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210 吳青來京城

“老是說調查,很快就有結論,要等到什么時候啊?”許柏生氣地說道。
  “許柏,你不要急,你讓我想想,”許勝利摸著腦袋想著。
  其實這次的事情是先生一早就設計好的,故意讓陳天明暫時停職,而姜市發生暴亂后,托關系指名讓虎堂去,這次因為大部分是部隊在執行任務,所以虎堂不得不去。如果沒有陳天明去,這些虎堂隊員在姜市就逃不脫被賈道才他們的干掉的厄運。
  陳天明的事情,不但有高明在暗中使勁,還有先生托的關系在施加壓力,因此就算高明不使壞,這調查的事情也要拖上一段時間,這樣,姜市的事情也基本解決了。只要把那里的矛盾深入,以后政府想補救就難了。
  過了一會,許勝利抬起頭問許柏,“現在天明是什么情緒?”
  “還能有什么情緒?如果是我們也是心里不好受啊!一直為軍隊做好事,無端被人停職,還說利用職務之便。其實我們是知道的,天明加入我們虎堂后,沒怎么用虎堂的錢,很多時候都是他自己掏錢,要不然以我們虎堂的經費哪可能辦得了那么多事。”許柏說道。
  “說真的,也難為他了。”許勝利好象做了決定似的,他拿起自己的手機給陳天明打電話。“喂,天明嗎?你睡覺了嗎?”
  “沒有啊,”陳天明笑著說道。“外公,你有事嗎?”
  許勝利說道:“沒有,就是想跟你聊聊,這段時間委屈你了,你不要有心理負擔啊!”
  “沒事,反正我可以休息一下。”陳天明現在也想通了,人家不想他在虎堂干,那他一定要在虎堂干。而且只有在虎堂干,才能更好地保護自己和家人。
  “好,我也不跟你多說,我直接說正題,你看了今天姜省的暴亂新聞嗎?”許勝利說道。
  “看了,不過看了真是氣,那些簡直不是人來的。”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許勝利說道:“天明,明天我們虎堂的人就要去姜市執行制暴的行動,你有沒有興趣去?”
  “我,我有。”陳天明想也沒想,便馬上說道。剛才看了那樣的新聞,他身為一個熱血青年哪會不激動呢?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職位被停職,他一早就請纓去干掉那些王八蛋。
  “那好,你準備一下,到時等我的通知。”說完,許勝利把手機掛了。
  許柏擔心地對許勝利說道:“爸,你這樣不行的,天明現在被停職,如果他這次參與虎堂的行動,我們會被處分的。違抗軍令,這后果是非常嚴重的,重的是槍斃,輕的就是撤職,所以許柏才這樣擔心。
  許勝利白了許柏一眼,“誰說我違抗軍令啊?我現在就去向首長匯報,我就不信不能讓首長改變主意。”許勝利想著越級匯報了,要不然陳天明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解決。
  “爸,你想要越級匯報找軍委主席?”許柏吃驚地站了起來。因為高明是副主席,許勝利跟他打了不少招呼,但高明卻是愛理不理的,這讓他們納悶啊!
  高明這個人就是有點小氣,陳天明搶了他兒子的女朋友,他哪會幫陳天明呢?所以,許勝利要想解決陳天明的事情,只有再住上一級匯報了,那上一級就是軍委圭席。
  “沒有辦法了,這事我鍺得慌,不去鬧一下不行,”許勝利大聲說道:“只要我們有道理,還怕誰啊?”說完,許勝利叫來了勤務兵,讓他馬上給自己安排匯報的事情。
  在京城的一間大院里,老龍和老孔正在下著棋。雖然他們在下著棋,但他們的眉頭緊鎖,可見他們的心思根本不在棋盤里。
  “老龍,這次姜市的事情鬧得有點麻煩啊!:.”老孔擔心地說道。
  “是啊,這次的事情看來是有人已經計劃好的,而且這次的動作還會更大。”老龍點點頭,把手中的一只棋子放了下去。
  “那你想怎么辦?”老孔問道。
  老龍笑了笑,“虎堂的人不是明天就出發了嗎?有他們去,我有點放心。”
  “問題是陳天明已經被停職,他是不可以去的,就其它人去你也放心?”老孔說道:“老龍,這次的事情如果不處理好,問題如果鬧大,姜省就可能陷入困境。那些黑手真是可惡,把手伸得越來越長。”
  “對啊,如果陳天明帶隊去,我也就放心很多。”老龍說道。
  “那你下個命令讓陳天明去!”老孔說道。
  老龍想了想,搖搖頭說道:“不行,如果這樣的話,會讓人覺得我獨裁,而且也會讓那黑手起疑心。”
  老孔說道:“你還想著讓那黑手越伸越長嗎?”
