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200 你要我獎你什么

苗茵笑了笑說道:“這個不用了,你的那半年培訓期滿后,我們會幫你轉學,你以后就在華清附中上課,我們也會為你安排一套小房子,讓你自己一個人住,可以方便獨立學習和做研究所的事情。”
  “我以后要在華清附中上課啊?”小紅遲疑了一下,如果這樣的話,她不是見不了老師了嗎?她這輩子就是要跟定陳天明的。雖然以后大學后可能不在一起,可她想著考上大學后,那時自己已經是陳天明的人,就算不經常看著他也行啊。所以,她猶豫了。
  “怎么了?是不是要問一下你的父母?這也好,畢竟現在你還沒有成年。不過,小紅,我告訴你,你有這樣的能力,國家是不會讓你平凡的。所以,就算是你要把你的父母接到京城來,國家也會同意安排的。”苗茵說道。
  小紅聽了心里暗暗吃驚,她想不到國家會這么重視她。她還以為那種什么黃金邏輯解題法很一般,只要聰明的人都會,可沒有想到那些同學都不會。而且苗茵老師說,就算是數學研究生,也不一定會的。
  不過,小紅是不會把父母他們接過來,他們畢竟是鄉下人,在鄉下生活得非常好。且老師也給了她不少錢,她經常給家里人寄錢,就是她給家里寄的錢,都夠父母他們生活用了。他們還開了小店,是不缺錢花的。如果他們來了,見自己和老師的關系不清不楚,那如何是好?
  “老師,我爸媽習慣鄉下的生活,我每個月給他們寄錢就行了。我爸媽現在也不怎么管我,他們說我的事情我自己決定就行。”小紅說道。“只是?”
  “只是什么?”苗茵急忙問道。最好小紅能按國家的意愿去做,要不然可能就有點麻煩。像小紅這樣的人才,哪個國家不要啊?
  “我想著我一個人在京城不習慣,我想陳老師陪我,你們可以把他也調過來嗎?反正他不缺錢花,你們隨便調他過來就行。這些年來,老師一直幫我,我當他是哥哥那樣親了。”小紅忐忑不安地說道。如果陳天明不能留在京城,那她也不想留在京城。
  苗茵聽小紅這樣說,她的心里也一動,如果陳天明能留在京城,這對自己也好啊,這樣自己也可以親近他。“小紅,你這個問題不是很難,國家可以幫你辦的。問題是天明愿不愿意留在京城,我要問過他。”
  “苗茵老師,這樣,你們就當這次借老師上來一樣,讓他兩間學校都掛著,這樣他喜歡呆在哪里多一點也行啊!”小紅想了想說道。她也不想天天纏著陳天明,只要一個星期能見他一次面以上就行。
  “對啊,我們可以用借調的方法,讓天明在華清附中呆著,這樣也不會影響他在m市的事情。”苗茵高興地點點頭。這可是一舉兩得的方法,不但留下小紅,也可以留下陳天明,嘻嘻,以后他想不陪自己也不行。
  “那就好,如果老師能留在京城,我就答應留在研究所幫你們的忙。”小紅也高興地說道。研究所的那些計算她做過,雖然很長很瑣碎,但只要她小心一點計算就行,對她來說并不是很難。
  只要自己越來越厲害,以后就能更配得起老師。小紅已經想好了,以后每個月就給家里寄一萬塊,夠家里用的了。
  苗茵頓了頓,有點擔心地說道:“小紅,只要你加入我們的研究所,就一定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如果是我們,人家還不是很大的注意,但你年紀這么小,卻有這樣的成就,人家不想不注意你也不行啊!”
