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217 激情舞蹈

又有緊急情況發生?陳天明他們馬上緊張地豎著耳朵傾聽著。
  “在新中街的十宇路口里,有一輛公交車停在那里,根據報警電話,里面至少有三個恐怖分子,他們有槍還有炸彈。”呼叫器里響起驚人的聲音。
  “有槍還有炸彈?”陳天明他們的臉色馬上黑了,這可不是一般的事件了,不知道公交車上有多少人?
  陳天明馬上對司機說道:“快,快帶我們去新中街。”接著,陳天明按了一下自己的耳麥,那是虎堂隊員的專用耳麥,40公里之內他們都可以聯系得到。“各隊員注意,哪組靠近新中街?”
  “我們二組,”耳麥里響起了馮一行的聲音。
  “一行,你馬上帶人趕到那里去,盡量控制那里,我馬上帶著一組趕過去,另外其它組的隊員不要過去,你們小心巡邏其它地方。”陳天明大聲說道。
  “知道,”其它各組的組長應道。
  陳天明他們的車拉響了警笛,那車飛快地穿行在街道上。沒有過多久,他們的車也停在了馬路旁邊。
  “首長,前面就是新中街的十字路口,”司機回過頭對陳天明說道。
  “好,我們下車。”陳天明說道。
  下了車,陳天明看到那邊站了不少人,而十字路口里面停著一輛大公交車,車門是緊關著的,從車窗看進去,里面好象坐了不少人,沒有一個人是站起來的,好來恐飾分子也坐下來。如果是這樣,要知道里面的情況很難。
  陳天明走上前,看到已經有一群警察和武警在里面商量著事情。“我是虎堂的,”陳天明拿出了自己的證件。
  “首長好,”一個警察和一個武警對陳天明說道。根據他們的介紹,一個是武警隊長,一個是刑警隊長。
  “現在的情況怎樣?”陳天明問道。
  “我們通過聯系群眾,得到里面乘客的手機號碼,里面有三個恐怖分子,分別坐在前、中、后,他們把里面的人劫持后,居然打電話給110報警臺,讓我們準備一千萬,然后再給他們派直升飛機過來。否則的話,他們會把里面的乘客全殺了,他們有槍和炸彈。”刑警隊長生氣地說道。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歹徒,逃跑還要直升飛機的,估計歹徒看多了恐怖電影。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我們的談判專家來了嗎?”
  “剛剛來,”刑警隊長指了旁邊的一個男人說道,“他準備過去跟那些歹徒談談。”
  “特警的狙擊手過來了沒有?”陳天明說道。如果這三個恐怖分子不會武功的話,他還是蠻有信心對付他們,如果會武功,就是狙擊手也是沒有用。
  “來了,”武警隊長說道。
  陳天明說道:“有三個狙擊手嗎?”
  “這個啊?”武警隊長遲疑了一下,“我要問一下他們的隊長。”說完,武警隊長拿出對講機說了一會話。一會兒,一個特警跑了過來。
  “隊長,你們這次來的人有沒有三個狙擊手?”武警隊長問那個特警。
  特警隊長想了想,說道:“加上我,應該可以有三個狙擊手。”一般出勤的特警隊伍只有一、兩個狙擊手,這特警隊長不是狙擊手,但槍法不錯。
  “那好,你們把一個你們的通訊麥給我,然后你們三個狙擊手馬上去制高點,找到可以狙擊公交車里的地方再向我匯報。”陳天明說道。
  特警隊長把自己的耳麥遞給陳天明,然后就跑出去了。
  “一會我當談判專家,你們把那個大喇叭給我。”陳天明指著談判專家身邊的大喇叭說道。
  :.:.,!“什么?不行。”刑警隊長搖搖頭驚訝地說道。當談判專家是有危險的,雖然他們都有穿著防彈衣,但恐怖分子要打你的頭,那你是沒有辦法只有斃命。所以,刑警隊長哪能讓首長去冒這個險呢?
  “沒事的,把大喇叭給我。”陳天明說道。
  武警隊長也擔心地說道:“首長,這樣太危險了,那些恐飾分子都是喪心病狂的,如果有什么閃失就麻煩了。”
  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說道:“現在時間不多了,你們再不讓我來就救不了那些乘客。你們放心,我們虎堂的隊員不是孬種,這些恐怖分子還傷不了我,我只是擔心里面的乘客,這是命令,你們不要多說。”
  那些人見陳天明這樣說,也不再說什么,把大喇叭遞給陳天明。
  陳天明上了車,把自己的衣服脫了,換上一套普通的休閑服,接著下了車。這是為了有時任務的需要,穿一般的衣服不容易刺激歹徒。他拿著大喇叭,按了開鍵,向前面慢慢走去。
  “里面的人聽著,我是談判專家,你們有什么要求就提!”陳天明大聲說道。公交車上的一塊玻璃已經被打破,估計是歹徒干的,容易跟外面說話。歹徒也知道,這種玻璃是擋不了子彈的。
  “剛才我們已經說了,要一千萬,還有一架直升飛機,如果你們不滿足我們的要求,這里的人都得死。”一個戴著面罩露出兩只眼睛的高個子歹徒說道。這三個歹徒認出了陳天明,知道陳天明會武功而且非常厲害。但是,他們也不怕,他們身上全是炸彈,還怕陳天明嗎?
