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213 去韓項文家

陳天明他們上了軍用中巴,那中巴便向姜市駛去。
  中巴到了姜市市委,陳天明就看到市委門口站著幾十個拿著盾牌和警棍的武警,估計這里也曾經遭遇暴徒的襲擊。
  “老師,姜省和姜市的領導,還有其它參與這次的防暴制暴各單位部隊的負責人都在里面,他們等我們過來開會呢!”林廣熾對陳天明說道。
  “那好,一會你和一行、候濤跟我去開會,”陳天明說道。這次他們來了總共13個虎堂的隊員,主要的任務就是指導武警官兵防暴制暴,而且在遇到會武功的暴徒,直接制住廢掉武功,再抓回來審問。
  這次陳天明他們來的時候,每人手里都有一份這次來姜市的行動原則,為了不讓事態發展嚴重,他們不得當場殺掉暴徒,對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一定要以宣傳為主。所以,這次的任務是非常艱巨。陳天明他們怕的就是那些武功高強的暴徒混在群眾里,暗暗下黑手,這次很多武警和警察就防不勝防了。
  到了市委的一號大樓,馬上有一個工作人員迎上來。當他看到林廣熾拿出的證件后,馬上帶著陳天明他們進去一間非常大的會議室。
  進去后,陳天明發現里面坐了不少人,聽林廣熾小聲介紹,這次的會議非常重要,國家派軍委的首長過安慰和指導工作,另外姜省的省委書記和省長也過來了。
  “你好,”一個50多歲的姜族男人走過來,握著陳天明的手說道。“我叫提力,是姜省的書記,歡迎你們的到來,辛苦你們了。”
  “我叫陳天明,是這次來姜省執行任務的負責人,”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好了,陳天明,你們快找個地方坐下來,我們要開會。”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
  陳天明抬頭一看,原來主席臺上坐著高明,剛才就是他說話。人家是軍委副主席,官大一級壓死人,他當然是要聽話了。于是,陳天明在旁邊找一個位置坐下來。
  接著姜省省姜書記提力說了一些開場白后,就讓高明說話。高明說的一些都是鼓勵的話,陳天明聽了也等于白聽,現在都到這個時候了,他高明還打著官腔說話,不說應該如何做,所以陳天明聽了特別反感。
  不過,最后高明還是點了陳天明的名字,說這次的兩省部隊全歸虎堂調配,這一切都是陳天明負責。陳天明站起來向大家示意,然后坐了下來。
  當高明說完后,提力馬上說為了行動一致,姜市的所有警察也歸陳天明指揮,需要怎樣行動,跟姜市公安局局長下命令。提力說完后,大家的目都注視到陳天明的身上了。可以說,這次的任務比較重要,現在聽了兩個領導的意思,都是讓陳天明負責起來。
  當然,陳天明負責的只是防暴和制暴工作,至于宣傳、其它安撫工作等都是由姜市市長負責,其它人配合。不過,就是這防暴制暴工作也非常艱巨,一個不小心弄不好,就會出大問題。一出大問題,陳天明就要負這個責任。
  所以,高明他們雖然說得好聽,但一到關鍵時刻就把事情推到陳天明的身上。陳天明做得好,是高明的指導有方,做得不好,那陳天明就要負責了。
  都到這個時候了,陳天明也不客氣,他馬上站起來問道:“我想聽一下現在姜市的具體情況。”
  姜市的市長馬上說道:“昨天晚上開始,我們就在市里實施了部分區域管制,時間為22點到第二天的8點,這段時間不準車輛通過,行人通過一律要檢查登記。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為止,情況基本控制,那些暴徒好象一下子消失了。”
  “有抓到多少暴徒?”陳天明問道。
  “我們抓了一百多人,但都不是帶頭的暴徒,只是一些被蒙騙的群眾,我們先把他們拘留起來,以后根據他們當時的行動再作處理。”姜市公安局局長站起來說道。
  陳天明聽后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那些暴徒一下子就逃了,而且到現在又沒有發現暴亂,可見他們是有組織有預謀的。“我看這次的事情不簡單,可能還會有第二次的暴亂。有查到這次的暴亂原因嗎?”
