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24 公平交易

“陳天明你給我開門。”門外傳來了張麗玲在用力敲打著門的聲音。聽她的聲音好像知道陳天明在這里并且好像有點生氣。
  “玲姐來了!”阮紫軒也聽到了她面露喜色高興地對陳天明說道。
  “她怎么來了?是不是你告訴她你在這里的?”陳天明看著阮紫軒豐滿的胸部吞了吞口水雖然剛才只是那么抓一抓只隔著阮紫軒的手臂但是他能感覺到阮紫軒胸部的柔軟和彈性。
  m的可能真的是沒有被人抓過她和她男朋友只是拉拉手親親嘴而已。我靠早知道剛才不和紫軒說這么多了先多抓幾下再說了。可是張麗玲現在拍打著自己的房門一付要拆門沖進來抓奸的樣子。唉自己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
  “是是剛才玲姐打電話問我在干什么的時候我說你找我要來你這里。”阮紫軒吞吞吐吐地說道。她怕陳天明一個色心大起然后對自己又做出別的事情那就慘了。
  “紫軒我告訴你不能把剛才的事情告訴張麗玲。”陳天明開始半哄半兇了如果讓阮紫軒告訴張麗玲剛才發生的事情的話那自己就慘了。
  “這這……”阮紫軒沒有說下去她好像在想著什么似的。
  “紫軒我告訴你現在孤男寡女的你說我想對你干什么?
  有人相信嗎?再說了現在這是我的房間如果你不跑來我的房間找我我怎么對你什么呢?”陳天明開始強詞奪理了。
  “是是你叫我來的。”阮紫軒說道。
  “雖然說是我叫你來的但是誰可以做證是我叫你來的單憑你一個人說的在法律上能成為什么證據嗎?并且我現在也沒有對你做了什么那更是沒有證據了。”陳天明說道。
  “你你欺負我我我告訴玲姐去。”阮紫軒一臉的委屈想哭又哭不出來。
  “本作品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呵呵你告訴張麗玲我還告訴你男朋友呢!就說你見我是老板長得帥又有錢然后跑來我的房間勾引我我我看你到時怎么辦?”陳天明大聲地說道。他突然想起某個電視劇里面的情節惡人都是要先告狀然后有理就是在聲高的。其實陳天明哪知道阮紫軒的男朋友是誰啊?他連別人長得高矮肥瘦俊丑如何住在哪里在哪上班都不知道他現在簡直就是胡扯。
  不過那電視的情節和現在也是差不多的那個有錢的老板就是對自己的女秘書進行軟硬兼私先嚇嚇她然后再給她一點甜頭事情就可以擺平了。
  “你不要告訴我的男朋友我求你了。”阮紫軒一聽陳天明要告訴自己的男朋友慌了忙著急地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一看阮紫軒這么著急知道自己已經握到了阮紫軒的七寸要害她男朋友就是她的致命處嘿嘿以后就可以用這個要挾她了。
  “嘿嘿不告訴你男朋友也行不過這個社會是公平的我不告訴你男朋友你也不能告訴張麗玲大家互不相欠。”陳天明開始和阮紫軒講價錢了想到這事就這樣可以擺平陳天明心里真是高興啊!
  阮紫軒想了想點點頭對陳天明說道“好我答應你我就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不過你以后不能這樣對我。”
  “沒有問題我剛才其實也沒有怎樣對你的那只是一個誤會。我剛才在無意中看見廁所的門上有一個小洞不知道是哪個帥哥干的所以我一生氣就走過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可誰知道我剛剛蹲下你就出來了。誤會往往就是這樣發生的。”陳天明裝著一臉正色一付比正人君子還正人君子的樣子。
  阮紫軒只是在聽著竟沒有說反對陳天明什么也沒有同意剛才他的說法。
  陳天明見阮紫軒沒有說話繼續對阮紫軒說道“后面的事情就更是誤會了你要沖出去不聽我的解釋所以我就拉著你了拉著拉著就不知道怎么我們就拉到這床上來了。不過我告訴你我不是流氓也不是色狼我是一個正人君子一個現代版的柳下惠。”陳天明越說越離譜越說越信口開河了。
  “哼”阮紫軒畢竟也是大學生怎么會這么輕易相信陳天明的話呢?就剛才他問自己和男朋友做個那事情沒有還想抓自己的胸部這怎么可能是誤會呢?還好自己把自己的一些重要部位擋了一下才沒有讓他得逞。
  “好了我也不講這么多了你愛信不信現在張麗玲那個臭丫頭快要把我的門打壞了你快去洗把臉然后出去!”陳天明對阮紫軒說道。
  “那那你放開我啊!”阮紫軒見陳天明還是壓著自己又羞又怒地對陳天明說道。
