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212 你很能喝啊

“好,”陳天明高興地揮著拳頭。他是要準備一下了,昨天晚上接到許勝利的電話,他就準備了一些事情,現在只要跟小紅她們道別一下就行。
  于是,陳天明跟許柏告別,便讓陸宇鵬送他到華清大學。進了小紅新搬的的宿舍,陳天明看到小紅坐在沙發上看書。
  這宿舍也相當于是華清大學的老師宿舍,兩房一廳,由于國家出面,華清大學馬上為小紅騰了這樣的房間。現在這房間是歸小紅所住,學校對外宣稱是租給小紅住。
  “小紅,”陳天明高興地叫著。現在小紅在這里住,安全更容易保障一點。畢竟這里有兩房一廳,陳天明的保全公司也招進了一些女的高手,平時跟小紅在一起住的是一個近30歲的女保鏢,而小五他們在外面看著,里面一有什么動靜,他們馬上沖進來。
  因此,那個女保鏢看到陳天明進來,她便進了另外一間房間。
  “老師,你來了,”小紅高興地撲到陳天明的懷里,她親了陳天明一下,便快速地離開陳天明,好象怕別人看到似的。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小紅,我一會就要出外辦事,可能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你要小心一點。”
  小紅有點不高興,“老師你又要出去啊?”
  “是啊,沒有辦法,有事情要辦。”陳天明點點頭。他坐在沙發上,正想拉小紅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好好溫存一番的時候,“咔”的一聲,衛生間的門響了一下,有人從里面出來。陳天明奇怪了,這里不是只住小紅和那個女保鏢嗎?怎么還有一個人啊?于是,他抬起頭一看,原來是路小小。
  路小小看到陳天明來了,她的臉色變了一下,不過她還是若無其事地走到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小小,你來了,”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是啊,小小姐今天過來看我,她說自己一個人在宿舍無聊。”小紅搶著回答。
  陳天明聽了心里一動,對啊,干脆讓路小小搬過來陪小紅,讓那個女保鏢先回去。以路小小的武功,就算兩個女保鏢也抵不上她。
  “既然這樣,要不小小先搬過來跟小紅住,那保鏢先回去,”陳天明說道。
  路小小不知道陳天明什么意思,“不用了,我回自己的宿舍住就行了。”
  “小小,我今天就要到外面辦事,要過一段時間才回來,你先搬過來陪小紅,行嗎?就當幫我一個忙,”陳天明對路小小暗暗使了一個眼色。
  見陳天明這樣暗示,路小小只好點點頭說道:“好,我下午就搬過來跟小紅做伴。”
  陳天明見路小小答應了,他又對小紅說道:“小紅,這段時間宇鵬負責開車接送你,你有什么事就打他的電話。”這里有路小小看著,出外有陸宇鵬接送,陳天明這下放心了。
  陳天明跟小紅她們聊了一會,看看時間見差不多了,便向小紅她們告別,接著離開了。
  先生坐在自己的太師椅上,慢慢地品味著杯里的香茶。姜市的事情一了,西蟲組織在姜省的勢力一定可以很好地擴張。而西蟲組織的頭頭奧比已經跟自己訂了協議,到時會全力協助自己,聽自己的號令。
  可惜了,本來他以為可以控制西部,現在西部卻失去了。而且現在要控制西部更加難,西部的佛教已經統一,他們全信仰愷桑達杰活佛和益西嘎瑪圣女,就算是讓人殺了他們,新的活佛和圣女也會再出現。
  要控制那個地方,就是要控制他們的信仰,現在卻是不到了。所以,先生把希望放在姜省。
  “先生,”先生的手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他的代號叫老b,是先生十大得力手下之中的一個,老也是。
  “什么事?”先生抬起頭問老b。
  老b小聲地說道:“我剛剛得到消息,許勝利去龍主席那里告狀,陳天明的調查已經結束,他這次會去姜省。”
  “什么?”先生吃驚地站了起來,“許勝利真是亂來,這樣的事情他也做得出來。”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老b擔心地問道。所有的計劃是沒有對付陳天明的,像陳天明那樣的高手過去,在姜市的高手不一定能對付得了陳天明。
  先生想了想說道:“老b,現在只有這樣了,你馬上去老那里帶幾個高手去姜市,陳天明不認識你,能偷襲殺了他就最好。如果不行,你們就聯手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估計這次陳天明不會再多帶他的手下過去。”以老b再加上幾個高手,先生相信是可以對付陳天明的。
