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257 拿下欣怡

好了,今天就到這里
  水風飄能感覺到陳天明是故意這樣的,她非常再加非常生氣。但她身體的反應越來越強烈,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悲軟,下面敏感的地方被他不斷碰觸摩擦,她喉嚨里情不自禁地出真正呻!吟之聲,而且她很惱火地現自己的小褲有點粘膩,她好象有著那種羞人的快樂。
  不要這樣,陳天明已經有女朋友了,我不能再喜歡他,我不能對他有感覺。水不斷地對自己說道。可是,她感覺白己好象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好喜歡陳天明這樣摩擦自己,甚至她還想著陳天明真正進入自己的柔軟之處。
  天啊!我怎么有這樣的念頭?水風飄兩頰徘紅,要說多嬌艷就有多妖艷。
  厚厚的掛簾挑開了點,光線一亮,跟著又是一暗,緊接著一個腦袋伸了進來,那是蒙面歹徒。魚兒上鉤了,陳天明繼續著自己的不雅動作、這對男女的暖昧姿勢讓歹徒哈哈大笑起來。歹徒眼睛一亮、他看到水風飄那露出小半的高聳酥峰。
  水風飄也瞧見了歹徒的眼睛.眼睛里出野獸的光芒。她的美眸露出迷離之色,適時的叫喚著,呻!吟著,身體扭動著,叫聲蕩人心魄,這迷死人的聲直接讓蒙面歹徒的喉嚨一陣,他沒有看陳天明、只是盯著水風飄。
  “我.我一會就行了,就讓你來。”陳天明壓著聲音故意喘氣說道。m的、這蒙面歹徒并沒有完全進來,只是探進一個頭來觀看,我靠,你進來觀摩會死啊?陳天明在心里罵著歹徒。
  陳天明的動作變得更大、好象快要到達無上的顛峰。很快,他的身體突然靜止,在顫抖,在軟.他的身體重重地趴壓在水風飄的嬌軀上。
  “壓……死我了……”水風飄喉嚨里有點含糊.嬌膩的聲音讓陳天明心里一蕩,他到達天堂是裝的、他下面依然強悍地抵在她敏感的地方。
  水風飄羞紅著臉.她感覺到他那里越的燙。原來陳天明也挺會演戲的,他是不是經常也這樣跟他女朋友做呢?想到這里,水風飄的心有點失落。她演著這些戲都是跟那些同事空姐們偷偷在宿舍里看a片學來的,不過她很有天賦,一學就會。
  “媽的.終于到我了。”蒙面歹徒興奮地淫笑著。進來了.蒙面人終于整個身子進來.且把掛簾慢慢地放下。
  陳天明心里高興.他故意吃力地慢慢撐起身體,下面萬分不舍的離開那誘人的地方,眼角已經瞟到了蒙面人的身上。陳天明身形一變,歹徒只沉眼前一花.他就被陳天明點中穴道,想動也動不了.說話也說不了。
  “呵呵.到你了.你好好玩吧!”陳天明得意地笑道。
  “不要,你們這些畜生,你們會遭雷劈的。”水風飄故意罵道。奇怪了,這個歹徒不會動了?難道陳天明會電視上播放的點穴武功?水風飄越來越對陳天明好奇。
  陳天明聽了水風飄的聲音,不由暗暗佩服她、她真的是不錯,在這樣的場面不但不害怕,而且還配合得很好,于是.陳天明向水風飄翹起了大拇指。然后.陳天明松開小推車,把小推車推進里面、小聲地說道:“你繼續演戲,我一會出去把那兩個歹徒干掉。”
  水風飄白了他一眼,沒有理他,她繼續著自己的精彩表演,她沒有忘記這家伙的放肆輕薄、她沒有忘記這家伙害得自己的蕾絲小褲有點濕潤,她恨自己在這家伙身下有了羞人的快樂。
  陳天明把剛才進來的蒙面歹徒弄進里面,接著他暗暗吸了一口冷氣。一會出去是最后一擊了、雖然表面看沒有什么問題、但有時運氣也是很重要的。上天保佑我吧、陳天明轉身把自己的褲子拉上來、皮帶還沒有系好,不是他不想系,而是一會出去的時候再系,這樣顯得是剛剛干完了水風飄。
  “陳天明,你要小心一點、”水風飄突然小聲叫道。雖然陳天明有了女朋友、但好象自己還是挺關心他。特別是一會要面對歹徒,如果他失敗的話,大家都得完蛋。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說完,陳天明掀開掛簾走了出去。
  剛才陳天明巳經把c4炸撣扔在頭等艙里面,他把沖鋒槍掛在背后.引爆器放在口袋里。一邊埋著頭整理著褲子.一邊向艙尾的蒙面歹徒走去。
  他的衣衫微微不整.腳步還有點飄.他眼角的余光甚至能瞧到艙尾歹徒眼神里的嘲諷笑容.他的形象任誰都知道做了什么齷齪事,陳天明心里也在笑。
  終于走到那個淫笑的歹徒身邊,他沒有現陳天明是冒牌的。陳天明把手很友好地攀附在歹徒的肩膀上.口鼻里出嗡聲嗡氣的淫笑聲。同時、陳天明也把目光移向那個在三米左面坐著的中年姜族男人、只要他也向自己笑,那就說明他就是歹徒。
