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218 苗茵知道了

陳天明咬著牙叫道:“你們不要亂來,我們不是答應你們的請求了嗎?你們怎么還要殘害乘客?”憤怒的陳天明恨不得馬上沖上去,把那個歹徒活活打死。不過,他是談判專家,不能把自己的憤怒表露在臉上讓歹徒看到。
  “哈哈哈,”高個子歹徒笑道。“我現在沒有殺他,只是做一下給你們看看,如果你們敢在我們面前耍花招,我們外省人就要殺死你們姜族人,下次我可是對著他的腦袋開他了。你們姜族人這兩天殺死了我們這么多外省人,我們一定要報復。”
  那個被打中大腿的男人是姜族人,他拼命地慘叫,“不,你們不要殺我,不是我們殺你們外省人的。”
  “呵呵,我管你們誰殺我們的人,反正我見一個姜族人就殺一個,把你們全部殺死。”這個西蟲分子現在假冒外省人為外省人出氣,以此挑逗各民族的不團結。他們也是夠辛苦的,一會扮角色打b角色,一會扮b角色打a角色。
  車里的一些姜族人眼睛露出憤怒的眼神,以前他們還不相信的,現在聽到歹徒說這樣的話,不由氣了。
  “你們不是姜族人嗎?”有一個約40歲的女人奇怪問道。這三個人是最先上車的,他們就坐在后面,剛好這女人當時跟他們上車,認出他們是姜族人。
  “你媽的亂說,”矮個子歹徒向那女人的胸膛連續開了兩槍,女人頭一歪倒向旁邊的乘客,那血噴得周圍都是。
  陳天明憤怒了,“住手,你們再殺人,可別怪我們不答應你們的要求。”
  “誰叫她侮辱我們是丑惡的姜族人。”矮個子歹徒哈哈大笑。“你們如果不答應我們的要求,我現在就殺了他們。”
  “你們不要假冒什么外省人,我看你們就是西蟲分子。”陳天明說道。他心里暗暗著急,怎么那直升飛機還不來啊?歹徒已經殺一了一個人質,這樣殺下去,哪還有人啊?
  “胡說,我們是外省人。”矮個子歹徒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你如果說你們是外省人,那你把面罩拉下來讓我們看看,我們就相信你了。”這些可惡的西蟲分子,還假冒外省人挑撥兩族人的團結,他們是夠陰險的了。
  “呵呵,我們聰明的外省人會跟你們姜族人這么苯嗎?如果我們讓你們看到臉,那以后我們還混嗎?我們還能殺姜族人嗎?”矮個子歹徒哈哈大笑。他們三個西蟲分子在不同的地方,如果有人敢亂動,他們就按響引爆器。而他們也把外面的衣服脫掉,露出全身的炸彈,夠把那些人嚇得不敢亂來。
  十字路口周圍都清空了,誰也怕那炸彈會炸到自己,所以這清場也非常快。不過,還是有很多人在遠處觀望,特別是老b,他也來到了現場。老b在酒店的三樓點了一份咖啡,靠在窗邊慢慢地喝著。
  他自己設計的情節,心里非常熟悉。他要的是那“砰”的一聲巨響,飛機、公交車全給炸了。而姜族人也會把這帳記在外省人的頭上,嘿嘿,先生的指示夠毒,讓他們互相扮兩方的人襲殺,這樣大家的仇恨就會更深,鬧的事也會更大。
  沒有過多久,從上空飛來了直升飛機,矮個子歹徒他們看了眼睛一亮,是他們獻身的時候到了。按照計劃,飛機一到,先過去一個兄弟坐上飛機,拿著錢箱按響炸彈,然后他們也跟著按響炸彈:.這樣就算是完成任務了。
  “一號、二號、三號請準備,”陳天明暗暗吸了一口冷氣,冷靜地小聲說道。是準備動手了。他拿著大喇叭叫道:“各位先生,飛機已經來了,你們可以放了乘客!”
