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235 請你們吃飯

早上起來,陳天明與楊桂月他們吃完早餐后便又開始巡邏了。由于一些西蟲分子的招供,還有拿到的資料顯示,現在全市的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員正在家家戶戶排查,把剩下的西蟲分子揪出來,那姜市就睛朗無云了。
  估計按這樣的排查也要幾天,到時陳天明他們也可以回去了。現在,他們跟武警一起巡邏,以免西蟲分子最后的狗急跳墻。
  陳天明也跟提力書記暗示了賈道才的事情,讓他跟省國安廳溝通一下,把賈道才調到別的省市,重新調一個新的國安局長過來。
  提力書記雖然沒有聽到陳天明說是什么意思,但他也猜到一點。當時賈道才就是因為在省m市的工作不得力被調過來這里,但來了這里不久,姜市又出現問題。雖然說這不能說明什么問題,但也太巧合了!
  以提力省委書記的權力,跟省國安溝通一下換一個人也不是很大的難事,于是,他也決定了,等事后要把賈道才這個人調走,換一個得力的人來負責姜市的國安。姜市一直沒有出什么大事,可賈道才一來就有事了。
  陳天明與楊桂月還是坐一輛車,前面是一個司機。他們還是在沒有發生事件的區域里巡邏著,畢竟楊桂月的猜想是對的,下面歹徒還會不會繼續作案呢?陳天明他們也不知道。不過,由于歹徒逃得快,在別墅基地里留下了不少半成品炸彈。幸好當時歹徒只顧著逃走,如果他們引爆那些炸彈后再走的話,那別墅也會沒的。
  “陳天明,你覺得他們還會作案嗎?”楊桂月問旁邊的陳天明。
  “說不定,這些歹徒太瘋狂了,不過昨天的打擊對他們是很慘重的,希望他們不敢亂來。”陳天明說道。根據昨晚的那些歹徒信息,大批西蟲分子來到姜市,估計還有三、四十名,另外還有一些外省人,不過是什么人,那些西蟲分子就不知道了。畢竟逃走的那一些全是核心西蟲分子,他們只是小嘍羅。
  “可惜,昨晚我都沒有怎么大展身手,都怪你拉著我不讓我沖出去。”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說道:“你的身體不舒服嘛?另外,那么多子彈,你們是避不過的。對了,你今天的身體怎樣了?”陳天明說得很小聲,怕前面的司機聽到。
  “我,我沒事了,”楊桂月的小臉馬上紅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還問這個事情,不過,她的心里甜滋滋的。以前她沒有感覺到陳天明對自己的關心,可來了姜市后,她感覺到了。
  “就沒事了?”陳天明奇怪了。“不是一般要來幾天嗎?你的那個來兩天就行了?”
  “我不是說我的那個沒有,是身體沒事,”楊桂月氣得掐了一下陳天明的手臂,這個流氓就是流氓,連這樣的話他都敢說。“你很關心我嗎?”這個問題楊桂月可是想了一個晚上,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問個明白。她要知道陳天明是想逗自己,還是想把自己收了?
  陳天明愣了一下,這兩天楊桂月的那個來了,是有點不正常。一會有點溫柔,一會說話怪怪的,不行,自己是要小心應對才行,要不然她一發神經就不好了。“也不是了,主要是你幫我洗一下衣服嘛,所以我關心你也是正常的。另外,你是我們的虎堂隊員,我帶著你們來姜市,如果你們出事了,我回去不好交待啊!”
  “就,就是這些原因?”楊桂月有點失望了,原來陳天明關心自己不是因為喜歡自己,而是因為自己幫他洗衣服,另外自己還是他的手下。想到這里,楊桂月臉色不由一變,小嘴嘟了起來。
  “是啊,就這些原因,你還想有什么原因嗎?”陳天明不解。
  “不,不是,”楊桂月急忙搖著頭,假裝往前面看著路面。死陳天明,臭陳天明,我以后再也不幫你洗衣服了。楊桂月生氣地在心里罵著。“咦?那個不是賈道才嗎?”楊桂月指著并面驚訝地說道。
  陳天明順著楊桂月所指的方向,發現街邊那個男人正是賈道才,他鬼鬼祟祟地正鉆進一輛小車,當他關上門后,小車便匆忙地開了。
  “司機,跟著前面的小車,小心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們。”陳天明對前面的司機說道。
  “行,”司機點點頭,小心翼翼地開著車。
  陳天明拿起手機給林廣熾打電話,“飛龍,你們那邊監視賈道才的情況怎樣?”
