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243 勾引陳天明

雖然以前也在別的論壇上手打過,也就是1、2次,總得來說,本狼是個新手啦,慢是慢了點,望體諒。
  “啊,”綠衣人這次發出的是慘叫,飛劍又折了回來,在他身上穿了一個洞。
  陳天明和楊桂月急忙爬出小山洞,得意地看著老b他們。
  “陳,陳天明,你沒有受傷?”老b驚訝地說道。這怎么可能呢?他們明明把陳天明打成重傷,陳天明好象還用什么刺激潛能的方法,突然像一個吃了偉哥似的猛男,不一會兒的時間便把賈道才給殺了,自己要救也救不了。
  “呵呵,我當然沒有事了,不過,這次也花費了我兩顆十全大補藥,可惜。”陳天明故意地嘆著氣。他怎么可能告訴老b他們自己有血黃蟻血液護身,刺激氣戶穴不會走火入魔呢?不過,陳天明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一個玩笑話,居然為自己惹下滔天大禍,可也為自己弄了一個暫時的免死金牌,這是后話。
  “十全大補藥?”老b遲疑了一下,這是怎么回事啊?
  陳天明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笑著說道:“老b,你們納命!”又殺了一個敵人,陳天明現在信心十足了。“小月,你對付一個黑衣人,其它的交給我。”陳天明叮囑著楊桂月。
  楊桂月點點頭,瞄準了旁邊的一個黑衣人。高手過招,槍是相當沒有用的擺設。
  老b還是不相信陳天明已經恢復沒事了,這怎么可能呢?他明明刺激了身體的最后潛能,雖然他說什么十全大補藥,可這世上哪有這樣的藥?陳天明一定是騙人,想自己放過他。于是,老b向旁邊的手下使了一下眼色,準備對付陳天明。
  “殺,”陳天明怒視著老b,這個老b肯定是先生的人,能殺一個就是一個,以后先生要對付自己也不那么容易。
  陳天明的身體如獵豹般飛快地向老b去,他手上的掌風凌厲無比,周圍的空氣也好象嚇得凝固了似的。
  老b也不合糊,他見陳天明攻過來,馬上輕輕一躍,與旁邊的三個黑衣人迎了上去,頓時,掌影、腳影、拳影全混合在對陳天明的攻擊中。
  “嘿嘿,這次你們人少,我要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陳天明一邊攻擊著老b他們,一邊揮舞著飛劍向老b他們后面進攻。
  “不行,”跟陳天明打了一會,老b感覺到陳天明的身體沒有事,內力強悍得跟以前差不多,特別是現在他還用上了飛劍幫忙,那他們只有死路一條了。“快跑,陳天明沒有事,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話音未落,老b就急忙轉身住后飛,在這緊要關頭,自己的命比其它人更重要。老b不管其它人了,他拼命地逃命。只要讓陳天明再殺一個黑衣人,他們要想逃也沒有辦法逃了。
  其它黑衣人見老b逃了,他們也馬上打出煙幕彈,快速逃命。
  逃得最慢的那個是沒有辦法逃了,陳天明的飛劍已經飛到,只見白光一閃,那個黑衣人就慘叫一聲倒在地上了。
  m的,可惜這個老b逃得太快。陳天明見前面全是煙幕,老b他們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于是,他干脆轉身過去那邊幫楊桂月,他們要快點回姜市才行。
  “小月,我來了,”陳天明叫道。同時,飛劍也在他前面開路,好象要為他引路似的。
  跟楊桂月交手的那個黑衣人見自己的同伴逃的逃,死的死,他也慌了。就在他轉身要逃走的時候,陳天明的飛劍已經到了。“嗖”的一下,飛劍擋在他的面前,他只有揮掌相擋。
  可就是因為他拖了一會的時間,楊桂月也馬上殺到,她對著黑衣人就是一掌,“啪”,黑衣人被打得撲倒在地上,陳天明也飛過來補了一掌,結果了那黑衣人的性命。
  “陳天明,這黑衣人我明明可以殺的,你幫什么忙啊?”楊桂月有點生氣說道。這次的打斗,老是讓陳天明殺死敵人,自己卻一點也沒有建功,她只能是埋怨陳天明了。
  “這個黑衣人算是你殺的,行了嗎?”陳天明見楊桂月氣得小臉通紅,疼愛地走到她的身邊溫柔地說道。
  “嘻嘻,這可是你說的,”楊桂月有點高興,自己回去終于可以有個交待,不要說得那么丟人,要陳天明救自己。可當楊桂月發現陳天明靠得自己這么近時,她有點臉紅,急忙后退兩步。“喂,以后你走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關道,今天發生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
  天啊,我都被你摸了這么久,你要我當沒有事情發生過?你要欺負人也不能這樣欺負人啊?陳天明一臉苦相,這個楊桂月也太會占便宜了?“這,這好象不好?”
  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這有什么不好?我都讓你占便宜了,我都沒有意見,你能有什么不好呢?”
