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254 耳軟的高明

陳天明心里微微一跳,她的話很明白,意思是要自己動手幫忙,動手撕女人的衣服。雖說是做戲,但他還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雖然在這危險萬分的時候,但水風飄那迷人的身材還是讓他聯想翩翩、他的那里好象有點異樣。
  “那我動手了。”陳天明走進水風飄的身前,示意她站起身子。啊,近距離地看著她的酥峰,真的是讓人興奮不已。
  “嗯”水風飄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站起來的時候身體還有點發軟,剛才被歹徒那一嚇,她太害怕了。陳天明伸手輕輕將她扶住,感覺她的嬌軀微微有點顫抖、不知道是害羞還是害怕。
  陳天明出手了,沒有客氣,只聽幾聲衣帛撕裂的聲音響起,很刺耳。
  水風飄美眸緊閉,臉蛋上紅暈一片。先前被蒙面人欺負的時侯,寧愿咬舌自盡也不愿意受其侮辱.現在卻乖乖的任由另一個男人在自己的身上動作著。此時.她已經感覺到胳膊胸口上有點發涼,那里的衣服已經被陳天明撕開,真有必要這樣做么?水風飄的小臉紅得像塊紅布似的。
  雖然她以前喜歡陳天明.但是陳天明卻跑得無影無蹤。而且自己這樣被陳天明看,讓她又羞又急。這、這不是擺明讓他繼續占自己的便宜嗎?會不會是陳天明故意這樣做的?水飄暗暗地想著。還有.他有女朋友了嗎?想到這里、水飄突然問了一句.“陳天明.你有女朋友了嗎?”
  “我有了、”陳天明想也沒有想便回答。
  水風明的回答,臉色馬上變了.死流氓、臭流氓,自己有了女朋友還占自己的便宜?剛才他還偷看自己的胸前,水風飄越想越生氣、她現在恨不得一腳把陳天明踢下飛機。
  陳天明見水風飄的臉色變了一下,便問道:“怎么了?時間很緊了,我怕另外的歹徒疑心。”
  “沒什么,臭流氓。”水風飄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接著閉上自己的眼睛。
  陳天明吸了吸鼻子,香氣醉人。眼前的水風飄的確誘惑,她的肌膚不是一般的細膩.牛奶般白皙的肌膚光滑發亮,吹彈可破,讓人想忍不住的咬上一口,嫩得出水。m的,如果她穿著這樣的空姐制服讓白己干的話,那一定很有情趣。陳天明又異想天開了。
  “好了嗎?”水風明沒有什么動靜,便睜開了美眸,她怕陳天明再撕自己的衣服。
  “還差一點點。”陳天明吞了吞口水,眼前春色誘人。她一只胳膊的袖口已經全部撕下,胸口的紐扣解了兩顆.露出半截豐滿的酥峰。前面他沒怎么大動,后背幾乎完全赤棵。能瞧見她紅色蕾絲罩罩的背扣.半遮半拖,撩人心扉。
  “不許這么瞧著我,流氓。”水風飄羞不可仰的嬌嗔著,她受不了他色迷迷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打轉。
  陳天明有點尷尬,悻悻地轉過頭去開始脫自己的衣服。很快,他把褲子的拉鏈拉了下來。
  “陳天明、你在干什么?別脫啊”水風明脫褲子、她不由急忙叫道。難道他想完成剛才那個蒙面人沒有完成的事情嗎?水風飄越想起怕、她已經瞧見了他里面黑色的小褲。
  陳天明沒有理會她,繼續脫著上衣,不一會兒他全身只剩下一條黑色的小褲了。他給他展示了一個完美男人的后背:健美協調、肌肉發達,線條流暢,瞧得水風飄小心心撲撲亂跳。她非常再加非常后悔被他弄得衣不蔽體、這家伙難道是暴露狂?他會不會使壞?他如果撲上來我應該怎么辦?水風飄不敢想下去了。
  很快,陳天明接下來的動作打消了水風飄的顧慮,他走向了蒙面人,動作麻利的持蒙面人身上的衣衫剝了下來。陳天明很快就將一身黑衣穿好、將蒙面人的槍和c4炸彈拿上、戴上面罩、要不然其它歹徒可能會認出自己來。陳天明與歹徒的身形差不多.穿上后倒跟蒙面人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水明放下心來了,自己誤會他了。不過、如果她真的跟自己做的話,自己會不會答應他呢?可能一會大家都得死啊?想到這里、水風飄感覺自己的臉很紅。
  陳天明轉過頭、見水風飄有點傻傻地站在那里,有點奇怪的問道:“你怎么還不動手?.
  “動什么手?”水風飄問道。
  “不是告訴你還差一點點嗎?你得把那玩意兒脫了、難不成這還要我幫你?動作快點。”陳天明指了指她的美腿催促著。
  水風飄恍然大悟明白了他的意思,紅著臉白了他一眼。因為水風飄穿的是薄絲褲襪,裝被強暴過的模樣.不脫下那褲襪可能會被歹徒發現。“這.這個不用脫了?歹徒可能沒有發現。”水風飄害羞地說道。
  “難說.歹徒能經過安檢.就說明他們很聰明。如果你想被人發現大家一起死的話,你可以不脫。”陳天明說道。“另外.我想問一句.你是不是很害怕?”
