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208 龍組組長

“咦,他們用的是什么啊?”林國看到殺手們把一些藥水倒在了那些尸體上,他不由奇怪了。
  蝴蝶左使說道:“那是化尸水,我們花蝴蝶組織的殺手專用,這讓我們辦事情起來非常方便。”
  林國聽后愣了一下,這化尸水厲害啊,傳說是可以把尸體化解成黃水,如果自己有這玩意,以后厲害了。于是,林國跑上前跟蝴蝶左使要這種化尸水,蝴蝶左使見花主都被人家控制了,當然是給了林國。而且這咱化尸水是他們組織秘制的,給點林國也無妨。
  陳天明對路小道:“小小,你過來。”說完,他走到那邊等路小小。
  “干嘛?”路小小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滿臉是敵意。陳天明控制了自己和奶奶,以后組織不得不聽他的話。
  “可能有人要對小紅不利,你有空可以幫我照顧一下小紅嗎?”陳天明知道路小小的武功厲害,特別是她有蝴蝶花飛器,必要的時候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
  路小小有點生氣地說道:“你現在都控制我和奶奶,我能不聽你的話嗎?”
  陳天明訕訕地說道:“路小小,你現在很委屈嗎?當時你們三番兩次地要殺我,我還沒有跟你們算帳呢?”
  “那好啊,你有本事就殺了我,然后放了我奶奶。”路小小的聲音有點失控,她越來越對陳天明失望,而且還要自己去保護小紅。他是故意的,見自己的武功不錯,控制自己為他保護小紅。難道在他眼里小紅就這么好嗎?自己就是當保鏢的用處?她越想越生氣。
  路美見路小小太激動,怕陳天明真的生氣殺了路小小,她急忙跑過來對路小道:“孩子,你不要激動,有事慢慢說。”
  “奶奶,他根本就是想讓我們組織為他辦事,還不如殺了我們算了。”路小小惱火地說道。
  “你不要沖動。”路美攔著路小小。
  陳天明說道:“小小,我不是讓你天天保護小紅,她身邊也有不少人。我的意思是說剛好你在小紅的身邊,有人想對她不利的話,你一定要出手幫小紅。”
  路小道:“這個不用你說,我跟小紅的關系好,我當然會幫小紅。不過,你是不是也太那個了,小紅那么小,你就欺負她不懂事,讓她喜歡你?”
  “你胡說,”陳天明生氣了,他舉起手好象要打路小小似的。
  “哼,你殺了我!”路小小閉上眼睛,胸前的酥峰好象有點顫抖。
  陳天明一聲不她在路小小的胸前點了幾下,路小小身子一軟,就要掉在地上,陳天明左手一把抱住她。
  “陳天明,你……”路美見陳天明對路小小下毒手,她想著跟陳天明拼命了。她現在的希望全在路小小的身上,如果路小小死了,那她也不茍活。
  “你不要再吵,我在幫她療傷。”陳天明冷冷地說道。路小小這樣對他,他心里非常生氣。但想著她被貝康打傷,自己還是幫她治療一下。現在花蝴蝶組織跟貝家的仇是公開了,估計貝康一定不會放過路小小他們。至于自己為什么幫路小小,陳天明自己也說不清楚。
  路美看著倒在地上的路小小并沒有什么異樣,她也放下自己的手。唉,她也是知道陳天明的武功,憑自己的武功哪是他的對手?
  陳天明的右手扶著路小小的期門穴,一股血氣輸進了她的體內。頓時,路小小覺得自己的身體一熱,剛才疼痛的身體好象沒有那么疼了。
  難道他真的是關心自己?路小小的心里有一點點暗喜,要不然自己這么罵他,他也不殺自己,還為自己療傷啊?不過,如果他關心自己,怎么可能還要給自己和奶奶下禁制呢?這又讓路小小不懂了。
  陳天明開始為路小小輸真氣的時候還沒有覺得什么,但過了一會,他看了自己的手掌,才想起期門穴在路小小右邊酥峰的下面,雖然有一點距離,但自己的手掌還是差一點碰到了路小小的酥峰。
  看著路小小那已經蠻飽滿的酥峰,陳天明暗暗吞了一下口水。她里面的酥峰自己又不是沒有看過,但也只是看過一次,就是這樣看過一次,而現在又在眼前的感覺讓他心里一熱,如果自己借幫路小小療傷的機會,“不小心”碰一下她的那里,不知道她會不會知道呢?
  就在陳天明暗暗考慮的時候,路小話了,“陳,陳老師,我好多了,你不要再為我療傷。”路小小覺得自己的傷好了九成,她也發現陳天明的大手在自己的酥峰下有點不是很好,于是讓陳天明放開手。
  “噢,”還在想著的陳天明聽路小小這樣說,他急忙拿開手,可能他有點緊張,那手住上拉了一下,輕輕碰到路小小的酥峰。
  路小小的臉馬上紅了,哼,陳天明你這個流氓,原來你是假裝幫我療傷,想占我的便宜。想著陳天明這樣對自己,路小小又氣又恨,但她又拿陳天明沒有辦法,他剛才實質也是在幫自己療傷,難道自己跟奶奶說陳天明趁這個機會模自己的胸嗎?