  “好,我馬上就去。”老b點點頭,便轉身離去。
  先生自言自語地說道:“陳天明,想不到你還是能去姜市,不過,希望你這次沒有以前的好運氣了。”虎堂隊員的武功沒有陳天明的那些玄門弟子武功高,所以先生沒有那么擔心。既然現在陳天明身邊只是虎堂的人,那也是一個除掉他的好機會。
  想到這里,先生用力一捏,他手里的杯慢慢地融掉,變成了一堆白色的粉未。
  到了上次去過的軍用機場,陳天明見到了任候濤和另外兩個虎堂隊員。由于這次的時間比較緊,馮一行他們直接在當地飛向姜省。
  軍用飛機起飛了,經過幾個小時的快速飛行,陳天明他們到了姜省的軍用機場。他們一下飛機,就有兩個軍人站在那里等著他們。其中有一個長得胖胖的軍人跑到陳天明的面前,向陳天明敬了一個軍禮,大聲說道:“姜省虎堂負責人林廣熾在此等待總教練,請指示。”
  “飛龍,你不要這樣,這里沒有什么外人,大家隨便一點。”陳天明笑道。
  虎堂隊員里面有兩個活寶,一個是尤成實,一個就是這林廣熾。林廣熾出身在沒有什么名氣的武林世家,在沒有參軍之前就會武功,特別是他的輕功可以。后來進了虎堂后,又學了陳天明教給他的高深玄門武功,武功進展更快。
  由于林廣熾長得比較胖,特別是他的臉胖得像肉面一樣,可他這么胖的人輕功卻快得像飛龍一般,所以大家都笑著叫他肉面飛龍。
  “好,老師,我先帶你們去休息,”說完,林廣熾便轉身對令一位軍人說道:“你留在這里等其它人,我先帶首長過去休息一下。”
  “是,”那個軍人向林廣熾敬了一個禮。
  林廣熾帶著陳天明他們走向那邊的一個臨時搭建的布棚,一輛軍用中巴在旁邊等待,可能是一會拉陳天明他們出去。
  到了那里,陳天明看到尤成實和兩個虎堂隊員坐在那里聊天,他們看到陳天明來了,便站起來打招呼。
  “肉面,一行他們什么時候來啊?”尤成實問林廣熾。
  “我靠,你不要叫我肉面好不好?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飛龍嘛,我是沒有意見的。”林廣熾沒好氣地白了尤成實一眼。“我剛才接到消息,他們的飛機很快就到了。”
  果然,沒有過多久,剛才那個軍人就帶著馮一行他們過來了。來的人分別是馮一行、施運文、華亭、魯偉強和楊桂月。
  “呵呵,肉面同志,我看到你真是高興啊!”華亭一來就沖到林廣熾的面前,用手捏著他的臉。林廣熾的臉特別多肉,所以誰都喜歡捏他的臉。
  “華亭,你再捏我臉我就生氣了。”林廣熾氣憤地說道。“還有,這是我的地盤,誰再叫我肉面,我翻臉了。”在虎堂里,大家喜歡敲尤成實的腦袋,捏林廣熾的臉。
  “就是啊,大家不要叫人家肉面作肉面了,這里畢竟是他的地盤,我們以后偷偷地叫。”尤成實笑道。
  陳天明一看到楊桂月也來了,不由有點煩,這個胸女怎么老是在自己的眼皮底出現啊?不會是許勝利他們故意這樣安排的?“喂,楊桂月同志,你來干什么?”
  “你們能來,我就不能來嗎?”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你上次為什么騙我?”楊桂月想起上次陳天明說什么刺激的事情,原來只是抓一個小騙子,害得她當晚就飛到了京城。
  “老師騙小月?”大家的眼睛一亮,這可是天大的新聞。華亭小聲說道:“你們說老師騙小月什么啊?”
  尤成實沒好氣地說道:“這個還用問嗎?男人騙女人,一般就騙三樣東西,一是感情,二是身體,三是金錢。我們都是這么有錢,一定是騙小月前兩樣了。”
  在那邊的楊桂月哪聽不到尤成實說那些話呢?她馬上插著腰生氣地罵道:“你們是不是想找打啊?”
  華亭一聽,馬上跟尤成實劃開界線,他敲了一下尤成實的腦袋,大聲說道:“成實,你怎么這樣啊?老師和小月的事情是你管的嗎?走,我們出去涼快涼快。”華亭邊說邊拉著尤成實出去。
  “我不去,外面曬得要命。”尤成實雖然搖著頭不肯,但還是被華亭他們給推了出去。
  楊桂月轉身問陳天明,“陳天明,我上次幫你這么大的忙,你怎么沒有一點表示啊?”
  “表示?我有啊,我不是請你吃飯了嗎?難道你還想什么嗎?胸女,我警告你,我這人很純的,你千萬不要讓我以身相許什么的,這種事情你想也不用想。”陳天明故意說道。
  “哼,誰要你那樣,流氓。”楊桂月紅著臉罵道。
  “好了,我們馬上去姜市,那里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做。”陳天明邊說邊走了出去。
  楊桂月看著陳天明的背影,恨不得馬上沖上去踢他一腳。但她知道陳天明的武功,自己想要偷襲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