  “沒有什么可疑的情況,賈道才還在國安里面。”林廣熾說道。
  “我們被賈道才給耍了,他一定是偷偷溜了出來。”陳天明惱火地說道。“我剛才看到賈道才在街上,你帶人過來巡邏我這個區域,我們跟蹤他。”事出反常必有妖,陳天明看到賈道才鬼鬼祟祟地樣子,一定有什么陰謀。所以,他跟林廣熾互換了一下位置。
  “前面的車子開得很快啊!”司機說道。“不過他逃不了。”
  陳天明興奮地看著前面,這樣在車里的巡邏好,別人看不到自己。賈道才還以為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地去辦事了,沒有想到讓自己給看到。最好賈道才跟西蟲分子接觸,讓自己給抓到,這樣賈道才的狐貍尾巴就會露出來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心里一陣高興,只要把賈道才抓住,那他身后的先生可能就會露水了。
  “兄弟,小心一點啊!”陳天明叮囑著司機,這個時候千萬不要讓賈道才給發現了。
  “請首長放心,”司機馬上說道。
  在賈道才的車里,他的手下向賈道才匯報,“老板,后面的魚上勾了。”
  “那好,在城里兜幾圈再出城,不要讓陳天明給懷疑了。”賈道才一直在等著陳天明的車過來,當后面的手下告訴賈道才說陳天明的車已經往他那里開去的時候,賈道才就開始準備上自己的車,好讓陳天明他們看到。
  現在竟然陳天明上勾了,那后面的戲當然是要演得好一點。賈道才的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他們等這個機會很久了,就算是這次的暴亂不成功,也要把陳天明干掉了。這是先生的最高指示,如果能把陳天明干掉,先生一定會有嘉獎。
  楊桂月看著賈道才的小車在街道里兜著,不由有點懷疑,“陳天明,賈道才是不是發現我們了?”
  “不一定,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怕后面有尾巴才這樣兜圈的。”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剛才他已經打電話查過了,賈道才的車牌居然是假的,m的,這個賈道才可不是一般的混啊,賈道才,假道才。
  果然不出陳天明所料,賈道才的車兜了不久后,便向城外開去。
  “兄弟,這個方向是往哪里開?”陳天明問司機。
  “報告首長,這條路只有一個方向,是去省城的高速公路。”司機說道。由于怕前面的車發現,司不敢靠得太近,還好這路只是一條,沒有什么分叉路,他也不怕前面的車跑遠。
  “去省城?”陳天明猶豫了一下。賈道才不會去省城匯報工作?不會的,如果去省城匯報工作,他應該不會這么鬼鬼祟祟,還偷偷地從國安里面溜出來。再說了,這個時候是姜市需要人的時候,他跑到省城干什么呢?不會這是賈道才的調虎離山之計,引開自己?陳天明的心里又是一驚。
  “途中還有什么地方或者村莊嗎?”陳天明問道。西蟲組織基地也有可能在市郊的某個地方,一切都得小心。
  司機想了想說道:“有的,前面不就是深山老林,很大的,我們以前也在里面訓練過。”
  陳天明說道:“那好,我們跟過去。”陳天明準備先跟著,如果賈道才的車真是上了省高速,那他們就回去不再跟了。而且,陳天明也給林廣熾打了電話,詢問現在姜市的情況,當他知道一切正常后,也不那么擔心。
  另外,陳天明也把自己在這里的情況告訴了林廣熾,這樣也算大家互相通一個氣,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馬上聯系。
  “老師,要不要我派人過去?”林廣熾擔心地說道。
  “不用,我們現在只是懷疑賈道才,又沒有什么真憑實據,當我們發現他們有什么貓膩的時候,我再通知你們。”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高速公路口到姜市,快車就是30分鐘的路程,以自己和楊桂月的武功,十個八個高手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而且他們還有手槍,要堅持30分鐘時間根本不是很難的事情。因此,陳天明才不會那么擔心。
  “那老師你要小心一點,有什么事馬上聯系我們,”林廣熾說道。
  陳天明掛了手機,緊緊地盯著前面。賈道才是一個毒瘤,他在國安里身居要位,如果不把他揪出來,對當地是一個很大的禍害,m市和姜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且,如果能把賈道才抓住的話,可能會有線索查出先生的身份。
  先生是誰,他在z國有多大的勢力?這些都是讓陳天明非常頭疼的。因此,陳天明寧愿這次涉險,也要揭穿賈道才的面目,也要查清先生的身份。
  “咦?首長,前面的車好象不見了,”司機愣了一下說道。“而旁邊有一條泥路,是往深山老林那邊的。”
  陳天明對司機說道:“那我們就去深山老林看看。”陳天明心里一動,難道深山老林里面也是西蟲組織的某個基地?
  陳天明決定了,先過去看看,如果發現賈道才的車在里面,就馬上通知林廣熾他們,這次一定要把賈道才他們抓住。陳天明緊緊地握著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