  “根據我們的人暗查,聽說是外省人殺了一些姜族人而引起的,至于具體情況我們也不知道。”一個男人站了起來說道。陳天明看了那男人一眼,心里不由暗暗吃驚,這人竟然是賈道才。
  :.:.,!陳天明一看到賈道才,心里更是懷疑,難道賈道才是姜市的國安局長?如果他是姜市的國安局長,那這次的事情真的是大問題。當時賈道才在m市弄出來的事,陳天明又不是不知道,所以這次的事情可能跟賈道才有關。不過,懷疑歸懷疑,沒有證據的事情,陳天明是不敢說出來的。
  提力看到陳天明眼里的疑感,馬上解釋,“陳先生,這是姜市的國安局長,賈先生。”由于其它人官位高一點的人前面都有座牌說明,但由于賈道才的身份特殊,所以他前面沒有座牌。
  “噢,”陳天明點點頭。
  公安局長說道:“這事情我派人查過了,那里一間姜族的祠院,里面23個姜族人全部被殺,老的82歲,小的只有6歲,兇手下手非常殘忍。兇手殺死人后,就逃離現場。沒有人看到是誰,但不知道為何有人說是外省人對姜族人不滿而殺的。
  就是因為這樣,一些西蟲組積的恐怖分子才煽動群眾鬧事,而且西蟲恐飾分子帶頭,事情發生的更加嚴重。可惜那些西蟲分子太狡猾了,一看到我們的人多,他們馬上逃竄。我們的人少,他們馬上對我們襲擊。”
  “姜市有多少西蟲分子,你們知道嗎?”陳天明問道。
  “不知道,”賈道才和公安局長搖搖頭。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我也看了一些內部資料,這些西蟲分子一直隱藏在姜省各個地方,如果他們在姜市有一百人,一個人煽動一百人,這里面就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數字。我希望國安能盡快找到西蟲分子的具體資料,另外,所有的武警官兵和警察實行三班倒,10人為一小隊,在各街道巡邏,一旦發現情況馬上向總部匯報。而且市長動員市、區、街道全體干部,馬上到所屬的群眾中去宣傳,揭穿西蟲分子的真面目,另外盡快查出那姜族人被殺的真相。”本來就有西蟲分子在姜族人民面前煽動,現在又出現這樣的事情,別有用心的人還說是外省人所殺。那些不明真相的姜族人肯定跟著那些暴徒暴亂了,從剛才的資料來看,燒砸最多的是外省人的商鋪,而一些生意好的姜族人商鋪也被燒砸。那些人巴不得姜市全亂,而姜市亂了,暴徒更有機可乘。
  由于這次國家的應急措施非常有效果,那些暴徒見這次的行動失敗,馬上又躲起來。他們在等上級新的指示,他們不達到目的不會收手。就這一次他們槍到的錢,都夠花上好長時間了。
  “好,”其它馬上點頭說道。
  提力說道:“大家有什么事馬上向這次的臨時指揮總部匯報,那里裝了50臺電話,24小時開通。”一發現哪里有敵情,武警和警察就馬上增援,這也是暴徒見情況不對馬上躲起來的原因。
  高明沒有想到陳天明的辦事效率這么快,一來問了一些情況后就開始安排任務。自己真是小看他了,看來虎堂不簡單。
  會議又開了一個小時,會議決定了一些事情后,便散會了。
  賈道才走到陳天明的身邊笑著說道:“天明,好巧啊,沒有想到在這里會遇上你。”當陳天明要來姜市,賈道才也接到了先生的消息。現在賈道才等老b他們的到來,今天晚上老b就會到姜市,到時賈道才會把所有的指揮權交給老b。至于陳天明,就等著送死!
  “是啊,沒有想到這么巧,”陳天明也笑了笑說道。m的賈道才,哪里出事,你就在哪里出現。不行,要派人盯著他才行。陳天明暗道。
  “唉,可能是我的不好,去到哪里,哪里就會出事,”賈道才苦著臉說道。“看來等這次事情完結之后,我要打報告申請調了。”嘿嘿,姜市的事情一了,你陳天明也完了,我肯定會被先生安排更好的職位。在官場上,一些明降暗升的事情多的是。
  m的,你還好意思說,這次的事情一定跟你有關。就是因為你掌握了姜市的國安,工作不得力或者故意這樣,讓西蟲分子有機可乘。不過,陳天明也不能明說,他只有跟賈道才打著哈哈,“呵呵,賈先生,你是姜市的國安,一定要拿到現在隱藏在姜市的西蟲分子才行啊!”
  賈道才正色地說道:“天明,這個不用你說,我也會努力的,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會努力去做的。那些西蟲分子太可惡了,居然連小孩也不放過。我懷疑這次的殺人事件也是他們干的,他們故意把罪名加在別人的身上。”
  陳天明點點頭,“有這個可能,但一切事情都講證據。沒有證據的事情,我們只能是獵測,這證據就麻煩你們國安了。”
  “這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賈道才握著拳頭說道。“不管怎樣,我都不會讓國家失望的。”哼,那些人就是我們派人殺的,幾個武功高強的人殺20多個普通人,就如踩死螞蟻樣拌簡單。陳天明啊陳天明,你真是傻子,讓我查我自己干的事情,怎么可能會查得出來呢?賈道才在心里陰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