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242 老同學認錯

“恩,我今天晚上回去再練一下,應該基本差不多恢復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不過,他也關心楊桂月了,當時楊桂月可是被賈道才打傷了,“小月,你的傷怎樣?重嗎?”
  楊桂月搖搖頭說道:“沒事,我的只是小傷。”
  “我幫你看看,”陳天明說道。
  “不用了,”楊桂月說道。
  “你過來,一會我們可能要面對老b他們,你有傷不行啊!”陳天明站起來想拉楊桂月,但他忘了自己的那里還沒有關門,小兄弟強悍地對著楊桂月。
  楊桂月害羞地說道:“陳天明,你,你的那里還……”她不敢看陳天明的那里,只是用手指著。
  陳天明現在才發現自己的窘態,他不好意思地拉起了自己的褲鏈,接著再走到楊桂月的身邊,拉起她的小手,仔細地查探了一下。楊桂月受了一點的輕傷,并不大礙。不過陳天明還是怕影響到她一會的逃走,現在楊桂月已經算是自己半個女人了,自己要小心照顧她。
  于是,他把手放在楊桂月的期門穴上,就要幫她療傷。
  “陳天明,你不是說不用再刺激了嗎?你,你怎么還這樣?”楊桂月的小臉哧地一下紅了,期門穴就在她的酥峰下面,她還以為陳天明又想摸自己的那里。
  “我現在幫你療傷,”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不用,我只是小傷,你不要浪費你的內力。”楊桂月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在我眼里,你就算是小傷也是大傷,你要注意身體,你現在那個來了,再受傷的話可能會對你以后不好。”
  楊桂月紅著臉白了陳天明一眼,“你不要老說我那事情好不好?”聽了陳天明這么關心自己,楊桂月感覺心里甜磁磁的。
  陳天明不再說話,他暗運內力慢慢地輸入楊桂月的體內。被楊桂月刺激了不少時間,自己的血氣挺多的,現在正好幫她療傷。
  楊桂月感覺陳天明的真氣進入白己的體內后,自己的傷不一會兒就差不多好了。她小聲地說道:“陳天明,我的傷好了,你收回你的內力。”陳天明的大手還是蓋在那里,輕輕碰著她的酥峰。
  “恩,”陳天明也感覺到楊桂月的傷差不多好了,他不再輸入真氣。不過,他的手還沒有這么快收回來,他在楊桂月豐滿的酥峰上輕輕地摸了幾下,反正她是自己的內定女人,不摸白不摸。
  “陳天明,你流氓。”楊桂月被陳天明這一摸,氣得直跺腳。她知道陳天明流氓,但不知道他這么流氓,他怎么能趁著幫自己療傷的機會摸自己的那里呢?“你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楊桂月舉起了手,但感覺自己的手軟軟的沒有力氣。
  “呵呵,你叫什么,反正剛才我都摸過你了,現在多摸一下又如何呢?再說剛才還是那樣摸呢?”陳天明淫笑著,他就是喜歡看楊桂月那又羞又氣的樣子。
  楊桂月急了,她推開陳天明的手,舉起粉拳敲打著陳天明厚實的胸膛。“我打死你,我看你還敢不敢欺負老娘。”雖然楊桂月叫著打陳天明,但她舍不得出力,只是輕輕地打著陳天明而已。
  陳天明笑著不說話,他輕輕地摟著楊桂月,那手慢慢地移下,撫上了她渾圓的屁股。他用力捏了一下,嘩,不錯,手感特好。
  “陳天明,”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好了,我不跟你鬧了,你功調息一下,”陳天明說道。“我們一會出去,聽老b他們說姜市今天會暴亂,我放心不下。”
  楊桂月覺得也是,她急忙坐下來功調息。
  陳天明也盤膝而坐,練起香波功來。剛才他為楊桂月輸入了一些真氣,他也要調息一下。當他把自己體內的八道真氣運起來后,發現體內的天氣和地氣運轉得特別快,剛才他只是顧著療傷,特別多運了血氣,但現在也把天氣和地氣也一起運起來后,他感覺不一樣了。
  他發現這里的天氣和地氣比較多,雖然沒有在大山玄門的密室里那么多,但也不少。這是他平時練功很少見的,于是,他繼續練了起來,多吸收這里的天氣和地氣。
  其實在大山里的天氣和地氣當然是比在城市里的多,所以陳天明在這里練功當然是比在家里練時好。陳天明越練越興奮,越練越快,他干脆練了十八個周天才停了下來。當他剛停下來,居然發現自己的內力已經恢復到八成了。呵呵,現在就算老b他們在,自己也是不怕了。
  當陳天明睜開眼睛時,發現楊桂月關心地看著他。“胸女,怎么了?是不是現在才發現我長得非常帥啊?”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去你的,你才不帥呢!”楊桂月向陳天明拋了一個白眼,“陳天明,你剛才的身體被一團白氣所罩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楊桂月哪知道這是陳天明吸收外面的天氣和地氣,如果讓她知道陳天明可以吸引外來的氣體成為他自己的真氣時,一定是大吃一驚。一般練武之人都是靠自己練功才有內力,哪可能吸收天之氣。而且如果楊桂月知道陳天明做那種事情還可以增強內力,更是會吃驚。
  要不然,陳天明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哪可能武功進步得這么快,就算是老b那樣年紀比他還大的高手,也要幾個才能對付他。
  “噢,這是我吸收外來的天之氣,也因為這里的天之氣比較多,我現在的內力已經恢復到八成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真的嗎?”楊桂月高興了,“對了,你這天地之乞怎么吸收的?怎么這么厲害?”
