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6-03)      第1943章(06-03)      第1944章(06-03)     

流氓老師1236 電梯的暖昧

陳天明他們的小車在泥路上開了約十分鐘,就看到前面一片很大的樹林,這樹林很大,好象有點像森林,里面也有幾座大山,看著好象很高。
  “陳天明,那是賈道才的車。”楊桂月指著前面高興地說道。果然,在樹林前面的空地上停著一輛小車,正是賈道才的小車。
  “快,我們快過去。”陳天明著急地說道。按這樣的情況,賈道才他們已經進了樹林里面,如果沒有跟到他們,就找不到賈道才的證據了。
  車子駛到賈道才的小車旁邊停下,陳天明他們下了車,見里面已經沒有人。
  楊桂月問陳天明:“陳天明,我們現在怎么辦?”
  “賈道才一定是進去樹林里面了,”陳天明看著里面的大樹林說道。他拿出手機想給林廣熾打電話,可這一打居然發現這里沒有信號,就算是打一一零也不行。“奇怪了,這里沒有信號。”
  “不會?有這樣的事?”楊桂月不相信地拿出自己的手機打了一下,發現果然是這樣,耳麥也不行。
  司跑到小車里面,擺弄了一會對講機,接著跑出來說道:“首長,車里的對講機也沒有信號,我根本沒有辦法跟別人聯系。”
  陳天明仔細地看了大樹林一眼,說道:“這深山老林一定有問題。這樣,楊桂月,你和司機馬上開車退回去,開到有信號的地方就給林廣熾他們打電話,讓他們馬上派人過來,我進去里面看看,最好能找到賈道才的證據。”陳天明藝高膽大,完全不怕里面可能會有埋伏。
  “首長,這樣太危險了,要不我進去看看,你們開車出去。”武警擔心地說道。
  “不行,你不會武功,你進去更加危險。”陳天明說道:“時間來不及了,賈道才他們已經進去一會了,我看能不能查到他們什么陰謀。”
  “陳天明,我跟你進去,讓司機自己一個人回去。”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也沒有時間跟楊桂月說了,估計這里的信號被人屏蔽而已,只要司機一出去就能打電話了。楊桂月想跟他一起就一起,反正多一個人也多分力量,只要堅持30鐘左右,林廣熾他們就會過來幫忙了。
  “好,我們走,兄弟,你要小心一點。”陳天明從車里拿出手!槍,楊桂月也是如此。
  司機點點頭,說道:“首長,我如果聯系到他們,就會馬上回來的。”
  陳天明與楊桂月馬上飛身進了樹林里,樹林中有一條小路,一直延伸到里面。現在時間太緊了,他們怕賈道才已經跟歹徒談完事情,于是,他們用了了輕功飛快地往前追著。
  司機見陳天明他們進去樹林了,他馬上上了車,把手槍放在副駕駛座上,然后倒車拼命地往前開。陳天明身為首長都這么以身作則,他當然也要快點離開這里打電話求救,然后再回去支援陳天明他們。這里沒有信號,但上了公路就一定會有信號。司機暗暗地想著。
  當司機把車開到這泥路一半的路程時,突然從泥路旁邊的草叢里飛出一個人,他穿著綠色的衣服,只見他對著小車的輪胎就是兩槍。
  小車被打中輪胎,車身一歪快要翻倒在地里。司機急忙急剎車,接著拿起旁邊的手槍。
  那人看著拿槍的司機冷笑著,好象一付不以為然的樣子。
  “我跟你拼了,”司機打開車門,猛地站起來對著那人連開幾槍。那人也是拿著槍,但他沒有開槍,司機馬上趁這個機會射擊。
  “嘿嘿,”那人笑了笑,兩腳一蹭,如鬼魅般避開司機打過來的子彈,然后對著司機凌空一掌,一道掌刀便向司機擊去。
  “啪”,司機被打得整個人翻倒在地,吐出一口鮮血頭一垂犧牲了。
  那人又是冷笑一聲,接著往深山老林那邊飛去。他到了樹林邊,便沖進一個草叢里,對著里面的一些儀器擺弄了一會,然后就走出來,拿出自己的手機打起電話來。
  陳天明與楊桂月快速地飛著,突然,外面好象響起了槍聲。楊桂月擔心地說道:“陳天明,外面好象有槍聲,這會不會是一個圈套?”