  “噢是啊我差點忘了。”陳天明依依不舍地立起了身子心里直叫可惜。像剛才阮紫軒軟綿綿的身體壓著真是舒服啊壓著壓著自己都不想起來了。
  阮紫軒也從床上走了下來然后去廁所洗臉了。
  陳天明也從床上跑了下去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和衣服接著把電視上的聲音開得很大。
  “是誰啊?是誰在敲門啊?”陳天明邊大聲地叫著邊把門打開了。“是你麗玲?你吃飯了嗎?”陳天明相信自己的這個神情如果參加什么好萊塢什么評獎的話一定能拿個什么大獎回來光宗耀祖的。
  “陳天明你剛才在干什么?我為什么叫你開門你不開?”張麗玲一臉的怒氣好像氣得臉蛋都紅了。她指著陳天明的鼻子大聲地罵著。
  “我我剛才在看電視啊沒有聽到你叫門。”陳天明裝著一臉的無辜然后指了指現在正放著高聲音貝的電視可憐地說道。
  “哼你是故意的。”張麗玲才不會相信陳天明的鬼話。
  “你的姑奶奶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是一個敢欺騙你的人嗎?”陳天明對張麗玲盡量地微笑著一臉的討好。
  “是了不是紫軒來找你嗎?她人呢?”張麗玲走進了房間然后四處打量沒有發現阮紫軒于是她問陳天明。
  “噢剛才我們談完事情后她上廁所了現在還在廁所里沒有出來呢。要不我幫你叫她出來。”陳天明一臉的好心。
  我靠想不到張麗玲真的是來抓奸的還好阮紫軒這美女容易擺平要不真的是要玩完了。
  “哼不要你這么好心。”張麗玲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對廁所里叫著“紫軒你在嗎?我是玲姐。”
  “在玲姐我一會就出來。”里面傳出了阮紫軒的聲音。
  張麗玲見阮紫軒在里面也就不說話了。
  “麗玲你吃飯了嗎?”陳天明看著張麗玲關心地問道。
  “我還要吃嗎?給某個人都氣飽了!”張麗玲邊說邊看著陳天明她的意思很明顯這某個人就是陳天明這個流氓。
  “是誰啊?那某個人是誰你告訴我我找他算帳去。”陳天明知道張麗玲所指的某個人是他但他為了討美女的歡心自然也要配合著做一下戲了。
  “去你的不要在我的面前油嘴滑舌你那些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一個色狼的樣子見一個美女就喜歡一個美女是不是每個有錢的男人都是這樣啊?”雖然張麗玲說不聽陳天明的油嘴滑舌但是聽了她的心里非常受用剛才緊繃的臉也沒有這么繃緊了。
  “咔”的一聲廁所的門開了阮紫軒走了出來。緊張的陳天明看著阮紫軒怕她一付被人欺負要死掉算了的樣子。
  張麗玲也在看著阮紫軒可是讓她失望了。顯然阮紫軒在廁所里已經特意地修整了一下看她現在的表情就像和平時一樣沒有看到有什么異樣。
  “你沒有事?”張麗玲關心地問阮紫軒雖然從阮紫軒的表面上沒有看到什么但是她也要問問阮紫軒只有聽到阮紫軒所說的她的心里才放心。因為她知道陳天明這個人的性格花心的厲害特別是喜歡漂亮的女人。
  “沒事玲姐。是了我還有一點事情要做你們慢慢聊。
  ”阮紫軒對陳天明和張麗玲打了一個招呼便走了出去。
  “你看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嗎?我剛才只是問了紫軒一些酒店的事情就這么簡單。
  你怎么把我想成一個大流氓似的。”陳天明一臉的苦相似要為自己討回公道似的。
  “陳天明就是因為我知道你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我才放心不下紫軒。紫軒是我叫她過來酒店幫忙的所以我不想讓她受到別人的傷害。再說了這一次你沒有做什么但不一定代表你下一次或者以后不對紫軒做什么!陳天明我警告你如果你對紫軒做了別的不軌行為的話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張麗玲指著陳天明大聲的說道。
  “我怎么會呢?我又不是那樣的人。”陳天明見張麗玲不相信自己馬上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地表態。
  “不會就好我有事先走了。”張麗玲邊說邊轉身然后拉開門想出去了。
  “別別你別急嘛我還有事要對你說呢!”陳天明見剛才的獵物飛走了而這個獵物又想飛走他怎么會這么笨呢?
  于是他急忙拉住張麗玲把她拉回來然后閂上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