  陳天明說道:“這個一言難盡,以后我再跟你說,你不要把我練功的事情告訴別人。唉,真是多虧你,要不是你被我摸一下,我哪可能一下恢復到八成功力啊?”
  “流氓,你不能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別人。”楊桂月紅著臉說道。
  陳天明與楊桂月剛想出去的時候,就聽到外面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有人,”陳天明小聲地拉了楊桂月一下.他們悄悄地走到洞口旁,小心聽著外面的情況。
  “氣死人了,我們都找了這么久的時間,還是沒有發現陳天明,”老b一邊看著周圍的環境,一邊生氣地說道。
  他們已經找了快三個小時,可就是沒有發現陳天明他們的蹤跡。“陳天明受傷很重,一定是躲在哪個地方,他一定沒有跑遠。如果我們可以殺了他,回去一定會得到很大的獎賞。”
  “老b先生,我們找了那兩個方向都沒有,你說會不會是這個方向了?”綠衣人一邊用棍子打著草叢,一邊問老b。
  老b點點頭說道:“一定是在這個方向,陳天明他現在可能已經內力全無或者死了,刺激身體的潛能作最后的掙扎,嘿嘿,不死也會走火入魔。不過,我們一定要找到他,他有點門道,怕他死不了。”
  “咦?那邊好象有走動的痕跡。”有一個黑衣人看到了楊桂月作的假相,他興奮地叫了起來。
  老b趕上前看了一會,繼續跟著走了一下,搖搖頭說道:“不對,到了這里就沒有了,雖然他們可能會用輕功繼續飛,但陳天明不可能還能這么久。”想到這里,老b轉身對其它人說道:“你們小心一下,陳天明可能就在這附近,我們先查找這里,如果沒有發現,再順著那個方向前進。”
  聽老b這么說,另外五個手下馬上與老b排成一條直線,他們拉開距離,往這里慢慢地前進搜查起來。
  楊桂月看著那綠衣人往這里走過來,她擔心地說道:“陳天明,我們沖出去跟他們拼了,反正你現在的內力已經恢復了八成,應該不怕他們了。”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你急什么?我有飛劍正是偷襲的好機會,等那個綠衣人過來后,我用飛劍干掉他,這樣我們不是少了一個敵人,對付老b不是更有機會了嗎?”老b那邊有六個人,自己再干一個人的括話,那他們就剩下五個人了,楊桂月對付一個,自己對付四個,應該沒有問題了。
  “嘻嘻,陳天明,你真狡猾。”楊桂月吃吃地笑著。
  “我靠,這是聰明好不好!”陳天明一臉的沒好氣。不過,他也不敢再跟楊桂月說話了,因為綠衣人已經慢慢地走過來,敲打著前面的草叢。
  陳天明輕輕運了一下內力,飛劍從他體內悄悄地飛了出來落在洞邊。為了一會方便行事,陳天明一直用真氣控制著飛劍,只要他心念一動,飛劍就會飛出去干掉綠衣人。
  近了,近了,綠衣人越走越近了。突然,綠衣人低下頭看到了前面草叢里有一個小山洞口,他高興地叫道:“老b先生,這里有一個小山洞。”這綠衣人還是挺聰明的,他自己不敢沖進去,還是叫老b他們一起過來好一點。
  就在綠永人高興地叫著的時候,陳天明開始行動了。那飛劍如閃電般射了出去,“嗖”的一下就飛到了綠衣人的面前。
  “啊!”綠衣人驚訝地叫了一聲,他終于看到飛劍射了過來,但已經太遲了,飛劍距離他太近,而且陳天明把自己八道真氣合為一道來控制這飛劍,那速度和力度根本跟剛才他對付的時候不一樣。而且,綠衣人有點不明白,老b不是說陳天明重傷了嗎?他怎么還可以使得出飛劍出來?
  不過,也沒有機會再讓綠衣人想了,飛劍沖破他擊出的內力,直往他的胸膛射了進去,接著再從他背后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