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261 那小女孩有問題

水風飄聽到飛機上的廣播聲,馬上醒了過來
  。她看到陳天明摟著自己,不由紅著臉說道:“陳天明,你干嘛摟著我啊?我知道你流氓,但不知道你這么流氓,人家都睡著了,你還占人家的便宜。”水風飄的聲音并沒有多少責怪之意,反而害羞之情比較多。
  天啊、我冤啊!陳天明在心里苦叫著。自己好心沒好報,明明是她睡著了倒下來,自己怕她摔著好心抱著她,可現在變成流氓她了?m的,早知道這樣,剛才自己趁她睡著的時候,好好流氓她一下。
  “飛機快降落了,你不要出去工作嗎?”陳天明問道。
  “不用了,反正飛機還沒有停下,我一會再出去。”水風飄哪舍得離開陳天明,能跟他多呆一會就是一會。“你殺最后的那個歹徒也是用暗器嗎?”水飄記起當時那歹徒死的時候白光一閃,應該就是陳天明的暗器。
  陳天明點點頭,“是的。”
  “你讓我看看好不好?”水風飄說道,“你怎么會武功的?”
  “這是秘密,你不要問了。對了,你先出去一下,我,我想換一下我的衣服。”陳天明現在記起自己還是穿著歹徒的衣服,自己的衣服還在旁邊沒有換呢!
  “噢,”水風飄紅了一下臉,她想起了陳天明當時在衛生間換衣服的情景,當時自己還以為他想對自己那個呢?不過,他的身材很好,肌肉發達,好象很有力度,怪不得他抱著自己讓自己這么舒服。想到這里,水風飄不敢想下去了,她要了陳天明的手機號碼后,便跑出去招呼著乘客。
  陳天明換上衣服后不久,飛機也開始著落。當飛機停下來,飛行員把所有的艙門都打開,乘客們急忙下飛機,而在下面也停留了不少警察和工作人員。
  為了看好炸彈和槍支,陳天明并沒有下去,他等著警察上來。
  “你好,”幾個警察走到頭等艙對陳天明恭恭敬敬地說道。他們已經從飛行員和空姐們的口里知道是陳天明救了大家。
  “炸彈,引爆器和槍支在衛生間,鑰匙在這里,”陳天明揚了一下手里的衛生間鑰匙,他可以下飛機干自己的事情了。
  “先生,我們想請你回公安局錄一下口供,還有我們會給你獎勵的。”一個約四十多歲的警察可能是這里的負責人,他對陳天明說道。雖然他不知道陳天明是干什么的,但能一個人對付這么多有槍有炸彈的歹徒,實在不筒單。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這個不用了,我到時會讓人把情況跟你們公安局說的,另外,你們可以問一下這飛機上的空姐,她們是最清楚的。”
  “這個,”警察有點為難了,電腦看訪問..“先生,我怕這樣我們回去不好交待,上頭會責怪我們的。”雖然陳天明厲害,是個英雄,但他畢竟殺了人,就算是正當自衛也應該回去作個口供啊?
  “我的身份特殊,沒有必要公開我的身份,事情就這樣!”陳天明邊說邊拿出自己的證件遞給那個警察。
  那警察看到征件封面的一個栩栩如生的老虎圖像,下面寫著“虎堂”兩個字,心里不由一跳,虎堂可不是一般的部門,雖然它成立比較晚,但現在已經跟龍組,國安并列z國三大執法組織,而龍組和虎堂又特別神秘,一般人連他們是什么人,辦公的地方在哪里也不知道。
  因此,這警察看到證件后,慌慌張張地看了里面的內容,就急忙把證件還給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首長,不好意思,我們也是例行公事,請你不要見怪。”
  后面的警察奇怪了,自己的上級什么時候這么慌張過,就算是遇到局長也不是這樣。他們哪知道,陳天明的身份比他們的局長還要高上幾級。
  “沒事,你們也是工作,不過我沒有時間去公安局,我還有事情要辦,卻沒有想到在飛機上遇到西蟲分子劫機,總共有七個歹徒,我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殺了兩個,另外五個沒有死只是暈過去而已。”陳天明笑著說道。
  “還有五個沒有死嗎?”警察高興地說道。這下好了,還可以抓些西蟲分子回去好好審問。剛才警察還以為所有的歹徒全死了,這下警察對陳天明的敬仰更多了,一個人制服這么多歹徒,而且還有一些是活捉,這份能耐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虎堂就是虎堂,厲害!
