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252 將計就計

陳天明為了故意氣水風飄,他洗干凈褲子后,并沒有馬上出去,他在馬桶上坐了一會,然后再出去。
  估計水風飄一定在外面氣得要命,等自己一出來,她就開始罵自己。剛才陳天明聽到水風跟潘靜說她主要負責頭等艙,那幾個色色的中年男人也急忙點頭回應,后來潘靜也同意她負責頭等艙。想著一會又要對著水風飄的臭臉,陳天明就覺得沒有意思。
  陳天明打開了衛生間的門,門只稀開一條縫,他等著門外的水風飄沖進來罵自己。咦?沒反應,沒人,很清靜。陳天明突然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他的心微微一跳,感覺很異常,異于常人反應的他感覺到門口和頭等艇的清靜很不平常。
  門稍微又開了一點.陳天明身上的肌肉已經繃緊、他急忙運功搜索著外面的動靜,除了輕微的飛機嗓音,他沒有聽見頭等艙有任何的聲音,他已經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不可能的,頭等艙有幾個客人,怎么可能都不在了呢?
  于是,陳天明繼續聽著外面經濟艙的聲音.“你們都坐好,否則我一槍打死你們,另外,我們身上都有炸彈、只要我們輕輕一動,這飛就會爆炸。”這是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
  恐怖分子?炸彈?陳天明呆了。不會,這飛機上也會出現西蟲分子?在飛機上可不比在地面.只要炸彈一響,這里面的人都得死。不能輕舉妄動.等一會外面的恐怖分子放松,或者他們到頭等艙來的時候、自己再偷地把他們殺掉。
  陳天明謹慎小心地探了探頭、頭等船里一個人也沒有,外面有掛簾看不到外面的情況。現在陳天明是不敢沖出去、外面的敵人人數不詳,火力不詳.如果不能同時把他們殺了,只能逐個擊破。
  估計自己在這里面.突然從徑濟艙里出現恐怖分子,頭等艙的乘客和水風飄沒有暴露自己在衛生間里面。
  突然.陳天明頓了一下、他已經瞧到地上被爆了頭的尸體.瞧尸體身上的服色.應該是隨機安全員。剛才沒有聽到槍聲,看來恐怖分子的裝備不錯,槍上還裝了消聲器。一會的工夫就能讓整個機艙如此的安靜,沒有混亂,沒有尖叫,這些恐怖分子不筒單.而且有不少人。
  姜市飛往西部的是波音721客機,搭載乘客200多人,這可是兩百多條人命啊,一不小心就是機毀人亡。唉,只能是守株待兔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把衛生間的門輕輕合上,他雖然不知道這些恐怖分子劫機的目的,但看他們這樣,應該是不想把這里的乘客全殺了,自己還是等一下。
  陳天明剛坐在馬桶上、就聽到外面有腳步聲,而且聽起來不止一個人。他馬上運起內力、小心地防備著。好象他們走到衛生間門前.難道他們想上廁所?哈哈、這個好啊,先進來一個.自己干悼一個,再出去干掉外面一個,這樣就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衛生間的門把在旋轉,門是反鎖的,是用鑰匙在開,應該是機組人員或者歹徒,除了衛生間里的人,外面能開這衛生間的門只有空勤人員的特制鑰匙。
  陳天明不敢多想,他的身形動了,輕快而又靈巧地飛到艙頂部.雙手雙腳呈大宇形蹬在頂上,他的臉對著下面。衛生間太小.上面是他唯一能藏身的地方,進衛生間的人一般都低頭瞧著馬桶,只要不發出任何的聲音、抬頭的可能性是零。
  而且陳天明也不怕下面的人發現.他有把握一下子就把進來的人格殺。他手上沒有什么利器,不過他會點中歹徒的穴道。
  陳天明冷靜地瞧著門上的動靜、屏息靜氣地等待著衛生間門的打開。門被打開了,一個嬌俏的身彩跟跑著跌了進來.是被外力推進來的。
  是水風飄.在上面的陳天明瞧清楚了她憤怒而又倔強的臉蛋.緊接著一條強壯的身影跟了進來,是一個黑衣蒙面的男人,手里拿著微沖.不過幸好他手上沒有拿炸彈.要不然有點麻煩。
  衛生間的門在蒙面人進來后被他反手重重地關上,他的口中發出了淫笑之聲,聽這笑聲就明白這家伙想干什么。
  水飄沒有驚呼,她嘴唇倔強的緊閉著、她被進來的蒙面人迫到衛生間的一角,她憤怒地怒視著他,蒙面人露出的眼睛貪婪的盯著她高聳的胸脯.眼前的美女就是他眼中的待宰的羔羊,他很隨意的站在她的面前.他有把握制服這發怒的小母獅子。
  “嘿嘿,是你自己脫還是我來幫你脫?”蒙面人發出淫笑聲。
  水飄馬上雙手抱胸.她只能用這個方法來抵擋蒙面人面罩下的蕩淫目光.她的身子微微顫抖.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害怕,但她美脾里的眼神是倔強與不屈,她整齊好看的小玉牙快將下唇咬破。
  蒙面人的微沖汁向了水飄的腦門,黑洞洞的槍口揚了揚、嘴里威脅著:“脫,把衣服脫了,動作快點。.
