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228 我那里不舒服

所以,高明現在已經下定決心,要陳天明他們按自己的計劃做,反正個計劃做了不成功,再跟歹徒妥協也不遲。
  楊桂月對高明說道:“高副主席,這樣的方案好象不大好,我們沒有摸清歹徒的情況,就這樣上去,可能會完成不了任務。”楊桂月說得比較明顯,他們沖上去完成不了任務,就代表著歹徒會發現他們的行蹤,一發現行蹤歹徒就會引爆炸彈,那后果誰都會想到。也不知道這個高明是怎樣想的,不懂裝懂。
  “小月,這個方案我們只是試行,不行再用第二個方案,另外你現在的身份不允許你多說。”高明嚴厲地說道。
  “高副主席,我們再商量一下!”陳天明說道。
  “不行,這是命令,陳天明,你不會想違抗我的命令!”高明用自己的官職來壓陳天明。
  陳天明無言了,人家都這樣說了,如果自己還多說的話只會把事情搞得越糟。于是,他揮揮手走到一邊,接著按了一下耳麥說道:“在市一中的虎堂隊員過我這邊集合。”
  不一會兒,其它隊員趕過來集合。楊桂月皺著眉頭小聲說道:“陳天明,難道你真要聽他的?”
  “人家是領導,我能不聽嗎?”陳天明苦笑著。“這樣,一會我們過去的時候,小心一下,先是不讓別人發現,第二才查看里面的情況,高明亂來,我們可不能盲目聽從。”陳天明也想著隨便上一下,或者自己用輕功飛到后面去查看一下情況,前面是根本不可能的了,那邊有人。
  于是,這十幾個虎堂隊員出發了,他們從教學樓的后面出發,先想偷偷到后面,再慢慢地飛上去。
  高明見陳天明他們執行任務了,心里暗暗高興。哼,陳天明你也想跟我斗?就算許勝利也是我的下屬,你算老幾?想到這里,高明拿起大喇叭快樂地走上前,準備要與歹徒對話。
  市長急忙走上前小聲說道:“高副主席,你這樣太危險了,還是讓我來!我跟歹徒拖延一下時間。”
  高明搖搖頭,自信地說道:“不用了,不就是跟歹徒對話嘛,讓我來,這只是小事。”高明想著有狙擊手和虎堂隊員在,他還怕那幾個歹徒嗎?于是,他拿著大喇叭裝模作樣地一手插腰,一付非常瀟灑的樣子。
  “上面的歹徒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請你們放下武器投降,我們會對你從輕發落,你們要知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如果你們再執迷不悟,你們會后悔的。”高明大聲說道。這大喇叭的擴音效果非常好,高明的聲音在空中回蕩。聽著這樣的聲音,高明也自我感覺很好。
  在走廊的歹徒一聽可氣了,讓他們放人,他們居然還在跟自己說教,他們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這些歹徒來之前已經抱著必死之心,能換人就最好,不行的話,那他們就跟這些學生同歸于盡。
  “你媽的,敢跟我們說教,你去死!”這歹徒突然想起了陳天明就是這樣靠近公交車,把自己的三個兄弟殺了。怒火中燒的他馬上拿著對著高明的大腿打去。
  “砰砰”兩聲,歹徒的槍法還沒有達到百步穿揚的地步,但是也有一槍打中高明的大腿。
  剛才還威風的高明哪想到歹徒會對自己開槍,“哎呀!”被打中大腿的高明倒在地上慘叫著。后面的警察和武警馬上圍了過來,他們怕歹徒繼續向高明下毒手。其實歹徒也聰明,沒有把高明打死,他們還想著救人,要不然高明一早就完蛋了。
  “上,你們全攻上去對付那些歹徒。”高明生氣地說道。大腿的疼痛讓他快暈了過去,這是他當兵這么久的次中槍,以前他也栓閱過軍隊作戰,或者擔任過訓練時斬首行動的首領。可那些都是訓練,對方靠近自己后都是假斬首,哪像這次這樣向自己開真槍?
  市長他們臉色全變了,如果像高明這樣說全部攻上去對付歹徒,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這樣里面的那些學生也會遭殃。
  市長靈機一動,他看著滿頭是汗的高明說道:“高副主席,你流了這么多血,我們還是快送你去醫院要緊,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恩,”高明閉上眼睛點點頭,腿上的疼痛讓養尊處優的他一直承受著很大的壓力,雖然他爬到這個位置上已經是盡頭,但是,這種權力的感覺讓他不舍,他不想死啊!于是,當他聽到市長要送他去醫院的時候,當然不管其它事情了,那些歹徒就讓陳天明他們對付!自己還是顧命要緊。
  市長馬上叫來旁邊的急救車,大家把高明抬上車,一些人跟著送高明去醫院了。
  陳天明在那邊也看到高明中槍了,他馬上按了一下耳麥說道:“你們全部回來,取消剛才的計劃。”高明不在這里指揮,當然是要取消剛才的武攻計劃。
  走廊的歹徒說道:“你們聽著,是不是不想答應我們啊?”
