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211 李欣怡很受歡迎

“許大粗在背后告狀?”高明又是皺一下眉頭,這個許勝利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這樣得罪人的事情他也敢做?自己是要在其它領導面前告他的狀,多給他一點小鞋穿。不過,在龍主席面前,他不敢說出來。
  老龍掃了大家一眼,坐下來正色地說道:“這次姜省的事情情非常重要,我們在姜省的軍隊全部行動起來,但是由于這次暴動的人數較多,以防還有暴徒在其它市區鬧事,這次我想讓其它省的部隊進駐姜市,幫助姜市的部隊防暴。”
  以姜省的部隊在姜市防暴,那是可以做得到的。但是,姜省現在處于這樣的特殊情況,老龍當然是想著姜省的部隊基本在原地,其后抽出鄰省一支部隊到姜市增援。現在受騙的群眾比較多,政府當然是要以宣傳說服為主,但是沒有其它部隊進駐,是不可能平息那些人的暴動。
  “這個主意好,現在姜市的人手明顯不夠,而且還要找出暴動的原因,我們才可以盡快讓一些不明真相的氣群眾平息,而且揪出那些暴徒出來嚴懲。”其它軍姜領導點點頭一致同意老龍的意見。
  “那好,高明,你今天中午過去姜省,代表我們的軍姜協調兩省部隊的溝通工作,”老龍對高明說道。
  “好,我中午就過去。”高明點點頭主席親自點兵,他不能不去的。
  老龍頓了頓,“另外,我們再說下一個問題。許勝利司令說這次虎堂的人員還差了陳天明,他希望能查清陳天明的問題,盡快讓他也去姜省。這個陳天明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許司令這樣說,又是直接越級向我報告,我還是想聽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龍果然狐貍,這些事情一般是匯報到副職上的,他身為正職,當然是不知道這樣的事情。因此他裝聾扮啞,故意不知道陳天明為何人,讓黑手以為他碌碌無為。
  高明馬上說道:“主席,這事情是我派人去查的,有人舉報陳天明身為虎堂總教練,卻利用虎堂的關系辦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們正在查,很快就有一個結果了。”
  許勝利生氣了,他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大聲喝道,“你娘的,高明,你天天說正在查,所有的情況我們都跟你解釋清楚了,連證據也是有的。陳天明在沒有加入虎堂的時候,是有自己的職業和生意的,當時選拔這個虎堂總教練的時候,也是說明可以這樣。”
  高明知道這個鄉下人出身的許勝利是一個大老粗,動不動就罵娘。可他沒有想到許勝利卻敢在龍主席的面前罵自己的娘,他也把臉一扳,生氣地說道:“許司令,請你注意一下你的身份,這里不是你的鄉下。”
  “哼,身份?那我問你高明,這陳天明你們查了這么久,還有我們也跟你們解釋了這么久,你們還說要查,那我們也忍了。但這次去姜省執行的任務非常重要,躲在暗處的敵人武功也不知道有多高,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你還是說陳天明的問題沒有查清楚,我們虎堂的人犧牲事小,但如果因為完成不了任務影響國家的大事卻是事大了。”許勝利的牛脾氣也來了,他天不怕不怕,要不然也不敢直接去找龍主席告狀。
  “這,這…”高明一時說不出話來,要虎堂去執行任務是國家幾個領導人研究決定的,但現在人家許勝利這樣說,他也不好反駁,畢竟這次去姜省的事情是大事,如果完成不了任務,誰也擔持不了。
  老龍見是時候,便嚴肅地說道:“許勝利,你坐下來,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說嗎?不要動不動就罵娘。還有高明你說一下,這事情進行得怎樣了?不行的話,你直接交給其它副主席處理。”
  “也差不多了,等我回來就可以結論。”高明說道。
  “那你現在說一下情況,”老龍盯著高明。
  高明被老龍盯著,他心里一跳。龍主席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一般軍委的事情都是其它幾個副主席負責。可這次龍主席過問陳天明的這事情,他不由有點害怕,如果讓龍主席發現他徇私的話,那后果將會很嚴重。
  “好,我現在說一下,”高明在心里已經罵了許勝利一百次的娘了,這個許勝利就是這樣的性格,看到什么不順眼的就罵,可他罵的都是人家不對的地方,而且許勝利從來沒有什么小辮子讓人抓,就算有人對他有意見也拿他沒有辦法。
  “這個陳天明其它的沒有什么問題,就是輝煌酒店和部隊的關系,輝煌酒店可能是他開的,但他不承認,而且部隊幫輝蝗酒店不少忙。具體是怎樣,我們正在查,應該很快就落實了。”龍主席過問,高明當然不敢怠慢,馬上說自己的效率很高。而且他也認真研究過陳天明的事情,只有這點可以揪住不放。
  “這個問題我當著主席的面在這里說了,輝煌酒店確實是陳天明的,但他也為我們部隊干了不少的好事,你們不信,可以問一下當地的部隊。”許勝利說道。
  龍主席說道:“許勝利,此話怎講?”