  陳天明仔細地聽著外面的動靜,頭等艙里好象還有一個人,聽那人嘀咕的聲音好象也想玩弄水飄,但被這個歹徒先撥了頭籌,他好象又走出頭等艙了。
  水風飄怒視著歹徒、毫不畏懼地昂起了頭:“開槍、你別想碰我.畜生。
  在上面的陳天明笑了笑,這個水風飄的脾氣還不是一般的倔強.罵得痛快.剛才她也是這樣罵自己的。沒有想到她面對歹徒也能如此、他心里有點佩服水風飄不怕死的勇氣。
  陳天明沒有立即動手,因為蒙面人的槍還汁在水飄的腦門上,他需要蒙面人的手脫離那支槍。反正看這情景,蒙面人不可能一邊拿著手上的槍、一邊用下面的“槍”干活的。除非水風飄主動配合,可剛才聽水飄的語氣好象是寧死不屈,因此,陳天明一點也不急.慢慢等著適合動手的機會。
  “嘿嘿,美女你還挺辣的、不過我喜歡,一會不知道我弄你的時候.會不會也像這樣辣呢?我特別喜歡做那種事情很辣的女人。”蒙面人笑得很蕩!淫、他哪舍得開槍殺水風飄,這幾個空姐之中就數眼前的這個女孩最漂亮、而且看她好象是處子.不嘗嘗鮮就殺了她豈不可惜?
  蒙面人收回了指在她頭上的槍,將微沖別在身后.眼前的小母獅子看樣子用槍是威脅不了的、得動手了,不過這樣也刺激!蒙面人的獸血在沸騰、他蕩淫的目光放肆地掃描著水飄的嬌軀,蕩!淫的眼神仿佛已經將她剝了個精光,他己經能想象到她空乘制服下的完美**。這種制服誘惑不是一般人所能享受到的,而且還在飛機上做.他可是次啊!
  歹徒的眼睛掃描到了她裙下的絲襪美腿,修長渾圓的美腿,他的喉嚨滾動了一下、咽下了貪婪的唾沫。他迫了一步.喉嚨里發出野獸般的哼哧聲、他的呼吸變得粗重.眼睛已經被熱望沖得發紅。
  人間美味近在眼前,蒙面人伸出了自己罪惡的魔爪,目標是她的領口、他需要解除她身上的武裝,好好地撫摸一番、接著再“弄死”她。反正外面已經擺平,還有自己幾個同伴在外面看著,他沒有什么好顧忌的。
  “滾開,”水風飄見歹徒對自己動手,害怕地雙手亂劃著,她驚惶失措而又奮力地阻擋著蒙面人的魔手。
  “哈哈,美女,別動,你不會還沒有被別人干過?這個好啊、我今天就好好地干干你,讓你爽爽!”蒙面人很輕易地捉住了水風飄的雙手,她的反抗在他的眼里筒直就是小兒科.他可是西蟲組織里的好手,就算是幾個軍警也不是他的對手。
  水風飄的暴怒不起一點作用.她的身體退無可退,她的雙手被蒙面人牢牢鉗住。她只能用腿、她憤怒地踢向蒙面人的下面、部位選得很準。她失敗了,因為她的美腿被蒙面人輕易地用雙腿夾住,蒙面人嘴里發出淫笑聲,身體向水風飄柔軟的嬌軀迫去。
  蒙面人淫笑地將頭湊下,貪婪地嗅著水飄身上散發出的陣陣幽香,他要品嘗她柔嫩的臉蛋,豐潤的香唇。他整個甚體壓住了她柔軟的嬌軀.她劇烈地反抗著,扭動著。可她激烈的猙扎不但沒起到任何的作用,相反更加刺激了蒙面人那強烈的興奮。
  現在動手了嗎?陳天明在心里想著。算了,再等等!誰叫她剛才故意整我,我只要在關鍵的時候救下她就行了。而且,陳天明也被眼前水風飄那性感的身材和猙扎的樣子所吸引,m的.這個水風飄很有女人味啊?當時自己怎么沒有發現.早知道那時在醫院里多摸兩下。
  “畜生,你不得好死。”水飄罵道。咦?對了.剛才陳天明不是進了衛生間嗎?他去哪了?難道他也被歹徒殺了?想著陳天明死了、水風飄的心失望了。
  “呵呵.美女.你不要著急.我一會會讓你爽死。”蒙面人一只大手將水飄的兩只柔軟手腕控制住、騰出手的他得意的淫笑著,大手伸向了她的白皙的脖頸。
  蒙面人的手已經扯住了水風飄的領口,她的美脾里舍著屈辱的淚水、劇烈的反抗讓她的酥峰急劇地起伏著,她已經沒有多少力氣,看樣子今天鐵定會被這畜生侮辱.她的眼神中露出了絕望之色,上天怎能如此待我?就算被那個流氓陳天明占自己的便宜也好,自己也不想被這個畜生欺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