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239 苗茵的困擾

“不,不要,”看著楊桂月和陳天明向自己攻擊,賈道才怕得哪敢回擊,他拼命地住前面飛去。但是,陳天明擊出的全部內力非同小可,雖然賈道才避過楊桂月的攻擊,但卻躲不了陳天明攻過去的真氣。
  “轟,”陳天明的真氣像打鼓一般打中賈道才的后背,賈道才一個踉蹌站不住腳撲在地上,他吐了一口鮮血,馬上又爬起來向老b那邊跑去。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白光閃過,那白光如閃電一般快地向賈道才射去。
  “啊!”賈道才慘叫一聲,他不敢相信地低頭看著自己的胸膛,只見自己的胸膛處開了一個血洞,那血就像沖破堤壩的洪水一般涌了出來,自己的衣服全是血。賈道才感覺自己好象坐上云端,要永別這個世界了。
  “轉!”陳天明把手一旋轉,在賈道才體內的飛劍轉了一圈后,再從他的后背射出,接著飛回到陳天明的手上。飛器就是飛器,殺人不沾血,它在陳天明的手上干凈得如剛才沒有做過什么似的,沒有一點血跡。
  賈道才兩眼睜得老大,好象死不冥目似的撲倒在地上。他的手張開腳也張開,像一個x字。
  老b看到賈道才被殺,不由大聲叫道:“道才!”賈道才雖然沒有跟在先生的身邊,但他跟先生的家族有關系,所以在這次的行動中,老b就算犧牲其它手下,也不會讓賈道才出事。因此,老b才會讓賈道才對付楊桂月。
  可沒有想到,看似快要完蛋的陳天明卻像吃了十瓶偉哥似的馬上強悍起來,他不但還可以飛,而且能擊殺賈道才。看賈道才那死不膜目的眼睛,估計也是沒有想到陳天明還能對付他。這下慘了,如何回去跟先生交待啊?
  “殺,把陳天明殺了。”老b怒喝著。只有把陳天明碎尸萬段,才能消除他現在的怒火,回去后才不會被先生責怪。老b往陳天明那邊沖過去,而老b后面的幾個手下也跟在他后面。
  陳天明殺了賈道才后,馬上拉著有點興奮的楊桂月,說道:“我們快走。”話音未落,他就拉著楊桂月向樹林里面飛去。
  楊桂月奇怪了,剛才陳天明不是沒有事嗎?陳天明已經干掉了賈道才和一個黑衣人,按現在的形勢來看,他們應該不怕老b他們了。自己拖住一個黑衣人,陳天明對付老b他們五個人,應該可以對付啊!
  但是楊桂月哪里想到,陳天明刺激的氣戶穴只是暫時性的恢復內力,不用過多久的時間,陳天明的內力就會沒有什么了。隨著陳天明的內力慢慢消失,陳天明就只有被人殺的份了。而且陳天明也知道他自己多次刺激氣戶穴,已經非常違反了身體的潛能。他怕自己會出現其它的異常現象,所以哪不快點拉楊桂月逃啊?
  老b也感覺到陳天明的舉動,他叫道:“我們快追,剛才陳天明只是作最后的掙扎,不用過多久的時間,他不走火入魔也會內力全無的。”老b他們急忙往陳天明和楊桂月逃走的方向追去。
  陳天明施展輕功快速地往前飛,楊桂月也拼命地運起全身內力飛,可陳天明飛得太快了,如果不是有陳天明拉著她,她一早就被陳天明甩遠了。也是由于有陳天明拉著她,他們才飛得快。
  為了怕被老b追上,陳天明專門往深林里面沖。里面的樹木越來越茂盛,而且還有很多草叢和灌木,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在空中飛行,所以,他們落到地上,拼命地往前跑。
  “陳天明,我們現在往哪里跑?”楊桂月一邊喘著氣一邊小聲說道。里面越來越暗,好象晚上一般黑了。這深山老林有點像森林這么茂盛,特別是這里好象沒有什么人走過,根本沒有路。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們先躲起來不讓他們追到。”陳天明感覺自己的內力慢侵地消失了。他要快點找一個地方躲起來才行,要不然一會自己還要楊桂月背自己。
  “我們為什么不跟他們拼了?”楊桂月還想著要回去殺掉老b他們。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我剛才是拼了性命刺激自己體內的潛能,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內力什么時候消失,我們能逃走就算不錯了。”陳天明眼睛一亮,那邊好象有一個小山洞,旁邊有一些草,如果不是很注意根本看不到。不行了,他快沒有內力了,先休息一會再!
