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225 暗殺計劃

小車在公路上慢慢地開著,離開了這條街,其它地方并沒有因為剛才的爆炸而發生什么騷亂。可能他們還以為那邊只是一個游戲,一場跟自己無關的游戲。
  “你真的沒事?”楊桂月擔心地看著陳天明,被炸彈的氣浪給炸回來,他怎么會一點事也沒有呢?
  “只是一點輕傷而已,”陳天明笑了笑,“沒事的,我調息一下就行了。”
  “要不你現在回去休息一下。”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這點小傷算不了什么。對了,楊桂月,你昨天晚上分析得很對,今天發生的恐飾事件就在市區的右邊區域,那以后他們還會在沒有襲擊的區域,我們加緊防范。”
  “恩,我們一定要抓住那些西蟲分子。”楊桂月堅定地點點頭。
  “另外,我還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什么奇怪的事情?”楊桂月問道。
  陳天明說道:“在艾買提一看到我的時候,他就好象認識我似的馬上逃跑,反而任候濤他們去抓其它西蟲分子的時候,人家沒有認出他們來。特別是最后一個西蟲分子,他不但認出我來,還叫出我的名字,你說這奇怪不奇怪啊?”
  “你說西蟲分子已經認出你知道你?”楊桂月皺了一下眉頭。如果陳天明被人認出來,那以后的行動就不會那么順利。
  “恩,”陳天明點點頭,“如果賈道才跟他們有聯系的話,賈道才一定會把我的事情告訴西蟲分子。另外,那天我抓了西蟲分子,那些人可能也記下我了。”
  “那你以后要注意一下,不要讓別人認出你來。”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你明天開始幫我化一下妝,眉毛粗一點,再畫上胡子,估計他們也認不出我來。”
  “這個行,我幫你化了后,保證沒有什么人有認出你。”楊桂月在心里暗想。明天陳天明化的妝,要說多丑就有多丑,看他還能不能到處泡妞。
  這一天除了大廈事件后,再也沒有發生什么襲擊事情了。
  晚上,馮一行他們到陳天明的房間里聊天,陳天明也指點一下他們的武功,個個高興得眉開眼笑。
  “陳天明,”楊桂月本來是想敲門進來的,但發現門沒有鎖,只是掩著而已,她就推開門進來了。
  “小月,你來了,“大家看到楊桂月來,紛紛起來讓座。
  “咦?小月,你拿著的衣服是誰的?好象是老師的?”尤成實發現楊桂月抱著的衣服,不由大叫起來。
  楊桂月本來沒有想到里面有這么多人,她進來后也忘了自己是送衣服給陳天明的。現在聽尤成實這樣說,她才醒悟過來自己還抱著陳天明的衣服。她的小臉一紅,馬上支支吾吾地說道:“陳天明的衣服忘了收,我幫他收回來。”
  “忘了收?”尤成實摸著腦袋想了一下,“不會?這招待所哪里還可以曬衣服啊?不是都曬在自己的房間嗎?小月你是怎樣幫老師收的?”
  “笨蛋,冬瓜腦袋,這個你就不要問了,”華亭在尤成實的腦袋上敲了一下,他看到楊桂月的小臉紅成那樣,已輕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她幫老師洗衣服。
  “呵呵,我明白了,是小月幫老師洗衣服的,”林廣熾白了尤成實一眼,“成實,你如果有我十分之一的聰明,就可以無敵天下了。”
  被林廣熾這樣一說,楊桂月又羞又氣,“肉面,你胡說什么啊?誰幫他洗衣服了?”
  “小月,你不要解釋了,我們都知道你是一個活雷鋒愛做好事,這樣,我們的房間還有一些臟衣服,你幫我們洗一下!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尤成實說道。
  “尤成實,你是不是找死?”楊桂月想要發狂了。
  馮一行一見事情不對,楊桂月要生氣了,他忙向施運文使了一個眼色,接著把大家給趕出去了。
  楊桂月見房間里只剩下她和陳天明,臉色才稍為緩了一下。可當她看到陳天明在床上偷笑,她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陳天明,你還敢在笑,你知道嗎?我好心幫你洗衣服,卻被大家取笑,你還有良心嗎?”
  “沒,我沒,”陳天明笑得快喘不過氣來。
  “什么?你沒有良心?”楊桂月更氣了。
  “不是,”陳天明急忙擺著手,“我是說我沒有笑你,我只是笑尤成實,你只能幫我一個人洗衣服而已,哪可能幫他們洗衣服啊?”