  “不是,我們領導正在商量,請你們再等一下。”市長急忙拿過大喇叭說道。剛才他也看到了,這些歹徒還是跟以前的歹徒一樣,兇狠線忍,稍為不順眼就要殺人。而且他們身上的炸藥隨便引爆,就是一場大災難。
  “反正我們不管了,20鐘后還沒有消息的話,那我們就開始殺人了。”歹徒把話說完,又坐在那里看下面的風景。不過,這次歹徒從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引爆器,讓大家看得觸目驚心。
  陳天明回來后,馬上對警察隊長說道:“你們有無線監視器嗎?”
  “有,”警察隊長點點頭說道。他馬上讓人拿過來,有兩個,這種無線監視器是為了反恐而用,形狀像一條棍子,只要把它拿著或者固定放在某個地方,監視那頭可以360度的旋轉,適合在特定情況下監視敵人
  “楊桂月,林廣熾,”陳天明嚴肅地叫道。林廣熾一聽這里發生情況,剛好休息的他便跑過來看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你們拿著這無線監視器上五樓,楊桂月負責用監視器伸到高三(1)班前面的窗戶,林廣熾負責后面的窗戶。”只有從下面伸下去敵人才不會容易被發現,看來只有用這招探查里面的情況,在虎堂隊員里,楊桂月與林廣熾的輕功是最好的了。陳天明暗暗地想著。
  “是,”楊桂月與林廣熾點點頭,拿過那無線監視器便往旁走。他們繞過前面歹徒的視線,溜到教學樓的后面。兩腳輕躍,他們直接從教學樓的椅壁飛了上去。特別是楊桂月,她兩腳踩著墻壁上去,好象踏在平地上。而林廣熾雖然比較胖,但他的身體卻如小鳥一般輕盈,讓人大跌鏡。他這個“肉面飛龍”的綽號可不是蓋的,有點真本事。
  特警隊長看了不由心里以服,他終于知道虎堂里的人為什么這么牛了,這憑這份上樓的輕功,就不是他們特警所能比的。他們的特警可是要用繩索才能爬得上去,人家卻是直接飛上去了。
  楊桂月和林廣熾到了五樓后,他們馬上把無線監視器往陳天明指定的位置悄悄放下去,當固定位置后,那監視頭就慢慢地轉動著。
  “首長,太棒了,我們終于看到里面的情況。”警察隊長高興說道。
  他們從監視器里著到了高三班里面的情況,隨著兩個監視頭不斷地移動,大家看到里面有四個歹徒,前門有一個,后門有一個,他們的手里都拿著引爆器,另一只手拿著一支沖鋒槍。
  還有兩名歹徒分別坐在第四組的桌子上,一個坐在前面,一個坐在后面靠著墻壁,他們的位置呈一個四方形。
  “有五個歹徒,”市長點了一下,里面四個歹徒,外面還有一個。不過這些人手里都有引爆器,還有沖鋒槍,隨便一人就可以把教室里面的學生干掉。
  “首長,說句老實話,我們的狙擊手沒有辦法狙擊里面四個人。”特警隊長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如果讓四個狙擊手一起在后面,我們的人拉著他們垂吊下去的話,可不可以完成狙擊?”
  聽陳天明這樣說,特警隊長陷入了苦思。過了一會,他抬起頭說道:“如果里面只是四個歹徒,他們又不會武功的話,我們可以試一下,成功的機會大約七、八成。”
  “只有七、八成啊?”市長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樣的機率他們敢搏嗎?那些可是學生啊?
  “是的,因為角度不夠,我們的人下去是可以下去,瞄淮的難度卻是很大,而且要一擊即中這種的難度更大。”特警隊長為難地說道。
  特警隊長也學過狙擊,知道狙擊的天時地利條件非常重要。狙擊手這樣垂吊下去,狙擊槍是很難瞄淮,就算是用擊殺歹徒,里面的窗簾擋著視線,很難打中里面的歹徒啊!所以,特警隊長說出自己的憂慮。
  “外面的歹徒可以解決嗎?他可是會武功的。”警察隊長問道。
  “這個問題不大,我可以配合他們,一起擊殺外面的歹徒。”陳天明說道。m的,在這個情況下,自己只有偷偷地飛上四樓的走廊,跟狙擊手一起干掉那個西蟲分子。實在不行,用飛器干掉他。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市長說道:“那我們快點動手!要不然可能來不及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如果再不想到一個可行的方法,只能是向歹徒妥協了。
  “等等,”陳天明突然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