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209 一人一千萬

今天京城下了一場大雨,晚上比較涼快,特別是還有一些風,讓人覺得心里爽快。
  在京城先生的秘密別墅里,先生翹著腿坐在太師椅上,他一邊輕輕地搖著,一邊閉著眼睛在想著事情。
  突然,先生眼睛一亮,他叫了一聲,“來人!”
  不一會兒,一個中年男人走到先生的旁邊,低著頭恭恭敬敬地說道:“先生。”
  “賈道才有消息來了嗎?”先生瞇著眼睛說道。
  “有了,他今天剛才來了消息。”中年男人說道。
  “怎么說?”
  中年男人說道:“他說一切順利,他已經跟境外的西蟲恐怖組織頭領奧比策劃好了,而且跟姜市的那些西蟲分子聯系好,另外,我們的人已經準時到達,隨時可以動手。”
  先生高興地說道:“那好,讓他們明天一切準備后,后天就在姜市動手,不能等太久了,要不然別人也就太舒服了。”
  “好,我馬上給賈道才回話。”中年男人說道。
  “對了,姜省那邊有一個小小的武林門派叫什么來了?”先生問中年男人。
  “叫木山派,”中年男人回答。
  先生點點頭,“那個門派我們控制了沒有?”
  中年男人笑著說道:“半年前我們已經控制了木山派的掌門木屋子,現在他是我們一個忠實的狗,叫他咬誰他就咬誰。”
  “那好,也叫賈道才聯系他們,讓他們全聽賈道才的,這次,一定要把動靜鬧大一點,做一些假相,讓外國的記者在國外的媒體造一下謠。呵呵,到時別人肯定是相信是z國政府的問題了。”先生陰笑著。
  “先生英明,”中年男人馬上拍著先生的馬屁。
  “另外告訴賈道才,把姜省可以集中的暴亂分子和西蟲分子全集中到姜市,看能不能把姜市的天反了。不過讓他一定要注意,國家也有國家的規定,讓他們千萬不要用槍,最多用到刀。不過,有我們的人,還有木山屋的人,就是一顆小石頭也可以要人命。”想到這里,先生不由又是一陣大笑。
  中年男人馬上跟著先生大笑起來,先生這招就是想引起民憤,特別是引起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一起暴動,這樣,靠近外國邊境的姜省可能有很多人投靠西蟲組織,或者聽他們的話。這樣,無形為以后的計劃下了一步狠棋。毒啊,先生不是一般的毒。中年男人暗想。
  “好,你出去!”先生擺了擺手。趁這次的機會,順便把虎堂的那些精英滅掉。嘿嘿,沒有陳天明的虎堂,就像一只沒有牙的虎堂,不足為懼。想到這里,先生拿起了桌上的五部手機中的第二部手機打起電話來。
  晚上,陳天明正摟著張麗玲看電視,每天晚上的晚間新聞是他們必看的節目。當然,陳天明也不會單一的看電視,他的手正不規矩地摸著張麗玲豐滿的酥峰。小妮剛才被陳天明輕薄了一番,臉皮薄的她只好跑到另一張床去看。
  這時,電視上播出了一則新聞:“各位觀眾,今天下14點44分,姜省的姜市發生了一起非常嚴重的打砸搶燒殺等嚴重暴力犯罪事件。在此次事件中,根據現在的初步統計,姜市被毀車輛達250部,其中180部公交車,60多部民用車;受損門面房202間,民房13間,總過火面積達到56950方米,全市共有200多處縱火點,有兩棟樓房被燒毀。事件死亡人數已達到110人,其中有55具尸體是從背街巷道中發現的,受傷人員達800多人。”
  緊接著,電視播放了一些姜市發生暴亂的悲慘場面:在某高架轎下,躺著一位被暴力分子打傷的市民,血流滿地;在一條馬路邊,俯臥著一位剛被殺害的女性市民,身上還背著一個小包;在一條步行街,一間洗腳屋被燒毀,兩名員工被打死,橫尸街頭。還有一輛警車被暴徒掀翻,暴徒蜂擁而上踩踏車輛,一名暴徒還將車輛點著。
  “m的,他們還是人嗎?”陳天明放開張麗玲,生氣地罵著。
  “天明,好可怕啊!那些人怎么這樣?你看那個女孩子,還有那些市民和員工,他們是無辜的。”張麗玲看了不敢看下去,這場面讓人看了傷心。
  “如果當時我在,我一定把那些暴徒全殺了。”陳天明用力地握著拳頭,那手指發出清脆的骨頭運動聲音。
  小妮皺著眉頭說道:整理于.“電視上說了,這次暴動的人有數千人啊,他們怎么可以這樣胡作非為呢?”