  “是的,你們給他們弄上手拷,我給他們解穴,要不然他們是24小時后會醒過來。”陳天明說道。
  警察負責人急忙叫后面的警察把沒有死的歹徒全弄上手銬,然后搬在一起。
  “報告隊長,下面來了兩個軍人,其中有一個是中校,他們說過來接他們的首長。”飛機下面有一個警察向警察負責人報告。
  “可能是找我的,”陳天明說道。他站了起來,對著那些躺在地上的歹徒隔空擊出幾掌,那些歹徒的穴道全解開了。
  警察們都睜大了眼睛,他們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像陳天明這種隔空解穴的手法只能是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現在,他們更對陳天明佩服了。
  警察負責人馬上讓其它警察帶歹徒下去,而他陪著陳天明從另外一個出口下去。有兩個軍人跑過來,陳天明認出其中一個中校是虎堂隊員。
  虎堂隊員的軍銜一般都高,特別是經常執行任務,像馮一行他們每立一次功,軍姜都有備案獎勵,所以誰都想多參加任務,能得到上級的嘉獎。像馮一行現在已經是上校級別了,相當副團級別。而許柏因為領導虎堂有方,屢立軍功,他已經是少將級別。
  “報告首長,我們已經來了,請指示,”由于有外人在,那個虎堂隊員并沒有說他們是虎堂的。另外一個軍人拿過陳天明手里的行李袋。
  “我們走!”陳天明說道。虎堂隊員馬上在前面帶路,帶著陳天明向那邊的小車走去。
  “隊長,這人是什么來頭?好象很牛啊!”有個警察小聲地問警察負責人。那兩個軍官都很牛了,可他們見了陳天明還是恭恭敬敬的樣子。
  警察負責人瞪了那個警察罵道:“你去干你的活,不該你問的事情你就不要問。”
  陳天明上了車,那虎堂隊員問道:“老師,你是休息一下,還是現在去喇嘛教?”虎堂隊員也知道陳天明的事情很緊,所以他問一下。
  “我現在就去,反正路也不遠。”陳天明說道。
  “那好,我們現在就去,”虎堂隊員說道。出了機場,他們把自己的軍裝換下,便開著車飛快地往喇嗽駛去。
  本來水風明在一起的,但發現來了兩個軍人接陳天明,而她要回公安局錄口供,沒有辦法過去。這陳天明是什么人?為什么警察對他這么恭敬?而且有兩個職位蠻高的軍官來接他?
  哼,不管了,陳天明,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你等著!水風飄在心里想著。她準備遲點去找小寧,好好地把事情弄清楚。
  陳天明在車里閉上眼睛休息,剛才他在飛機里怕出事一直不敢休息,現在正好躺一會。于是,他躺在后面的座位上睡覺了。
  “老師,我們到喇嘛教了。”坐在副駕駛座的虎堂隊員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
  “噢,到了,”陳天明坐了起來,揉揉眼睛看看外面,果然是到喇嘛教了。“這樣,你們先在喇嘛教的旅店住下好好玩玩,到時我再跟你們聯系。”以前的紅、黃喇嘛教已經合并成為喇嘛教了,陳天明想先去見一下愷桑達杰,問問益西嘎瑪的情況。
  “好,”虎堂隊員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拿出一千塊遞給他們,自己下車了。本來他們是不敢要的,但陳天明說這是命令,他們只好拿下。畢竟這是陳天明的私事,陳天明也不想他們出錢。反正現在錢對他來說不算是什么,就當是給這些經常在部隊里辛苦訓練的兄弟們享受一下。
  陳天明往左邊走,在他的印象中,以前愷桑達杰就住在那邊。由于是白天,有不少人參觀,陳天明買了票就往里面走,他有事也不想在這里逗留。喇嘛教就是喇嘛教,寺院特別多,如果不是他以前來過,還真是迷路了。這里沒有什么變化,還是跟以前一樣。
  “施主,請留步,這里是我們喇嘛教的重地,不能給游客參觀。”兩個喇嘛走了出來攔著陳天明。他們穿著紅黃相間的喇嘛衣服,可能這就是紅、黃喇嘛教合并后的新衣服,既有黃喇嘛教的特點,也有紅喇嘛教的特點,這樣對紅、黃喇嘛教的弟子和信徒都能接受。
  “你們好,我是從地過來的,想找愷桑達杰活佛。”陳天明雙手合十對他們說道。看來這兩個喇嘛不認識他,不過也是,當時陳天明一直是隱蔽保護愷桑達杰,喇嘛教弟子這么多,他們哪可能誰都見過陳天明呢?
  “找活佛?”那兩個喇嘛愣了一下,很少有人找活佛的。因為喇嘛教有規定,活佛一般不見客,就算是他們,也是很難見到愷桑達杰活佛,也是在活佛講經的時候才能見上一面。特別是現在喇嘛教只有一個活佛,愷桑達杰活佛更忙,他一般不見客人。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的,我找活佛,我是他的朋友。”
  兩個喇嘛笑了笑,因為活佛的地位尊貴,想見活佛的人非常多,可活佛又不見他們。因此,想見活佛的人都是找各種各樣的借口,像陳天明這樣的借口,他們可是聽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