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260 來研究所工作

“請放心,飛機剛好加滿油,可以飛到西部,而且我會加速飛行。”飛行員自信說道。本來這次飛機到了西部后還要再飛的,可沒有想到遇上歹徒,幸好現在沒有事了。
  “那好,你把駕駛艙的門鎖上,安心駕駛你的飛機,不要管外面的事情。”陳天明說道。
  飛行員點點頭.他把門鎖上,拿起呼叫器跟總部聯系.匯報這里的情況。
  陳天明出了駕船,接著把最后的歹徒炸彈、槍支和引爆器跟自己的一起放在頭等艙的衛生間里,他才松了一口氣,現在終于安全了。
  水風飄也拿出廣播器,跟里面的乘客說,現在危險已經解除,但為了保險起見,大家還是不要到頭等艙來,如果有什么特殊情況馬上匯報,現在的飛機正飛回西部。
  因為陳天明被潘靜的事情弄害怕了,他不相信其它空姐,只能讓水風飄走動.其它人留在自己的座位上坐著。那些乘客一聽危險解除,個個興奮地揮著拳頭。不過.他們也敢太吵,畢竟生命是可貴的,他們想著快點到達西部。
  陳天明把事情弄好后.一直在頭等艙里面坐著.剛才太緊張了,不過終于沒有事。
  “陳天明.”水風飄從輕濟艙走進來。
  “怎么了?”陳天明條件反射地站起來說道.他以為又有什么事情發生了。
  “你太棒了!”水飄興奮地向陳天明跳過去,就像小孩子跳上大人的懷里似的,她的雙手摟著陳天明的脖子.屁股正好坐在他的胯上。
  陳天明怕水風飄掉下來、急忙用雙手托著她的屁股,“喂,你干嘛啊?你都這么老了,怎么像小孩子似的?.
  “人家高興嘛!”水風飄高興地說道。“你知道嗎?剛才在我被歹徒推進衛生間的時候,我就想著自殺也不讓歹徒得逞,可沒有想到你居然出現了,而且是從天而降的那種。”水風飄一臉的癡迷.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陳天明.他太英雄了.像自己這樣的美女就應該配他這樣的英雄。
  本來她很氣憤他在駕駛艙門前摸自己的酥峰,但后來想著他也是為了引歹徒出來才這樣做.她才沒有那么生氣。而且他真是厲害.一個人對付幾個歹徒.那些歹徒可是有槍有炸彈啊!
  “你不要亂形容好不好?我們本來就在天上.我是從屋頂而降好不好?”把事情解決完了、陳天明也高興,而且抱著像水風飄這樣柔軟的身體,也是不錯的。特別是她的屁股軟軟的很有彈性.自己的手有點不舍。而且.他的那里好象有點抬頭了。
  “嘻嘻.我當時真的好高興,我寧愿被歹徒打死也不讓他欺負。”水風飄好象想到什么似的,“喂、你剛才說我什么?我很老嗎?本小姐是青春無敵美少女呢?.
  陳天明想著剛才的事情不由故意問道:“水風飄,你有男朋友了嗎?、
  “沒有,”水風飄想也沒想便回答了。
  “那你剛才怎么叫得那么像?我還以為你經常做那種事情呢?”陳天明調侃著說道。這也是他奇怪的事情、看水風飄的樣子好象還是處子,怎么她叫得那么像呢?連自己這么正經的人也被她給迷惑了。
  想到剛才她那白色的蕾絲小褲.還有不聽話偷偷跑出來的幾根小黑草,陳天明快暈了,m的,現在她這個姿勢也太暖昧了,好象自己抱著她跟她xxoo似的。而且他的強悍正對著她的小禁地、她的雙腿夾著自己。完了,完了,我的那里越來越抬頭了。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
  水風明這樣問,她不由紅著臉害羞地說道:“我,我只是者過一些那種片而已。
  “噢.你經常看那種片,”陳天明點點頭,一付恍然大悟的樣子。
  “是潘靜經常拿來宿舍放的,”水發呢個飄低著頭不敢看陳天明。
  “唉,這個潘靜太壞了,她這樣明顯是想帶壞你們,不過,也正是這樣你才學得像。”陳天明說道。“你們經常看哪國的?”
  “有幾個國家的。陳天明、你不要再問了好不好?”水風飄紅著臉不敢說下去了。
  水風飄這樣的姿勢讓陳天明不了了、他用力地按著水風飄的屁股、讓她的那里跟自己的強悍接觸。
  “啊!”水風飄也發現陳天明下面的異樣,剛才她只是高興就摟著陳天明,但沒有想到原來這個姿勢也會這么暖昧,他的那里頂著自己的**、這讓她想起剛才陳天明對自己的“侵犯”、他,他太流氓了。
  這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陳天明不管了、他扭了一下身體、自己的強悍摩擦著水飄的**,不一會兒,水風飄輕輕地呻!吟起來、“嗯、你不要這樣!”她的聲音帶著撫媚,哪像是拒絕、好象是在引誘。
  陳天明又是用力頂了幾下,水風飄現在的樣子太讓他興奮了,這么柔軟的身子,又這么貼著自己,自己如果不反應一下動作一下,她會笑自己不是男人的。因此,陳天明要做禽獸,不做禽獸不如。
  “陳天明、你不能這樣,放我下來。”水風飄慌了、她又感覺自己的小褲濕潤了,而且她發現自己很迷戀陳天明對自己這樣。她怕再這樣下去自己會控制不了自己,外面可是有兩百多人,如果讓他們看到自己與陳天明這樣如何是好?