  果然,那個中年男人也向陳天明微笑,他的眼神里也有齷齪的笑意。行了、目標已經鎖定。陳天明再友好地拍了一下旁邊蒙面歹徒的肩膀,同時,他也運起內力點中蒙面歹徒的穴道.歹徒的身體慢慢地往下面倒。
  就在這時.陳天明的身形一變、快得如閃電一般向中年男人飛過去。三米的距離對陳天明來說不算什么、而且他怕出事,已經用上十成的功力.那輕功快得只是一眨眼間就到了中年男人的身邊。
  中年男人看出有問題.他剛想把手伸向口袋.但已經遲了,陳天明一掌劈下,直接把他給打暈,而且還點了穴道。陳天明在中年男人的身上搜出了一個引爆器,不過他身上沒有炸彈.估計是在他的行李袋里。
  解決完這些歹徒,陳天明把頭套布取下來,他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
  “陳天明.你好棒。”頭等艙的掛簾被揭開了,水風飄高興地走了出來、她也在偷偷地觀看外面的情況,一會在里面叫兩聲、一會又探頭小心看著。當她看到陳天明把歹徒全解決完了、她忙把自己背后的罩扣扣上,快樂地跑出來叫道。
  眾乘客都呆了,這個漂亮的女空姐不是被人家在頭等艙里面輪嗎?怎么她還這么高興?難道歹徒們已經把這個漂亮女空姐給輪瘋了?腦袋不正常?
  “靜姐,他已經把歹徒全解決了、我們得救了。”水風飄自豪地對潘靜說道、好象陳天明是她的男人似的。
  潘靜看到陳天明、不由呆了一下.這個人不是在頭等艙里面的人嗎?水風飄還跟他鬧意見的?他怎么這么厲害把歹徒全解決了?
  “我們得救了,”大家歡呼起來。很快,整個經濟艙在沸騰,歡呼與口哨聲在這一刻刺耳地響起,所有人質在歡騰、在跳躍、飛機仿佛在人質的歡躍中震顫。幸好駕駛艙里面是密封的.里面的歹徒沒有聽到這里的聲音。
  “大家不要吵.還有一個歹徒在駕駛艙里面.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就請安靜。”陳天明大聲地說道。“另外,誰也不能離開自己的座位.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陳天明兇著臉.炸彈還在機艙里面,他要先收好,再去解決在駕駛艙的歹徒。
  大家聽陳天明這樣說,也不那么歡呼,不過眾人的高興還是一時難以消失,大家在小聲地說著話。
  陳天明住頭等艙走去,水風飄也笑瞇瞇地走上前看著他,這么英雄的男人自己不喜歡就是傻瓜.她有點想撲到陳天明的懷里。雖然她表面不怕、可是兩腳有點軟。
  突然,一個不正常的身影掠過.度很快.敏捷異常、瞬間閃到水風飄的面前,漏網之魚?陳天明心里大叫不妙,他最怕的就是還有另外隱藏的歹徒,上天沒有照顧他.居然經濟艙里還有一個歹徒。
  水飄一楞之間,已經被那身影硬生生的隔斷,動作是連貫的,先是擒拿手,接著反扭,水風飄驚呼一聲,已經被那條身影控制住。
  這一異常現象很快就被水風飄周圍的乘客現,騷動的人們都不敢動了,靜止.跟著經濟艙的喧囂聲馬上止歇,乘客們紛紛回復到先前的驚恐狀態,飛機上的危機還沒有結束。
  “靜姐,你瘋了?”水風飄吃驚地叫道。
  現在的潘靜手里的小手槍抵在水風飄的太陽穴上,胳膊緊緊地箍住她的喉嚨。
  “你也是西蟲分子?”陳天明也吃驚地說道。他萬萬沒有想到這飛機上的空乘組組長潘靜那個漂亮的少!婦居然是歹徒。剛才陳天明在查探的時候是沒有多大注意潘靜、因為潘靜本來就是飛機上的人,她遇到這種事情不害怕也是情理之中。
  怪不得飛機上會出現這么多槍和炸彈,還是沖鋒槍,看來這跟潘靜是脫不了關系。如果沒有內奸、飛機上是不可能會出現這么多槍支和炸彈。怪不得那些歹徒沒有動潘靜、只是動水風飄這個美女.原來是有原因的。
  因為陳天明在上飛機的時候看了,這些空姐里面漂亮的就是水風飄和潘靜、當時他還以為歹徒喜歡年輕的處子呢?
  其實潘靜是隱藏比較深的西蟲分子,她一般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可這次姜市西蟲組織損失重大,西蟲組織為了挽回一些臉面才這樣做。那為什么潘靜沒有認出陳天明來呢?
  因為潘靜她主要不在姜市活動、所以她沒有參加這次姜市的暴亂、沒有看過陳天明的相片。要不然,她認出陳天明來的話、也不會用這個計劃來劫機,他們可能先把陳天明殺死,或者直接把飛機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