  “為什么不呢?只有讓他越鬧越厲害,他的狐貍尾巴才會露出得越多,到時他想逃也逃不了。”老龍的臉上露出智珠在握的表情。
  聽了老龍的話,老孔哈哈一笑,“你這個老龍,我看你更像一只老狐貍,一切的事情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老龍嘆了一口氣,“希望那黑手沒有那念頭,否則就不要怪我了。”這時,老龍的眼睛露出了堅定,那堅定讓老孔看了放心,原來是自己白操心了,老龍一直掌握著大局。是啊,有時一棵大樹有蟲子了,如果你不讓蟲子全跑出來再弄死,是不能讓大樹茁壯成長。
  因為你就算弄死一些蟲子,不要過了多少年,其它的蟲子還會繼續作亂,還會培殖更多害人的蟲子。想到這里,老孔心里放下心。“你這個老狐貍,一切都是我過于擔心了。”老孔笑著說道。
  “報告,”外面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進來,”老龍剛想拿起棋盤上的一只棋子,但聽到外面的報告聲,他把手收了回來。
  “首長,有許勝利的電報,他親自發過來的。還打了電話到機要房確認,說加急。”一個約四十左右歲的男人走了進來,他的手上拿著一份電報。
  老龍頓了頓,不解地說道:“是許大粗的加急電報?拿過來。”
  那男人馬上拿著電報走上前,把電報交給了老龍。
  老龍把電報的內容看了一下,微微一笑,“小李,你去通知一下許大粗,讓他明天早上到軍委來一下。”
  “是,”叫小李的男人點點頭,然后轉身離去。
  老孔看著老龍臉露笑容,不由奇怪地問道:“老龍,看你高興的樣子,難道你孫女月心有男朋友了?”
  “你不要故意套我的話,你看看!”老龍把手里的電報遞給對面的老孔。
  老孔拿過電報看了一下,不由笑道:“呵呵,看來老天也在幫你,你正不知道怎樣讓陳天明去姜市,現在許大粗給了你一個臺階,你正好可以下啊!”
  “是啊,事情解決了,你也回去休息!我要想想明天的事情。”老龍說道。
  第二天的十點鐘,軍委的小型辦公室里,坐著幾個軍委領導,還有許勝利。雖然旁邊坐著的都是自己的領導,但許勝利一點也不害怕。在槍林彈雨中出來的人,哪會害怕什么?再說,這次他已經決定了,只要自己有道理,他什么也不怕。
  “許大粗,我們軍委領導擴大會議,你怎么來了?”高明看著許勝利坐在對面,不由嘲諷著說道。這個許勝利也不自量力,如果當初把楊桂月嫁給自己的兒子,兩家合起來的話,那在軍委里,他們的實力就大增,在軍委里除了主席外,別人的實力也沒有他們的強了。
  現在,高明正在想辦法,讓高玉毅跟另外一個軍委領導的孫女交往,如果他們談成了,以后的事情就好辦了,他們在軍委的實力也增強不少。這就是政治婚姻,如果不是高明太寵愛高玉毅,他一早就給高玉毅指定婚姻了。
  許勝利沒好氣地白高明一眼,說道:“高明副主席,你都說了這個是擴大會議,所以我就能參加了。對了,陳天明的那調查是不是已經調查完了?是的話你一會就宣布,好讓陳天明回到虎堂來啊,虎堂沒有他可是不行。”
  “呵呵,很快就有結論了。”高明打著哈哈,陳天明的調查是他主管,所以,他是可以拖上一拖,而且還有不少人給他打電話,讓他一定要查清楚,還陳天明一個清白。這一定要查清楚,里面可是內有乾坤,所以不調查久一點,怎么可能查清楚呢?所以,在一些事情上的處理,不同的態度可以有不同的做法。
  許勝利一聽高明這話就來氣,每次高明都是這樣跟他放屁,讓他有氣也發不了。他許大粗可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有道理,就算是天皇老子也要捅下來。
  “大家都來齊了嗎?”老龍帶著小李走進辦公室,本來在老龍后面的小李馬上走過去拉開正中的辦公椅,讓老龍坐下來。
  “都來齊了,主席,”高明馬上站起來恭敬地說道。說完,他還看了一眼許勝利,意思是說他不知道許勝利怎么會在這里,也不知道是哪個領導叫他來的。
  老龍笑了笑說道:“你們都坐,許勝利是我叫他來的,這次我叫你們來,一是商量一下姜省的事情,二是那個陳天明的事情。”
  “陳天明的事情?”高明皺了皺眉頭,在心里暗暗地說著。陳天明的事情是小事情,怎么會在這樣的會議里討論呢?
  “是這樣的,昨天晚上許勝利跟我告狀,說陳天明的事情一直沒有處理,讓虎堂的工作很難開展,而且今天中午他們就要去姜省執行任務,如果陳天明不去,他們怕任務完成得不順利。”老龍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