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246 釣魚行動

“啊!”馬頓慘叫一聲后死了,那暴徒的最后一刀刺進在他的胸膛的心臟位置上,現在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他。
  “馬頓,”利特大聲地叫著馬頓的名字,但馬頓已經像個哈巴狗一樣趴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
  暴徒殺了馬頓后,轉身看著利特陰森森地說道:“你不要傷心,我馬上送你跟你的朋友在一起,你們會在黃泉路上見面。不,我差點忘了,你們是外國人,你們應該在西方極樂世界見面。”
  “你們這些可惡的西蟲分子,我跟你們拼了。”利特把自己手中的相機往那個暴徒砸去,暴徒沒有想到利特會用相砸他,正好砸中他的腦袋。
  “媽的,我要殺死你,就像剛才殺那個外省人一樣,一塊肉一塊肉地割下來。”暴徒生氣地說道。他扭住利特的手臂,準備動手。
  雖然利特長得也蠻高大,可暴徒是受過專門訓練的西蟲分子,利特哪是他的對手。“你們這些可惡的西蟲分子,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利特后悔了,自己為什么被錢給蒙昧了,沒有看清這些殘忍的西蟲分子是多么可惡。這段時間自己還經常昧著良心幫他們寫報道,看來這是報應啊。馬頓被他們殺死了,自己也要被他們殺死。
  “好啊,你慢慢做鬼、反正我殺了不少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我不怕你們做鬼報復我。”暴徒舉起刀就向利特的肚子捅去。
  利特痛苦地閉上眼睛,他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而且是帶著怨恨離去。
  “啊!”暴徒突然捧慘叫起來,他手中的刀掉在地上,他的手腕扎著一枚鐵釘,已經沒入里面、估計是刺入他的骨頭。
  聽到暴徒的叫聲,利特奇怪地睜開眼睛,“咦?這是怎么回事?自己還沒有死嗎?”
  “你們這些歹徒,”在后面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利特轉過頭發現了后面站著一個男人,他認識這男人。雖然不知道這男人的名字,但知道這是一個z國武警,上次自己就故意寫他打群眾,而且剛才也是他一個人對付很多暴民,不讓其中一個武警報復暴民。
  “陳天明,”那個被刺傷手腕的徒驚叫起來。
  “呵呵,你認識我,看來你是西蟲分子了,”陳天明對著那個暴徒就是一掌,封住他的穴道讓他摔倒在地上。
  其它暴徒也想逃命,但哪逃得了陳天明的輕功。只見陳天明往后一飛,在空中旋了一圈雙掌不斷地打出,那幾個暴徒被點倒在地上。
  前面的暴民被武警制服,一個個蹲在地上抱著頭,不敢再鬧事。
  利特走到陳天明的面前,不好意思地說道:“武警先生,謝謝你救了我。”
  “不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你是外國記者嗎?”陳天明看了一眼利特的行裝,問道。
  “是的,我是外國記者,我叫利特,”利特說道。
  “利特?”陳天明的臉色變了一下,就是這個利特還有馬頓專門寫對z國政府不利的事情。不過,陳天明不會因此公報私仇。他只是冷冷地說道:“希望你們能看清眼前的情況,不要亂寫事實,否則,你們也對不起自己的人格。”
  利特急忙搖著頭說道:“不會的,武警先生,請你放心,以前是我們錯了,我們一定正視事實,為你們澄清事實。我為以前的事情向你道歉,你們z國是一個很有原則和道德的國家,我非常佩服。”利特向陳天明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如果是這樣就最好.我要去另的地方看看了,”陳天明沒有時間跟利特閑聊,他馬上帶著其它人往另一個街道走去。
  利特看著陳天明離去的背影心里很難受,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武警啊?明知道自己是利特寫了他們不利的事情,但沒有什么生氣,只是要自己以后正視事實不亂寫。這樣的胸襟和寬容,不正像z國政府的作風嗎?
