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196 厲老師來京城

陳天明拿出手機一看,是何桃打過來的。“何桃。是你嗎?怎么了?”陳天明笑道。自己是不能讓何桃感受到自己的不良情緒,這些小事現在對他來說算得了什么呢?
  “天明,你現在干什么?很忙嗎?”何桃問道。
  “不忙,”陳天明說道。
  “那你回來m市,那個九哥現在來m市,好象要約欣怡出去吃飯,欣怡找借口推掉了。”何桃著急地說道。“天明,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搞的?如果你再不跟欣怡那個,你到時不要后悔。”
  九哥看出李欣怡還是處子,雖然她說是陳天明的女朋友,可九哥哪會理呢?要么是假的,要么是陳天明上不了人家。如果他能在陳天明的手里搶了李欣怡,那才是好呢!于是,九哥找個機會去看李欣怡了。陳天明生氣了,“m的九哥,他居然敢去找欣怡。何桃,你幫我看好欣怡,我馬上回m市。”反正這里可以不管事,而且陸宇鵬和小五他們看著小紅,應該是安全的。另外有什么事情,他們還是可以給自己打電話的。有事還是可以找任候濤他們幫忙,就算自己不是虎堂的人。
  于是,陳天明給自己的人打了電話,然后他馬上打車去機場。陳天明回到m市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小六已經讓人開車在機場等他。在車里的陳天明給何桃打電話,得知李欣怡在自己的家里,他暗暗放下心。
  回到家,眾女人看了心里歡喜,特別是李欣怡,她是故意把九哥纏著自己的消息告訴何桃,當何桃告訴她陳天明馬上從京城趕回來時,她心里甜甜的。她知道,陳天明可能要對自己有行動了,這也是她一直想要的。
  吃完飯,陳天明抱著女兒小思琴在客廳里看電視,而李欣怡坐了一會后,便說天色已晚,自己要回家了。
  “流氓,人家要回家了,”何桃暗地里踢了陳天明一腳。
  “我,我去送送。”陳天明訕訕地把小思琴交給劉美琴,這好象真的是有點不好意思。難道自己當面跟李欣怡說,你今晚不要走了,我要跟你睡?這好象有點太那個了。
  陳天明追出樓梯,跟李欣怡慢慢地走下去。“天明,你不要送我了,你們這里很安全,保鏢比家里的人還多。”李欣怡的心里有點失落,這個陳天明怎么不開口留自己呢?她今晚已經做好心里準備了,只要陳天明一出聲留她,她就不出聲默默地留下來。可他卻是說要送自己,擺明是不想自己留下。
  “沒事,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陳天明笑道。他哪知道女人的復雜心理,他在想著用什么辦法把李欣怡留下。
  下了樓梯,李欣怡看著這樓前的小休閑地帶一片幽靜,好像沒有人似的。但她曾經聽何桃說過,這里的保安系統是全市最好的,只要有人靠近這別墅,就會被這里的保安發現。而且這些保全都會武功,就算來兩百人的部隊也攻不進這里。
  這讓李欣怡非常好奇,陳天明到底是干什么的?另外,他哪里有這么多錢啊?有自己的公司,還有這么大的別墅。何桃沒有跟她說得很清楚,不過,好象說陳天明還有什么分公司的,現在他們的錢幾輩子也不夠花。
  而且,何桃還告訴她,家里的女人協會開過會了,一致通過讓她加入陳天明的大家庭。因此,張麗玲有時也帶上李欣怡去應酬官場上的事情,張麗玲跟李欣怡說了,再過兩年,一定可以讓李欣怡坐上正處的位置。
  不過,李欣怡的心里還是有點忐忑不安,雖然陳天明的女人默認自己了,但陳天明卻對自己不冷不熱,何桃還問自己幾次了,說陳天明對自己“下手”了沒有?唉,還是先回去再!李欣怡有點傷感地看了看夜空,天上的星星似乎在笑著她。
  “我打車回去!”李欣怡故意說道。她知道陳天明這里有幾輛小車,而且還有專人司機的。上次李欣怡回去,何桃笑著說這司機可以一人打幾十個普通人,讓李欣怡放心回去。
  “你回去了?”陳天明支支吾吾地說道。“你不坐坐了嗎?”今天的李欣怡穿著一件黑衣緊身t恤,那緊緊的衣服把胸前的豐滿襯托得更加豐滿,撣性牛仔褲里的臀部渾圓飽滿,這樣的美女自己還不把她拿下,真的是暴珍天物啊!
  哼,你是在玩我嗎?剛才不會留我,現在我都走下來了,你才這樣說。李欣怡的心里有點氣。“是啊,你都不想我在這里,我還在這里有什么意思?”
  “想,我想啊!”陳天明急忙說道。自己當然想留她下來了,只是剛才太多女人在,自己不敢太明目張膽。
  “天明,九哥現在又來纏我了,我好煩,不知道如何是好?”聰明的李欣怡想著要給陳天明下點猛藥了。
  “哼,那個九哥真是厚臉皮,明知道你是我的人,他還敢來纏你,看來我是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才行了。”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李欣怡紅著臉嬌嗔地說道:“你胡說,我哪是你的人啊?”
