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207 再錄口供

因為這是自己跟貝家的和人恩怨,陳天明不可能用虎堂的力量來對付貝家。根據情報,貝家起碼有幾百會武功的手下,所以,陳天明要強大自己,同時也打擊貝家。像這次一樣,殺貝家的人,把帳算到花蝴蝶組織上,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自從陳天明發現路小小有問題后,他就派人監視著路小小,所以也發現了這個花蝴蝶殺手組織的秘密別墅。今天晚上路小小暗殺貝文富,陳天明的人也在監視著,后來當手下向陳天明匯報,說貝康帶著一大批人趕向花蝴蝶組織的秘密別墅,他就知道今晚有大事發生了。
  于是,陳天明帶著林國他們趕過來,而因為這些是秘密的事情,陳天明并沒有讓陸宇鵬過來。因此,當路小小在危難的時候,陳天明也不知道為什么,他竟然忍不住要出手了。
  路小小站了起來,用內力一收,把那邊的蝴蝶花收了回來。不過,她還是小心謹慎地看著陳天明,不知道陳天明到底想干什么?
  路美也看著仇人陳天明說道:“陳先生,謝謝你救了我們,不知道你想怎樣呢?”花蝴蝶組織派了幾次殺手去殺陳天明,陳天明不會不計較的。現在陳天明還有他的手下武功厲害,路美只能是想聽陳天明是什么意思。
  聽了路美的話,路小小的心里也一跳,她暗想,對啊,以前組織要殺陳天明,他不可能就這樣放過他們的。想到這里,她又擔心了,不知道陳天明會怎樣對他們?
  “你們放心,如果你們聽我的話,我不會殺你們。”陳天明笑道。“我現在先問兩個問題?”
  “你問,”路小道。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你們為什么要殺我?”
  “我們接到一個殺人任務,就是殺你,陳先生,我們殺手組織也沒有辦法,只認錢不認人。”蝴蝶左使說道。
  “那是誰要殺我?”陳天明問道。
  “不知道,”蝴蝶左使搖搖頭,“我們組織的規定,是不讓顧客知道我們,我們也不知道顧客,收錢殺人是我們的原則。”
  陳天明繼續問道:“那上次有人用人肉炸彈殺我,是不是你們干的?”想起那次的事情陳天明就生氣,像這種人是超級恐怖分子了。
  “人肉炸彈?”蝴蝶左使愣了一下,“不會,我們組織從來不用這樣的手段,我們珍惜自己人的生命,就算完成不了殺人任務,郡會把錢退回給顧客。”
  陳天明看了路小小幾個人一眼,覺得他們不像在說假話,他走到路小小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路小小有點害怕,陳天明有點流氓她是知道的,難道他想對自己干那種事情?如果是這樣,自己就算跟他拼了性命也不會讓他得逞。想到這里,路小小緊盯著陳天明,如果他要對自己不軌,自己就自殺。受傷的她肯定是打不過陳天明,但要自殺的話還是可以的。
  “你們要殺我,我當然是不會讓你們就這樣走了,當然是稍微控制你們一下,”說完,陳天明運起內力飛快地在路小小肩下的云門穴點了一下,接著便退后一步。
  “你在我身上干了什么?”路小小吃驚地說道。她急忙運了一下氣,并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妥,但絕對不會是這樣的,陳天明一定是在自己的身上干了什么。
  陳天明嚴肅地說道:“路小小,我老實告訴你,你們以前一直想殺我,如果我就這樣放你們走,我是不放心的。所以,我要在你身體內下一種禁制,如果一年后,沒有我幫你解開,你的武功就會全廢,然后慢慢因血脈堵塞而死。你如果不信,可以把自己的真氣運到關門穴上試一下,你會發現那里有一點的阻礙,但只是一點點,對你的武功是沒有影響的。”
  這點陳天明說得一點也不假,他剛才用的是自己體內的血氣,這樣的真氣別人是沒有的,所以別人要解開也是不可能。如果一年后自己沒有幫路小小解開的話,那路小小就會沒命了。陳天明想要用這個辦法控制路小小,雖然他覺得路小小為人還是不錯,但殺人的心是難以理解,還是小心為好。特別小紅就在她的旁邊,自己更是要注意。
  “你,你竟然這樣對我?”路小小生氣了。她剛才試了一下,發現果然如陳天明所說。
  “你們想要殺我,我沒有殺你們算是不錯了。”陳天明飛身上前,手指如飛地也在路美的云門穴上點了一下。
  路小小見陳天明這樣,不由憤怒了,她瞪著陳天明罵道:“陳天明,你對我奶奶做了什么?”