  利特不由暗暗佩服陳天明,他決定了,自己一定要把今天的事情寫出去,控訴西蟲分子的罪行,還有以前自己和馬頓昧著良心干的事情,就當是向z國政府贖罪!于是,利特拿起自己的手機拍了馬頓捧死的樣子,另外拿起自己的相機和馬頓的相機。明天,全世界的媒體都會有他的真實報道。
  下午五點的時候,暴亂終于被陳天明他們平息了。那些主要分子被抓,其它跟著起哄的暴民當然是兵敗如山倒,不一會兒的時間,跑得快的跑了,跑得慢的已經被抓。
  政府巳輕三番四次的嚴禁暴亂,但還有人跟著鬧事,政府決定把那些參與打砸燒搶的人按法律程序來辦事,殺人的直接判刑槍斃。因此,姜市把大部分的歹徒送到其它市的拘留所,一些重點的西蟲分子和歹徒全關押在姜市,特別進行審問。
  姜市市委書記和市長也在市委門口喘了一口氣,幸好這次的暴亂被平息,要不然他們這些姜市領導要集體辭職了。提力書記也在現場,他緊緊地握著陳天明的手不肯放。
  這讓陳天明哨點害怕,不過聽說提力書記有老婆和孩子,他才又放下一點心,估計提力書記是沒有斷背的嗜好。
  “天明,這次多虧你們了,我們又抓了三十幾個西蟲分子,還有一些暴亂積極分子。”提力書記說道。
  “提力書記,你客氣了,這是我們的任務,不要謝了。”陳天明笑著說道。“那些人中,有幾個武功不錯,但又不像西蟲分子,他們逃跑的時候,我聽他們好象叫掌什么的,估計是叫他們的掌門。“
  “掌門?”提力書記皺起了眉頭。
  陳天明點點頭.“是的,我已經問過了這里的國安人員,他們說姜市那邊的深山老林里是有一個武林門派叫木山派,有幾十人,但不重新奪得他們有沒有參與這次的暴亂。“當陳天明出了深山老林后,馬上向楊桂月向許柏匯報了賈道才的事情,讓省國安廳派了一個新的姜市國安負責人過來主持工作。
  姜省國安廳聽到這樣的事情,也非常重視,馬上派出一個工作組到姜市了解情況,順便接手姜市國安工作。
  當他們到了國安后,發現賈道才和帶來的幾個人已經不見了,其它的國安人員也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國安的事情一般都是保密進行,如果不是領導,就算是自己的同事也不知道對方在干什么?更不要說知道自己領導干什么。
  那些跟賈道才沒有瓜葛的國安人員,哪知道賈道才勾結西蟲分子和木山派的人,不過,按照陳天明的提示,他們在深山老林里找到賈道才和其它人的尸體。所以,當陳天明問國安那邊的情況時,國安人員也向陳天明說了一些事情。
  “唉,國安的事情我也跟省國安廳打了一下招呼,但沒有想到這么快,我要吸取這個教訓了,我準備明天就去中央,找一些關系說說,如果國安方面不清理,再派一些反動的人過來姜市,姜市就要完了。”提力書記痛心地說道。
  國安就是主要負麥當地的安全工作,可國安局長都出問題了,哪還會保護當唉全工作呢?姜市就是一個例子,賈道才跟西蟲分子勾結,姜市能不亂嗚?想起這些天姜市暴亂給自己添的麻煩,提力書記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如果姜市國安得力,哪還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所以,提力書計下定決心,一定要讓省國按廳派出好的國按局長,要不然他是不揮罷休。
  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是啊,當時我也懷疑賈道才,但沒有征據他又是國俺的人.我也沒由辦法。提力書記,你讓我的人去審問那幾個人,估計他們是木山派的人,如果是的華,我們進天腕上還要行動。”
  “近天晚上還要行動?“提力書記楞了一下,“不是已經抓玩了嗎?還有西蟲分子?”提力心里歡喜,多抓一些好,到時姜市就安全了。
  “我想今天晚上帶人去木山派看看、如果他們參與這次暴亂,以后對姜市也不好。“陳天明說道。
  “是啊,是啊、”提力點點頭高興地說道。最好陳天明把所有的暴徒全抓了,特別是那些會武功的暴徒,他們基本是沒有辦法付付的。“天明,你也要在這里做生意的,是要把這里的環境弄好,生意自然也會更好。”提力不愧是老狐貍,也故意提了一下陳天明的生意,暗示你幫我的大忙,你的生意一定會在姜市紅火的。
  輝煌酒店的大名很多人都知道.反正吃飯這東西.在你這里吃也行.在人家的酒店吃也行,不如照顧你陳天明,大家都好。提力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陳天明說道:“提力書記.這個你放心.我也是這樣想的.如果木山派跟西蟲分子又關.進天晚上我們就把那個木山派給端了。以后國按局工作得力.還由我的人也在這里.姜市就不會那么亂了。”
  “是啊,是啊,天明,辛苦你了,我馬上讓人安排一下.讓你的人去審問。”提力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也召回其它的虎堂隊員,大家忙碌了一天、也該休息一下.按進天的情形來看,這么多會武功的人,一定跟木山派又關西,進天晚上是要再行動了。
  眾虎堂隊員聽說今晚還有行動.個個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休西,準備今天晚上的行動。
  陳天明也馬上回房間練功調息,他想把自己的內力盡量恢,一定要把那些混蛋干掉,為死去的武警和姜市**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