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237 中傷陳天明

老b聽陳天明這樣說,哈哈大笑著,“陳天明,我知道你腦子里想著什么,不過沒有用了,你再拖延時間也沒有用。”
  “拖延時間沒有用?”陳天明奇怪了,這老b好象很強悍啊,心思比老還厲害。
  “就在你進來深山老林的時候,姜市也開始暴亂了,現在你的那些手下肯定忙著處理那些事情,哪會注意跟你聯系不上呢?就算知道聯系你不上,他們哪分得身來找你呢!呵呵,”老b大笑著。
  在老b的安排下,姜市開始暴亂,不過開始是東打一槍西打一槍,小打小鬧先槍一點時間,遲點再一起暴亂。到時,他們也解決完陳天明過去支援西蟲分子,到時姜市就算有武警虎堂的隊員又怎樣?木山派的人已經在那里,而且他們幾個超級高手過去,要殺武警警察就當捏死螞蟻那么容易。
  陳天明也笑道:“是嗎?那這樣,我們再在這里坐一會,聊聊天,可惜沒有茶喝!”
  “你不用幻想了,我也不會讓你拖時間,大家上。”老b吼了一聲,他便向陳天明飛了過去,而賈道才也向楊桂月撲過去。賈道才怕其它人對付楊桂月可能殺了她,他想著最好自己對付楊桂月,先把她的武功廢掉,再慢慢地弄她。
  “我一個人對付楊桂月,你過去幫老b他們。”賈道才對旁邊的綠衣人說道。這綠衣人是賈道才的手下,武功非常高強,是先生派給賈道才用的。
  “恩,”綠衣人點點頭,接著住那邊飛去。
  陳天明也不敢怠怪慢,馬上亮出自己的飛劍與老b他們打了起來。老b那里六個人,再加上后來的綠衣人,陳天明沒有那么自信了,m的,這次要拼命了,而且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他們。
  “嗖”,一道白光馬上飛繞到老b他們后面,準備進行偷襲。陳天明還是想著用以前的那招,飛劍在后面配自己,前面襲擊一定是可以干掉這些王八蛋。
  這次真是失算了,人家在暗自己在明,想占點便宜也不行。陳天明全身的內力洶涌而出,對著那七個人擊去,同時,飛劍也在他們背后旋飛。
  “啪”,七個人的力量果然強大,他們把陳天明打得后退幾步。陳天明捂著自己微微作痛的胸膛不由暗暗心驚,這七個人武功很好,特別是那個老b好象比老還高一點。陳天明哪知道,老b經常跟著先生,當然學的東西多一點。
  陳天明右手一揮,飛劍向旁邊的一個黑衣人射去,而他馬上又撲上去,想聲東擊西引開別人的注意力,能殺一個黑衣人就是一個,要不然這些人這么強,自己是對付不了。
  陳天明一直對自己的武功很自信,可老b的武功也很高,他又帶了幾個高手過來,目的就是對付陳天明。平時陳天明后面都是跟著一群高手,要殺陳天明不容易。可這次不一樣,老b他們已經計劃好了,就陳天明與楊桂月,他們完全可以應付。
  現在的陳天明終于感覺到人多力量大的好處,論單打獨斗,或者是自己跟他們三、四個人打,他們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問題是人家七個人啊,七個人的力量對付一個人,他們又是高手。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跟他們拼了,他希望飛劍能偷襲成功。
  “你專門對付飛劍,”老b對那個綠衣人說道。以前陳天明用飛劍的情景,老已經向先生匯報過,所以先生已經想好怎樣對付陳天明,專門有一個人回身對付飛劍,其它人專心對付陳天明。當然,這也要求人手要多才能完成。
  綠衣人點點頭,馬上回身施展全身的內力跟飛劍打了起來。陳天明指揮飛劍的內力只有一道,所以這綠衣人還是可以應付,雖然不能把飛劍打得飛出好遠,但也勉強應付。用老b的話來說,只要拖住陳天明的飛劍,其它的就交給他們了。
  “轟”,陳天明又與老b他們對上一掌,如洪流般的掌力把他們身邊的樹葉全吹了起來,不過,這些樹葉沒有飛在他們的身上,強大的真氣讓樹葉住外面飛,就是旁邊一棵大樹,也被他們拼斗的內力激中,猛地搖晃一下就斷了。
  頓時,陳天明他們打斗的地方全被他們的真氣清空了,地上如被人掃過似的。而附近的樹木也被真氣擊斷。
  陳天明又被擊退了幾步才站穩腳,老b他們也想跟他硬拼,現在他們可是人強馬壯,陳天明被他們打得節節后退。只要這樣下去,陳天明就死定了。
  “哈哈,陳天明,怎樣?知道我們的厲害了?”老b邊說邊飛起身對陳天明又是凌空一掌,他是總指揮,只要他一出手,其它的五個黑衣人馬上配合出手。陳天明已經用了一道真氣控制飛器,還有七道真氣哪是老b六個人的對手。