  “我會害怕嗎?笑話。”水飄馬上生氣地說道。她被陳天明一激。也顧不得害羞了。
  水風飄的動作很慢很優雅.雙手伸進裙內.很巧妙地鉤住了襪口。陳天明眼睛睜得老大,困難地吞了口口水.既然她沒有叫自己回避,他也樂得飽下眼福.結果讓他非常再加失望啊.她的動作太小心隱蔽,就差那么一點點就能瞧見她的小褲是什么顏色了。是不是紅色的?跟罩罩是一套的呢?陳天明齷齪地想著。
  她脫褲襪的動作真的是風情無限,薄如蟬翼的褲襪從她修長美腿上褪了下來,極具觀感誘惑,真是迷死人的小尤物.陳天明強忍著心里的蠢動。
  “好了嗎?”水風飄紅著臉問了一句,她將褲襪揉成一團攢在手里。
  陳天明認真地端詳了水風飄一會.然后說道:“還差點.那個扣子解開就差不多了。”他的眼神落到了水飄豐滿的酥峰上。
  水風飄的小臉蛋好紅、但她沒有辦法只能配合到底。忍受著他的色狼眼神,芊芊玉手伸向背后,手指微動,罩罩頓時松開.一對飽滿豐潤的白兔呼之欲出。幸好有衣服遮掩,要不真的會彈出來、這個動作讓陳天明又熱血沸騰、那顫巍巍的感覺.他可以想像到她的酥峰是那么地傲然高聳。他心里不得不承認水風飄是個漂亮尤物,難怪那蒙面人會選上她,而不是潘靜。
  “現在行了嗎?”水風飄問了一句后.見他老是在自己的胸前看、心里更是生氣。不滿地賭氣罵道:“陳天明,你看什么看?你就不怕長針眼嗎?流氓!”說完.她不甘示弱地挺了挺酥峰。
  “行、行了,”陳天明依依不舍地說道。她胸前的波濤洶涌讓他眼睛有點暈花,他尷尬地移開了視線。
  “現在我們是要出去了嗎?”水風飄有點緊張地說道。畢竟外面有拿著炸彈和槍的歹徒,她一個弱女子哪見過這樣的場面,如果不是陳天明在她的身邊,她早就兩腳發軟坐在地上不想走了。
  陳天明定了定神正色地說道:“水風飄,我老實告訴你,我會武功、就算這些人用槍打我我也不怕、我怕的就是他們按響炸彈,到時我們全完了。你一定要鎮靜.只要把這些歹徒引到頭等艙過來那我就可以干掉他們。”
  “我知道了,”水風飄咬咬牙點著頭。
  “好,我們開始!不用怕,就當演一場戲,我跟你是男女主角。”陳天明輕輕地拍了一下水風飄的小肩膀、然后開門。
  門打開了,是很大聲的那種。陳天明拽著水風飄走了出去,生死游戲在開門的一剎那就算開始。
  被拽著的水風飄配合極其到位,頭發蓮亂、衣衫不整。美眸里滿是眼淚.神色凄楚.跟真被強暴的模樣差不多,那眼淚說出來就出來,陳天明心里感嘆這美女的演技當真一流,不愧是話劇社的社長啊!
  陳天明把衛生間的門關上、他為了吸引其它人故意淫笑著.一付剛剛干完好事非常滿足的樣子。不過、為了掩飾自己的聲音.陳天明故意壓著喉嚨.好象自己剛才用力過度聲音有點嘶啞。他用力地把水風飄推倒在頭等艙的座位上、同時、他也通過掛簾的空隙看了看外面。
  外面的經濟艙站著三個蒙面歹徒,他們分別站在前中后,肩掛沖鋒槍,手拿著炸彈引爆器,好象如果情況不對馬上引爆。而最靠近陳天明他們頭等艙的是一個個子不高的蒙面歹徒,他看到陳天明滿足的樣子.也跟著一臉淫笑。
  那個歹徒也看上水風飄.不過因為被別人先弄上了,自己也沒有辦法。特別是剛才陳天明推著水風飄出來、那白白的大腿,還有她背后已經掉下來的罩帶、讓這個歹徒淫心大發,他也想試試水風飄這個極品女人。
  陳天明故意掀開掛簾走上前、拉了拉站在前面個子不高的蒙面歹徒,他的眼神避免與這名匪徒照面、但他看見了這家伙目露的蕩!淫眼神。陳天明用大拇指向頭等艙里頂了一下,他的動作已經很明顯.有鮮大家嘗.讓歹徒進去里面玩玩水風飄。
  蒙面歹徒蕩!淫地笑了笑,將手里的微沖槍別向身后,還做了個手勢給陳天明,意思是叫他盯著點人質,他進里面玩玩。
  陳天明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意思是讓他放心去玩水風飄,有他看著一定沒有事。而且陳天明還故意晃了一下手里的引爆器,意思是說誰敢亂動就炸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