  “該放的時候我們會放。”矮個子歹徒高興地說道。他命令司機把車門打開,然后讓飛機落地。
  陳天明緊緊地盯著這三個歹徒,尋找有利的機會。
  “錢在哪里?”矮個子歹徒說道。
  “在飛機上。”在那邊的刑警隊長拿著另一個大喇叭說道。
  “好,你下去。”矮個子歹徒對高個子歹徒說道。
  高個子歹徒點點頭,一個人走了下去,他的手緊緊握著引爆器,而另外兩個歹徒也握著自己的引爆器,如果發現情況不對馬上按響。這是他們為什么不把人質抓在身邊的緣故,這么近的距離,只要炸彈一響,死的人會更多。
  陳天明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高個子歹徒已經走到外面,要殺他不是難事,矮個子站在后面、胖個子在中間,他們兩個人全是站起來,估計他們不知道有狙擊手能同時對付他們三個人。
  陳天明不到關鍵的時候都不會用飛劍,畢竟那飛劍對普通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他的左手已經捏了兩枚打,希望這次行動不用自己出飛劍。
  行了,是動手的時候了。陳天明猛運起內力大叫一聲“天”,這如佛門獅子吼一般的聲音,讓公交車和旁邊的人都愣了一下,同時,狙擊手也開始動手了,他們對著自己目標的腦袋連開了兩槍。
  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也馬上往公交豐那邊飛去。下車的高個子歹徒無關緊要,緊要的是那兩個在車上的歹徒,如果他們不死,車里的乘客就會全死。
  胖個子歹徒的腦袋連中兩槍,他哼都沒有哼一聲就慢慢地倒下去,當然,他手中的引爆器也來不及按響就摔在地上。
  矮個子歹徒好象能感應到子彈似的,他微微向后退了兩步,接著他的臉上露出笑容,好像自己就要解脫似的。“啪啪”兩下,子彈打在車玻璃上把玻璃打破了,根本打不到矮個子歹徒。
  “不好,那個矮個子歹徒會武功,”陳天明暗道,他從打破的玻璃中看到矮個子歹徒的手動了一下。如果不會武功,根本躲不出在暗處狙擊的子彈。
  于是,還在空中飛著的陳天明左手一揮,兩枚釘在他的真氣作用下,比子彈還快地打出去。
  “啊!”矮個子歹徒慘叫一聲,他拿著引爆暴的手被陳天明打出的一枚釘給打中了。他的手如斷了似的根本拿不了引爆器,引爆器掉在地上。同時,不怕子彈的矮個子歹徒眼睛睜得很大,他的腦袋被陳天明的另一枚打射中。
  “啪”,矮個子歹徒倒在地上。
  陳天明飛上公交車,大聲叫道:“大家快跑下去,前面的先出,不要著急。”
  車上的乘客馬上按著順序跑下來,當他們下了地后拼命地往前跑。剛才的事情太嚇人了,而且還死了一個女乘客。
  “我,還有我啊!”那個被打中大腿的男乘客拼命地叫著,他不是不想逃,但他根本逃不了。
  陳天明等其它人全跑下去后,走上前兩手抱起那個受傷的男乘客飛下車,其它的虎堂隊員已經等在下面,他們接過男乘客,往那邊的救護車走后。男乘客大腿的穴道已經被陳天明點上,他的大腿不會再出血了,應該沒有性命之危。可惜的是剛才那個女乘客,她揭露這三個歹徒是姜族人,便被矮個子歹徒殺了。
  已經有警察沖上公交車,把歹徒身上的炸彈全部拆了,接著把這兩個歹徒抬下車,放在倒在地上的高個子歹徒旁邊。
  陳天明拉開那三個歹徒的面罩,然后用上內力大聲地說道:“各位,你們看一下,這三個人就是西蟲分子,他們故意冒充外省人來殺姜族人,你們看,大家都是姜族人,可卻殺害自己的兄弟,除了西蟲分子還有誰能這么殘忍做這樣的事情呢?”
  “打倒西蟲分子,殺死西蟲分子,”剛才從公交車逃下來的乘客憤怒地舉著拳頭叫道。旁邊的群眾也跟著叫起來,剛才他們都看到了,那幾個歹徒太殘忍了,一句話就殺了那個婦女。
  本來老b在等著炸彈聲,但卻聽到陳天明大聲地叫了一聲,他奇怪地往下看,看到了三個歹徒被擊殺的情景。
  這個陳天明真的是不筒單,武功很高。老b在心里想著。他本來選了一個會武功的西蟲分子,就是不怕狙擊手的狙擊,但沒有想到最后還是被陳天明殺了。這些沒有用的家伙,連做人肉炸彈也做不成。
  因為遠距離的子彈根本打不死那個矮個子歹徒,只要他快一點按響炸撣,一定可以炸響的。但沒有想到那個矮個子歹徒太自以是了,耽誤了兩、三秒的時間就被陳天明殺了。生氣的老b結了帳,偷偷地走了。
  這時,負責狙擊的三個特警走到陳天明的身邊,然后向陳天明敬了一個禮。剛才陳天明的聲音很大,震得那些人全呆了一下,讓他們的狙擊更加容易。
  陳天明笑著說道:“三位,你們辛苦了,不錯,槍法非常準。”
  “首長,是我不好,我負責對付矮個子歹徒的,可因為我的槍法差,沒有殺死那個歹徒。還好首長出手,要不然真的是出大事了。”特警隊長無地自容,他本來以為自己的槍法不錯,雖然沒有經常當狙擊手,但還是有狙擊手的水平,但沒有想到卻殺不了那個矮個子歹徒。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你不要內疚,那矮個子歹徒會武功,你的狙擊殺不了他的。”
  “原來是這樣,”特警隊長明白過來了,他也有點奇怪,那個歹徒怎么會躲過自己的子彈,原來是會武功。“那首長是怎樣殺他的?”特警隊長想知道矮個子是怎么被陳天明殺死的。
  “我用的這個。”陳天明笑了笑,從口袋里掏出一枚鐵釘。
  “鐵釘?”特警隊長不敢相信地睜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