  而且他跟老b他們打了一會,感覺到就是這六個人對付自己,自己也沒有足夠的把握取勝。“老b你們要殺我,也不是這么容易的,我起碼也要殺幾個墊底。”陳天明生氣地叫道,看來是自己太大意了,沒有想到這次先生他們居然跟西蟲分子勾結,派了這么多高手過來。
  自己為了取得賈道才的證據,身入虎穴,卻沒偶想到中了別人的圈套。不過,如果不是陳天明和楊桂月兩人跟蹤過來,人家賈道才也不會有意讓他們跟上,賈道才一早就上了去省城的高速公路。
  所以,風險和利益是同在的,雖然陳天明揭穿了賈道才的陰謀,但他也陷入了困境。如果不是有楊桂月在身邊,陳天明還是可以逃的。他的輕功特殊,還有飛劍在旁邊輔助,他一定可以逃走。
  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把楊桂月留在這里,自己一個人逃呢?他陳天明不是那樣的人,就算是死,他也要比楊桂月先死,這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想到楊桂月,陳天明急忙回身一看,心里更是吃驚。賈道才的武功非常厲害,楊桂月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看著她現在險象環生的情形,估計不要多久便會被賈道才所傷。
  “楊桂月,你怎么樣?”陳天明關心地大聲叫道。
  “我,我沒有事,”楊桂月被賈道才一掌打得急忙往右邊躲避,這個賈道才真是變態,武功這么高,而且他出招的時候非常蕩淫,老是往自己的胸前打。楊桂月又羞又氣,但拿他沒有辦法,而且她的武功跟賈道才差距太大了,估計不到十鐘自己就要被打倒。
  不過,倔強的楊桂月是不會告訴陳天明自己的險景,她寧愿自己被殺,也不會拖累陳天明。自己才跟一個賈道才打,而陳天明卻要對付七個人,所以,楊桂月咬咬牙跟賈道才拼命。
  但是,本來她的武功就不是賈道才的對手,而且正好她的身體又有點那個,行動不是超級方便,更是被賈道才壓著打。“嘿嘿,楊桂月,你不要逞能了,你武功這么差,快點叫陳天明救你!”賈道才興風作浪,想讓陳天明分心,而且,他一邊攻擊楊桂月,一邊看著她豐滿的酥峰,真是爽。
  這個女人還是處子,一會玩起來一定很爽。看來那個陳天明是還沒有把楊桂月拿下,嘿嘿,一會自己再把她拿下,好好地弄她幾次。賈道才蕩淫地想著。他這個人就是喜歡權力和女人,不過平時隱藏得非常深,要女人也是偷偷地玩玩。
  “賈道才,我要殺了你。”楊桂月氣得沖上前對著賈道才攻出一掌,那凌厲的掌刃似是要把賈道才吞噬。但是,楊桂月的武功還是跟賈道才有一定的差距,她哪能傷得著賈道才?
  賈道才見楊桂月中計,居然不躲閃自己還要跟自己碰拼,他心里一喜,急忙迎上去對著楊桂月樣掌就砍。他的手掌就如一把可怕的大刀,強猛的真氣向楊桂月咆哮而去。
  “啪”,楊桂月被賈道才的攻擊打得招架不住,那強大的真氣擊得她飛了出去。不過,楊桂月還是使出千斤墜的身法讓自己快速落在地上。
  落在地上的楊桂月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跡,剛才她跟賈道才硬拼,已經被他打傷了。
  “楊桂月,你不是他的對手,你不要跟他正面拼斗,用游斗的方法。”陳天明看到楊桂月吃虧了,急忙叫道。“你再堅持一下,我會去救你。”
  “陳天明,你不要管我,你快點逃,記得到時為我報仇。”楊桂月恨聲地看著賈道才他們,就是這些國家的敗類聯合恐怖分子,要不然那些歹徒不可能干得了這么多的壞事。
  老b大笑著:“笑話,你們還能逃走嗎?陳天明,楊桂月,你們還是快點束手就擒,不要作無謂的掙扎了。”老b心里一陣好笑,現在的陳天明跟本不是他們七個人的聯手,按計劃六個人就可以對付陳天明了,現在再多一個人,陳天明哪還能生還?
  而且賈道才對付楊桂月也是綽綽有余,看著楊桂月已經被賈道才打傷,老b能不高興嗎?先生說過了,只要這次能殺了陳天明,那陳天明的飛劍就屬于他。那可是獨孤求敗的獨孤飛劍啊,一會殺了陳天明,就可以把飛劍滴血認主,以后,他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老b了。想到這里,老b對著陳天明又是狠攻了兩掌。
  其實獨孤飛劍是厲害,但在陳天明的手里也只能算是一把非常鋒利可以用真氣控制的利器而已。他沒有獨孤九劍劍法,根本發揮不了獨弧九劍的真正威力,要不然,老b這些人哪會是陳天明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