  “苗茵老師,這個你不要擔心,老師已經叫人保護我,有小五哥他們保護我、別人想傷害我是不可能的。”小紅不以為然。就是自己也會武功了,而且小五哥還帶人保護自己,京城的安安保全公司也在這里,只要自己按一下報警器,他們就會來救自己了。
  對了,小五哥他們跟著自己太辛苦了,如果我下個月拿到工資,我就花一萬塊給他們買點禮物。懂事的小紅暗暗想著。
  “恩,有天明的保全公司人員保護你,我也放心一下,看來天明很疼你啊,以前就叫這么多人保護你了。”苗茵調侃著小紅。也覺得陳天明對小紅很好,不過她沒有想到會是那種事情。
  小紅的小臉一紅,“苗茵老師,老師當然疼我了,他可是當我妹妹看待。上次貝家的人差點欺負我了,老師還為這事內疚。”
  “那好,我現在就跟天明說一下。”苗茵拿出自己的手機。
  陳天明聽到小紅竟然這么厲害,已經可以像苗茵一樣成為國家某研究所的人,他當然是高興了。以后借調華清附中的事情,陳天明也不以為然,反正自己可以兩邊跑,借調就借調!這樣反而更好,自己不用在學校上課,更可以忙自己的事情。
  于是,陳天明便答應了。小紅能有這樣的成績,他也高興。他也答應以后會讓小五他們小心謹慎,保護好小紅。苗茵說了,研究所可能以后還會出錢保護小紅的安全,或者由國家派人保護,畢竟像小紅這樣的天才太少了。
  苗茵掛了電話后,便讓小紅跟自己去研究所。研究所的所長要當面跟小紅說清楚,另外要簽訂一些合同。
  小五他們開車送苗茵與小紅,車到了研究所,小紅與苗茵下車,便走進研究所里面。研究所里面保衛森嚴,小紅在里面的關全是保障的。小五他們把車開走了,如果小紅要走,他們會把車開過來。
  當小五的車剛離開,從研究所對面的一個小店里露出一個瘦小的男人,他陰險地看著研究所里面緊閉的大門,接著拿出手機打電話,“小魚有事要向大蝦匯報。”
  “我是大蝦,請講。”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說道。
  “我發現研究所有件奇怪的事情,”渡小男人小聲說道。
  “回來再說,”叫大蝦的男人說道。
  叫小魚的男人走出小店,接著在街上攔了一輛的士,然后坐上車離去。他到了市中心廣場后,又下車走了一段路,確信沒有人跟蹤后,他又攔了一輛的士,往一處住宅區開去。
  到了住宅區,小魚走下車,走進一幢住宅樓,然后走樓梯上了五樓。他來到一間房間,輕輕地在房門上敲了五下,三快兩慢。
  不一會兒,門開了,露出一個皮膚有點黑的男人。“進來。”那男人看了看外面說道。
  小魚走進去后,笑著說道:“大蝦,你放心,我非常小心,沒有人跟蹤的。我小魚的反跟蹤技術是出了名的,能跟蹤我的人不多。”
  大蝦擺擺手,示意小魚坐下來,“小魚,小心能駛萬年船啊!干我們這一行的,隨時都有丟性命的可能。對了,你說研究所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你讓我緊盯那個研究所,開始我還不大注意。可這些天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這段時間研究所里經常有一個小女孩進出,一般是由一個叫苗茵的研究員陪同。”小魚奇怪地說道。
  “小女孩?”大蝦皺了一下眉頭。不以為然地說道:“小女孩能有什么事?估計是去找她爸媽的?”
  “不可能,大蝦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研究所的規定,不是研究所的工作人員是不能進去的,而且那小女孩經常去,哪有經常去那里找人的?”小魚搖搖頭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大蝦的臉上露出了一點喜色,如果這次能撈到大魚,那他們就可以離開,到國外享受紅酒美女了。這兩年他們在這里都煩夠了,想要刺探一些z國的機密,但z國的保密非常厲害,大的機密弄不了,小的弄了一些回去,也沒有多大作用,得不到多少賞錢。
  “這里面有一定有問題,”小魚陰陰地說道。“我讓手下查過了,那個女的叫鄭小紅,是省m市的一個中學生,這次是來京城參加世界的數學竟賽,苗茵是她的輔導老師。你說,一個下面來的小女生哪可能進去研究所找人呢?”
  大蝦聽小魚這樣說,眼睛亮了,這一切太奇怪了。這說明里面有問題,只要查出問題所在,可能會找到有價值的事情。本來研究所都是研究一些機密的項目,但里面保密措施很好,他們這些間諜無從下手,只有盯緊進出的人,熟悉他們之后,看看能不能從那些人的弱點入手。
  因此,大蝦派了自己的得力手下小魚帶著一些人去打探,沒有真給他打探到這件奇怪的事情。如果里面暗有乾坤,那他們就發了。
  “小魚,族你這樣說,這個小女孩有問題了?”大蝦瞇著眼睛笑道。
  “對,一定有問題,而且我還看到這小女孩有保鏢保護,一個鄉下的小女孩哪會有錢請保鏢啊?所以,我估計是有人幫她請的。這里面一定有問題,這問題我會加緊時間打探,只要我再下點功夫,一定可以打探到。”小魚自信地說道。
  大蝦說道:“小魚,有保鏢是沒有什么用的,你知道我們組織的實力。問題是這個小女孩值不值得我們組織出大力,如果值得,估計組織會派大量的高手過z國。”
  “那是,那是,”小魚高興地說道。
  “你要小心一點,在z國不只是我們的間諜組織,最好不要讓別人先打探到,我的上帝啊,你一定要保佑我們啊!”大蝦一臉的興奮。他們在z國都有自己的職業,不過那些只是幌子,他們的真正職業就是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