  “就算是圈套也沒有辦法了,我們都已經進來,希望那個兄第沒有事,”陳天明的心有點內疚,不過也沒有辦法,司機不會武功,跟著他們進來肯定更加麻煩。“我們小心一點。”陳天明收好手!槍,拉著楊桂月的左手。
  在沒有進這里之前,他已經跟林廣熾聯系過,估計林廣熾沒有聯系到自己,一定會派人過來的。所以,陳天明也不那么緊張,只要拖延時間就行了。
  現在這個時候了,楊桂月也顧不得害羞,她任由陳天明拉著自己的小手。他們巳經進來幾分鐘了,以他們的輕功已經飛了不少的路程,但這樹林還是沒有盡頭,好象還有很遠的樣子。這里樹木眾多,很多是參天大樹,地上全是樹葉,踩上去后發出沙沙聲響。
  “怎么還不見賈道才?”楊桂月小聲問道。
  陳天明看著里面的情景不由皺起了眉頭,雖然現在是白天,但這里全是樹木草叢,抬頭也看不到天,這么大的地方,要找賈道才真的很難。他靈機一動,說道:“走,我們先回去再說。”
  “呵呵,陳天明,你們還能回去嗎?”賈道才從一棵大樹上飛了下來,陰陰地笑著。
  “噢,是賈局長啊?你怎么會在這里啊?”陳天明一邊笑著一邊運起了全身的內力,賈道才不會只是一個人這么簡單,雖然他沒有跟賈道才交過手,但一個賈道才他還是自信可以對付的。
  賈道才說道:“陳天明,你就不要裝了,你不是跟蹤我過來的嗎?你不是想查探西蟲組織的秘密嗎?你還是想查我嗎?”
  陳天明聽賈道才這樣說,他也不裝了,“賈道才,你現在不隱瞞自己的身份了嗎?你不會是腦袋進水了?回去后我可是要抓你。”
  “哈哈,你開什么國際玩笑啊?”賈道才一陣大笑,“陳天明,你以為你還可以回去嗎?我也老實告訴你,我現在不怕暴露身份,就是要引你過來殺死你。所以,你死后,我還是回去當我的國安局長,沒有人會知道的。而且,姜市在我的作用下,繼續會越來越亂。”
  “不會的,我的人已經回去匯報了,”陳天明想探一下那司機的生死。
  “你的司機我已經殺死了,你不要再幻想。”那個剛才殺死司機的綠衣人飛了過來,他冷冷地看著陳天明說道。
  賈道才得意地說道:“聽到沒有,陳天明,你現在死心了,你們兩個人就死!”賈道才盯著楊桂月,眼里露出淫意。這個楊桂月長得漂亮,一會先殺了陳天明,如果可以的話,先廢掉楊桂月的武功,好好弄她,過過女人的癮再殺掉。
  “就憑你們兩個人想殺我們,是不是有點開玩笑?”陳天明小心地查看著周圍,想看看周圍有沒有賈道才的幫手?不過,這樹林太大了,周圍全是大樹草叢灌木,要想從那里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當然不是開玩笑,再加上我們幾個人,陳天明,你覺得殺你可以了嗎?”從草叢里突然飛出六個人,為首的人是老b,后面五個人是他從老那里借過來的高手,這些高手比上次在華山里的黑衣人還要強。為了殺陳天明,先生可是機關算盡。
  陳天明的心里不由一跳,就憑他們那如輕煙的輕功,這都是高手啊!m的,早知道自己一個人過來,馬上逃跑還有機會。現在楊桂月在身邊,自己是逃不了了,看來是要跟他們拼命。
  想到這里,陳天明在楊桂月的耳朵邊小聲說道:“一會我出手的時候,你馬上逃跑,我用飛器掩護你。”
  “不,要死我們一起死。”楊桂月的眼里露出了堅定。
  我呸,還沒有開始跟敵人打,你就說這么晦氣的話,快點吐口水說過。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楊桂月也感覺到面前的八個人都是高手,那個綠衣人飛過來的輕功,還有后面飛出來的六個人,他們好象都比自己強啊!那個賈道才是市國安局長,武功也不會弱的。想到這里,楊桂月的心里有點緊張了,不過,她想著跟陳天明在一起死,好象也不是什么難過的事情。
  陳天明感覺到楊桂月的緊張,他笑了笑說道:“胸女,沒事的,有我在你身邊,你不會死的。”
  “呵呵,陳天明,你知道我最佩服你的是什么嗎?就是你泡女孩,你家里還有這么多女人,不知道你死了,她們會被誰上呢?”現在的賈道才哪有國安局長的風度,他對陳天明奸笑著。
  “賈道才,我知道你們都是先生的人,怎么樣,大家都來了,是不是應該自我介紹一下?”陳天明想知道一些先生的事情。
  老b說道:“我叫老b。”
  陳天明頓了一下,“老b?你跟老是什么關系?”上次那個老,這個是老b,不知道有沒有老c呢?不過陳天明看這個老b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估計是戴人皮面具或者易容了。老組織里的人都擅長易容和改變自己的聲音,讓人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
  “陳天明,告訴你也無妨,老是我的師兄,我后面的人是老的手下,這次你是沒有辦法逃掉了。”說完,老b把手一揮,他身后的五個男人馬上呈包圍的姿態圍著陳天明與楊桂月。
  “賈道才,老b大家有事好好說一下嘛,沒有必要打打殺殺的。”陳天明笑道。他想著越拖時間就越好,可能不久林廣熾他們就會趕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