  “什么?你現在怎樣?”楊桂月聽了大吃一驚,她也聽過有這樣刺激體內潛能的方法,但這種方法一般人是不會用的。因為用這種方法的人,一般過后要么因體內刺激消耗過度而死,要么走火入魔武功盡失。
  所以,如果不是到生命緊要關頭,沒有人會用這種的方法,就算是用了,那人也是抱著跟對方同歸于盡的方法才會用,當一個練武的人走火入魔武功盡失后,跟死有什么區別。因此,楊桂月聽陳天明這樣說不由為陳天明擔心了。
  “我還能怎樣?”陳天明說道。“楊桂月,我不能幫你了,我的內力快消失完了,你快往右邊走,我先到那個小山洞里躲一下。記住,出了樹林后,快點給林廣熾他們打電話,讓人清查姜市的國安局。媽的,殺了賈道才,心里也舒服很多。”
  自從m市出事,陳天明就一直記恨著賈道才。雖然賈道才一直對自己示好,但由于有鐘向亮的提前警告,他對賈道才有著提防之心。可沒有想到賈道才在幕后策劃對自己的家人不利,而自己明明知道他是幕后指使人,但又拿他沒有辦法,這讓陳天明氣憤。
  現在賈道才暗中策劃西蟲分子暴亂,讓他給抓住,他當然是不會手軟了。只是可惜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恢復身體,要不然剛才肯定不會逃跑,直接干掉老b他們。
  楊桂月堅定地搖搖頭說道:“我不,你為了我弄成這樣,我怎么可能扔下你不管呢?這樣,我們先躲在那個小山洞,我要看看你的身體現在怎樣了?”
  “楊桂月,這樣會害了你的,如果讓老b他們找到這里來,我們一個也逃不了。”陳天明有點生氣地對楊桂月說道。
  “逃不了就逃不了,反正賈道才已經被殺了,我們就算是死也死在一塊。”楊桂月脫口而出。
  “死也要死到一塊?”陳天明和楊桂月已經飛到了那個小山洞口旁邊,他聽到楊桂月這樣說,不由愣了一下,這楊桂月說得好象是電視上的情侶生離死別的話語啊?
  “我,我是說我們一起對付老b他們,你不要想歪了,老娘才不會看得起你呢?”自從在車里聽了陳天明那樣的話,楊桂月已經決定不再對陳天明抱著什么幻想了。
  陳天明再也不住了,內力已經消失的他軟倒在地上。剛才拼命地殺了賈道才,然后又拉著楊桂月狂奔了這么久,而且為了逃得快一點,基本是他用力在起楊桂月,剛才刺激氣戶穴的內力也消耗完了。
  “陳天明,你怎么了?”楊桂月急得快哭了。她以為陳天明要么是死了,要么是走火入魔。“你不要死啊,我剛才不是說要死大家一起死嗎?”
  “我靠,你這烏鴉嘴,我還沒有死,你快點把我拉進小山洞,另外把洞口外的草弄好,不要讓人發現。”陳天明睜開了眼睛說道。
  “你還沒有死啊?太好了,”楊桂月見陳天明又睜開了眼睛,不由高興地說道。她哪會拉陳天明進山洞呢?地上有刺樹樹枝什么的,她還是把陳天明抱進去!
  想到這里,楊桂月的臉紅了起來。不過,她也不再擾豫,不知道老b他們有沒有追上來,還是快點進去躲好,要不然被老b他們發現就慘了。
  楊桂月抱起陳天明,快速地跑進小山洞。這小山洞說小是它只有一米左右高,楊桂月要弓著腰小心翼翼才能把陳天明抱進去。不過,一進去后,楊桂月又不由高興了,原來這小山洞是外小里大,里面有兩米高,不過也沒有多長,就是三、四米長就到盡頭了。
  在楊桂月懷里的陳天明可是“苦不堪言”,開始他被楊桂月抱著的時候還沒有多大的感覺,只是聞到她體內的幽香。可當他們要進小山洞時,楊桂月弓著身子,把自己緊緊地摟著好象怕自己掉下去,她那豐滿的酥峰正好堵住了陳天明的嘴,那姿勢就好象她要喂陳天明奶似的。
  現在的陳天明想要提醒楊桂月,也沒有辦法張嘴了。而且他怕自己一張嘴,反而讓楊桂月誤會,她有可能以為自己要咬她的奶或者吃她的奶呢?那好象有種**的氣味直往陳天明的鼻子鉆,讓陳天明的那里有感覺了,好象還很昂首挺胸的那種。
  進了里面,楊桂月小心地輕輕放下陳天明,她小聲說道:“你先在這里,我去弄好外面。”楊桂月也是一個警察,有些豐富的反跟蹤經驗。她先把那邊的樹木弄亂一點,好象有人往那邊走過去的樣子。接著她再用輕功飛了回來,把小山洞口外面的草撫平,小心地回到山洞里面。
  當楊桂月看到躺在地上的陳天明時,鼻子不由一酸,按陳天明的武功,他雖然不敵但他是可以自己逃走的。但他卻沒有逃,而且一個人對付幾個敵人。在自己快要被賈道才抓住時,已經重傷的他不顧自己的性命,用刺激身體最后潛能的方法來救自己。
  現在救是救出自己來了,但陳天明卻像一個死人似的躺在地上不能動彈,這哪像他啊?他以前可是非常威風非常厲害的?想到這里,楊桂月感覺自己的眼睛好象進了沙似的掉下了幾滴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