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220 我就是惹事

楊桂月見陳天明答應了,心里也高興,“陳天明,這可是你說的,我明天就跟你一起巡邏。”
  “是我說的,不過你是不是把自己的裙子拉下來,要不然又說我流氓你了。”陳天明又看了楊桂月的白色小褲一眼,她大腿的皮膚很白,白得幾乎跟白色小褲融合在一起。
  楊桂月那夾著的兩條白腿,還有中間的白色小褲,讓陳天明不由喉嚨一熱,他感覺一股熱火從自己的下面升起,一直燒到大腦上來。不行了,那里又不聽話了。陳天明急忙把雙手故意隨便放在下面,那手剛好遮住他那撐起來的帳篷。m的,那里也太容易沖動了,幸好楊桂月沒有看到自己那里的窘態。陳天明暗想。
  “陳天明你還看?”楊桂月現在才想起自己的睡裙沒有拉下來,她急忙手忙腳亂地把睡裙拉下來,然后坐起來。
  “喂,胸女,你看我像那種人嗎?”陳天明說道。“如果不是我提醒你一下,你還裸露給我看呢!再說了,也沒有什么好看。”
  楊桂月說道:“你就是那種人,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自己都有這么多女人,還害我師妹華秋寒,你什么時候把她接下山?”
  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我也想啊,可秋寒說她先在華山,我也沒有辦法。”
  楊桂月也忘了剛才與陳天明的打鬧,她坐在陳天明的床上,小心地收起兩腳,拉好睡裙,一付不想走的樣子。
  “喂,都不早了,你還不回去睡覺嗎?”陳天明見楊桂月賴在自己的床上不走,不由問道。她不會是想把自己引得熱火焚身,接著她再走,害得自己要沖進洗澡間5打1?如果是這樣的話,她還不如把自己殺掉算了。唉,最毒婦人心啊!
  “陳天明,我想跟你還說件事,”楊桂月的神情有點嚴肅。
  “什么事?”陳天明問道。你不會說你今晚就在這里睡了,但不能碰你?
  楊桂月說道:“你有沒有發現這兩天一直有暴亂?”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我當然發現了,我當時還在現場呢!你這是沒話找虎說嗎?”
  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我的意思是說你有沒有發現有什么聯系?”
  “聯系就是都是西蟲分子干的,”陳天明想也沒想就說道。女人嘛,就是頭發長見識短。
  “不是啊,我跟你說認真的,你好好想想分析一下。”楊桂月有點惱火地說道。
  “你來分析,我看你是想到什么了,”陳天明也不是傻子,聽楊桂月這樣說了,自己還去苦思冥想干什么,直接問她不就行了嗎?
  楊桂月頓了頓說道:“我剛才在房間里仔細地分析了一下這三次的突發事件,另外再用犯罪心理學分析,我覺得好象有些規律。”
  “我的姑奶奶你就直不要賣關子了。”陳天明說道。
  “從這三次的事件來看,次是大暴亂,各個街道,后來武警和警察駐守,他們就又來小暴亂,但小暴亂被你們抓了幾十人后,第三次就是恐怖襲擊了。”楊桂月抿著嘴不緊不慢地說著。
  陳天明的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說,現在西蟲分子害怕了,不敢搞暴亂怕被人抓,所以全弄成恐怖襲擊,以后還會出現恐怖襲擊?”
  楊桂月點點頭,“按我的分析是這樣的,從第三次的事件來看,這些西蟲分子不再弄暴亂,而是恐怖襲擊,他們也不要命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后面的斗爭會更加嚴峻。”陳天明皺起了眉頭。暴亂還容易對付,但是像第三次的炸彈事件,稍為處理不好,就會出現更多的人命案,而且有時是防不勝防。
  “而且,我還發現一個問題,”楊桂月說道。
  “什么問題?”陳天明問道。
  楊桂月說道:“三處的事件發生地點都不是同一條街的。”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下次還會有襲擊的話,是會另一條不同的街道或者地方?”陳天明有點興奮地說道。如果是這樣,那預防的區域就會少了一些。
  “是的,我詳細地問了一行他們那次爆炸襲擊的事件,第三次那些西蟲分子揚言自己是外省人,從這里可以看出來,他們是想激起姜族人的憤怒,把外省人趕出去。就算沒有起到很大的效果,他們也會在不同的地方襲擊,讓大家都看到他們的襲擊,從而害怕恐慌。”楊桂月分析著。
  “不錯嘛,胸女,想不到你還有兩刷子,”陳天明由衷地說道。
  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那當然了,我當時在警校可是高材生,我的犯罪心理學基本是考滿分的。”
  陳天明說道:“那我們從明天開始,就讓其它人手在其它區域加緊巡邏,另外多派一些政府工作人員查看,發現可疑的事情就馬上向我們匯報。”
  “估計他們還會繼續襲擊下去的,我也看過西蟲分子以前的恐怖襲擊,但像這次這樣一而再三地連接在一起的是沒有,所以,他們一定還會繼續襲擊下去,而且,可能還會有一次可怕的大暴亂襲擊。”楊桂月說道。
  “還有一次大暴亂襲擊?”陳天明嚇了一跳,“胸女,你不要嚇我啊?那我們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
  楊桂月撇撇嘴,“我也只是猜測,不一定是真的。但是次的暴亂這么多人,我們才抓了一些,那些西蟲分子根本抓不了多少,以他們這三次的情況分析,可能是不筒單啊!”