  陳天明也感覺到自己的手碰了一下路小小胸前的柔軟,他臉上一紅,不好意思地說道:“小小,你們快走,估計貝康他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我到時再跟你聯系。”
  “哼,我也不會放過貝康他們的。”路小小惡狠狠地說道。下次她會小心了,先跟金牌殺手在一起,慢慢地殺貝家的手下。貝康和貝文富身邊的人多,但可以先殺他們的手下,只要他們的手下慢慢地少了,貝康和貝文富也不敢慢慢囂張。
  殺我們花蝴蝶組織的人,我是會讓他們血債血還。路小小暗暗地想著。經過這次的事情,路小小也不會像以前那么莽撞。其實路小小做事已經非常小心,但她這次遇到的對手是奸詐狡猾的貝康和貝峰,所以才著了他們的道。
  陳天明他們見這里的事情解決了,便拉上蒙面布消失在夜幕中。花蝴蝶組織的人也收了一下自己的細軟,也全施展輕功離開這里。
  貝文富拉著那個性感美女回去后,他們倆一起洗了鴛鴦浴,那美女便出來躺在床上,等著貝文富的“狂風暴雨”。剛才貝文富在浴室里對她大展其手,把她摸得不上不下。
  但是,貝文富卻是在垂頭喪氣的站在旁邊不敢上床,媽的,他那下面都垂頭不起,他能不這樣嗎?他還以為只要自己看到美女光溜溜的身體,就可以勃起,但是卻不起。
  “帥哥,你上來啊!”性感美女向貝文富召喚著。
  “我,我……”貝文富著急了,他勝上床對美女說道:“美女,這段時間太累了,狀態有點不好,你幫我弄一下,只要你幫我弄起來,我給你一百萬。”貝文富想著重賞之下必有勇女。
  “一,一百萬?!”性感美女馬上興奮地爬起來,對著貝文富的那里進行“吹拉彈唱”。但是,讓美女失望了,不管她怎樣,貝文富那里還是軟錦綿的,瞧他那樣的狀態根本是不可能進入自己的那里。
  一個小時后,一直在跪著的貝文富沒希望了,看來自己吃的藥還不夠,唉,什么時候能找到那個神醫把自己下面的問題治好啊!
  “帥,帥哥,我無能為力啊!”美女知道這一百萬自己是賺不了,這個男人跟本就是下面有問題,自己弄他這么久,他也摸了自己這么久,如果是真正的男人,一定是有反應的。
  “媽的,沒用的女人,給我滾。”生氣的貝文富踢了美女一腳,把她給踢下床。
  貝文富走出自己的房間,發現貝康和貝峰已經回來。他高興地說道:“爸,是不是把那些殺手全殺死了?呵呵,這下我不用害怕了,我可以睡一個安穩睡。”
  貝康黑著臉說道:“不用說了,眼看我們就要得手,一群蒙面黑衣人突然飛出來,特別是有個蒙面人武功很厲害,他一個人就把我和貝康打敗,如果不是我們跑得快,估計也被他們殺了。”
  “什么?”貝文富筒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一切是真的嗎?眼看就可以殺死那些殺手,卻有人跑出來救他們。
  貝峰生氣地說道:“唉,這次雖然我們殺了花蝴蝶一些殺手,但我們的人損失更多,剛才我統計了一下,我們這邊死了53人,受傷的還不算。”
  “貝峰,你說那些人會是誰?看他們好象跟花蝴蝶一伙的,要不然也不會救他們。”貝康皺著眉頭。
  “估計是他們看到我們襲擊,馬上用一些特珠的方法聯系他們的同伴,要不然那些人不會這么及時地救他們。”貝峰想了想,點頭說道。“唉,被這些殺手逃了,以后我們會更加麻煩了。”
  貝康擔心地說道:“那些花蝴蝶組織的人還不可怕,可怕的是后面來的一群人,他們的武功明顯比花蝴蝶組織的人還厲害。這下我們貝家沒有安寧之日了。”貝康當時不那么怕陳天明的玄門就是這個原因,陳天明他們要光明正大地殺他們,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這個國還是有法律的。
  但是花蝴蝶組織的那些殺手可不一樣,他們生存在暗處,平時干的就是偷襲暗殺的事情。這次花蝴蝶組織也死了不少人,他們一定會向貝康報復。本想今天晚上把他們一網打盡,卻沒有想到出現這樣的事情。
  貝文富笑了笑說道:“爸,不要怕,陳忠已經說了,我們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幫忙的。”
  “唉,我們先召集人手小心一點,實在不行再說。”貝康搖搖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