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244 你打我啊

在人群里,有幾個會武功的木山派人互相使了一個眼色,現在是到他們動手了,只要他們使用武功對付武警,那些不會武功的武警當然是擋不了。武警那邊一倒,其它人肯定會沖上去,到時多殺一些武警,好把武警的火都給燒起來。
  于是,這幾個人馬上沖到人群的前面,紛紛把手里的石頭砸過去。那些被內力作用著的石頭比子彈還厲害,它們砸在盾牌上出砰砰聲響,有一些卻是越過盾牌,砸在武警的頭上。
  “啊!”有個別武警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沖啊!”群眾看到有些武警不住了,興奮地叫了起來。這里有不明真相的群眾,有別偶目的的群眾,還有殘忍的歹徒,他們拼命地往前沖。
  林廣熾大聲地叫著:“頂住,大家要頂住。”他對著對面就是一推,一股內力推了出去,阻住前面的沖過來的人群。“大烈,你們一定不能讓他們沖過來。”林廣熾又對著前面的武警叫道。今天他剛好跟表弟潘大烈在一起巡邏,他現在只能是給表弟下死命令了。
  如果這些人群沖過去的話,前面的很多住宅屋和商鋪就會出現騷亂,估計這些人不會手軟的。可惜林廣熾沒有陳天明的內力強,他們幾個虎堂隊員根本不抵事,而且還要預防一些會武功的歹徒。
  幾個木山派人沖到前面了,他們舉起自己運著內力的掌就向武警的盾牌拍去。“啪啪啪”幾聲,被他們拍中的武警全倒在地上,那些人們便沖上去,有打武警的,有踩武警的。
  “不好,”林廣熾沖了上去,對著那幾個沖進來的木山派人揮出一拳,一道勁風狂掃而過。
  “可能他就是虎堂的人,干掉他。”那幾個人惡狠狠地說道。幾個人對付一個人,那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們馬上聯手向林廣熾幾處致命地方攻去,又準又快。
  “我靠,我打死你們這群兔崽子,”林廣熾現這幾個是會武功的,他們一定是西蟲分子,于是他也不手軟,要與他們拼命。
  “殺掉他,”幾個木山派人跟林廣熾交了一下手,覺得林廣熾不是他們的對手,把這些虎堂的人殺了,這些武警就死定了。
  :.:.,!由于老B他們沒有給木屋子信息說什么時候起總暴亂,于是,木屋子便按照原計劃下午三點開始暴亂,而木山派有人主要就是對付虎堂的高手。
  林廣熾跟人家過了幾招,不由苦著臉了。人家四個人,自己一個人,當然打不過他們,不過,他也不怕,只要他堅持一會,后面的隊員就會過來幫他。
  “我們要快點,他的幫手要過來了。”其中一個木山派人現有兩個虎堂隊員沖過來,他慌了。他們沒有想到虎堂隊員這么扎手,一個都難對付,還有兩個的話,他們四個人不是人家的對手。
  林廣熾咬著牙狠狠地說道:“快點?你以為我是飯桶啊?我今天不弄死你們,我就不叫肉面飛龍了。”林廣熾揮舞著雙拳毫無懼色地沖了上去,他的雙拳看似雜亂無章,可拳拳擋著木山派人的攻擊。
  不過,林廣熾也是在苦撐著,他的武功還沒有馮一行他們高,但他堅信鞥支撐到其它隊員過來支援。
  “砰,”林廣熾被他們打得后退幾步才站住腳。
  “肉面,你怎么樣?”后面的隊員問林廣熾。
  “呵呵,我沒事,我們一起抓住他們,他們一定是西蟲分子。”林廣織看到自己的隊員過來支援,他高興了,臉上的肉在燦爛地動著。“三人合擊。”林廣織大聲地叫道。陳天明在訓練他們的時候,已經教過他們三人合擊的方法。
  木山派人見林廣織多了兩個幫手,他們不由有點膽怯,不過他們想著掌門木屋子就在人群里呆著,他們不怕,大不了再叫拿門過來幫忙。
  “上,”四個木山派門人不怕死地沖上去。
  林廣織剛才被打得狼狽,現在可以報復了,他哪能不高興。“合,擊,”林廣熾與其它兩個隊員馬上一字排開,六只手掌如幻影一般向木山派人旋去。
  “啪”,四個木山派人馬上被他們三人打得后退四步。他們害怕了,這三個虎堂隊員聯手太厲害了,就算再加兩個人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掌,老大,快過來幫我。”有個木山派人大聲叫道。只有叫掌門木屋子出來幫忙,他們才能殺死這些虎堂隊員,虎堂隊員死了,他們才可以殺掉這些武警。如果這幾十個武警被殺,這可是一件大事啊!姜族人和武警的仇一定是結上了。
  這時,陳天明與楊桂月剛好飛過來,他冷笑著說道:“來了你們就不要走了。”