  于是,水風飄低頭對著陳天明的肩膀咬了下去。
  “哎呀,你是不是屬狗的?”陳天明慘叫一聲.急忙放下水風飄。
  “你是怎么知道的?”水風飄奇怪了.陳天明怎么會知道自己屬狗的呢?難道他也喜歡自己,曾經打聽過自己的情況
  “我當然知道了,你這么喜歡咬人,不屬狗屬什么呢?”陳天明摸著自己被咬的肩膀苦著臉說道。不知道被屬狗的女人咬了要不要打狗針?不過以自己這樣的體質,就算是被真狗咬了也沒有事、但不要說是被“假狗”。
  水風飄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你胡扯。我不咬你咬誰啊?誰叫你剛才拖著我不放手.臭流氓。、
  “天啊,剛才是你跳上我身上的。”陳天明苦著臉說道。怎么女人都是喜歡不講理的嗎?明明是她先流氓自己、怎么變成自己流氓她了呢?
  “我是不小心跳上去的,但你后來怎么還不放開我,而、而且還故意做那種事情,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你以前就是假扮醫生占我的便宜。”水風飄提醒著陳天明不要忘了他以前做過的丑事。
  m的,怎么水風飄還是提那件事情呢?陳天明暗道。“好了,我也累了,我休息一下,有什么特別事情你叫我。”陳天明坐在座位上說道。
  “你要睡覺了?”水風飄問道。
  “不,只是坐著休息一下、”陳天明哪敢睡覺,不知道外面還有沒有其它事情發生,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那好,我們坐著聊聊天,”水風飄高興地坐在陳天明的旁邊。她已經找了一件外衣穿上,沒有剛才那么暴露。
  陳天明頭大了、“我們有什么好聊的。.
  “你現在哪里工作?”水風飄問道。
  “在m市當老師,”陳天明說道。“你如果去m市的話,我和小寧請你吃飯。
  “小寧是你的女朋友?”水風飄心里一驚,她奇怪了,怎么小寧不敢告訴自己陳天明的事情呢?這里面一定有問題,我要好好地打聽一下。
  “是啊,”陳天明哪知道小寧的心思.他沒有想到自己說漏了嘴,“不過我現在陪學生到京城培訓,經常在m市和京城兩地跑。”
  水風飄說道:“看你的樣子蠻有錢.還坐頭等艙。你去西部干什么?小寧知道嗎?”
  陳天明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有點事情辦.小寧不知道,我回去再告訴她。.
  你不會背著小寧去西部偷會情人?”水風飄漫不經心地說道,她只是想跟陳天明開開玩笑。
  “不,不是,”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這個水風飄也太厲害了、她怎么一看就看出自己去西部的目的呢?
  “陳天明、你記得你還久我一件事情嗎?”水風飄說道。
  “記得、你!”陳天明有點擔心,她不會想叫自己現在就從飛機上跳下去當空中飛人。
  水風飄狡黔地笑了笑,“這件事情我還沒有想好,到時我會告訴你的、嘻嘻、如果你不答應我.我就告訴小寧.說.說你以前摸我.還有剛才也摸我。”說完,水風飄的臉抹上一片紅暈。
  看著水飄那奸詐的笑容,陳天明無言了,人家說女人和小人最難養.現在他又發現,如果女人具有小人的性格,那可是非常再加非常難養啊!
  可能水風飄也有點累了、沒有過多久,她就靠在陳天明的身邊睡著了、陳天明怕她樣下去,只好摟著她讓她睡個安穩覺。
  熟睡中的水風飄很好看,柳葉眉、小瓊鼻,漂亮的臉龐,而且帶著笑容,她一定是在夢中夢到什么高興的事情.要不然也不會笑得這么開心。難道她夢到像我這么帥的白馬王子?陳天明暗道。
  看著水飄紅艷的嘴唇.陳天明有種沖動想親她一下、但他還是忍住。她今天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也夠她難受的了,還是讓她好好睡一覺!想到這里.陳天明還是不地看了看她豐滿的酥峰。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我是本機飛行員.飛機很快就要在西部降落、請大家系好安全帶。”廣播里傳出飛行員不緊不慢的穩厚聲音。
  “嘩,太好了,.經濟艙里傳來一陣歡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