  陳天明靈機一動,m的,話可是你說的。他一把摟過楊桂月,在她豐滿的酥峰上抓了兩把,接著馬上放開楊桂月,一邊轉身跑著一邊說道:“胸女,我們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快走!姜市那邊可能出事了。”
  “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給我回來,老娘要殺了你。”楊桂月見自己又被陳天明占便宜了,她氣得跺著腳向陳天明追去。
  當陳天明他們出了深山老林,便見賈道才的小車還在那里,于是,他們開著賈道才的小車往外面駛去。
  可在那邊,他們的小車停在那里,好象武警司機倒在血泊中。他們馬上飛過去查看,那個司機巳經死了。陳天明與楊桂月馬上又上車,快速地往姜市趕去。
  出了公路,已經是下午兩點多的時候。陳天明馬上與林廣熾聯系,“飛龍,你們那邊是什么情況?”
  “老師,你終于有消息了?”林廣熾的聲音非常興奮,“姜市出大事了,到處都是暴亂分子,他們鬧一會就躲起來,等我們趕到那里后,他們又在其它地方鬧,而且有不少會武功的歹徒,已經傷了我們不少武警。”
  原來林廣熾發現聯系不上陳天明后,有點著急,當他想派人過去找陳天明的時候,姜市出現暴亂了。而且有不少會武功的歹徒,虎堂隊員馬上過去增援,所以也沒有什么人力過去找陳天明。
  另外林廣熾也認為,陳天明的武功高強,如果他出事,一般的警察和武警過去也是送死,而且姜市現在出事了,提力書記要求所有人員都要留守姜市,保征人民的安全。是啊,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所以,林廣熾他們不得不服從命令,留在姜市與歹徒作斗爭。
  他們在心里暗暗祈禱,希望陳天明與楊桂月沒有事。現在聽到陳天明的聲音,林廣熾能不高興嗎?
  “飛龍,賈道才真的跟歹徒勾結,我現在也沒有時間跟你說了,我馬上過去幫你們。”陳天明著急地說道。聽林廣熾的語氣好象姜市現在情況不妙。
  “好,老師,姜市好多歹徒,那些不明真相的群眾跟他們結合在一起,另外還有一些會武功的歹徒,姜市這么大,我們跑不過來。而且上午的時候好象是小打小鬧,現在是人越來越多,歹徒們也不躲了,他們直接跟我們沖突。”林廣熾焦急地說道。
  “你告訴我位置,我馬上趕過去。”現在的小車就如火箭般快,陳天明可是拼命地踩油門,而且道路上也沒有什么車。
  進了姜市城區,陳天明就看到街道到處都是亂哄哄的,一片狼籍。“陳天明,前面就是飛龍說的地方了,”楊桂耳指著前面說道。
  “我們飛過去。”陳天明說道。現在已經沒有辦法開車過去了,他們只有用上輕功。
  當陳天明與楊桂月飛過去的時候,發現前面有兩、三百人,有一些拿著鐵管,有一些拿著刀,一些還用石頭扔前面的武警。武警們都用上了盾牌,不讓那些暴民沖上去。而林廣熾他們幾個虎堂隊員用內力樁著前面的暴民,但是,人太多了,他們幾十個武警也沒有辦法擋住。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們根本不了多久。
  而在街道旁有幾個外國記者,他們不斷地用相機拍著暴亂的情況。他們有點期待地希望z國武警開槍,把這里的暴亂人們全殺了,到時他們就有東西寫了,一定可以把z國的名聲寫臭。說野蠻的z國武警強行執法,先是與抗議的群眾發生沖突,接著槍殺群眾。
  當然,這些記者都是境外的西蟲組積頭子奧比收買的,他們拿了奧比很多錢,當然是要昧著良心說話了。他們把西蟲組織寫成好的,而把z國政府寫成蠻不講理。
  所以,z國政府強制武警執法人員,不能開槍,最多使用催淚彈等。但是,今天暴亂的人太多了,不同地方相同時間,姜市現在的警力明顯不夠。這可能是西蟲組織最后一招,最后煽動姜市不明真相的姜族人暴亂了。
  因此,拿著大喇叭的工作人員拼命地喊勸著,希望大家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聽別人的騙,到時做錯了事后悔莫及。工作人員的嗓子都喊啞了,可見他已經喊了很長的時間。但是,那些受騙的姜族人和歹徒拼命地往前沖,只要把前面的武警沖倒,那么他們這里的暴亂就成功了。連武警都擋不了他們,那其它的人還敢在姜市嗎?
  “陳天明,我們怎么辦?”楊桂月看著前面的人群不由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皺起了眉頭,說道:“我們過去,就像以前一樣,先幫武警們擋住不要讓暴民沖過來,然后我們再找出那些歹徒,特別是那些會武功的歹徒,這次絕對不能手軟了。”老是忍讓,只能會讓一些別有目的的人更加囂張。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