  現在的他們巴不得還能把陳天明給炸死,前天就是他抓了他們的兄弟,供出一些人來。害得他們又要躲起來。
  “這個事情我們會向領導匯報,不過,這一千萬好像太多了,我們一時間哪籌得了這么多,可以少一點嗎?例如一百幾十萬。”陳天明并沒有靠近公交車,他要等著那三個狙擊手的匯報。
  后面的矮個子歹徒罵道:“你媽的以為這是菜市場啊?就一千萬,如果不行,這些人都得完蛋。”這矮個子歹徒是這次恐怖行動的負責人,按照計劃,他們最后是要引爆炸彈,把這些人全殺的。
  不過,他們也想著再拖延一些時間,讓全姜市的人知道這件事情,等他們玩夠了,再以一個借口說姜市政府不顧人民的性命,居然在暗中使壞不答應他們的要求,引爆身上的炸彈。這樣,一定可以讓姜市政府的臉面丟失。
  這三個西蟲恐怖分子已經不要命了,他們準備以自己的身體回歸真主,所以,他們要在臨死的時候再好好地玩一下,讓大家都記住他們這瀟灑的一筆。特別是先讓一個兄弟坐在飛機上,再引爆飛機,那就好玩得多了。想到這里,矮個子歹徒不由在心里陰陰奸笑。
  “好,你們等一下,我向領導匯報,看領導的指示。”陳天明故意慌張地說道。
  就在這時,陳天明耳朵里的小耳麥已經響了起來。“o號,我是一號,我已經在大夏的5樓,可以狙擊公交車里面的人。”
  “o號,我是二號,我已經在酒店六樓位置,完全可以狙擊公交車的里面的人。”
  “o號,我是三號,我已經在醫院大樓的五樓位置,完全可以狙擊公交車里面的人。”
  聽到這三個狙擊手的回答,陳天明聽了暗暗高興。雖然這三個恐怖分子在前中后的位置,但就怕他們突然跑在一起,所以,三個狙擊手一定要在完全可以狙擊的位置。狙擊槍可以幾百米狙擊,子彈穿透力強,那隔著的車玻璃完成不算一回事。
  現在的問題就是這三個歹徒手里都拿著引爆器,只要有一個遲一點死,那炸彈就會響起來,這公交車里的幾十人就完蛋了。
  陳天明關了大喇叭,然后小聲地說道:“你們聽著,一號對準高個子歹徒,二號對準胖個子歹徒,三號對準矮個子歹徒,開槍暗號是‘天’,你們同時開槍,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三個狙擊手說道。
  聽到他們的回答,陳天明放下一點心。他慢慢地往公交車走過去,只要靠近十米,以他的武功也是可以擊殺一個歹徒,但真氣打過去畢竟有一個過程,就怕歹徒先發現他動手按引爆器。
  “你給我站住。”矮個子歹徒對著陳天明的腳下開槍,那子彈全打在陳天明的腳下,如果陳天明再走一兩步,那他就被打中了。
  m的,這個歹徒的槍法很準啊!陳天明在心里想著。“你們不要開槍,我是想看一下人質的安全,你剛才說要保證里面全部人質的安全,但如果你們騙我們的話,怎么辦?所以,我想進車里看看。”陳天明說道。
  這次有兩個計劃的,如果陳天明能上到公交車里面,憑他的武功那三個歹徒是死定的了。如果歹徒不讓他上去,那只有用狙擊手了。而狙擊手也不是百分之百的萬能,如果一槍打不死歹徒,那炸彈就會爆了。
  于是,陳天明想著自己還是靠近一點,必要的時候是可以幫上一點忙。不過,現在是不能動手,要等飛機和假錢過來,等歹徒放松認為一切沒事的時候,他再下令動手。一個狙擊手對付一個歹徒,成功率應該在90(百分號)以上。
  但是,陳天明不知道,那三個歹徒根本不想著活下去,他們不為錢,只是也跟陳天明一樣等著飛機過來,只不過他們是想把飛機和錢一起炸了,讓政府增加更多的損失。
  “各位先生啊,我們的領導說了,直升飛機和錢正在準備,準備好后馬上過來。”陳天明大聲說道。
  “哼,我們是不怕死的,如果你們敢跟我們玩花樣,大家就一起死。”高個子歹徒說完,然后用對著身邊的一個男人大腿開了一槍,“砰”的一聲,那男人倒著大腿慘叫著,他的手全是血,臉上全是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