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241 我會跟你充爭

隨著楊桂月每一次的動作,陳天明就感覺白己的那里有股熱流往自己的體內沖過來,開始一點內力也沒有的丹田好像有點起色,雖然不能說發出內力,但也被那熱流沖擊得熱熱的,有點反應了。
  當陳天明練香波功時,那下面涌出來的熱流就慢慢地沿著他的經脈流動,先是一個周天,再是兩個周天,開始他的丹田是沒有么動靜出現內力。但當陳天明練完九個周天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的丹田開始有內力了。
  他又不是次練特殊的香波功來恢復自己的內力,所以當他感覺到自己的丹田開始出現內力時,他就知道自己可以恢復內力了。于是,他急忙引用丹田的內力,快速練起了香波功。
  而楊桂月是次干這種羞人的事情,她哪懂得怎么做才會令陳天明興奮,令陳天明能更快地恢復內力呢?她只能是輕輕地、小心翼翼地撫摸著陳天明的那里,反正現在陳天明是閉著眼睛,雖然她害羞,但還是能接受。
  令她不能按受的是,陳天明的那里怎么會是這么大啊?剛才她摸著的時候,好象還沒有這么大,可為什么現在卻變成這么大了呢?一會陳天明的那里會不會越變越大,就像他的大腿那么大呢?
  想著如果陳天明的那里變得像他的大腿那么大時,楊桂月不由有點茫然,到時自己是不是要用兩只手來呢?可陳天明沒有說,自己又不好意思問。再說陳天明現在是練功的緊要關頭,如果自己叫他反而害得他走火入魔的話,那就麻煩了。于是,楊桂月還是輕輕地摸著陳天明的那里,就如自己的寶貝似的。
  又練了九個周天,陳天明覺得體內的真氣恢復了一些,而且丹田開始不斷地涌出內力。想著如果不能恢復內力,陳天明就覺得害怕。現在他都不怎么刺激那氣戶穴,后果是太嚴重了。上次在木日國還暈倒過去,唉正如婷姐所說,不要再用那種方法,物極必反,一定會有害處的。
  可這次陳天明能有什么辦法啊?人家這么多人,人多欺負人少,如果不這樣拼命的話,他和楊桂月都要死在那里。人都要死了,還管什么害不害處啊?
  幸虧自己有血黃蟻的血氣幫忙,要不然真的是如楊桂月所說,有問題了。也幸虧有楊桂月在這里幫自己,能刺激自己的下面,讓自己能專心地練功,要不然他哪能恢復得這么快。
  陳天明一邊感受著楊桂月用柔軟小手帶給自己的刺激,一邊繼續練著香波功,丹田的內力和下面涌出的熱流已經融合在一起,它們在自己的體內奔流如潮,它們跑得越快,陳天明恢復得就越快。
  陳天明又練了九個周天,這次,他感覺到自己的內力已經恢復了六成。有這六成的內力,他不那么怕老b他們了。而且,現在自己的內力已經恢復不少,也沒有必要再讓楊桂月摸自己的那里。
  想到這里,陳天明張開眼睛著著楊桂月。現在的楊桂月閉著眼睛紅著臉,一如既往地摸著自己的下面。難得胸女這么乖啊!為了讓自己恢復內力,她害羞地摸自己的強悍。唉,看來,以后自己真要跟她綁在一起了,如那個狡猾的許勝利愿了。
  “小月,”陳天明溫柔地叫著。
  “恩,”楊桂月聽到陳天明叫自己,馬上睜開眼睛看著陳天明,她以為陳天明又有什么新的指示動作,或者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讓他還沒有恢復內力。她沒有聽出陳天明嘴里的溫柔,叫她“小月”。
  “辛苦你了,”陳天明感激地說道。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孩,為了救自己而這樣大膽地撫摸自己的那里,她的身體有點微微顫抖,可見她是強忍多大的羞澀而這樣做啊!陳天明的心里又是一陣感動。
  楊桂月紅著臉訕訕地說道:“我,我不辛苦。你的身體怎樣了?內力有恢復了嗎?”楊桂月雖然跟陳天明說虎,但她的小手還在繼續地動著。
  陳天明已經決定要把楊桂月歸為自己的女人,他也不客氣了,“好很多了,不過,還差一點。”
  “還差一點?你,我還要怎樣做?”楊桂月說得大義凜然,好象為了陳天明不怕犧牲的樣子。“只要能為你好,我怎么做都可以。”反正自己連陳天明的那里都模了,自己還有什么地方不敢摸啊?
  “我,我可以摸一下你嗎?”陳天明蕩淫地說道。楊桂月就坐在自己的旁邊,只要他把手伸過去,就可以摸到她柔軟的酥峰。不過,陳天明不是那種下流胚子,他是要問一下楊桂月才行的。
  楊桂月大吃一驚,“你,你要摸我?”難道最后的恢復是陳天明摸自己嗎?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是啊,還差一點,就可以恢復六成以上的內力,這樣老b他們過來我們也不怕他們了。”嘿嘿,我現在都有六成功力了,不過,我不摸一下你,怎么能心理平衡呢?你都摸我那里這么久了。
  “這樣啊,那,那是哪里呢?”楊桂月志怎不安地夾了一下雙腿,自己的那里臟,如果陳天明要摸那里的話,自己如何是好?