  “哼,我就不信以我們國家的力量還對付不了他們這些跳梁小丑?”陳天明握緊拳頭說道。按楊桂月的分析,那三次暴亂的地方,正是姜市的左半部分市區,那么可能敵人會在右半部分市區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拿起手機給提力書記打了電話,畢竟他是這次在姜市所有行動的總指揮。在電話里,陳天明把楊桂月分折的情況說了,反正不是不巡邏其它地方而是加緊姜市右半市區的注意而已。
  掛了手機,陳天明贊賞著楊桂月,“好,胸女,從明天開始你就跟著我,我們專門在右半市區巡邏,希望正如你的猜測,讓我們抓住那些西蟲分子。”
  “嘻嘻,你終于知道我的厲害了嗎?”楊桂月得意洋洋地說道。
  “知道了,所以你以后跟著我,多跟我分析一下,如果被你分析對了,回去我給你請功。”陳天明笑道。
  “唔,什么東西這么臭啊?”突然,楊桂月捂著鼻子說道。
  陳天明楞了一下,不會?這招待所可是天天有人打掃,哪會有什么臭啊?而且自己聞著這房間挺香的,“不會啊,哪有什么臭?”陳天明又嗅了一下,咦,是楊桂月身上的香氣。
  “不是,是很臭的,我聞到了。”楊桂月轉過身看了一下陳天明的床,發現他床上扔著幾件換下來的衣服。“陳天明,你不是?你那件衣服不是剛來姜市穿的嗎?你怎么還沒有洗啊?”楊桂月終于發現是什么臭了?那些衣服都是陳天明的汗味,怪不得這么臭。
  “呵呵,不急,反正我還有衣服裝換,沒有衣服換的時候,我會一起洗的,這樣多省時間啊!”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不就是衣服嘛,哪個男人不是這樣的啊,像馮一行他們也是經常不洗衣服,過幾天才一起洗的啊!
  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我知道你懶,但不知道你這么懶,還好意思說自己是領導呢?哪有這么臟的領導?”
  “那你幫我洗了,”陳天明故意說道。“我可是你的領導,如果我被別人說,你的臉面也不好啊!”
  楊桂月不出聲,轉過身把陳天明的衣服收了起來。
  天啊,胸女不會生氣得要把我的衣服扔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說道:“喂,胸女,你要干什么?”
  “我,我幫你洗啊!”楊桂月有點羞澀地說道。她白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幫陳天明洗,可能她看不慣那些臟衣服!
  幫我洗衣服?有這樣的好事?胸女會對自己這么好嗎?難道是太陽從西邊升起來?陳天明一臉的愣然,這太不像楊桂月的性格了。如果是平時她一定會取笑自己罵自己的,可她居然拿著自己的衣服要幫自己洗?
  “走開,我要回去了,”楊桂月看到在那里呆站的陳天明,心里有點好笑。雖然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幫陳天明洗衣服,但是看到陳天明那驚訝的樣子,她又覺得解氣。我就是讓你想不出是怎么回事,讓你今晚都在想著我為什么要幫你洗衣服。想到這里,楊桂月的心里又喜又羞。
  “等等,”陳天明急忙往洗澡間里跑去。
  “陳天明,干嘛啊?”楊桂月奇怪地問道。
  不一會兒,陳天明從洗澡間里跑出來,他手里拿著今天晚上自己換下來沒洗的小褲,“呵呵,胸女,這個面積比較小,不用費很大的功夫,你也幫我洗一下!”
  “流氓,”楊桂月看著陳天明手里的男式小褲不由臉蛋一紅,她生氣地走上前踢了他一腳,然后拿著衣服氣呼呼地跑了。
  “天啊,不就是一條小布嘛,你至于踢得這么大力嗎?”陳天明一手拿著自己的小褲,一手捂著被踢的腳。我!靠!你都肯幫我洗這么多衣服了,這么一小條也這么難為情?真是的,你有什么好害羞啊?我哪里不給你看過了?陳天明暗暗想著。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拿著自己的小褲進了洗澡間,自己洗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