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247 扣押回去

木山派在深山老林里的一座大山的山頂上,那大山不是很搞,大約也就幾十米高,不過在深山老林里面,又點與世隔覺的感覺。
  木山派里面哨又幾排用木頭做的平房,每排平房里有十個房間。在最后的那排房間里面,又一個大房間,老b和三個黑衣人還有木山派掌門木屋子在里面。
  “老b先生,我們現在怎么辦啊?”木屋子坐在一張木凳上緊章地道。當時他看到陳天明出現,就知道老b他們的行動失敗了。于是他急忙召喚手下往深山老林里面趕,回到木山派果然看到老b他們在里面。
  “唉,這次行動失敗了,你們可能也會暴露,明天一早你們就趕快走人,要不到沙漠里面躲一下。”老b嘆了一口氣說道。
  “恩,我也是這樣想的。”木屋子點點頭說道。母屋子是一各膽小的人,木山派又是一個小門派,如果不是木山派里面由他一各小拼頭,還又一些財物,他連木山派也不回了。
  老b想著這次來姜市也起憤,那個陳天明真的是很奇怪,他明明已經重傷怎么會沒又事呢?難道真的是什么十全大補藥?看來會去要向先生匯報才行。老b暗暗地想著。老b也沒有想到木山派這么快暴露,連木屋字都沒有事,陳天明他們不會這么快就找到這里萊。所以,老b想著明天一早再回京城。
  晚上八點鐘的時候,陳天明他們這二十多個虎堂隊員一律穿著夜行衣,整裝待發。為了配合他們的行動,武警那邊也派了一個當地的武警中隊全副武裝在前面帶隊,負責帶陳天明他們前往木山派。
  當然,由于考慮到他們不會武功,這些武警只是負責帶路和最后的請場,打斗的時候他們是不用出現的。
  “報告手長,前面的那山就是木山派所在,他們在山頂,”五警中隊長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
  “那好,你們就在這里,到時著我們的信號再上來。”陳天明說道。面對會武功的人,這些武警幫不了很大的忙。
  陳天明一揮手,馬上帶著虎堂隊員施展輕功爬山,沒又過多九,他們就來到了木山派的外面。
  林廣熾自從下午到現在都沒又怎么說話,他一聽要去執行任五,馬上跑出來個上車。而且他現在看著木山派,兩眼有點紅,他要干掉所有跟西蟲分子又關的人。
  陳天明柏了拍林廣熾的肩膀,示意他一定要冷靜,林廣熾點點頭表示知道。
  “你們分為4祖,蠶組5。個人,分別從前、左、右三處進去,我從后面進取。不過我先進去、你們看我的動手暗號或者聽里面的情況再動手。”陳天明小聲地說道。陳天明想自己先進去偷襲一會,這樣虎堂其它隊員就輕私很多了。
  “我跟你一起去。”楊桂月哨點擔心地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行,我的輕功好,你在旁邊我不好頭襲。楊桂月,這是命另,你不要多說。”
  楊桂月本來還想說的,但聽到陳天明這樣說,她只好不說了。
  陳天明輕輕地一躍,如一只黑鳥般沽夫在夜幕中。他偷偷地住后面繞了過去.從后面的那排房間進去。那些被抓的木山派人經不起審問,他們本來還想假裝一般的暴民、坐幾個月的牢再出去。可沒哨想到人家一說就問他們是不是木屋子的徒弟.另外再用一些逼供的方法,他們什么都抬了。
  因此,知道木山派跟西蟲組積哨關系.陳天明他們也不客乞了,一下手就是根的。陳天明悄悄地摸了過去,者到外面哨兩個木山派人在巡邏。
  “唉,掌門剛才說了,明天我們就要走了,而且要去沙漠里面那種日子真是難捶啊!”甲木山派人說道。
  乙木山派人也嘆了一口乞說道:“是啊、誰想去沙摸那里啊,這里還靠近姜市,哨空還可以去市區里面找小姐玩玩,可如果去那里真的是沒哨玩了。”
  陳天明聽了暗暗高興,幸好他們進天晚上就過來,要不然明天再來的華,可能已經撲了一個空。他輕輕一躍,飛到那兩個木山排人的后面、兩手一拍,拍中他們的穴道。
  那兩個木山派人想動也動不了,他們沒哨想到這么晚了還哨人來木山派。當他們者到是陳天明的時候.不由更是吃驚。完了、人家虎堂的人殺上門來了.木山派完了。
  陳天明吟地說道:“我只問你們句.木屋子在哪里?如果你們想說的括,就馬上拼命地眨著眼睛,我會考慮現在不殺你。女果你們不想說,我現在就殺了你們。另外,我只想聽一個人說。,
  陳天明的華音未落,那兩個木山派人就拼命地眨著眼睛.聽華得像積極小學生要回答老師的問題似的。
  “好。巴,你說.”陳天明點開左邊那人的穴道,接著用手捏著他的喉嚨.“你不要想著耍什么花樣,要不然我捏碎你的喉骨。”
  “我說.掌門就在前面的那排木屋里面.第五間。”那人說到。
  陳天明轉身拍開另一個木山派人的穴道.問道:“是這樣嗎?“
  “是,你不要殺我啊。”另一個歹徒害怕了。他沒哨想到自己的命這么不好、剛才陳天明怎么不叫自己呢?自己不想死啊?