  陳天明心里一動,李欣怡好象在向自己暗示了,他哪會不隨棍子上呢?“欣怡,要不今晚你成為我的人?”
  “我不,”李欣怡聽到陳天明這樣說,感覺自己的心跳得非常厲害。她是想了,但身為女孩子哪說出口呢?這個陳天明,他就不能主動一點嗎?看著那些都是陳天明的女人,她跟她們在一起一點底氣也沒有。
  而且張麗玲也說了,她李欣怡如果還不是陳天明真正的女人,是不能享受到一些實質的東西。何桃也說,成了陳天明女人后,就可以練武功,現在其它女人都會武功,一般的歹徒都不是她們的對手。所以,李欣怡非常期待。
  陳天明拉著李欣怡的小手,溫柔地說道:“欣怡,我一直當你是我的女人,反正我不管,我今晚是不讓你走了。”
  “你,你流氓。”李欣怡就等陳天明這話。她微微掙扎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后閉上眼睛不看陳天明。
  陳天明哪會不知道李欣怡的這個心意,他馬上吻上她的櫻桃小嘴。
  “唔,”李欣怡被陳天明吻了一會,不由自主地微微張開小嘴,陳天明的舌頭馬上閃了進去,然后在里面撩撫。而他的手也輕輕地蓋上了李欣怡的酥峰,那豐滿的感覺讓他奮起。如果不是在樓下,他真想把李欣怡放倒了。
  “天,天明,不要在這里,”李欣怡紅著臉說道。
  “我們出去還是回我的房間?”陳天明淫笑著。看來今晚是可以放倒一個了。
  “隨,隨你,”說完,李欣怡羞得不敢抬起頭,那激動人心的時刻就要到了,她期待又害怕。“還,還是去你的房間,沒有必要浪費錢。”
  陳天明笑道:“也不是浪費錢,輝煌酒店就是我的,那里也算是我的家,不過那床別人睡過而已。”
  “什么?輝煌酒店是你的啊?”李欣怡驚訝地睜大眼睛看著陳天明,這讓她太吃驚了,輝煌酒店可是m市最好的酒店,而且在省城和京城都有分店,上兩次她去京城就是住輝煌酒店的。
  “那當然了,我還有很多公司的,欣怡,不是我吹牛,你跟了我,你是可以吃香喝辣的。”陳天明得意洋洋地說道。
  “你還有很多公司啊?”李欣恰更是吃驚。
  陳天明說道:“是啊,這些事情等我今天晚上好好地跟你說,要不這樣,我們現在就上去。”陳天明邊說邊拉著李欣怡上樓去了。
  陳天明一進自己的房間,就把門關上,然后抱著李欣怡放倒在床上,他要脫她的衣服了。
  “天明,你不是說跟我說說你的事情嗎?”李欣怡用手擋著陳天明的手,不讓他解自己的衣服。
  “嘿嘿,我們邊那個邊說嘛,**一刻值千啊!”陳天明哪會傻得只跟李欣怡在床上說話不干自己喜歡干的事情呢?
  “燈太亮了,”緊張的李欣怡感覺自己不知道說什么好。
  陳天明說道:“沒事,這房間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要好好地看你,”陳天明邊說扶起李欣怡,接著把她的上衣給脫了,她那潔白的身軀和紫色的罩罩呈現在陳天明的眼前。
  “不要,”李欣怡急忙用雙手蓋著自己的雙罩。她兩眼緊閉,雙頰艷紅,呼吸不均勻。
  陳天明繼續解開她的褲子,里面是白色的蕾絲小褲,那薄薄的蕾絲讓陳天明好象看到里面的芳草。“嘩,欣怡,你好美!”陳天明邊說邊摸著李欣怡迷人的身體,雖然隔著薄薄的蕾絲,但他還是非常興奮。
  “天明,我怕,”李欣恰說出自己心里的憂慮,雖然她已經考慮清楚了,但臨到這個時候還是害怕的。
  “別怕,我會好好地疼你,疼你一輩子的。”陳天明溫柔地說道。眼前的李欣怡太迷人了,他二話不說,輕輕拉開李欣怡的小手,然后把她身上最后的障礙物全給解掉。陳天明的眼睛更亮了,一個成熟又帶著處子幽香的身體,是如此讓他亢奮和沖動。
  陳天明在李欣怡迷人的身體上使出自己的“十八般武藝”,不一會兒的時間,剛才還有點緊張的李欣怡慢慢地放松自己,任由陳天明“胡作非為”。
  “啊!”李欣怡叫了一聲,“天明,你輕點,我疼。”
  “恩,我知道了,”陳天明微微點頭,他一直沒有用太大的力,只是剛才一下子進入的時候大力一點,現在基本是沒有怎么動了