  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誰幫你洗衣服啊?上次只是一個偶然而已,以后你不要再想了。”這個陳天明太可惡,昨晚他還想讓自己幫他洗小褲,太惡心了。
  “是,我知道那是一個偶然,那今晚可不可以再偶然一下?你知道,我現在可是天天跟你巡邏,如果我穿著臟衣服在旁邊臭你你可不要罵我。”陳天明笑道。
  “你就不可以自己洗一下嗎?”楊桂月說道。她見過懶人,但沒有見過陳天明這么懶的,自己又不是他的女人,憑什么幫他洗?想到這里,楊桂月的心有點亂自己怎么會有這種想法呢?
  特別是當時陳天明沖出去,外面響起爆炸聲,她的心非常亂,好象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似的。她非常擔心陳天明,怕他會出事。當她看到陳天明從外面飛回來時,她馬上不顧一切地要接住他,不想讓他有半點損傷。
  后來聽到陳天明沒有事,楊桂月才暗暗放下心。不過,她聽到陳天明受了一點輕傷,雖然她明明知道一點輕傷對于練武的人來說不算什么,但她還是擔心陳天明。于是,她想趁著給陳天明送衣服的機會,好好問一下他的傷好了沒有。
  “唉,我不怎么喜歡洗衣服,”陳天明說道。
  “那當然了,你家里有這么多女人,你又這么有錢,家里傭人不少,哪用自己洗衣服,”楊桂月的聲音好象有點酸酸的。
  “算了,我有空再洗一下!”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老是讓人家楊桂月幫自己洗衣服是不好的,她又不是自己什么人。
  楊桂月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過了好一會,她才小聲地問道:“你,你的傷怎樣了?調息恢復了嗎?”
  “我的傷沒事了,我一回來就運功調息恢復了。”m的,可惜不能練特殊的香波功,要不然一會就好了,哪還用練九個周天?陳天明暗道。“咦?胸女,你好象蠻關心我的?你不會是喜歡我了?”
  聽陳天明這樣說,楊桂月的小臉馬上紅撲撲的,她惱羞成怒地罵道:“陳天明,你也不去照照鏡子看看你的樣子,老娘會喜歡你?我,我只是見明天大家要巡邏,看你的傷好了沒有,不要誤了工作。”聽到陳天明沒事了,楊桂月也放心。
  “如果是那樣就好,對了,今天上午我壓著你了,你沒事?”陳天明邊說邊看著楊桂月豐滿的酥峰,自己壓的可是那里。早知道那樣,在摔下去的時候,自己轉一個身子用兩雙大手按下去,那肯定更爽。
  “我沒事,”想著陳天明的頭枕著自己的酥峰,楊桂月的臉又紅了。這個流氓陳天明,現在還看著自己的那里。楊桂月又是穿著睡衣進來,那不厚的睡衣更是村托她胸前的挺拔。
  “沒事就好,我也知道自己不對,但當時的情況太危急,我也不知道壓到你的那里。如果有什么事就告訴我,你不要擔心的,我會推拿按摩**,包你恢復以前的青春秀麗,讓你那里有過之而無不及。”陳天明蕩!淫地笑著。在自己的抓波龍爪子作用下,楊桂月那里還不比以前大的話,那自己真的是要切了數年輪。
  楊桂月聽了可火,“陳天明,你,你不要說了!”
  陳天明苦著臉一板正經地說道:“楊桂月,沒事的,我也是關心你的傷勢,畢竟我們明天還要一起巡邏的。你那里傷了,我們怎么執行任務呢?”m的,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你還嫩了一點。
  楊桂月知道自己說不過陳天明,她只好站起來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氣呼呼地摔門走了。
  第二天一早,楊桂月果然來給陳天明化妝。不過,陳天明也是非常興奮,楊桂月就坐在自己的對面,他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從楊桂月的衣領看下去,一截白嫩的肌膚,還有紅色的小罩,深深的乳溝。恩,很強很好看!
  當楊桂月滿意地站起來,看著陳天明化妝后的臉暗暗偷笑時,她也看到陳天明的一對狼眼正貪婪地看著自己的胸前。
  “陳天明,”楊桂月憤怒地叫道。這個流氓就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占自己的便宜,不過,楊桂月心里也暗喜,自己真的很有魁力,陳天明老是想著占自己的便宜。
  陳天明不管楊桂月,他走到鏡子面前一看,不由苦著臉說道:“胸女,你把我化得也太丑了!我這樣不要說敵人啊,就是我的女人看了也不要我了。”
  “嘻嘻,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免得秋寒跟別人爭什么。”楊桂月得意地說道。
  陳天明的頭上還戴了一頂大帽子,他這樣的打扮讓那個負責開車的武警司機開始也愣了一下,后來司機聽到陳天明的聲音,楊桂月也解釋這是喬裝打扮,司機才認出是陳天明。
  現在的范圍縮小了,陳天明他們繼續在街上巡邏著。提力書記也相信了陳天明他們的分析,現在也把一些便衣警察著重地放在沒有出事的區域里。
  “各單位請注意,”突然,對講機里傳出總部播音員著急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