  “老師,你來了,”林廣熾他們看到陳天明來了,不由欣喜若狂。
  “這里交給我,你們去幫其它人。”陳天明擺擺手說道。他往那四個木山派人飛過去,木山派人紛紛向陳天明攻擊。
  “雕蟲小技,”陳天明把掌往前一擊.前面馬上泛起強大的氣流,把四個木山派人籠罩住。
  “啊!”四個木山派人慘叫一聲,便被陳天明擊得飛了出去。他們的武功哪是陳天明的對手,四個人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了。虎堂的隊員馬上沖上去,點住他們的穴道,把他們的武功廢了。
  在人群里的木屋子本來想出手的,但他看到陳天明飛了過來,不由暗暗心驚,老B他們不是對付陳天明嗎?怎么讓陳天明給逃了出來?難道老B他們已經完蛋了?想到這里,他更不敢沖上去。
  木屋子是知道老B他們的武功,他都不是老B的一個黑衣人對手,哪敢上前打陳天明啊?于是,他看到情況不妙,馬上招呼其它弟子往后面跑。
  “不,大烈,”林廣熾正要上前幫武警的時候,現自己的表弟潘大烈被一個歹徒給打倒,而倒在地上的潘大烈被一群人毆打,他們有拿著鐵輥,有拿著石頭。林廣熾兩掌一推,內力向那些人們推去。
  楊桂月也過來幫忙,她的武功比林廣熾他們好多了,她把那些沖過來的暴民給推得往后退。
  那些人往后退了,倒在地上的潘大烈全身是血,讓人觸目驚心的是他的胸膛上插著一把刀,那刀幾乎沒入他的胸膛,只剩下刀柄
  “大烈,”林廣熾走上前,抱著潘大烈痛苦地聽道。潘大烈身上的血也染在林廣熾的身上,可林廣熾什么也不顧,他只是看著這個自己親如兄弟的表弟。
  “哥,我不行了,看來我是不能申請加入你們的虎堂了。”潘
  大烈奄奄一息地說道。他感覺自己全身好痛,而且身體越來越沒有力氣。在聊天的時候,潘大烈就很羨慕林廣熾是虎堂的人。林廣熾告訴潘大烈,只要他努力,在當地部隊出色的話,一定可以申請加入入的。
  當時潘大烈滿懷信心,說回去部隊后一定努力練武功,到時跟表哥在一起執行任務,多立功報效國家。可沒有想到,自己的表第卻弄成這樣,這是林廣熾萬萬沒有想到的。
  林廣熾大聲說道:“大烈,沒事的,你不會有事,你一定可以進虎堂,你只要好起來,你就可以進了,我們老師說過的,他會教你的武功。”
  “是真……”潘大烈還沒有把話說完,嘴里又吐出一大口鮮血,接著兩眼一閉軟在林廣熾的懷里。
  “大烈,你不能死啊!你家里就你一棵獨苗,你如果死了,你家里有病的爸爸誰來照顧?”林廣熾哭著說道。
  陳天明看到這邊出事了,他急忙跑過來,探了一下潘大烈的脈門,對林廣熾說道:“飛龍,你表弟潘大烈死了。”
  “死了?!”林廣熾放下懷中的潘大烈,“對,我要為他報仇,我要殺死那些殘忍的家伙。”林廣熾站了起來握著雙拳往前面走去,他雙眼紅,一付要把人生吞活剝的樣子。
  前面有一個拿著鐵管的姜族人,他看到身上是血的林廣熾向他走過來,他馬上揮起鐵管向林廣熾的腦袋砸去。
  “我要報仇。”林廣熾一邊喊著一邊對著那個姜族人直沖一拳。他那合有內力的拳頭一拳把那個人打得飛了出去,“啪”,然后倒在地上。一些暴民又沖過來,想打林廣熾,但全被林廣熾打倒了。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林廣熾邊說邊打著那些倒在地上的暴民,不一會兒的時間,那些暴民個個抱著頭鬼哭狼嚎。他們不會武功,哪是林廣熾的對手。“就是你們剛才殺了我表弟!”林廣熾現在有點瘋狂了,潘大烈的死已經深深刺激了他。
  陳天明見林廣熾失去理智,他急忙沖上去抱著林廣熾,大聲說道:“林廣熾,你不要這樣,上級命令我們不要沖動。”按林廣熾現在的情緒,他可能會把這些人全打死。
  “不,他們殺了我表弟,我要報仇,怎么樣的處罰我都可以接受。”林廣熾哭著說道。
  “不行,這是命令,是誰殺的人,自然會有法律處罰,我們要按上級的規定執行任務。”陳天明在林廣熾的后面穴道點了一下,他要讓林廣熾清醒一下。
  林廣熾清醒了一些,“老師,大烈被他們殺死了。”
  “我知道,兇手是跑不掉的,但你不能感情用事,你可以堅持嗎?不可以的話,你回去。”陳天明看著林廣熾說道。虎堂的人是從各部隊里的精英中的精英挑選出來,身體素質和思想素質都是頂尖,如果林廣熾連這個都不能控制的話,那他就不配在這里執行任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