  陳天明笑了笑,“也是跟你一樣,為了讓你和你奶奶珍惜生命,我在你們的身上都下了一樣的禁制,差不多一年的時候,我會幫你們解一下。記住,如果我發現你們想對我們不利的話,那你們都得死。”說到這里,陳天明的兩眼露出精光,如果誰要對他或者他的人不利,那他一定不會手軟。
  “陳天明,你不得好死。”路小小聽到陳天明也向路美下了跟自己一樣的禁制,不由怒火沖天,這個陳天明太可惡了,居然這樣對自己的奶奶。以前路小小還對陳天明有一點的好感,現在全沒有了。現在,自己不但不能殺陳天明,而且還要受他的控制,這讓她怎么不氣呢?
  路美臉色也一變,本來以為有人救了他們,她心里高興。但沒有想到,剛逃虎穴,又落狼窩。這個陳天明也太陰險了,而且比貝康還要陰險,不殺他們,而要控制他們。
  陳天明看著路小小和路美,說道:“你們放心,我不會怎樣控制你們,你們可以去干你們的事情,而且有需要我幫助的時候,如果可以,我也會派人幫你。我主要就是不讓你們再對我們下毒手,另外,你們這樣的組織也要換一下規定才行。”
  “換什么規定?”路小小問道。
  “你們只要有錢就殺的規定不能要了,以后要看對方是不是該殺,再亂來就會讓你們的組織全部覆滅,就算你們的仇家不殺你們,國家也不會放過你們。這次如果不是我抵檔一下,估計虎堂或者龍組也要滅你們了。”陳天明說道。
  “要滅了我們?”路美和路小小暗暗吃驚,大家都知道,如果讓國家注意的一切人或者組織,都不會逃得掉。雖然花蝴蝶組織一直在暗處,但國家會派人去查探,一旦查探到花蝴蝶組織的秘所,那花蝴蝶組織就是要全軍覆滅了。
  陳天明點點頭,“所以,你們再亂殺無辜,影響極大的話,國家要下決心滅了你們,并不是很大的難事。因此,你們聽我的,把你們的銅牌殺手全解散了,只留下銀牌殺手和金牌殺手。你們只要接一些不過分的任務,估計不會影響國家而引起注意,這樣你們的組織也可以生存下去。”
  路美聽了也暗暗點頭,像陳天明所說這樣,對組織也好,現在組織也不缺什么錢,要接就接大的任務,把銅牌殺手解散也好,這樣花蝴蝶組織就不會太暴露。特別是陳天明說,如果有需要他幫助的地方,他還會幫助,這也好,而且組織與陳天明之間的恩怨也可以暫時停下來。
  “那你一年后可以解開我們的禁制嗎?”路美問道。
  “一年后再說,只要你們不做出對我不起的事情,我會考慮的。”陳天明想了想說道。自己可以間她控制花蝴蝶組織,這樣的好事可是打一百個燈籠也找不到的。“另外,為了防止你們以后亂來,你們所有的任務內容都要向我的人匯報,我會專門派一個人跟你們聯系,另外,我每年也會給你們500萬,當是你們的生活費。”
  陳天明的意思很明顯,就算花蝴蝶組織不接任務,他們也不會餓死。只要在他的監督下,花蝴蝶組織以后不可能亂來了。
  “貝家殺了我們不少人,這仇我們一定要報。”路美咬牙切齒地說道。至于她們家里的那事,她是不會告訴陳天明。到時當她發現那仇家后,一定會不顧一切地殺死那仇家,就算她與路小小一起死也不怕。
  “這個沒有問題,你們要報就報,只要小心一點,不要傻頭傻腦就行。”陳天明說道。自己正好跟貝家有仇,讓花蝴蝶組織跟貝家周旋也好。路小小與路美奶孫心連心,只要控制好她們,估計她們不會對自己不利。
  路小小生氣地瞪著陳天明,“陳天明,你說誰啊?”路小小正是傷心因為自己這次的失誤,讓組織起碼死了二十多個銀牌殺手,這次的事情都怪自己,花蝴蝶組積的元氣大傷了。而現在陳天明還提起這事,她怎么會不發怒呢?
  “小小,從現在開始,如果你不想惹我生氣,還暴露你身份的話,你以后要叫我陳老師,”陳天明有點生氣地說道。自己救了她,她這是什么態度啊?而且殺手的性格是喜怒無常,自己不控制她們怎么行呢?
  “哼,”路小小轉過頭不理陳天明。以前她還以為陳天明是一個不錯的人,但沒有想到他這么陰險,她看錯人了。
  “好了,你們把這里清理一下,這里已經暴露不能再住,你們另外找地方!”陳天明說道。
  路美點點頭,“我們的人會把這里賣掉的,我們還有別的秘密別墅,以后我們會小心。”花蝴蝶組積有專門負責這些事情的人,這些人是外圍的人員,他們把收到的錢存在外國保密帳號,組織再從外國帳號轉到自己的外國保密帳號,沒有人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