  “好.者你這么老實、我也不殺你了。”陳天明用力拍了他門幾下、直接廢掉他們的武功,再點暈他們。
  陳天明往第五間房間飛去,里面還亮著光、好像里面哨聲音。陳天明飛到窗邊,傾聽里面在說什么。
  “寶貝,來,我們個晚好好玩玩,明天一早就要去沙摸,那力全是沙、想這樣舒服的都不可能了。”一個男人淫叫著。
  “掌門,我們不去沙漠好不好?要不,我們去其它城市生或。!”一個女人說道。
  “唉,你以為我們不想嗎,但別人說了.我們就得這樣做。而且我們不出去、只會讓人通輯,被他們抓到一樣是死。”那男人說到。
  陳天明在外面聽著,知道里面那個人是木屋芋,既然已輕找到木屋乎、陳天明也不客乞了。他只是怕木屋乎逃走,其它那些木三派門人武功一般,不足為懼。于是.他一掌打開房門沖了進去。
  里面哨一張很大的木床,木床里面躺著一個半棵女人,只是戴著罩罩和穿著小褲,因為她躺在床上沒哨者到臉。木床旁邊站著一個四十左右歲姜族男人,他正誰備脫衣服,可房門被人一掌打開了.他不由大吃一驚。
  “你是陳天明?”木屋子者到進來的陳天明吏是吃驚、他知到陳天明的武功厲害。
  “是,木屋乎,你居然敢叛國,你知道你哨多大罪嗎?”陳天明生乞地說道。他最乞的就是賣國賊.現在者到這個木屋乎,恨不得一掌柏死他,但想著他可能還哨一點用處、只好強恩怒火。
  “媽的.我跟你拼了,木屋乎垂死掙扎,他向陳天明沖過去,雙拳帶著凌厲的真乞,又點本事。
  但是,在陳天明的眼里、木屋芋的武功就跟馮一行他們差不多。只見陳天明輕輕一閃、避過木屋芋的雙拳、按著他身體一傾,怡手抓住木屋乎的手臂,另一手用力柏中木屋乎的肚乎。
  “啊”木屋子捧叫一聲拌在地上、嘴里沫了不少血。木屋子的女人者到木屋乎被打.馬上很酉己合哄叫一聲,大叫救命。
  陳天明也不想浪費時間,他沖上去對著木屋乎又是幾下,廢調其武功和點暈他。另外,也把那個半棵女人給打暈。
  聽到木屋乎的屋里發出聲因,其它木山派弟乎馬上從自己的五芋跑出來,難道哨人來抓他們了。
  陳天明跑出木屋芋的房間,者見外面已輕哨不少人。陳天明安道,來得正好,我正想找你們呢!他馬上向那群木山派人飛過去,兩掌不斷地發出真乞,把那些木山派人打得暈的暈倒的倒傷的傷。
  “陳天明?”老b他們也跑了出來、他者到陳天明一個人出現,不由暗暗吃驚,想不到陳天明會跑得這么快?難道只是陳天明個人?老b心里哨點動.如果只是陳天明一個人,他還是敢帶著大余去對付陳天明。
  但是,當老b轉過頭者者四周的情況時,臉色大變,那邊巳徑出來2o幾個虎堂的人,特別是哨一個胖胖的男人像吃了一瓶偉哥發了瘋似的.打得木山派人叫爹叫娘。媽的、這個陳天明是計劃要把木山派全滅了。
  “快跑。”老b對自己的手下叫道。接著,他馬上往那邊的三下飛去。
  “老b,你們不要跑。“陳天明也者到了老b立即往前飛過去。
  兩個黑衣人為了讓老b逃跑,他們直節留下來攔截陳天明,她們拼死向陳天明攻擊。
  m的.你們這是找死。”陳天明揮掌沖出,兩道真乞往那兩個黑衣人襲去。
  “啪啪”兩聲,那兩個黑衣人被陳天明打得樣倒在地上,吏了很重的傷。陳天明也不想放過他們,飛上前又是補了兩掌.直接;節果他們的性命。反正這些黑衣人不會抬供.動不動就自殺。
  當陳天明拖延了一會時間后、老b巳經逃得不見人影了。而且老b的武功很高,其它人根本攔截不了他,他又是專門往沒哨攔截的地方跑。陳天明只好嘆了一口乞、暗罵這個老b不碩手下的性明.只頓自己逃命。
  陳天明見沒哨辦法追老b,只好轉過身大聲說道:“我們是虎堂的,木屋乎巳輕被我制主,如果你們現在投降、我們不會殺你們,否則,我們會干掉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