
  “哈哈哈,”愷桑達杰大笑一聲,“我說你怎么會這么好心來看我呢?原來是想找圣女啊?這個我就不大清楚,你還是問胡明,他負責外面的事情。”
  胡明強忍著笑容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圣女應該在神堂的,每個月的十五都會為西部人民義診,那個十五我還見到她,當時還是我派喇嘛弟子負責保衛的。”
  “她上個月還為別人看病?”陳天明愣了一下,看來自己那次跟益西嘎瑪xxoo后,并沒有讓她懷孕,要不然她怎么可能還幫人看病呢?上次他們做了那種事情后,不,是益西嘎瑪對自己做那種事情后,已經有幾個月了,按照常理她有了的話,肚子應該很大了,哪還能出來看病呢?
  想到益西嘎瑪還沒有懷孕,陳天明心里一熱,看來自己這次是來對了。不知道益西嘎瑪發現自己來到喇嘛教,是不是非常再加非常地高興,可以把上次的失誤補回來,讓她懷上小圣女。
  不過,陳天明也下定決心了,這次無論如何自己也要在上面,好好地逞一下男人的威風,讓益西嘎瑪知道自己的厲害。m的,上次如果不是益西嘎瑪點自己的促精穴,自己哪會那么快就“繳槍不殺”啊?唉,其實以自己的強悍,不用香波功隨便都可以弄上一、兩個小時的,她那時沒有必要那么快點自己的穴道。
  陳天明想到今晚可以和益西嘎瑪xxoo,他心里的興奮筒直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其實雖然益西嘎瑪是他的女人,但他只是看過她的酥峰和隱秘,并沒有摸過。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也要好好地摸上一摸,再好好地親一親。陳天明的腦海里現在全是跟益西嘎瑪在床xxoo的情景,什么三十六種姿勢應有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