  “那里,”陳天明用眼神示意地看了一下楊桂月豐滿的酥峰。
  楊桂月見陳天明看自己的胸前,她小臉又是一紅,但她還是暗暗放心,幸好是上面不是下面,要不然自己都不知道答應好,還是不答應好呢?
  陳天明見楊桂月沒有說話,也沒有說不肯,知道她已經默了。有時候,你提出非分的要求,女人不反對的話,就可能是答應了。
  于是,陳天明把手一伸,直接蓋在楊桂月豐滿的酥峰上,那又柔又軟的感覺讓陳天明的那里跳了一下,害得楊桂月差點抓不住了。
  次被男人模著那里,楊桂月又羞又緊張,她急忙閉上眼睛,不知所措地緊緊抓著陳天明的那里。
  “啊!”陳天明興奮地了一下,他繼續摸著楊桂月豐滿的酥峰,當然,他也停止了練功,好好地享受著楊桂月胸前的柔軟。
  “嗯,”楊桂月緊咬著自己的嘴唇,不敢發出聲音來。陳天明的手摸在自己的酥峰上,就讓自己感覺天要塌地要崩的感覺,她的大腦一片空白,有點飄然,又有點興奮,而且還有點異樣。
  被自己所喜歡的男人摸著,就是這樣的感覺嗎?可是,他不喜歡自己,只是因為恢復內力才這樣摸自己。楊桂月在心里想著。她既惆悵,又覺得有點驚喜和期待。
  摸了一會的陳天明覺得不過癮,他把楊桂月拉過來,讓她倒在自己的懷里。
  “你,你要干什么?”楊桂月小聲問道。
  “這樣還不是很夠,還不能刺激我的興奮練功,我要再深入一點,我想把手放進里面摸一下,行嗎?”陳天明一本正輕地說道。
  “那,那好!”楊桂月有點不知如何說好,為了讓陳天明恢復內力,自己都摸了陳天明的那里,被伸手進去摸一下又怎樣呢?楊桂月馬上又閉上眼睛不敢看陳天明。
  陳天明見自己的奸計得逞,淫笑著把手伸進楊桂月的衣領,用力一插,插進她的罩罩里面。嘩,如果不是真正用手觸摸,還不知道楊桂月的酥峰是那么的豐滿,那么的柔軟,自己叫她胸女果然是沒有叫錯。
  陳天明用點力,摸著她的柔軟,那滑膩柔軟讓他不由更加興奮。而楊桂月也軟在他的懷里,她感覺自己全身發熱,腦袋暈沉,被陳天明摸著的酥峰又酥又麻,好象還有點癢。她感覺到陳天明手掌的火熱,還有自己的火熱。
  由于有罩罩的束搏,陳天明的手沒有大展身手的感覺,不過,他的手指還是劃過楊桂月胸前的小紅豆,讓楊桂月的身體產生了顫栗。
  陳天明靈機一動,他兩手一捻,捻著她的小紅豆輕輕地捏了起來。不一會兒,楊桂月的身體更加顫栗,她不斷地喘著氣,好象有點受不了。
  “不,陳天明,不能這樣,我,我受不了了。”楊桂月一邊喘著氣一邊說道。
  “小月,你的酥峰好柔軟,摸起來好舒服啊!”陳天明贊嘆著,他以前是錯了,以為楊桂月沒有什么好的,想不到她的酥峰真是好摸。
  “啊,不要,”楊桂月咬咬牙,用力地推開陳天明,她快受不了了,如果陳天明再這樣摸自己,自己是要大聲呻!吟了。
  陳天明看著難受的楊桂月,關心地說道:“小月,你怎么了?”
  “我,我受不了,”楊桂月不好意思地說道。“你,你的內力恢復得怎樣了?是不是還要繼續摸我?”想著陳天明剛才摸自己,楊桂月既害怕又有點期待,但是,陳天明不喜歡自己,自己不能那樣的。
  陳天明也不敢做得太過,反正自己跟楊桂月有點親密動作了,以后再慢慢來。嘿嘿,她摸過自己了,自己也摸過她了,她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不用了,小月,謝謝你了,我現在的內力已經恢復到六成,不那么怕老b他們。”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自己騙了楊桂月,但為了自己以后的性福,是要騙一下她。
  “真的,你恢復到六成功力了?”楊桂月也是高興,陳天明的武功很高她是知道的,陳天明恢復到六成功力,應該可以自保或者兩人逃命了。最要緊的是,陳天明的身體沒有事,她心里暗暗欣慰,她太擔心陳天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