  “輝煌酒店解決了部分優秀退伍軍人的就業問題,而且也為當地部隊捐助不少錢,這些以前我們已經向調查組說過,可他們還是說沒有調查好。”許勝利說道。
  “解決優秀退伍軍人的問題?”龍主席饒有興趣地問道。
  “恩,”許勝利點點頭,“可能各位沒有真正在基層部隊了解過,那些為部隊干了十年以上的優秀軍人,因為部隊的減員,他們無條件的服從命令。可他們那些人只會在部隊上干的事情,回到當地是很難解決就業的問題。低不成高不就,那些都是用鮮血和汗水在部隊爬滾的真正軍人啊,他們為了國家奉獻自己的青春,可回來后卻是那種慘樣我看了心里鬧心。后來因為輝煌酒店的出現,所以我讓陳天明幫我解決了一部分退伍軍人的問題。另外,由于這個關系,陳天明也對部隊特別好,經常捐助部隊一些錢,改善部隊里面的條件。所以,當他們有事情的時候,部隊幫他們解決也是正常的。而且那些都沒有違反法律,都是一些當官的在那里狐假虎威。”許勝利越說越生氣。
  高明說道:“退伍軍人回到當地不是有政策嗎?”
  “有政策是有政策,但當地有他們的難處,而且這些軍人哪可能竟爭得過人家的大學生。還有高明副主席,我問你要多點軍人退伍費的時候,你總是說沒有錢,你說,人家陳天明現在幫我們解決一些問題,你們卻說人家有問題。你娘的。”許勝利又罵了一句。
  “你,你…”高明氣得快說不出話來。“我,我們的經費也緊張啊!”
  “龍主席,現在我該說的就這些,你說,陳天明有問題嗎?”許勝利問老龍。
  老龍在心里暗笑,陳天明的事情他一樣清楚,只不過戲還是要演的。“其它人說一下你們的看法。”
  “我覺如果正如許勝利所說,陳天明這樣做是對的,他沒有問題,而且我們還要表揚他。”
  “陳天明不是立了不少功嗎?這樣的人才可是難得,如果我們不理解他,他不干的話,我們軍隊就損失了一個人才啊!”
  高明聽了在心里暗火,我正是想著氣得陳天明不干呢?但沒有想到他還是當無事人似的。不過,高明也是聰明人,許勝利已經把事情當著大家全說了,如果自己還執著不表態的話,那可能就會讓人疑心。“竟然許勝利說那酒店是陳天明的,我也無話可說了,事情基本可以明朗了。”
  “那是不是可以讓陳天明回虎堂,中午去執行任務。”許勝利最想聽的就是這個表態。
  “好,許勝利,你不要老罵娘,人家叫你許大粗一點也沒有錯。既然陳天明沒有什么問題,你就讓他歸隊去執行任務!”老龍表面是罵許勝利,其實是答應了下來。主席表態,其它副主席哪敢有異議呢?
  高明見老龍表態,他馬上說道:“就按主席的指示去辦。”
  “呵呵,我這個是老毛病了,這可是國家大事,我怕完成不了任務急嘛!高明副主席,我下次注意一點,不罵你娘了。”許勝利聽了這個結果,哈哈大笑。
  你媽的,你這話說了多少次,可你還是罵我。許大粗,希望你不要給我抓到你的小辮子,要不然我要讓你死得很難看。高明在心里罵道。
  在京城的輝煌酒店,陳天明與許柏坐在房間里面不說話。他們都是在等著許勝利的電話,陳天明的調查能不能有一個結論,他能不能中午去姜省執行防暴任務。
  “天明,你也不要太看重這個,老頭子這次可是火了,他直接去找龍主席告狀了,可能這次一定行。就算不行,也是首長認為這事情不大重要,要你再休息一下。”昨天晚上許柏就跟許勝利坐專機到了京城。一到京城,許柏就來找陳天明,而許勝利卻是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我知道,”陳天明點點頭。不過,他真的很想去姜省,昨天晚上他看到那情景太生氣了,執行這么多次任務,他最想去的就是這次。那些可惡的暴徒,如果讓我抓住他們,我一定要把他們碎尸萬段。
  “鈴鈴鈴,”許柏的手晌了,許柏急忙拿起來聽。不一會兒,許柏放下手機高興地說道:“天明,行了,你現在可以回到虎堂來,你準備一下,中午出發到姜省執行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