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206 先打哪個

“想走.可能嗎?”貝峰已經飛了過來.
  他站在路小小前面不遠的地方陰笑著。場面四十多個殺手,巳經
  殺了近二十個,而路小小又被他跟貝康聯手擊傷.除非有奇跡出
  ,要不然這些殺手都會被他們殺死。
  貝康一掌把左使打退.左使急忙退回到路小小的身邊。貝康
  到貝峰的身旁大笑道:“哈哈.從明天開始就再也沒有花蝴蝶這
  殺手組織了。哼,現在知道得罪我們貝家的厲害了?”
  路小小小聲地哭著說道:“奶奶.是我害了你們。”她現在已
  經受傷.哪是貝康和貝峰的對手.現在她想要逃也逃不了了
  路美也知道現在的情形不是他們所能挽回.她嘆著氣說道:。
  孩子.這不怪你,怪的就是我們的命.天要滅我們.我們又有什么
  辦法呢?可惜,我們還沒有報仇。唉.我怎么有臉下去見那些親人
  們啊?”說到這里,路美兩行老淚留了下來。
  “家主.為免事情有變,我們把他們全殺了?”貝峰看著貝
  康說道。剩下的路小小、蝴蝶左使和路美、不是他們的對手,而
  在路小小他們后面、還站著四個貝家手下,以免路小小他們逃走
  現在要殺他們易如反掌。
  貝康點點頭,說道:“好,把他們全殺了。”說完.貝康馬上往前撲上去,
  ,而貝康和后面的四個貝家手下也出手了。
  “我跟你們拼了,”蝴蝶左使一邊叫著.一邊馬上迎向后面
  四個貝家手下。雖然他打不過貝康和貝峰.但后面的手下還是可以
  拉一個墊底。
  “奶奶.”路小小悲痛地看了路美最后一眼.她們奶孫倆就
  要相攜走上黃泉路了。
  “啊啊啊!”突然后面的人群里發出幾聲慘叫.好象又有人
  干掉了的最后納喊。
  貝康聽了心里高興、不用多久.這些人都會被他們干掉了。
  在這時,一聲暗響,好象有暗器向他襲過來.那速度快得比子彈
  還快。
  “不好.有人偷襲。”貝庸馬上往后一躍,躲過了那暗器。
  到底是什么暗器,這么快,如果不是他及時躲避,一定會被這暗
  給射中。唉.就差這么一點點.他就可以把路小小給殺了。
  而在這時,貝峰也像貝康一樣往后退,媽的,也有人用暗器
  打我。“貝峰一臉的生氣.這暗器太快了,出手的人武功很厲害。
  ‘
  “這位小同志.你這樣說話是不對的,你怎么能說括不文明禮
  貌呢?我那不是暗器,只是剛才在路上撿到的鐵釘。”一道黑影飛
  了過來,蒙著面只露出兩只眼睛、連頭發也包了起來,根本看不到
  他是什么人?而且他的聲音是壓著.聽不出他的年齡?
  “鐵釘?!”貝康盡量一驚.用鐵釘就可以打的那么快和準?
  而且那力道非常猛,如果自己被打中的話,
  不死也差不多了。
  貝峰聽到人家叫他小同志、便認為對方一定是60歲以上的世外
  高人,要不然怎么可能武功這么高呢?“前輩.他們是殺手,他們剛才想殺我們、我們自衛而巳。請前輩不要插手,讓我們殺了這些
  殺手.我們會感激不盡的。”
  “這個問題嘛、是問題的問題,不過,你讓我好好想想.我
  老了,腦袋有點不好用,”那蒙面人笑著說道。
  蝴蝶左使和四個貝家手下也停了下來,他們也為突然冒出來
  蒙面人而吃驚、不知道對方是友還是敵.或者是剛好路過管一下
  閑事。
  貝峰轉頭一者,不由驚呼起來,“不好了,家主,我們上當
  ,這人是跟殺手一伙的、他的另一伙人正在殺我們的人。”
  貝康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那邊又多出了三十來個黑衣蒙面
  那些黑衣人混入人群里,專門殺他的手下.自己的人是不是被殺,估計剛才傳來的慘叫聲也是自己的人被殺,
  “呵呵,不錯,你有點腦乎,你的家主就不行了,笨得像頭
  。”那個蒙面人笑道。
  路小小和路美楞然了,她們沒有認識什么高手,就算是她們
  叫金牌殺手過來、也只有幾個而巳,哪有現在的幾十個高手,一
  手便殺了不少貝家的高手。這些人是什么人呢?她們暗暗地想道。
  “上,我們殺了他。”貝康不相信面前這個人有這么厲害、
  他和貝康還殺不了他。于是,他向貝峰使了一個眼色,兩人都向那
  蒙面人殺了過去。他們身上發出的真氣轟隆隆地響,看來他們是不要
  命了。
  “唉,我一個老頭乎,你們為什么要跟我拼命呢?”那蒙面
  嘆了一氣,可他的雙手并不怠侵,馬上向貝康和貝峰擊出兩掌。
  “啪”、貝康和貝峰被蒙面人發出的真氣打得飛了出去。他們i
  倆個人都摔倒在地上、明顯他們倆個人的聯手根本無法跟那蒙面
  人比。
  受傷的貝康馬上從地上爬起來,他驚訝地叫道:“敵人太強了