  陳天明看了一會,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道:“還好,政府出動了武警官兵和警察,事情暫時平息下來。唉,還是我們的m市好,國泰民安啊!”那個姜市是姜省最靠近邊境的城市,因為它的地理位置特殊,經濟非常繁榮,差不多跟姜省的省會城市一樣。因此,在那里做生意的除了姜省人之外,其它省份也有不少人在那里做生意。現在那里發生暴亂,估計會影響很大的。
  “對,我們國家是強大的,哪會被那些暴徒給嚇倒。”張麗玲很有信心地說道。
  “唉,看了這些情景真是揪心,”陳天明又嘆了一口氣,本來他想一會在床上跟張麗玲與小妮大戰三千回合的,現在已經沒有那個心情了。
  對于生死,陳天明是看得多的,但那些是無辜的百姓,他們手無寸鐵的被人打死,還有一些不知所措的商人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商店被燒,真是慘啊!不過,有國家出面,那些暴徒肯定跑不了。
  陳天明還以為只是一般像混混一樣的暴徒,只要武警官兵和警察們的出動,一定可以平息。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被調到姜省去的賈道才居然是在暴亂的城市姜市當國安局長,而這一切跟賈道才息息相關。而今天的事情,只是一個開始,后面更是可怕。
  就在陳天明剛看完電視新聞的時候,在軍區司令許勝利的家里,許柏低著頭沒有說話,而許勝利卻在那里暴跳如雷。
  “他娘的,是哪個龜孫子引起的暴亂,如果讓我知道,我一槍斃了他。”許勝利氣得一拳打在旁邊的紅木茶幾上,發出一聲響聲。
  許柏看了暗暗僥幸,幸好老頭子還有點理智,沒有用內力打下去,要不然這紅木茶幾就爛了,這可是自家的東西。
  “爸,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次的暴亂一定跟那個西蟲頭子奧比弄出來的,你有本事就去斃了他,估計軍委會給你官升一職的。”許柏說道。
  “你娘的,你是不是這樣說老子啊?”許勝利睜著大眼罵道。
  “你明知道那個奧比不在國內,他一直躲在國外做幕后反動的事情,我怎么抓啊?就算我知道他在哪個國家,我也不可能帶著一支軍隊沖過去抓他?”
  “呵呵,我不是告訴你是誰指使的嗎?”許柏笑道。不過,許柏笑過之后,他看著手中的命令又笑不出聲音來。
  許勝利生氣地說道:“我是說在姜市搞幕后暴亂的主使人,如果讓我知道是誰,我拿他當槍靶子,如果我不把他打成蜂窩,我就不姓許。”
  “爸,這個就別說了,你看看我們應該怎樣辦?這通知是剛剛機密傳真過來的,明天中午之前我們虎堂就要派人去姜省了。根據線報,姜市這次的暴亂沒有那么簡單,如果不能把指使人找出來,后面還會有暴亂。而且聽武警那邊報告,有些暴亂分子會武功,而且武功不錯,已經殺了我們幾個武警。”許柏憤怒了。
  “還能怎么辦?明天派人過去,”許勝利想也沒有想便回答了。軍令如山,上級有命令,他們就算是犧牲也要執行,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許柏點點頭,說道:“那好,我馬上讓人負責通知他們,讓他們明天中午出發到姜省,跟那邊的虎堂負責人聯系。”
  “對了,這次天明不在,他們有把握嗎?”許勝利抬起頭冒出了一句。
  “沒有,”許柏也想也沒有想回答了。這是他最擔心的事情,這次的任務非同小可,而且從發生的事情來看,那些人是非常有組織的暴亂,基本把姜市全弄亂了,連市委市政府公安局等機構部門都受到暴徒們的襲擊,這樣的暴亂可不是一般的暴亂啊!
  而且,現在敵人在暗他們在明,有多少敵人不知道,敵人的武功有多厲害也不知道,馮一行他們去了,是危機重重。
  聽說這次的暴亂有一些群眾是被人蒙騙去的,所以,武警官兵和警察都不能使用武器。靠著警棍和盾牌的武警和警察面對一些窮兇極惡的暴徒,是非常危險。更危險的是一些會武功的人在暗處襲擊,已經有不少武警和警察被打傷,而且還死了好幾個武警。
  “唉,真叫人擔心,馮一行他們的實力和經驗還不夠,特別是這次非常危險,如果天明那個臭小子在就好了。”許勝利嘆了一口氣。
  “爸,天明的調查要調查到什么時候啊?我們不是也為天明解釋了嗎?”許柏著急地說道。因為虎堂的直接領導人就是許勝利,所以一直都是許勝利跟主管虎堂的一個國家領導人聯系。
  “這個事情我也問了,軍委那邊說正在調查,很快就有結論了,讓我們不要急,如果急了沒有調查好就不安。”許勝利說道。如果是平時虎堂沒有什么重要的任務,他們是不急的,就讓陳天明放放假輕松一下。反正平時小事都不麻煩陳天明的,但是,這次要執行一個這么重要的任務,而且上頭說了,讓虎堂接手負責這次的制暴行動,沒有陳天明去他們現在能不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