  、大家快跑啊!”說完,貝康首先轉身往那邊的圍墻飛去、貝峰
  知道這蒙面人的厲害,哪敢戀戰,馬上也高呼一聲大家快走后.跟著貝康跑了。
  “想不到這兩人的輕功挺不錯,逃起命來蠻快的。”蒙面人自
  言自語地說道。只見他往后一揮,手中飛出四道勁風.那剛才跟
  蝶左使的打斗的四個貝家人被打中了,他們撲倒在地上.好象中了
  暗器。
  蝴蝶左使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他馬上躍上前,給那
  四個人每人一掌,結果了他們的性命。
  那些貝家高手剛才還是打得挺爽,但后來出現了三十個蒙面
  衣人后.他們就爽不起來了。這三十個后來的蒙面人武功太厲害了
  .特別是有幾個武功更變態,一手一個.自己的人就倒下了,而
  且還是不知死活的那種。
  于是,他們聽到家主一說逃命的時候.馬上恨不得自己的爹
  多生兩條腿,然后拼命地往后面逃了。
  不過.貝家人雖然逃了不少.但被殺掉的也不少。后來的蒙面
  黑衣人見貝家人逃了.只好作罷。有兩個蒙面黑衣人跑到那蒙面
  的身邊.其中一個人小聲地說道:“老大.他們全逃了,我們怎么
  辦?
  ”
  “老大?”路小小聽了心里一跳,怎么這樣的叫法好象在哪
  聽過?
  那蒙面人拉下了自己的面布.對路小道:“路小小,貝康
  他們也走了,我也沒有必要再隱瞞了。
  .
  “你,你是陳天明?”路小小的臉色一變,她看到了,面前
  這個人正是花蝴蝶組積一直要殺的、而自己又下不了手的陳天明。
  “對啊.你不會說不認識我?”陳天明笑了笑,非常的蕭
  灑,讓路小小看了心里又是一跳。
  不過,現在不是想別的事情的時候、路小小見陳天明這樣說.
  只好摘下自己的蒙面布、奇怪地說道:“陳天明,我們組織一直在
  殺你.你為什么要救我們?”這是路小小非常奇怪的地方.如果
  是陳天明.當然不會是這個時候出手,先讓貝康他們把他們組織的
  人殺了才出來。但是他這樣做,是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我們是仇人,不過,你那天4洗澡的時候沒有殺我,
  ,我也不想殺你了。”陳天明頓了頓說道。
  “什么?你那天知道我要殺你?”路小小大吃一驚,這陳天明
  的城府太深了,以陳天明的武功,要殺自己是易如反掌,可他為什
  么不殺自己呢?
  “是的,我知道你要殺我,我對你的身份好奇,后來派人跟蹤
  你一下,居然發現你就是花蝴蝶扭組織的花主。”陳天明想著路小小
  屁股上的那小蝴蝶,可能就走花主的標記,心里不由一熱,那個地方太吸引人了,特別是路小小的屁股那么白。
  路小道:“陳天明,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殺
  你的嗎?”路小小很奇怪,那天自己隱蔽得很好,當時陳天明在外
  面的角度是看不到自己的蝴蝶花,而且她當時使用的是蝴蝶神功,
  別人是感覺不到她在施展內力的。
  花蝴蝶殺手扭組織里,有不少殺手練蝴蝶神功,這種武功特別適
  合殺手,能在別人探聽不到的危險也就是殺手已經運內力準備出手
  的時候出手,往往能事半功倍。可那時陳天明怎么會知道呢?
  “我也老實告訴你,開始我是不知道的,但是你弄出蝴蝶花
  飛器的時候,我體內的飛器也感應到你飛器的存在。如果當時你出
  手殺我的話,你就死定了。”稱天明說道。
  “什么?飛器感應器?”路小小呆了一下。她是知道陳天明
  有飛器的,但卻沒有想到他的飛器可以感應到自己的飛器這,這
  真是命啊!如果當時自己真的狠心要殺陳天明,可能當時自己就要
  被殺了。
  “是的,這種事情我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是我的飛器可以感應
  到你飛器的存在。路小小,老實,如果不是看在你當時不殺我
  的份上,我是不會出手救你的。”陳天明嚴肅地說道。至于為什么
  要救路小小,陳天明也說不清楚。他剛才還在問自己,花蝴蝶組織
  不是一直殺自己嗎?自己為什么不等貝康他們先滅了花蝴蝶組織,
  他們再殺貝康的人呢?
  由于許勝利的交待,陳天明不敢殺了貝康,但貝康的那些手下
  ,他想著殺得越多越好,反正自己跟貝家是敵對的,殺多一點他們
  的手下,就可以消弱貝家的力量。以后就算貝家要跟自己算賬,自
  己也是不怕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